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Facebook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感謝各位的支持! 在Twitter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感謝各位的支持! 在新浪微博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感謝各位的支持! 在豆瓣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感謝各位的支持!
中國哲學書電子化計劃
-> -> -> 衛靈公

《衛靈公》

電子圖書館
衛靈公:
【疏】正義曰:此章記孔子先禮後兵,去亂就治,并明忠、信、仁、知、勸學,為邦無所毀譽,必察好惡。志士君子之道,事君相師之儀,皆有恥且格之事,故次前篇也。

1 衛靈公:
衞靈公問陳於孔子。孔曰:「軍陳行列之法。」孔子對曰:「俎豆之事,則嘗聞之矣。」孔曰:「俎豆,禮器。」軍旅之事,未之學也。」鄭曰:「萬二千五百人為軍,五百人為旅。軍旅末事,本未立,不可教以末事。」
【疏】「衞靈」至「學也」。○正義曰:此章記孔子先禮後兵之事也。「衞靈公問陳於孔子」者,問軍陳行列之法於孔子也。「孔子對曰:俎豆之事,則嘗聞之矣。軍旅之事,未之學也」者,俎豆,禮器。萬二千五百人為軍,五百人為旅。孔子之意,治國以禮義為本,軍旅為末,本未立,則不可教以末事。今靈公但問軍陳,故對曰:「俎豆行禮之事,則嘗聞之。軍旅用兵之事,未之學也。」《左傳》哀十一年,「孔文子之將攻大叔」也,訪於仲尼。仲尼曰:『胡簋之事,則嘗學之矣。甲兵之事,未之聞也。』」其意亦與此同。軍旅甲兵亦治國之具也,彼以文子非禮,欲國內用兵;此以靈公空問軍陳,故並不荅,非輕甲兵也。○注「俎豆,禮器」。○正義曰:案《明堂位》云:「俎,有虞氏以捖,夏后氏以嶡,殷以,周以房俎。」鄭注云:「椇梡,斷木為四足而已。嶡之言蹷也,謂中足為橫距之象,《周禮》謂之距。椇之言枳椇也,謂曲橈之也。房謂足下跗也,上下兩間,有似於堂房。《魯頌》曰:『籩豆大房。』」又曰:「夏后氏以楬豆,殷玉豆,周獻豆。」鄭注云:「楬,無異物之飾也。獻,疏刻之。齊人謂無髮為禿楬。」其委曲制度備在禮圖。○注「鄭曰:萬二千五百人為軍,五百人為旅。」○正義曰:皆《司馬序官》文也。

2 衛靈公:
明日遂行。在陳絕糧,從者病,莫能興。孔曰:「從者,弟子。興,起也。孔子去衞如曹,曹不容,又之宋。宋遭匡人之難,又之陳。會吳伐陳,陳亂,故乏食。」子路慍見曰:「君子亦有窮乎?」子曰:「君子固窮,小人窮斯濫矣。」濫,溢也。君子固亦有窮時,但不如小人窮則濫溢為非。
【疏】「明日」至「濫矣」。○正義曰:此章記孔子阨於陳也。「明日遂行」者,既荅靈公之明日也,遂去衞國而之於他邦也。「在陳絕糧,從者病,莫能興」者,從者,弟子也。興,起也。孔子適在陳,會吳伐陳,陳亂,故乏絕糧食,弟子從者困病,莫能興起也。「子路慍見曰:君子亦有窮乎」者,慍,怒也。子路以為,君子學,則祿在其中,不當有窮困。今乃窮困,故慍怒而見,問於夫子曰:「君子豈亦如常人有窮困邪?」「子曰:君子固窮,小人窮斯濫矣」者,濫,溢也。言君子固亦有窮困時,但不如小人窮則濫溢為非。○注「孔曰」至「乏食」。○正義曰:云「孔子去衞如曹,曹不容,又之宋。宋遭匡人之難,又之陳。會吳伐陳」者,皆以《孔子世家》文而知也。如、之皆訓往。

