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Facebook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Twitter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新浪微博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豆瓣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中國哲學書電子化計劃

《崔朴》

電子圖書館
1 崔朴:
唐渭北節判崔朴,故滎陽太守祝之兄也。常會客夜宿,有言及宦途通塞,則曰:「崔琯及第後,五任不離釋褐,令狐相七考河東廷評,六年太常博士。」嘗自賦詩,嗟其蹇滯曰:「何日肩三署。終年尾百寮。其後出入清要,張宿遭遇,除諫議大夫,宣慰山東。憲宗面許。廻日與相。至東洛都亭驛暴卒。崔元章在舉場無成,為執權者所嘆。主司要約,必與及第。入試日中風,不得一名如此。」朴因話家世曾經之事:朴父清,故平陽太守。建中初,任藍田尉。時德宗初即位,用法嚴峻。是月,三日之內,大臣出貶者七,中途賜死者三,劉晏、黎幹,皆是其數。戶部侍郎楊炎貶道州司戶參軍,自朝受責,馳驛出城,不得歸第。炎妻先病,至是炎慮耗達,妻聞驚,必至不起。其日,炎夕次藍田,清方主郵務。炎纔下馬,屈崔少府相見。便曰:「某出城時。妻病綿惙。聞某得罪,事情可知。欲奉煩為申辭疾,請假一日,發一急脚附書,寬兩處相憂。以候其來耗。便當首路,可乎。清許之,郵知事呂華進而言曰:「此故不可,敕命嚴迅。」清謂呂華:「楊侍郎迫切,不然,申府以闕馬,可乎。華久而對曰:「此即可矣。清於是以此聞於京府。又自出俸錢二十千,買細氈。令造氈舁。顧夫直詣炎宅,取炎夫人。夫人扶病登舁,仍戒其丁勤夜行。旦日達藍田,時炎行李簡約,妻亦病稍愈,便與炎偕往。炎執清之手,問第行,清對曰:「某第十八。」清又率俸錢數千,具商於已來山程之費。至韓公驛,執清之袂,令妻出見曰:「此崔十八,死生不相忘,無復多言矣。炎至商於洛源驛,馬乏,驛僕王新送騾一頭。又逢道州司倉參軍李全方輓運入奏,全方輒傾囊以濟炎行李。後二年秋,炎自江華除中書侍郎,入相,還至京兆界,問驛使:崔十八郎在否。驛吏答曰:在。炎喜甚。頃之,清迎謁於前。炎便止之曰:「崔十八郎,不合如此相待。今日生還,乃是子之恩也。」仍連鑣而行,話湘楚氣候。因曰,「足下之才,何適不可。老夫今日可以力致。栢臺諫署。唯所選擇。」清因遜讓,無敢希僥倖意。炎又曰:「勿疑,但言之。」清曰:「小諫閑且貴,敢懷是望。炎曰:「吾聞命矣,無慮參差。」及炎之發藍田,謂清曰:「前言當一月有期。」炎居相位十日,追洛源驛王新為中書主事,仍奏授鄂州唐年縣尉李全方監察御史,仍知商州洛源監。清之所約沉然。清罷職,特就炎第謁之。初見則甚喜。留坐久之,但飲數盃而已,並不及前事。逾旬,清又往焉。炎則已有怠色,清從此退居,不復措意。後二年,再貶崖州,至藍田,喟然太息若負者。使人召清,清辭疾不往。乃自咎曰:「楊炎可以死矣,竟不還他崔清官。」出《續定命錄》

URN: ctp:taiping-guangji/153/cuip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