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Facebook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感謝各位的支持! 在Twitter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感謝各位的支持! 在新浪微博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感謝各位的支持! 在豆瓣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感謝各位的支持!
中國哲學書電子化計劃
-> -> -> 公明輔佐聞太師

《公明輔佐聞太師》

電子圖書館
1 公明輔佐... :
詩曰:
異寶雖多莫炫奇,須知盈滿有參差。西山此際多誇勝,狹路應思失意悲。
跨虎有成終屬幻,降龍無術轉當時。堪嗟紂日西山近,無奈匡君欠所思。

2 公明輔佐... :
話說趙公明乘虎提鞭,出營來大呼曰:「著姜尚快來見我!」哪吒聽說,報上篷來:「有一跨虎道者,請師叔答話。」燃燈謂子牙曰:「來者乃峨嵋山羅浮洞趙公明是也,你可見機而作。」子牙領命下篷,乘四不相,左右有哪吒、雷震子、黃天化、楊戩、金、木二吒擁護。只見杏黃旗招展,黑虎上坐一道人,怎見得:
天地玄黃修道德,洪荒宇宙煉元神。虎龍嘯聚風雲鼎,烏兔周旋卯酉晨。五遁三除閑戲耍,移山倒海等閑論。掌上曾安天地訣,一雙草履任游巡。五氣朝元真罕事,三花聚頂自長春。峨嵋山下聲名遠,得到羅浮有幾人。

3 公明輔佐... :
話說子牙見公明,向他施禮,口稱:「道友是那一座名山?何處洞府?」公明曰:「吾乃峨嵋山羅浮洞趙公明是也。你破吾道友六陣,倚仗你等道術,壞吾六友,心實痛切!又把趙江高弔蘆篷,情俱可恨!姜尚!我知你是玉虛宮門下。我今日下山,必定與你見個高低!」提鞭縱虎來取子牙,子牙仗劍急架忙還。二獸相交。未及數合,公明祭鞭在空中,神光閃灼如電,其實驚人。子牙躲不及,被一鞭打下鞍鞽。哪吒急來,使火尖鎗敵住公明。金吒救回姜子牙。子牙被鞭打傷後心,死了。哪吒使開鎗法,戰未數合,又被公明一鞭打下風火輪來。黃天化看見,催開玉麒麟,使兩柄鎚抵住公明。又飛起雷震子,展開黃金棍,往下打來。楊戩縱馬搖鎗,將趙公明裹在垓心。好殺!只殺得:
天昏地慘無光彩,宇宙渾然黑霧迷。

4 公明輔佐... :
趙公明被三人裹住了。雷震子是上三路,黃天化是中三路,楊戩暗將哮天犬放起,形如白象。怎見得好犬:
仙犬修成號細腰,形如白象勢如梟。銅頭鐵頸難招架,遭遇兇鋒骨亦消。

5 公明輔佐... :
話說楊戩暗放哮天犬,趙公明不防備,早被哮天犬一口把頸項咬傷,將袍服扯碎,只得撥虎逃歸進轅門。聞太師見公明失利,慌忙上前慰勞。趙公明曰:「不妨。」忙將葫蘆中仙藥取出搽上,即時全愈。不表。

6 公明輔佐... :
且說子牙被趙公明一鞭打死,抬進相府。武王知子牙打死,忙同文武眾官至相府來看子牙;只見子牙面如白紙,合目不言,不覺點首歎曰:「名利』二字,俱成畫餅!」著實傷悼。正歎之間,報:「廣成子進相府來看子牙。」武王迎接至殿前,武王曰:「道兄,相父已亡,如之奈何?」廣成子曰:「不妨。子牙該有此厄。」叫取水一盞。道人取一粒丹,用手撚開,口撬開,將藥灌下十二重樓。有一個時辰,子牙大叫一聲:「痛殺吾也!」二目睜開,只見武王、廣成子俱站于臥榻之前。子牙方知中傷已死。正欲掙起身來致謝,廣成子搖手曰:「你好生調理,不要妄動。吾去蘆篷照顧,──恐趙公明猖獗。」廣成子至篷上,回了燃燈的話,「已救回子牙還生,且在城內調養。」不表。