3 衛靈公:
子曰:「賜也,女以予為多學而識之者與?」對曰:「然,孔曰:「然謂多學而識之。」非與?」孔曰:「問今不然。」曰:「非也,予一以貫之。」善有元,事有會,天下殊塗而同歸,百慮而一致。知其元則眾善舉矣,故不待多學而一知之。
【疏】「子曰」至「貫之」。○正義曰:此章言善道有統也。「子曰:賜也,女以予為多學而識之者與」者,孔子問子貢:女意以我為多其學問記識之者與?與,語辭。「對曰:然」者,子貢意以為然,是夫子多學而識之也。「非與」者,子貢又言:今乃非多學而識之者與?「曰:非也,予一以貫之」者,孔子荅言,已之善道,非多學而識之也,我但用一理以通貫之。以其善有元,事有會,知其元則眾善舉矣,故不待多學,一以知之。○注「天下殊塗而同歸,百慮而一致」。○正義曰:《周易下繫辭》文也。

4 衛靈公:
子曰:「由,知德者鮮矣!」王曰:「君子固窮,而子路慍見,故謂之少於知德。」
【疏】「子曰:由知德者鮮矣!」○正義曰:此一章言子路鮮於知德。鮮,少也。由,子路名。言君子固窮,而子路慍見,故謂之少於知德也。

5 衛靈公:
子曰:「無為而治者,其舜也與?夫何為哉?恭已正南面而已矣。」言任官得其人,故無為而治。
【疏】「子曰:無為而治者,其舜也與?夫何為哉?恭己正南面而已矣」。○正義曰:此一章美帝舜也。帝王之道,貴在無為清靜而民化之,然後之王者,以罕能及,故孔子曰:「無為而天下治者,其舜也與?」所以無為者,以其任官得人。夫舜何必有為哉,但恭敬已身,正南面嚮明而已。○注「言任官得其人,故無為而治」。○正義曰:案《舜典》命禹宅百揆,棄、后稷、契作司徒,皐陶作士,垂、共工、益作朕虞,伯夷作秩宗,夔典樂教冑子,龍作納言,并四岳十二牧,凡二十二人,皆得其人,故舜無為而治也。

6 衛靈公:
子張問行。子曰:「言忠信,行篤敬,雖蠻貊之邦,行矣。言不忠信,行不篤敬,雖州里,行乎哉?鄭曰:「萬二千五百家為州,五家為鄰,五鄰為里,行乎哉?言不可行。」立則見其參於前也,在輿則見其倚於衡也,夫然後行。」包曰:「衡,軛也。言思念忠信,立則常想見,參然在目前。在輿,則若倚車軛。」子張書諸紳。孔曰:「紳,大帶。」
【疏】「子張」至「諸紳」。○正義曰:此一章言可常行之行也。「子張問行」者,問於夫子,何如則可常行。「子曰:言忠信,行篤敬,雖蠻貊之邦行矣。言不忠信,行不篤敬,雖州里,行乎哉」者,孔子荅言,必當言盡忠誠,不欺於物,行唯敦厚而常謹敬,則雖蠻貊遠國,其道行矣。反此,雖州里近處,而行乎哉?言不可行也。「立則見其參於前也,在輿,則見其倚於衡也,夫然後行」者,輿是車輿也。衡,軛也。言常思念忠信篤敬,立則想見,參然在目前。在輿則若倚車軛。夫能如是,而後可行。「子張書諸紳」者,紳,大帶也。子張以孔子之言書之紳帶,意其佩服無忽忘也。○注「鄭曰」至「為里」。○正義曰:《周禮大司徒職》云:「五家為比,五比為閭,四閭為族,五族為黨,五黨為州。」是二千五百家為州也。今云萬二千五百家為州,誤也。云「五家為鄰,五鄰為里」,《遂人職》文也。○注「紳,大帶」。○正義曰:以帶束腰,垂其餘以為飾,謂之紳。《玉藻》說帶云「大夫大帶」,是一名大帶也。《玉藻》稱「天子素帶朱裏,終辟。諸侯素帶不朱裏而終辟。大夫素帶,辟垂。士練帶,率下辟。居士錦帶,弟子縞帶。并紉約用組」。「三寸,長齊於帶。紳長,制,士三尺,有司二尺有五寸。子遊曰:『參分帶下,紳居二焉。紳韠結三齊。』大夫大帶四寸,雜帶。君朱綠,大夫玄華,士緇辟,二寸,再繚四寸。凡帶,有率,無箴功。」此紳帶之制也。

