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Facebook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Twitter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新浪微博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豆瓣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中國哲學書電子化計劃

《范端》

電子圖書館
1 范端:
涪陵里正范端者,為性幹了。充州縣任使。久之,化為虎。村隣苦之。遂以白縣云。恒引外虎入村,盜食牛畜。縣令云。此相惡之辭,天下豈有如此事。遂召問,端對如令言。久之,有虎夜入倉內盜肉,遇曉不得出,更遞圍之,虎傷數人。逸去。耆老又以為言。縣令因嚴詰端所由,端乃具伏云。常思生肉,不能自致。夜中實至于東家欄內竊食一豬,覺有滋味。是故見人肥充者,便欲噉之,但苦無伍耳。每夜東西求覔。遇二虎見隨,所有得者,皆共分之,亦不知身之將變。「然察其舉措,如醉也。縣令以理喻遣之。是夜端去,凡數日而歸,衣服如故。家居三四日,昏後,野虎輒來至村外鳴吼。村人恐懼。又欲欲原作恐。據明鈔本改。殺之。其母告諭令去。端泣涕辭母而行。數日,或見三虎,其一者。後左足是靴。端母乃遍求于山谷,復見之。母號哭,二虎走去,有靴者獨留,前就之。虎俯伏閉目,乃為脫靴,猶是人足。母持之而泣,良久方去。是後鄉人頻見,或呼范里正,二虎驚走。一虎回視。俛仰有似悲愴。自是不知所之也。出《廣異記》

URN: ctp:taiping-guangji/432/fandu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