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Facebook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Twitter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新浪微博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豆瓣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中國哲學書電子化計劃

《張禹》

電子圖書館
1 張禹:
永嘉中,黃門將張禹,曾行經大澤中。天陰晦,忽見一宅門大開。禹遂前至廳事。有一婢出問之,禹曰。行次遇雨,欲寄宿耳。婢入報之,尋出,呼禹前。見一女子,年三十許,坐帳中。有侍婢二十餘人。衣服皆燦麗。問禹所欲,禹曰。自有飯,唯須飲耳。女敕取鐺與之,因燃火作湯,雖聞沸聲,探之尚冷。女曰。我亡人也,塚墓之間,無以相共。慙愧而已。因歔欷告禹曰。我是任城縣孫家女,父為中山太守,出適頓丘李氏。有一男一女,男年十一,女年七歲。亡後,李氏幸我舊使婢承貴者。今我兒每被捶楚,不避頭面。常痛極心髓,欲殺此婢。然亡人氣弱,須有所憑,託君助濟此事,當厚報君。禹曰。雖念夫人言,緣殺人事大,不敢承命。婦人曰。何緣令君手刃。唯欲因君為我語李氏家,說我告君事狀。李氏念惜承貴。必作禳除。君當語之,自言能為厭斷之法。李氏聞此,必令承貴蒞事,我因伺便殺之。禹許諾。及明而出,遂語李氏,具以其言告之。李氏驚愕,以語承貴。大懼,遂求救於禹。既而禹見孫氏自外來。侍婢二十餘人。悉持刀刺承貴。應手仆地而死。未幾,禹復經過澤中。此人遣婢送五十匹雜綵以報禹。出《志怪》

URN: ctp:taiping-guangji/318/zhangy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