7 衛靈公:
子曰:「直哉,史魚!孔曰:「衞大夫史鰌。」邦有道,如矢。邦無道,如矢。孔曰:「有道無道,行直如矢,言不曲。」君子哉,蘧伯玉!邦有道,則仕。邦無道,則可卷而懷之。」包曰:「卷而懷,謂不與時政柔順,不忤於人。」
【疏】「子曰」至「懷之」。○正義曰:此章美衞大夫史鰌、蘧瑗之行也。「直哉,史魚」者,美史魚之行正直也。「邦有道,如矢。邦無道,如矢」者,此其直之行也。矢,箭也。史鰌之德,其性惟直,國之有道無道,行直如箭,言不隨世變曲也。「君子哉,蘧伯玉」者,美伯玉有君子之德也。「邦有道,則仕。邦無道,則可卷而懷之」者,此其君子之行也。國若有道,則肆其聦明而在仕也。國若無道,則韜光晦知、不與時政,亦常柔順不忤逆校人。是以謂之君子也。

8 衛靈公:
子曰:「可與言而不與言,失人。不可與言而與之言,失言。知者不失人,亦不失言。」
【疏】「子曰:可與言而不與言,失人。不可與言而與之言,失言。知者不失人,亦不失言」。○正義曰:此章戒其知人也。若中人以上,可以語上,是可與言,而不與言,是失於彼人也。若中人以下,不可以語上,而己與之言,則失於己言也。惟知者明於事,二者俱不失。

9 衛靈公:
子曰:「志士仁人,無求生以害仁,有殺身以成仁。」孔曰:「無求生以害仁,死而後成仁,則志士仁人不愛其身也。」
【疏】「子曰:志士仁人,無求生以害仁,有殺身以成仁」。○正義曰:此章言志善之士,仁愛之人,無求生而害仁。若身死而後成仁,則志士仁人不愛其身,有殺其身以成其仁者也。若伯夷、叔齊及比干是也。

10 衛靈公:
子貢問為仁。子曰:「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居是邦也,事其大夫之賢者,友其士之仁者。」孔曰:「言工以利器為用,人以賢友為助。」
【疏】「子貢」至「仁者」。○正義曰:此章明為仁之法也。「子貢問為仁」者,子貢欲為仁,未知其法,故問之。「子曰: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者,將荅為仁,先為設譬也。若百工欲善其所為之事,當先脩利所用之器。「居是邦也,事某大夫之賢者,友其士之仁者」,此荅譬也。言工以利器為用,人以賢友為助。大夫尊,故言事。士卑,故言友。大夫言賢,士言仁,互文也。