7 公明輔佐... :
話說趙公明次日上虎,提鞭出營,至篷下,坐名要燃燈答話。哪吒報上篷來。燃燈遂與眾道友排班而出;見公明威風凜凜,眼露兇光,非道者氣象。燃燈打稽首,對趙公明曰:「道兄請了!」公明回答曰:「道兄,你等欺吾教太甚!吾道你知;你道吾見。你聽吾道來:
混沌從來不記年,各將妙道補真全。當時未有星河斗,先有吾黨後有天。

8 公明輔佐... :
道兄,你乃闡教玉虛門下之士;我乃截教門人。你師,我師,總是一師秘授,了道成仙,共為教主。你們把趙江弔在篷上,將吾道藐如灰土。弔他一繩,有你半繩,道理不公。豈不知:
翠竹黃鬚白筍芽,儒冠道履白蓮花。紅花白藕青荷葉,三教元來總一家。」

9 公明輔佐... :
燃燈答曰:「趙道兄,當時僉押『封神榜』,你可曾在碧遊宮?」趙公明曰:「吾豈不知!」燃燈曰:「你既知道,你師曾說神中之姓名,三教內俱有彌封無影,死後見明。爾師言得明明白白,道兄今日至此,乃自昧己心,逆天行事,是道兄自取。吾輩逢此劫數,吉凶未知。吾自天皇修成正果,至今難脫紅塵。道兄無束無拘,卻要強爭名利。你且聽我道來:
盤古修來不計年,陰陽二氣在先天。煞中生氣肌膚換,精裏含精性命團。
玉液丹成真道士,六根清淨產胎仙。扭天拗地心難正,徒費工夫落塹淵。」

10 公明輔佐... :
趙公明大怒曰:「難道吾不如你,且聽我道來:
能使須彌翻轉過,又將日月逆週旋。後來天地生吾後,有甚玄門道德仙!」

11 公明輔佐... :
趙公明道罷。黃龍真人跨鶴至前,大呼曰:「趙公明,你今日至此,也是『封神榜』上有名的,合該此處盡絕!」公明大怒,舉鞭來取。真人忙將寶劍來迎。鞭劍交加。未及數合,趙公明將縛龍索祭起,把黃龍真人平空拿去。赤精子見拿了黃龍真人,大呼:「趙公明少得無禮!聽吾道來:
會得陽仙物外玄,了然得意自忘筌。應知物外長生路,自有逍遙不老仙。
鉛與汞,產先天,顛倒日月配坤乾。明明指出無生妙,無奈凡心不自捐。」

12 公明輔佐... :
話說赤精子執劍來取公明。公明鞭法飛騰。來往有三五合,公明取出一物,名曰定海珠,珠有二十四顆──。此珠後來興于釋門,化為二十四諸天。──公明將此寶祭于空中,有五色毫光。縱然神仙,觀之不明,瞧之不見,一刷下來,將赤精子打了一交。趙公明正欲用鞭復打赤精子頂上,有廣成子岔步大叫:「少得傷吾道兄!吾來了!」公明見廣成子來得兇惡,急忙迎架廣成子。兩家交兵,未及一合,又祭此珠,將廣成子打倒塵埃。道行天尊急來抵住公明。公明連發此寶,打傷五位上仙……玉鼎真人,靈寶大法師五位敗回蘆篷。趙公明連勝回營。至中軍,聞太師見公明得勝大喜。公明將黃龍真人也弔在旛桿上。把黃龍真人泥丸宮上用符印壓住元神,輕容易不得脫逃。營中聞太師一面分付設酒,四陣主陪飲。且說燃燈回上蘆篷坐下,五位上仙俱著了傷,面面相覷,默默不語。燃燈問眾位道友曰:「今日趙公明用的是何物件打傷眾位?」靈寶大法師曰:「只知著人甚重,不知是何寶物,看不明切。」五人齊曰:「只見紅光閃灼,不知是何物件。」燃燈聞言,甚是不樂;忽然抬頭,見黃龍真人弔在旛桿上面,心下越覺不安。眾道者歎曰:「是吾輩逢此劫厄不能擺脫。今黃龍真人被如此厄難,我等此心何忍!誰能解他愆尤方好。」玉鼎真人曰:「不妨。至晚間再作處治。」眾道友不言。不覺紅輪西墜,玉鼎真人喚楊戩曰:「你今夜去把黃龍真人放來。」楊戩聽命。至一更時分,化作飛蟻,飛在黃龍真人耳邊,悄悄言曰:「師叔,弟子楊戩奉命,特來放老爺。怎麼樣陽神便出?」真人曰:「你將吾頂上符印去了,吾自得脫。」楊戩將符印揭去。正是:
天門大開陽神出,去了崑崙正果仙。

