在Facebook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感謝各位的支持! 在Twitter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感謝各位的支持! 在新浪微博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感謝各位的支持! 在豆瓣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感謝各位的支持!
中國哲學書電子化計劃
譯文對照:[不顯示] [現代漢語翻譯] [英文翻譯]
-> -> -> 子罕

《子罕》

提到《子罕》的書籍 電子圖書館
1 子罕:
子罕言利,與命,與仁。
子罕:
孔子極少談論:私利、命運、仁道。

2 子罕:
達巷黨人曰:「大哉孔子!博學而無所成名。」子聞之,謂門弟子曰:「吾何執?執御乎?執射乎?吾執御矣。」
子罕:
貴族區的人說:「孔子真偉大!博學多才,樣樣都是專家。」孔子聽說後,對學生說:「我的專長是什麽?是駕駛?是射擊?大概是駕駛吧。」

3 子罕:
子曰:「麻冕,禮也;今也純,儉。吾從眾。拜下,禮也;今拜乎上,泰也。雖違眾,吾從下。」
子罕:
孔子說:「用麻布做禮帽,是以前的規定;現在都用絲綢,比較節約,我隨大衆。在堂下拜見君主,是以前的規定;現在都堂上拜,沒有禮貌。雖然違反大衆,我還是贊同在堂下拜。」

4 子罕:
子絕四:毋意,毋必,毋固,毋我。
子罕:
孔子杜絕四種弊病:不主觀臆斷,不絕對肯定,不固執己見,不唯我獨尊。」

5 子罕:
子畏於匡。曰:「文王既沒,文不在茲乎?天之將喪斯文也,後死者不得與於斯文也;天之未喪斯文也,匡人其如予何?」
子罕:
孔子在匡地被困,他說:「文王死了後,文化遺產不都由我繼承嗎?老天若要滅絕文化,我就不會掌握這些文化了;老天若不滅絕文化,匡人能把我怎樣?」

6 子罕:
大宰問於子貢曰:「夫子聖者與?何其多能也?」子貢曰:「固天縱之將聖,又多能也。」子聞之,曰:「大宰知我乎!吾少也賤,故多能鄙事。君子多乎哉?不多也。」
子罕:
太宰問子貢:「老師是聖人嗎?為什麽如此多才多藝?」子貢說:「老天本來就要他成為聖人,又要他多才多藝。」孔子聽說後,說:「太宰瞭解我嗎?我小時候生活艱難,所以會乾一些粗活。貴族會有這麽多技藝嗎?不會有的。」

7 子罕:
牢曰:「子云,『吾不試,故藝』。」
子罕:
牢說:「孔子說過:『我沒有被重用,所以學會了許多技藝。』」

8 子罕:
子曰:「吾有知乎哉?無知也。有鄙夫問於我,空空如也,我叩其兩端而竭焉。」
子罕:
孔子說:「我知識豐富嗎?我無知埃有個農民問我,他提出的問題,我一無所知,我問了事情的來龍去脈後,才徹底清楚了。」

9 子罕:
子曰:「鳳鳥不至,河不出圖,吾已矣夫!」
子罕:
孔子說:「鳳凰不飛來,黃河不出圖,這些象徵出聖人的現象都沒出現,看來我完了。」

10 子罕:
子見齊衰者、冕衣裳者與瞽者,見之,雖少必作;過之,必趨。
子罕:
孔子見戴孝的人、穿官服的人、以及盲人,即使是年輕人,也必定站起來;從他們身邊過,必定快走。

11 子罕:
顏淵喟然歎曰:「仰之彌高,鑽之彌堅;瞻之在前,忽焉在後。夫子循循然善誘人,博我以文,約我以禮。欲罷不能,既竭吾才,如有所立卓爾。雖欲從之,末由也已。」
子罕:
顏淵感嘆地說:「老師的學問越仰望越覺得高聳,越鑽研越覺得深厚;看著就在前面,忽然卻在後面。老師步步引導,用知識豐富我,用禮法約束我,想不學都不成。我竭盡全力,仍然象有座高山矗立眼前。我想攀上去,但覺得無路可走。」

12 子罕:
子疾病,子路使門人為臣。病閒,曰:「久矣哉!由之行詐也,無臣而為有臣。吾誰欺?欺天乎?且予與其死於臣之手也,無寧死於二三子之手乎?且予縱不得大葬,予死於道路乎?」
子罕:
孔子得了重病,子路讓同學當傭人。病情好轉後,孔子說:「子路騙我很久了!我沒有傭人卻冒出來了傭人。我欺騙誰?欺天嗎?與其讓傭人給我送終,不如讓學生給我送終!即使我的喪事辦得不隆重,我的屍體還會丟在路上嗎?」