11 衛靈公:
顏淵問為邦。子曰:「行夏之時,據見萬物之生,以為四時之始,取其易知。乘殷之輅,馬曰:「殷車曰大輅。《左傳》曰:『大輅越席,昭其儉也。」服周之冕,包曰:「冕,禮冠。周之禮文而備,取其黈纊塞耳,不任視聽。」樂則《韶舞》。「《韶》,舜樂也。盡善盡美,故取之。」放鄭聲,遠佞人。鄭聲淫,佞人殆。」孔曰:「鄭聲、佞人亦俱能惑人心,與雅樂、賢人同,而使人淫亂危殆,故當放遠之。」
【疏】「顏淵」至「人殆」。○正義曰:此章言治國之法也。「顏淵問為邦」者,為猶之治。問治國之禮法於孔子也。「子曰:行夏之時」者,此下孔子荅以為邦所行用之禮樂車服也。夏之時,謂以建寅之月為正也。據見萬物之生,以為四時之始,取其易知,故使行之。「乘殷之輅」者,殷車曰大輅,謂木輅也。取其儉素,故使乘之。「服周之冕」者,冕,禮冠也。周之禮文而備,取其黈纊塞耳,不任視聽,故使服之。「樂則《韶舞》」者,《韶》,舜樂名也。以其盡善盡美,故使取之。「放鄭聲,遠佞人。鄭聲淫,佞人殆」者,又當放棄鄭、衞之聲,遠離辨佞之人,以鄭聲、佞人亦俱能惑人心,與雅樂、賢人同,然而使人淫亂危殆,故使放遠之。○注「馬曰」至「儉也」。正義曰:云「殷車曰大輅」者,《明堂位》曰:「大輅,殷輅也。」鄭注云「大路,木路也。漢祭天乘殷之路,今謂之桑根車」者,是也。路訓大也。君之所在,以大為號,門曰路門,寢曰路寢,車曰路車,故人君之車,通以路為名。《周禮巾車》「掌王之曰路」。鄭玄云:「王在焉曰路。」彼解天子之車,故云王在耳。其實諸侯之車亦稱為路。云「《左傳》曰:大輅越席,昭其儉也」者,桓二年文也。越席,結蒲為席,置於路中以茵藉,示其儉也。服虔云:「大路,木路。」引之者以證殷路一名大路也。杜元凱以大路為玉路,今所不取。○注「包曰」至「視聽」。正義曰:云「冕,禮冠。周之禮文而備」者,冠者,首服之大名;冕者,冠中之別號,故云「冕,禮冠」也。《世本》云:「黃帝作冕。」宋仲子云:「冕,冠之有旒者,禮文殘缺,形制難詳。」《周禮弁師》「掌王之五冕,皆玄冕朱裏」。止言玄朱而已,不言所用之物。《子罕篇》云:「麻冕,禮也。」蓋以木為幹,而用布衣之。上玄下朱,取天地之色,其長短廣狹,則經傳無文。阮諶《三禮圖漢禮器制度》云:「冕制皆長尺六寸,廣八寸,天子以下皆同。」沈引董巴《輿服志》云:「廣七寸,長尺二寸。」應劭《漢官儀》云:「廣七寸,長八寸。」沈又云:「廣八寸,長尺六寸者,天子之冕。廣七寸,長尺二寸者,諸侯之冕。廣七寸,長八寸者,大夫之冕。」但古禮殘缺,未知孰是,故備載焉。司馬彪《漢書輿服志》云:「孝明帝永平二年,初詔有司采《周官》、《禮記》、《尚書》之文制冕,皆前圓後方,朱裏玄上,前垂四寸,後垂三寸,天子白玉珠十二旒,三公諸侯青玉珠七旒,卿大夫黑玉珠五旒。皆有前無後。」此則漢法耳。其古禮,鄭玄注《弁師》云天子衮冕,以五采繅,前後十二斿,斿有五采玉十有二。鷩冕,前後九斿。毳冕,前後七斿。希冕,前後五斿。玄冕,前後三斿。斿皆五采玉十有二。上公衮冕,三采繅,前後九斿,斿有三采玉九。侯伯鷩冕,三采繅,前後七斿,斿有三采玉七。子男毳冕,三采繅,前後五斿,斿有三采玉五。孤卿以下,皆二采繅,二采玉焉。蓋以繅采玉其斿。又玉名,依命數耳。謂之冕者,冕,俛也,以其後高前下,有俛俯之形,故因名焉。蓋以在上位者先於驕矜,欲令位彌高而志彌下,故制此服,令貴者下賤也。云「取其黈纊塞耳,不任視聽」者,黈纊,黃緜也。案令禮圖衮冕以下皆有充耳,天子以黈纊,諸侯以青纊,以其冕旒垂目,黈纊塞耳,欲使無為清靜,以化其民,故不任視聽也。

12 衛靈公:
子曰:「人無遠慮,必有近憂。」王曰:「君子當思患而預防之。」
【疏】「子曰:人無遠慮,必有近憂」。○正義曰:此章戒人備豫不虞也。○注「王曰:君子當思患而預防之」。○正義曰:此《周易既濟象辭》也。王弼云:「存不忘亡,既濟不忘未濟也。」