13 公明輔佐... :
真人來至蘆篷稽首,謝了玉鼎真人。眾道人大喜。且說趙公明飲酒半酣,正歡呼大悅,忽鄧忠來報:「啟老爺:旛上不見了道人了!」趙公明掐指一算,知道是楊戩救去了。公明笑曰:「你今日去了,明日怎逃!」彼時二更席散,各歸寢榻。

14 公明輔佐... :
次日,陞中軍,趙公明上虎,提鞭,早到篷下,坐名要燃燈答話。燃燈在篷上見公明跨虎而來,謂眾道友曰:「你們不必出去,待吾出丟會他。」燃燈乘鹿,數門人相隨,至于陣前。趙公明曰:「楊戩救了黃龍真人來了,他有變化之功,叫他來見我。」燃燈笑曰:「道友乃斗筲之器,此事非是他能,乃仗武王洪福,姜尚之德耳。」公明大怒曰:「你將此言惑亂軍心,甚是可恨!」提鞭就打。燃燈口稱:「善哉!」急忙用劍來招架。未及數合,公明將定海珠祭起。燃燈借慧眼看時,一派五色毫光,瞧不見是何寶物。看看落將下來,燃燈撥鹿便走;不進蘆篷,望西南上去了。公明追將下來,往前趕有多時,至一山坡。松下有二人下棋,一位穿青,一位穿紅,正在分局之時,忽聽鹿蹄響亮,二人回顧,見是燃燈道人,二人忙問其故?燃燈把趙公明伐西岐事說了一遍。二人曰:「不妨。老師站在一邊,待我二人問他。」且說趙公明虎走如飛馳電驟,倏忽而至。二人作歌曰:
「可憐四大屬虛名,認破方能脫死生。慧性猶如天際月,幻身卻是水中冰。
撥迴關捩頭頭著,看破虛空物物明。缺行虧功俱是假,丹爐火起道難成。」

15 公明輔佐... :
且說趙公明正趕燃燈,聽得歌聲古怪,定目觀之,見二人各穿青、紅二色衣袍,臉分黑、白。公明問曰:「爾是何人?」二人笑曰:「你連我也認不得,還稱你是神仙!聽我道來:
堪笑公明問我家,我家原住在煙霞。眉藏火電非閑說,手種金蓮豈自誇。
三尺焦桐為活計,一壺美酒是生涯。騎龍遠出遊蒼海,夜靜無人玩物華。

