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Facebook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感謝各位的支持! 在Twitter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感謝各位的支持! 在新浪微博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感謝各位的支持! 在豆瓣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感謝各位的支持!
中國哲學書電子化計劃

《魏耽》

電子圖書館
1 魏耽:
貞元中,吉州刺史魏耽,罷任居洛。有女子,年甫十六,顏色甚美麗。夏中,俱納涼於庭。忽仰視天裂。有長人於裂處下,直至耽前。衣紫佩金,黑而髯,曰。我姓朱。天遣與君為女壻。耽不敢阻,請俟排比,再三乃許。約期後月,乃騰空而去。耽與其妻,雖甚憂迫。亦俱酒食而俟之。有圉人突入拜耽,耽曰。何不秣馬而突入,太無禮也。圉人曰。竊見使君有憂色,故請言其事。耽曰。爾何要知之。圉人固請,耽因告之。圉人曰。使君不足憂。小事耳。言訖而走。佩金者及期而至,圉人復突入,佩金者見之,趨下再拜。圉人作色而叱之曰。天恕爾,罰汝在人間,奈何又復擾人如是。對曰。死罪。復拜。圉人輒升堂而坐,召佩金者坐。命酒。圉人於大沙鑼,取飲數器。器可三斗餘。飲訖,又取一鐵杵,折而嚼之。乃以沙鑼飲佩金者,佩金者甚有懼色,乃飲之。唯言死罪。更無他詞。圉人曰。送天獄禁百日。乃騰空而去。圉人曰。吾乃使君北斗本命星也。魏使君晝夜焚修,今乃報之。適無禮者。即賊星也。今已禁之,請去他慮。言訖而去。出《聞奇錄》

URN: ctp:taiping-guangji/306/weid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