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Facebook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Twitter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新浪微博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豆瓣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中國哲學書電子化計劃

《黎陽客》

電子圖書館
1 黎陽客:
開元中,有士人家貧,投丐河朔,所抵無應者。轉至黎陽,日已暮,而前程尚遙。忽見路傍一門。宅宇甚壯,夜將投宿。乃前扣門,良久,奴方出。客曰。日暮,前路不可及,輒寄外舍,可乎。奴曰。請白郎君。乃入。須臾聞曳履聲,及出,乃衣冠美丈夫,姿度閑遠,昂然秀異。命延客,與相拜謁,曰。行李得無苦辛,有弊廬,不足辱長者。客竊怪其異,且欲審察之,乃俱就館,頗能清論,說齊周已來,了了皆如目見。客問名,曰。我潁川荀季和。先人因官,遂居此焉。命設酒殽。皆精潔,而不甚有味。有頃,命具榻舍中。邀客入,仍敕一婢侍宿。客候婢款狎,乃問曰。郎君今為何官。曰。見為河公主簿,慎勿說也。俄聞外有叫呼受痛之聲,乃竊於窗中窺之。見主人據胡牀。列燈燭,前有一人,被髮裸形,左右呼群鳥啄其目,流血至地。主人色甚怒曰。更敢暴我乎。客謂曰。何人也。」曰。何須強知他事。固問之,曰。黎陽令也,好射獵,數逐獸,犯吾垣墻,以此受治也。客竊記之。明旦顧視,乃大冢也。前問,人云是荀使君墓。至黎陽,令果辭以目疾。客曰。能療之。令喜,乃召入,具為說之。令曰。信有之。乃暗令鄉正,具薪數萬束,積於垣側。一日,令率群吏,縱火焚之,遂易其墓,目即愈。厚以謝客而不告也。後客還至其處。見一人頭面燋爛。身衣敗絮,蹲於榛棘中,直前詣,客不識也。曰。君頗憶前寄宿否。客乃驚曰。何至此耶。曰。前為令所苦,然亦知非君本意,吾自運窮耳。客甚愧悔之,為設薄酹,焚其故衣以贈之。鬼忻受遂去。出《廣異記》

URN: ctp:taiping-guangji/333/liyang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