13 子罕:
子貢曰:「有美玉於斯,韞匵而藏諸?求善賈而沽諸?」子曰:「沽之哉!沽之哉!我待賈者也。」
子罕:
子貢說:「假如這有塊美玉,是用櫃子藏起來呢?還是賣給識貨的人呢?」孔子說:「賣出去!賣出去!我等著識貨的人。」

14 子罕:
子欲居九夷。或曰:「陋,如之何!」子曰:「君子居之,何陋之有?」
子罕:
孔子想到一個邊遠地區去住。有人說:「這地方很落後,怎麽辦?」孔子說:「君子住在那,還有什麽落後?」

15 子罕:
子曰:「吾自衛反魯,然後樂正,雅頌各得其所。」
子罕:
孔子說:「我從衛國返回魯國,才把音樂整理好,《雅》、《頌》都安排妥當。」

16 子罕:
子曰:「出則事公卿,入則事父兄,喪事不敢不勉,不為酒困,何有於我哉?」
子罕:
孔子說:「在外獻身祖國,在家孝順父母,盡力辦好喪事,不酗酒,對我有什麽問題?」

17 子罕:
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不舍晝夜。」
子罕:
孔子在河邊說:「時光如流水!日夜不停留。」

18 子罕:
子曰:「吾未見好德如好色者也。」
子罕:
孔子說:「我沒見過喜歡美德如同喜歡美色的人。」

19 子罕:
子曰:「譬如為山,未成一簣,止,吾止也;譬如平地,雖覆一簣,進,吾往也。」
子罕:
孔子說:「譬如堆山,還差一筐,沒堆成就停了,功虧一簣是自己造成的;譬如填坑,衹倒一筐,繼續填下去,堅持不懈是自己決定的。」

20 子罕:
子曰:「語之而不惰者,其回也與!」
子罕:
孔子說:「聽我說話毫不懈怠的人,衹有顏回吧!」

21 子罕:
子謂顏淵,曰:「惜乎!吾見其進也,未見其止也。」
子罕:
孔子評論顏回:「可惜啊!我衹見他前進,沒見他停止。」

22 子罕:
子曰:「苗而不秀者有矣夫!秀而不實者有矣夫!」
子罕:
孔子說:「出了苗而不開花的情況是有的!開了花而不結果的情況也是有的!」

23 子罕:
子曰:「後生可畏,焉知來者之不如今也?四十、五十而無聞焉,斯亦不足畏也已。」
子罕:
孔子說:「年輕人值得敬佩,怎知後代不如今人?四五十歲還默默無聞的人,就沒什麽前程了。」

24 子罕:
子曰:「法語之言,能無從乎?改之為貴。巽與之言,能無說乎?繹之為貴。說而不繹,從而不改,吾末如之何也已矣。」
子罕:
孔子說:「合情合理的規勸,能不聽從嗎?改正了錯誤才是可貴;恭維贊揚的話語,能不令人高興嗎?分析了原因才是可貴。衹高興而不分析、衹聽從而不改正的人,我是一點辦法也沒有。」

25 子罕:
子曰:「主忠信,毋友不如己者,過則勿憚改。」
子罕:
孔子說:「一切要以忠信為本,不要結交不如自己的朋友,有錯誤不要怕改正。」

26 子罕:
子曰:「三軍可奪帥也,匹夫不可奪志也。」
子罕:
孔子說:「三軍可以剝奪主帥,匹夫不可剝奪志向。」

27 子罕:
子曰:「衣敝縕袍,與衣狐貉者立,而不恥者,其由也與?『不忮不求,何用不臧?』」子路終身誦之。子曰:「是道也,何足以臧?」
子罕:
孔子說:「穿著破舊衣服,與穿著狐皮貉皮衣服的人站在一起,而不感到慚愧的人,大概衹有子路吧?『不嫉妒不貪婪,有何不好?』」子路終身記著這話。孔子知道後,又說:「這是應該做到的,怎值得滿足?」

28 子罕:
子曰:「歲寒,然後知松柏之後彫也。」
子罕:
孔子說:「天冷時,才知道鬆柏最後凋謝。」

29 子罕:
子曰:「知者不惑,仁者不憂,勇者不懼。」
子罕:
孔子說:「明智的人不會迷惑,仁愛的人不會憂愁,勇敢的人不會害怕。」

30 子罕:
子曰:「可與共學,未可與適道;可與適道,未可與立;可與立,未可與權。」
子罕:
孔子說:「共同學習,不一定能共同進步;共同進步,不一定能共同創業;共同創業,不一定能共同開拓。」

31 子罕:
「唐棣之華,偏其反而。豈不爾思?室是遠而。」子曰:「未之思也,夫何遠之有?」
子罕:
有一首詩這樣說:「唐棣開花,翩翩搖擺,我能不思念嗎?衹是離得太遠了。」孔子說:「不是真的思念,如果真的思念,再遠又有什麽關繫?」

URN: ctp:analects/zi-h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