13 衛靈公:
子曰:「巳矣乎!吾未見好德如好色者也。」
【疏】「子曰:已矣乎!吾未見好德如好色者也」。○正義曰:此章疾時人好色而不好德也。

14 衛靈公:
子曰:「臧文仲其竊位者與!知柳下惠之賢而不與立也。」孔曰:「柳下惠,展禽也。知賢而不舉,是為竊位。」
【疏】「子曰:臧文仲其竊位者與!知柳下惠之賢而不與立也」。○正義曰:此章勉人舉賢也。竊,盜也。魯大夫臧文仲知賢不舉,偷安於位,故曰竊位。以其知柳下惠之賢,不稱舉與立於朝廷也。○注「柳下惠,展禽也」。○正義曰:案《魯語》「展禽對臧文仲云:獲聞之」。是其人氏展,名獲,字禽。柳下惠是其所食之邑名,謚曰惠。《列女傳》:「柳下惠死,門人將謚之。妻曰:『夫子之謚,宜為惠乎?』門人從,以為謚。」《莊子》云「柳下季」者,季是五十字,禽是二十字。

15 衛靈公:
子曰:「躬自厚,而薄責於人,則遠怨矣。」孔曰:「責已厚,責人薄,所以遠怨咎。」
【疏】「子曰:躬自厚,而薄責於人,則遠怨矣」。○正義曰:此章戒人責已也。躬,身也。言凡事自責厚,薄責於人,則所以遠怨咎也。

16 衛靈公:
子曰:「不曰『如之何,孔曰:「不曰如之何者,猶言不曰柰是何。」如之何』者,吾末如之何也已矣。」孔曰:「如之何者,言禍難已成,吾亦無如之何。」
【疏】「子曰:不曰『如之何,如之何』者,吾末如之何也已矣」。○正義曰:此章戒人豫防禍難也。如,柰也。「不曰如之何」,猶言「不曰柰是何」。末,無也。若曰柰是何者,則是禍難已成,不可救藥,吾亦無柰之何。

17 衛靈公:
子曰:「羣居終日,言不及義,好行小慧,難矣哉!」鄭曰:「小慧,謂小小之才知。難矣哉,言終無成。」
【疏】「子曰:羣居終日,言不及義,好行小慧,難矣哉!」○正義曰:此章貴義。小慧,謂小小才知。言人羣朋共居,終竟一日,所言不及義事,但好行小小才知,以陵誇於人,難有所成矣哉!言終無成也。

18 衛靈公:
子曰:「君子義以為質,禮以行之,孫以出之,信以成之。君子哉!」鄭曰:「義以為質,謂操行。孫以出之,謂言語。」
【疏】「子曰:君子義以為質,禮以行之,孫以出之,信以成之,君子哉!」○正義曰:此章論君子之行也。義以為質,謂操執以行者,當以義為體質。文之以禮,然後行之。孫順其言語以出之。守信以成之。能此四者,可謂君子哉!

19 衛靈公:
子曰:「君子病無能焉,不病人之不已知也。」包曰:「君子之人但病無聖人之道,不病人之不已知。」
【疏】「子曰:君子病無能焉,不病人之不已知也」。○正義曰:此章戒人脩已也。病猶患也。言君子之人,但患巳無聖人之道,不患人之不知已也。

20 衛靈公:
子曰:「君子疾沒世而名不稱焉。」疾,猶病也。
【疏】「子曰:君子疾沒世而名不稱焉」。○正義曰:此章勸人脩德也。疾,猶病也。言君子病其終世而善名不稱也。

21 衛靈公:
子曰:「君子求諸已,小人求諸人。」君子責已,小人責人。
【疏】「子曰:君子求諸已,小人求諸人」。○正義曰:此章言君子責於已,小人責於人也。求,責也。諸,於也。

22 衛靈公:
子曰:「君子矜而不爭,包曰:「矜,矜莊也。」羣而不黨。」孔曰:「黨,助也。君子雖眾,不相私助,義之與比。」
【疏】「子曰:君子矜而不爭,羣而不黨」。○正義曰:此章言君子貌雖矜莊而不爭鬬,君子雖眾而不私相黨助,義之與比也。