16 公明輔佐... :
吾乃五夷山散人蕭升、曹寶是也。俺弟兄閑對一局,以遣日月。今見燃燈老師被你欺逼太甚,強逆天道,扶假滅真,自不知己罪,反恃強追襲,吾故問你端的。」趙公明大怒:「你好大本領,焉敢如此!」發鞭來打。二道人急以寶劍來迎。鞭來劍去,宛轉抽身。未及數合,公明把縛龍索祭起來拿兩個道人。蕭升一見此索,笑曰:「來得好!」急忙向豹皮囊取出一個金錢,有翅,名曰:「落寶金錢」,也祭起空中。只見縛龍索跟著金錢落在地上。曹寶忙將索收了。趙公明見收了此寶,大呼一聲:「好妖孽,敢收吾寶!」又取定海珠祭起于空中,只見瑞彩千團打將下來。蕭升又發金錢。定海珠隨錢而下。曹寶忙忙搶了定海珠。公明見失了定海珠,氣得三尸神暴跳,急祭起神鞭。蕭升又發金錢,──不知鞭是兵器,不是寶,如何落得!正中蕭升頂門,打得腦漿迸出,做一場散淡閑人,只落得封神臺上去了。曹寶見道兄已死,欲為蕭升報仇。燃燈在高阜處觀之,歎曰:「二友棋局歡笑,豈知為我遭如此之苦!待吾暗助他一臂之力。」忙將乾坤尺祭起去。公明不曾提防,被一尺打得公明幾乎墜虎,大呼一聲,撥虎往南去了。燃燈近前,下鹿施禮,「深感道兄施術之德。堪憐那一位穿紅的道人遭迍,吾心不忍!二位是那座名山?何處洞府?高姓?大名?」道者答曰:「貧道乃五夷山散人蕭升、曹寶是也;因閑無事,假此一局遣興。今遇老師,實為不平之忿;不期蕭兄絕于公明毒手,實為可歎!」燃燈曰:「方纔公明祭起二物欲傷二位,貧道見一金錢起去,那物隨錢而落,道友忙忙收起,果是何物?」曹寶曰:「吾寶名為『落寶金錢』,連落公明二物,不知何名。」取出來與燃燈觀看。燃燈一見定海珠,鼓掌大呼曰:「今日方見此奇珍,吾道成矣!」曹寶忙問其故。燃燈曰:「此寶名『定海珠』,自元始以來,此珠曾出現光輝,照耀玄都;後來杳然無聞,不知落于何人之手。今日幸逢道友,收得此寶,貧道不覺心爽神快。」曹寶曰:「老師既欲見此寶,必是有可用之處,老師自當收去。」燃燈曰:「貧道無功,焉敢受此?」曹寶曰:「一物自有一主,既老師可以助道,理當受得。弟子收之無用。」燃燈打稽首,謝了曹寶,二人同往西岐,至蘆篷。眾道人起身相見。燃燈把遇蕭升一事說了一遍。燃燈又對眾人曰:「列位道友被趙公明打傷撲跌在地者,乃是『定海珠』。」眾道人方悟。燃燈取出,眾人觀看,一個個嗟歎不已。

17 公明輔佐... :
不說燃燈得寶,話說趙公明被打了一乾坤尺,又失了定海珠、縛龍索,回進大營。聞太師接住,問其追燃燈一事。公明長吁一聲。聞太師曰:「道兄為何這等?」公明大叫曰:「吾自修行以來,今日失利。正趕燃燈,偶逢二子,名曰蕭升、曹寶,將吾縛龍索、定海珠收去。吾自得道,仗此奇珠。今被無名小輩收去,吾心碎矣!」公明曰:「陳九公、姚少司,你好生在此,吾往三仙島去來。」聞太師曰:「道兄此去速回,免吾翹首。」公明曰:「吾去速回。」遂乘虎駕風雲而起,不一時來至三仙島下虎,至洞府前,咳嗽一聲。少時,──童兒出來,「原來是大老爺來了。」忙報與三位娘娘:「大老爺至此。」三位娘娘起身,齊出洞門迎接,口稱:「兄長請入裏面。」打稽首坐下。雲霄娘娘曰:「大兄至此,是往那裏去來?」公明曰:「聞太師伐西岐不能取勝,請我下山,會闡教門人,連勝他幾番;後是燃燈道人會我,口出大言,吾將定海珠祭起,燃燈逃遁,吾便追襲。不意趕至中途,便遇散人蕭升、曹寶兩個無名下士,把吾二物收去。自思:闢地開天,成了道果,得此二寶,方欲煉性修真,在羅浮洞中以證元始;今一旦落于兒曹之手,心甚不平。特到此間,借金蛟剪也罷,或混元金斗也罷,拿下山去,務要復回此二寶,吾心方安。」雲霄娘娘聽罷,只是搖頭,說道:「大兄,此事不可行。昔日三教共議,僉押『封神榜』,吾等俱在碧遊宮。我們截教門人,『封神榜』上頗多,因此禁止不出洞府,只為此也。吾師有言,『彌封名姓,當宜謹慎。』宮門又有兩句貼在宮外:
緊閉洞門,靜誦『黃庭』三兩卷;身投西土,『封神榜』上有名人。

18 公明輔佐... :
如今闡教道友犯了殺戒,吾截教實是逍遙,昔日鳳鳴岐山,今生聖主,何必與他爭論閑非。大兄,你不該下山。你我只等子牙封過神,纔見神仙玉石。大兄請回峨嵋山,待平定封神之日,吾親自往靈鷲山,問燃燈討珠還你。若此時要借金蛟剪、混元金斗,妹子不敢從命。」公明曰:「難道我來借,你也不肯?」雲霄娘娘曰:「非是不肯,恐怕一時失了,追悔何及!總來兄請回山,不久封神在邇,何必太急。」公明歎曰:「一家如此,何況他人!」遂起身作辭,走出洞門,十分怒色。正是:
他人有寶他人用,果然開口告人難。

