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Facebook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Twitter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新浪微博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豆瓣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中國哲學書電子化計劃

《李重》

電子圖書館
1 李重:
太中五年。檢校郎中知鹽鐵河陰院事李重罷職,居河東郡。被疾,旬日益甚,沈然在榻。一夕,告其僕曰。我病不起矣。即令扃鍵其門。忽聞庭中窣然有聲,重視之,見一人衣緋,乃河西令蔡行己也。又有一人,衣白疊衣,在其後。重與行己善,即驚曰。蔡侍御來。因命延上,與白衣者俱坐。頃之,見行己身漸長,手足口鼻,亦隨而大焉。細視之,乃非行己也。重心異之。然因以侍御呼焉,重遂覺身稍可舉,即負壁而坐,問曰。某病旬月矣,今愈甚。得不中於此乎。某人曰。君之疾當間矣。即指白衣者。吾之季弟,善卜。乃命卜重。白衣者於袖中出一小木猿,置榻上。既而其猿左右跳躑,數四而定。白衣者曰。卦成矣,郎中之病,固無足憂。當至六十二,然亦有災。重曰。侍御飲酒乎。曰。安敢不飲。重遂命酒,以杯置於前。朱衣者曰。吾自有飲器。乃於衣中出一杯,初似銀,及既酌,而其杯翻翻不定。細視,乃紙為者。二人各盡二盃。已而收其杯於衣中。將去,又誡重曰。君愈之後,慎無飲酒,禍且及矣。重謝而諾之,良久遂去。至庭中,乃無所見,視其外門,扃鍵如舊。又見其榻前,酒在地,蓋二鬼所飲也。重自是病愈,既而飲酒如初,其年,謫為杭州司馬。出《宣室志》

URN: ctp:taiping-guangji/351/lizh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