23 衛靈公:
子曰:「君子不以言舉人,包曰:「有言者不必有德,故不可以言舉人。」不以人廢言。」王曰:「不可以無德而廢善言。」
【疏】「子曰:君子不以言舉人,不以人廢言」。○正義曰:此章言君子用人,取其善節也。有言者不必有德,故不可以言舉人,當察言觀行然後舉之。夫婦之愚,可以與知,故不可以無德而廢善言也。

24 衛靈公:
子貢問曰:「有一言而可以終身行之者乎?」子曰:「其恕乎!已所不欲,勿施於人。」言已之所惡,勿加施於人。
【疏】「子貢」至「於人」。○正義曰:此章言人當恕已不及物也。「子貢問曰:有一言可以終身行之者乎」者,問於孔子,求脩身之要道也。「子曰:其恕乎!已所不欲,勿施於人」者,孔子荅言,唯仁恕之一言,可終身行之也。已之所惡,勿欲施於人,即恕也。

25 衛靈公:
子曰:「吾之於人也,誰毀誰譽?如有所譽者,其有所試矣。包曰:「所譽者,輒試以事,不虛譽而已。」斯民也,三代之所以直道而行也。」馬曰:「三代夏、殷、周用民如此,無所阿私,所以云直道而行。」
【疏】「子曰」至「行也」。○正義曰:此章論正直之道也。「子曰:吾之於人也,誰毀誰譽」者,毀謂譖害,譽謂稱揚。言我之於人,於誰毀?於誰譽?無私毀譽也。「如有所譽者,其有所試矣」者,言所稱譽者,輒試以事,不虛譽而巳也。「斯民也,三代之所以直道而行也」者,斯,此也。三代,夏、殷、周也。言如此用民,無所阿私,夏、殷、周三代之令王所以得稱直道而行也。

26 衛靈公:
子曰:「吾猶及史之闕文也。包曰:「古之良史,於書字有疑則闕之,以待知者。」有馬者借人乘之,今亡矣夫!」包曰:「有馬不能調良,則借人乘習之。孔子自謂及見其人如此,至今無有矣。言此者,以俗多穿鑿。」
【疏】「子曰」至「矣夫」。○正義曰:此章疾時人多穿鑿也。「子曰:吾猶及史之闕文也」者,史是掌書之官也。文,字也。古之良史,於書字有疑則闕之,以待能者,不敢穿鑿。孔子言我尚及見此古史闕疑之文。「有馬者借人乘之」者,此舉喻也。喻已有馬不能調良,當借人乘習之也。「今亡矣夫」者,亡,無也。孔子自謂及見其人如此,闕疑至今,則無有矣。言此者,以俗多穿鑿。

27 衛靈公:
子曰:「巧言亂德。小不忍,則亂大謀。」孔曰:「巧言利口則亂德義。小不忍則亂大謀。」
【疏】「子曰:巧言亂德。小不忍,則亂大謀」。○正義曰:此章戒人慎口忍事也。有言者不必有德,故巧言利口則亂德義。山藪藏疾,國君含垢,故小事不忍,則亂大謀。

28 衛靈公:
子曰:「眾惡之,必察焉。眾好之,必察焉。」王曰:「或眾阿黨比周,或其人特立不羣,故好惡不可不察也。」
【疏】「子曰:「眾惡之,必察焉。眾好之,必察焉」。○正義曰:此章論知人之事也。夫知人未易,設有一人,為眾所惡,不可即從雷同而惡之。或其人特立不羣,故必察焉。又設有一人,為眾所好,亦不可即從眾而好之。或此人行惡,眾乃阿黨比周,故不可不察。○注「王曰:眾或阿黨比周」。○正義曰:此解眾好之也,謂眾多惡人,私相阿曲朋黨,比近周密也。文十八年《左傳》言渾敦之惡云:「頑囂不友,是與比周。」杜注云:「比,近也。周,密也。」言比是相近也,周是親密也。唯是親愛之義,非為善惡之名。《為政篇》「子曰:君子周而不比,小人比而不周」。孔曰:「忠信為周,阿黨為比。」以君子小人相對,故觀文為說也。

