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Facebook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Twitter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新浪微博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豆瓣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中國哲學書電子化計劃

《李和子》

電子圖書館
1 李和子:
元和初。上都東巿惡少李和子。父名努眼。和子性忍,常偷狗及猫食之。為坊巿之患。常臂鷂立於衢,見二人紫衣,呼曰。爾非李努眼子名和子乎。和子即揖之。又曰。有故,可隙處言也。因行數步,止於人外。言冥司追公。可即去。和子初不受,曰:「人也,何紿言。又曰。我即鬼。因探懷中,出一牒,印文猶濕,見其姓名分明,為猫犬四百六十頭論訴事。和子驚懼。乃棄鷂拜祈之。曰。我分死耳,必為我暫留,當具少酒。鬼固辭,不獲已。初將入畢羅四,鬼掩鼻,不肯前。乃延於旗亭杜氏,揖讓獨言。人以為狂也。遂索酒九碗,自飲三碗,六碗虛設於西座。且求其為方便以免。二鬼相顧。我等受一醉之恩,須為作計。因起曰。姑遲我數刻,當返。未移時至,曰。君辦錢四十萬,為君假三年命也。和子許諾,以翌日及午為期,因酬酒直,酒且返其酒。嘗之,味如水矣,冷復冰齒。和子遽歸,如期備酬焚之。見二鬼挈其錢而去。及三日,和子卒。鬼言三年,人間三日也。出酉陽雜爼

URN: ctp:taiping-guangji/343/lihez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