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Facebook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Twitter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新浪微博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豆瓣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中國哲學書電子化計劃

《寗勉》

電子圖書館
1 寗勉:
寗勉者。雲中人,年少有勇氣,善騎射,能以力格猛獸,不用兵仗。北都守徤其勇。署為衙將,後以兵四千軍於飛狐城。時薊門帥驕悍,棄天子法,反書聞闕下。唐文宗皇帝,詔北都守攻其南。詔未至,而薊門兵夜伐飛狐,鉦鼓震地,飛狐人洶然不自安。謂寗勉曰。薊兵豪徤不可敵。今且至矣,其勢甚急,願空其邑以遁去。不然,旦暮拔吾城,吾不忍父子兄弟盡血賊刃下,悔寧可及。雖天子神武,安能雪吾冤乎。幸熟計之。」勉自度兵少,固不能折薊師之鋒,將聽邑人語,慮得罪於天子;欲堅壁自守,又慮一邑之人悉屠於賊手。憂既甚而策未決,忽有諜者告曰:「賊盡潰矣。有棄甲在城下,願取之。勉即登城垣望。時月明朗,見賊兵馳走,顛躓者不可數,若有大兵擊其後。勉大喜,開邑門,縱兵逐之,生擒數十人,得遺甲甚多。先是勉好浮圖氏,常閱佛書金剛經,既敗薊師,擒其虜以訊焉。虜曰:「向夕望見城上有巨人數四。長二丈餘。雄俊可懼,怒目呿吻。袒裼執劒。薊人見之,慘然汗慄,即走避。又安有鬬心乎。勉悟巨人乃金剛也,益自奇之。勉官御史中丞,後為清塞副使。出《宣室志》

URN: ctp:taiping-guangji/108/ningm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