29 衛靈公:
子曰:「人能弘道,非道弘人。」王曰:「才大者道隨大,才小者道隨小,故不能弘人。」
【疏】「子曰:人能弘道,非道弘人」。○正義曰:此章論道也。弘,大也。道者,通物之名,虛無妙用,不可須臾離。但仁者見之謂之仁,知者見之謂之知,是人才大者,道隨之大也,故曰人能弘道。百姓則日用而不知,是人才小者,道亦隨小,而道不能大其人也,故曰非道弘人。

30 衛靈公:
子曰:「過而不改,是謂過矣。」
【疏】「子曰:過而不改,是謂過矣」。正義曰:此章戒人改過也。人誰無過,過而能改,善莫大焉。過而不改,是謂過矣。

31 衛靈公:
子曰:「吾嘗終日不食,終夜不寢,以思,無益,不如學也。」
【疏】「子曰:吾嘗終日不食,終夜不寢,以思,無益,不如學也」。○正義曰:此章勸人學也。

32 衛靈公:
子曰:「君子謀道不謀食。耕也,餒在其中矣。學也,祿在其中矣。君子憂道不憂貧。」鄭曰:「餒,餓也。言人雖念耕而不學,故飢餓。學則得祿,雖不耕而不餒。此勸人學。」
【疏】「子曰:君子謀道不謀食。耕也,餒在其中矣。學也,祿在其中矣。君子憂道不憂貧」。○正義曰:此章亦勸人學也。人非道不立,故必先謀於道,道高則祿來,故不假謀於食。餒,餓也。言人雖念耕而不學,則無知歲有凶荒,故飢餓。學則得祿,雖不耕而不餒。是以君子但憂道德不成,不憂貧乏也。然耕也未必皆餓,學也未必皆得祿,大判而言,故云耳。

33 衛靈公:
子曰:「知及之,仁不能守之,雖得之,必失之。包曰:「知能及治其官,而仁不能守,雖得之,必失之。」知及之,仁能守之,不莊以涖之,則民不敬。包曰:「不嚴以臨之,則民不敬從其上。」知及之,仁能守之,莊以涖之,動之不以禮,未善也。」王曰:「動必以禮然後善。」
【疏】「子曰」至「善也」。○正義曰:此章論居官臨民之法也。「子曰:知及之,仁不能守之,雖得之,必失之」者,得位由知,守位在仁。若人知能及治其官,而仁不能守,雖得祿位,必將失之。「知及之,仁能守之,不莊以涖之,則民不敬」者,莊,嚴也。涖,臨也。言雖知及其官,仁能守位,不嚴以臨之,則民不敬從其上。「知及之,仁能守之,莊以涖之,動之不以禮,未善也」者,言動必以禮然後善。李充云:「夫知及以得,其失也蕩;仁守以靜,其失也寬;莊涖以威,其失也猛,故必須禮然後和之。以禮制知,則精而不蕩;以禮輔仁,則溫而不寬;以禮御莊,則威而不猛,故安上治民,莫善於禮。」顏特進云:「知以通其變,仁以安其性,莊以安其慢,禮以安其情,化民之善,必備此四者。」

34 衛靈公:
子曰:「君子不可小知而可大受也;小人不可大受,而可小知也。」王曰:「君子之道深遠,不可小了知,而可大受;小人之道淺近,可小了知,而不可大受也。」
【疏】「子曰:君子不可小知,而可大受也;小人不可大受,而可小知也」。○正義曰:此章言君子小人道德深淺不同之事也。言君子之道深遠,仰之彌高,鑽之彌堅,故不可小了知也,使人饜飫而已,是可大受也。小人之道淺近易為窮竭,故不可大受,而可小了知也。

35 衛靈公:
子曰:「民之於仁也,甚於水火。馬曰:「水火及仁,故民所仰而生者,仁最為甚。」水火,吾見蹈而死者矣,未見蹈仁而死者也。」馬曰:「蹈水火或時殺人,蹈仁未嘗殺人。」
【疏】「子曰」至「者也」。○正義曰:此章勸人行仁道也。「子曰:民之於仁也,甚於水火」者,言水火飲食所由,仁者善行之長,皆民所仰而生者也。若較其三者所用,則仁最為甚也。「水火,吾見蹈而死者矣,末見蹈仁而死者也」者,此明仁甚於水火之事也。蹈猶履也。水火雖所以養人,若履蹈之,或時殺人。若履行仁道,未嘗殺人也。王弼云:「民之遠於仁,甚於水火,見有蹈水火者,未嘗見蹈仁者也。」雖與馬意不同,亦得為一義。

