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Facebook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感謝各位的支持! 在Twitter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感謝各位的支持! 在新浪微博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感謝各位的支持! 在豆瓣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感謝各位的支持!
中國哲學書電子化計劃
-> -> -> 子貢問

《子貢問》

電子圖書館
1 子貢問:
子夏問於孔子曰:「居父母之仇如之何?」孔子曰:「寢苫枕干,不仕,弗與共天下也。遇於朝市,不返兵而鬭。」曰:「請問居昆弟之仇如之何?」孔子曰:「仕弗與同國,御國命而使,雖遇之不鬭。」曰:「請問從父、昆弟之仇如之何?」曰:「不為魁,主人能報之,則執兵而陪其後。」

2 子貢問:
子夏問:「三年之喪既卒哭,金革之事無避,禮與?初有司為之乎?」孔子曰:「夏后氏之喪三年,既殯而致事;殷人既葬而致事;周人既卒哭而致事。《記》曰:君子不奪人之親,亦不奪故也。」子夏曰:「金革之事無避者,非與?」孔子曰:「吾聞老聃曰:魯公伯禽、有為為之也。今以三年之喪從利者,吾弗知也。」

3 子貢問:
子夏問於孔子曰:「《記》云:周公相成王,教之以世子之禮。有諸?」孔子曰:「昔者成王嗣立,幼未能莅阼。周公攝政而治,抗世子之法於伯禽,欲王之知父子、君臣之道,所以善成王也。夫知為子者,然後可以為父;知為人臣者,然後可以為人君;知事人者,然後可以使人。是故抗世子法伯禽,使成王知父子、君臣、長幼之義焉。凡君之於世子,親則父也,尊則君也。有父之親,有君之尊,然後兼天下而有之,不可不慎也。行一物而善者,唯世子齒於學之謂也。世子齒於學,則國人觀之,曰:『此將君我,而與我齒讓,何也?』曰:『有父在,則禮然。』然而眾知父子之道矣。其二曰:『此將君我,而與我齒讓,何也?』曰:『有臣在,則禮然。』然而眾知君臣之義矣。其三曰:『此將君我,而與我齒讓,何也?』曰:『長長也,則禮然。』然而眾知長幼之節矣。故父在斯為子,君在則為臣。居子與臣之位,所以尊君而親親也。在學,學之為父子焉,學之為君臣焉,學之為長幼焉。父子、君臣、長幼之道得,而後國治。語曰:『樂正司業,父師司成,一有元良,萬國以貞。』世子之謂。聞之曰:為人臣者曰:殺其身有益於君,則為之。況于其身以善其君乎?周公優為之。」

4 子貢問:
子夏問於孔子曰:「居君之母與妻之喪,如之何?」孔子曰:「居處、言語、飲食衎爾,於喪所則稱其服而已。」「敢問伯母之喪如之何?」孔子曰:「伯母叔母䟽衰期,而踊不絕地;姑、姊妹之大功,踊絕於地。若知此者,由文矣哉!」

5 子貢問:
子夏問於夫子曰:「凡喪,小功已上,虞祔練祥之祭,皆沐浴,於三年之喪,子則盡其情矣。」孔子曰:「豈徒祭而已哉!三年之喪,身有瘍則浴,首有瘡則沐,病則飲酒食肉。毀瘠而為病,君子不為也。毀則死者,君子為之,且祭之沐浴,為齊潔也,非為飾也。」

6 子貢問:
子夏問於孔子曰:「客至,無所舍,而夫子曰:『生於我乎館。』客死,無所殯,夫子曰:『於我乎殯。』敢問禮與?仁者之心與?」孔子曰:「吾聞諸老聃曰:『館人,使若有之,惡有有之而不得殯乎?』夫仁者、制禮者也,故禮者不可不省也。禮不同不異,不豐不殺,稱其義以為之宜。故曰:『我戰則剋,祭則受福。』蓋得其道矣。」

7 子貢問:
孔子食於季氏。食祭,主人不辭,不食,客不飲,而餐。子夏問曰:「禮與?」孔子曰:「非禮也,從主人也。吾食於少施氏而飽,少施氏食我以禮,吾食祭,作而辭曰:『䟽食不足祭也。』吾餐,而作辭曰:『䟽食,不敢以傷吾子之性』。主人不以禮,客不敢盡禮;主人盡禮,則客不敢不盡禮也。」

8 子貢問:
子夏問曰:「官於大夫,既外於公,而反為之服,禮與?」孔子曰:「管仲遇盜,取二人焉,上之為臣,曰:『所以遊辟者,可人也。』公許。管仲卒,桓公使為之服。官於大夫者為之服,自管仲始也,有君命焉!」

9 子貢問:
子貢問居父母喪,孔子曰:「敬為上,哀次之,瘠為下,顏色稱情,戚容稱服。」曰:「請問居兄弟之喪?」孔子曰:「,則存乎書筴矣。」

10 子貢問:
子貢問於孔子曰:「殷人既定而弔於壙,周人反哭而弔於家,如之何?」孔子曰:「反哭之弔也,喪之至也,反而亡矣,失之矣。於斯為甚,故弔之。死、人卒事也,殷以愨,吾從周。殷人既練之明日而祔于祖,周人既卒哭之明日而祔于祖。祔、祭神之始事也。周以戚,吾從殷。」