19 公明輔佐... :
三位娘娘聽公明之言,內有碧霄娘娘要借,奈姐姐雲宵不從。且說公明跨虎離洞,行不上一二里,在海面上行,腦後有人叫曰:「趙道兄!」公明回頭看時,一位道姑,腳踏風雲而至。怎見得,有詩為證,詩曰:
髻挽青絲殺氣浮,修真煉性隱山丘。爐中玄妙超三界,掌上風雷震九州。
十里金城驅黑霧,三仙瑤島運神飆。若還觸惱仙姑怒,翻倒乾坤不肯休。

20 公明輔佐... :
趙公明看時,原來是菡芝仙。公明曰:「道友為何相招?」道姑曰:「道兄那裏去?」趙公明把伐西岐失了定海珠的事說了一遍,「……方纔問俺妹子借金蛟剪,去復奪定海珠,他堅執不允,故此往別處借些寶貝,再作區處。」菡芝仙曰:「豈有此理!我同道兄回去。一家不借,何況外人!」菡芝仙把公明請將回來,復至洞門下虎。童兒稟三位娘娘:「大老爺又來了。」三位娘娘復出洞來迎接。只見菡芝仙同來入內,行禮坐下,菡芝仙曰:「三位姐姐,道兄乃你三位一脈,為何不立綱紀。難道玉虛宮有道術,吾等就無道術。他即收了道兄二寶,理當為道兄出力。三位姐姐為何不允!這是何故?倘或道兄往別處借了奇珍,復得西岐燃燈之寶,你姊妹面上不好看了。況且至親一脈,又非別人。今親妹子不借,何況他人哉!連我八卦爐中煉的一物,也要協助聞兄去,怎的你到不肯!」碧霄娘娘在傍,一力贊助:「姐姐,也罷,把金蛟剪借與兄長去罷。」雲霄娘娘聽罷,沈吟半晌,無法可處;不得已,取出金蛟剪來。雲霄娘娘曰:「大兄!你把金蛟剪拿去,對燃燈說:『你可把定海珠還我,我便不放金蛟剪;你若不還我寶珠,我便放金蛟剪,那時月缺難圓。』他自然把寶珠還你。大兄,千萬不可造次行事!我是實言。」公明應諾;接了金蛟剪,離卻三仙島。菡芝仙送公明曰:「吾爐中煉成奇珍,不久亦至。」彼此作謝而別。公明別了菡芝仙,隨風雲而至成湯大營。旗牌報進營中:「啟太師爺:趙老爺到了。」聞太師迎接入中軍坐下。正是:
入門休問榮枯事,觀見容顏便得知。

21 公明輔佐... :
太師問曰:「道兄往那裏借寶而來?」公明曰:「往三仙島吾妹子處,那裏借他的金蛟剪來。明日務要復奪吾定海珠。」聞太師大喜,設酒款待,四陣主相陪。當日席散。次早,成湯營中炮響,聞太師上了墨麒麟,左右是鄧、辛、張、陶。趙公明跨虎臨陣,專請燃燈答話。哪吒報上蘆篷。燃燈早知其意──「今公明已借金蛟剪來。」──謂眾道友曰:「趙公明已有金蛟剪,你們不可出去。吾自去見他。」遂上了仙鹿,自臨陣前。公明一見燃燈,大呼曰:「你將定海珠還我,萬事干休;若不還我,定與你見個雌雄!」燃燈曰:「此珠乃佛門之寶,今見主必定要取,你那左道旁門,豈有福慧壓得住他!此珠還是我等了道證果之珍,你也不必妄想。」公明大叫曰:「今日你既無情,我與你月缺難圓!」燃燈道人見公明縱虎沖來,只得催鹿抵架。不覺虎鹿交加,往來數合。趙公明將金蛟剪祭起。不知燃燈性命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新刻鐘伯敬先生批評封神演義》
URN: ctp:fengshen-yanyi/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