36 衛靈公:
子曰:「當仁不讓於師。」孔曰:「當行仁之事,不復讓於師,言行仁急。」
【疏】「子曰:當仁不讓於師」。正義曰:此章言行仁之急也。弟子之法,為事雖當讓於師,若當行仁之事,不復讓於師也。

37 衛靈公:
子曰:「君子貞而不諒。」孔曰:「貞,正。諒,信也。君子之人,正其道耳,言不必小信。」
【疏】「子曰:君子貞而不諒」。○正義曰:此章貴正道而輕小信也。貞,正也。諒,信也。君子之人,正其道耳。言不必小信。案昭七年《左傳》云:「子產為豐施歸州田於韓宣子,曰:『日君以夫公孫段為能任其事,而賜之州田。今無祿早世,不獲久享君德。其子弗敢有,不敢以聞於君,私致諸子。』宣子辭。子產曰:『古人有言曰:其父析薪,其子弗克負荷。施將懼不能任其先人之祿,其況能任大國之賜?縱吾子為政而可,後之人若屬有疆場之言,敝邑獲戾,而豐氏受其大討。吾子取州,是免敝邑於戾,而建置豐氏也。敢以為請。』」杜注云:「《傳》言子產貞而不諒。」言段受晉邑,卒而歸之,是正也。知宣子欲之,而言畏懼後禍,是不信,故杜氏引此文為注也。

38 衛靈公:
子曰:「事君,敬其事而後其食。」孔曰:「先盡力而後食祿。」
【疏】「子曰:事君,敬其事而後其食」。○正義曰:此章言其為臣事君之法也,言當先盡力敬其職事,必有勳績而後食祿也。

39 衛靈公:
子曰:「有教無類。」馬曰:「言人所在見教,無有種類。」
【疏】「子曰:有教無類」。○正義曰:此章言教人之法也。類謂種類。言人所在見教,無有貴賤種類也。

40 衛靈公:
子曰:「道不同,不相為謀。」
【疏】「子曰:道不同,不相為謀」。○正義曰:此章言人之為事,必須先謀。若道同者共謀,則情審不誤。若道不同而相為謀,則事不成也。

41 衛靈公:
子曰:「辭達而已矣。」孔曰:「凡事莫過於實,辭達則足矣,不煩文豔之辭。」
【疏】「子曰:辭達而已矣」。○正義曰:此章明言語之法也。凡事莫過於實,辭達則足矣,不煩文豔也。

42 衛靈公:
師冕見,孔曰:「,樂師人盲者,名冕。」及階,子曰:「階也。」及席,子曰:「席也。」皆坐,子告之曰:「某在斯,某在斯。」孔曰:「歷告以坐中人姓字、所在處。」師冕出。子張問曰:「與師言之道與?」子曰:「然,固相師之道也。」馬曰:「相,導也。」
【疏】「師冕見」至「道也」。○正義曰:此章論相師之禮也。「師冕見」者,師,樂人盲者,名冕。見,謂來見孔子也。「及階,子曰:『階也。』及席,子曰:『席也』」者,師冕及階、及席,孔子並告之,使師冕知而升階、登席也。「皆坐,子告之曰:某在斯,某在斯」者,孔子見瞽者必起,弟子亦起。冕既登席而坐,孔子及弟子亦皆坐。孔子歷以坐中人姓字、所在處告師冕,使知也。「師冕出。子張問曰:與師言之道與」者,道謂禮也。子張見孔子歷告之,未嘗知此禮。既師冕出去,而問孔子曰:「此是與師言之禮與?」「子曰:然,固相師之道也」者,相猶導也。孔子然荅子張,言此固是相導樂師之禮也。

URN: ctp:lunyu-zhushu/wei-ling-g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