11 子貢問:
子貢問曰:「聞諸晏子,少連大連善居喪,其有異稱乎?」孔子曰:「父母之喪,三日不怠,三月不解,期悲哀,三年憂,東夷之子,達於禮者也。」

12 子貢問:
子游問曰:「諸侯之世子,喪慈母如母,禮與?」孔子曰:「非禮也。古者男子外有傅父,內有慈母,君命所使教子者也。何服之有?昔魯孝公少喪其母,其慈母良。及其死也,公弗忍,欲喪之,有司曰:『禮,國君慈母無服。今也君為之服,是逆古之禮而亂國法也。若終行之,則有司將書之,以示後世,無乃不可乎?』公曰:『古者天子喪慈母,練冠以燕居。』遂練冠以喪慈母。喪慈母如母,始則魯孝公之為也。」

13 子貢問:
孔子適衛,遇舊館人之喪,入而哭之哀。出,使子貢脫驂以贈之。子貢曰:「於所識之喪,不能有所贈。贈於舊館,不已多乎?」孔子曰:「吾向入哭之,遇一哀而出涕,吾惡夫涕而無以將之。小子行焉。」

14 子貢問:
子路問於孔子曰:「魯大夫練而杖,禮與?」孔子曰:「吾不知也。」子路出,謂子貢曰:「吾以為夫子無所不知,夫子亦徒有所不知也?」子貢曰:「子所問何哉?」子路曰:「,?:『。』」:「止,吾將為子問之。」遂趨而進,曰:「練而杖,禮與?」孔子曰:「非禮也。」子貢出,謂子路曰:「子謂夫子而弗知之乎?夫子徒無所不知也。子問非也。禮,居是邦,則不非其大夫。」

15 子貢問:
叔孫武叔之母死,既小歛,舉尸者出戶。武孫從之,出戶,乃袒,投其冠而括髮。子路歎之。孔子曰:「是禮也。」子路問曰:「將小歛,則變服。今乃出戶,而夫子以為知禮,何也?」孔子曰:「汝問非也。君子不舉人以質事。」

16 子貢問:
齊晏桓子卒。平仲麤衰斬,苴絰帶,杖,以菅屨,食粥,居傍廬,寢苫枕草。其老曰:「非大夫喪父之禮也。」晏子曰:「唯卿大夫。」曾子以問孔子。孔子曰:「晏平仲可謂能遠害矣。不以己之是駮人之非,愻辭以避咎,義也夫!」

17 子貢問:
季平子卒,將以君之璵璠歛,贈以珠玉。孔子初為中都宰,聞之,歷級而救焉,曰:「送而以寶玉,是猶曝尸於中原也。其示民以姦利之端,而有害於死者,安用之?且孝子不順情以危親,忠臣不兆姦以陷君。」乃止。

18 子貢問:
孔子之弟子琴張,與宗友。衛齊豹見宗魯於公子孟縶,孟縶以為參乘焉。及齊豹將煞孟縶,告宗魯使行。宗魯曰:「吾由子而事之,今聞難而逃,是僭子也。子行事乎?吾將死以事周子,而歸死於公孟,可也。」齊氏用戈擊公孟,宗魯以背蔽之,斷肱,中公孟,宗魯皆死。琴張聞宗魯死,將往弔之,孔子曰:「齊豹之盜,孟縶之賊也。汝何弔焉?君不食姦,不受亂,不為利病於回,不以回事人,不蓋非義,不犯非禮。汝何弔焉?」琴張乃止。

19 子貢問:
郕人子蒲卒,哭之呼滅。子游曰:「若哭其野,孔子惡野哭者。」哭者聞之,遂改之。

20 子貢問:
公父文伯卒,其妻妾皆行哭失聲。敬姜戒之曰:「吾聞好外者,士死之;好內者,女死之。今吾子早夭,吾惡其以好內聞也。二三婦人之欲供先祀者,請無瘠色,無揮涕,無拊膺,無哀容,無加服,有降服,從禮而靜,是昭吾子也。」孔子聞之,曰:「女智無若婦,男智莫若夫。公文氏之婦,智矣。剖情損禮,欲以明其子為令德也。」

21 子貢問:
子路與子羔仕於衛,衛有蒯聵之難。孔子在魯,聞之,曰:「柴也其來,由也死矣。」既而衛使至,曰:「子路死焉。」夫子哭之於中庭。有人弔者,而夫子拜之。已哭,進使者而問故。使者曰:「醢之矣。」遂令左右皆覆醢,曰:「吾何忍食此!」

22 子貢問:
季桓子死,魯大夫朝服而弔。子游問於孔子曰:「禮乎?」夫子不荅。他日,又問,夫子曰:「始死則矣羔裘玄冠者,易之而已,汝何疑焉?」

23 子貢問:
子睪問於孔子曰:「始死之設重也,何為?」孔子曰:「重、主道也。殷主綴重焉,周人徹重焉。」「請問喪朝?」子曰:「喪之朝也,順死者之孝心,故至於祖考廟而後行。殷朝而後殯於祖,周朝而後遂葬。」

24 子貢問:
孔子之守狗死。謂子貢曰:「路馬死則藏之以帷,狗則藏之以蓋。汝往埋之。吾聞弊帷不棄,為埋馬也;弊蓋不棄,為埋狗也。今吾貧無蓋,於其封也,與之席,無使其首陷於土焉。」

URN: ctp:kongzi-jiayu/zi-gong-w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