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Facebook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感謝各位的支持! 在Twitter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感謝各位的支持! 在新浪微博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感謝各位的支持! 在豆瓣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感謝各位的支持!
中國哲學書電子化計劃

《周賢者》

電子圖書館
1 周賢者:
唐則天朝,相國裴炎第四弟為虢州司戶。虢州有周賢者,居深山,不詳其所自。與司戶善,謂曰:「公兄為相甚善,然不出三年,當身戮家破,宗族皆誅,可不懼乎。司戶具悉其行事,知非常人也,乃涕泣而請救。周生曰:「事猶未萌,有得脫理。急至都,以吾言告兄,求取黃金五十鎰將來,吾於弘農山中,為作章醮,可以移禍殃矣。」司戶於是取急還都,謁兄河東侯炎。炎為人睦親,於友悌甚至,每兄弟自遠來,則同臥談笑,雖彌歷旬日,不歸內寢焉。司戶夜中,以周賢語告之,且求其金。炎不信神鬼,至於邪俗鎮厭,常呵怒之。聞弟言,大怒曰:「汝何不知大方,而隨俗幻惑。此愚輩何解,而欲以金與之。且世間巫覡,好託鬼神,取人財物,吾見之常切齒。今汝何故忽有此言。靜而思之,深令人恨。」司戶泣曰:「周賢者,識非俗幻,每見發言,未嘗不中。兄為宰相,家計溫足,何惜少金。不令轉災為祥也。炎滋怒不應。司戶知兄志不可奪,惆悵辭歸弘農。時河東侯初立則天為皇后,專朝擅權,自謂有泰山之安,故不信周言,而却怒恨。及歲餘。天皇崩,天后漸親朝政,忌害大臣,嫌隙屢搆。乃思周賢者語,即令人至弘農,召司戶至都。炎餽具黃金,令求賢者於弘農諸山中,盡不得。尋至南陽、襄陽、江陵山中,乃得之,告以兄言。賢者因與還弘農,謂司戶曰:「往年禍害未成,故可壇場致請。今災祥已搆,不久滅門,何求之有。且吾前月中至洛,見裴令被戮,繫其首於右足下。事已如此,且無免勢,君勿更言。且吾與司戶相知日久,不可令君與兄同禍,可求百兩金,與君一房章醮請帝,可以得免。若言裴令,終無益也。」司戶即市金與賢者,入弘農山中設壇場,奏章請命。法事畢,仍藏金於山中,謂司戶曰:「君一房免禍矣。然急去官,移家襄陽。」司戶即遷家襄陽。月餘而染風疾。十月而裴令下獄極刑,兄弟子姪皆從。而司戶風疾,在襄州,有司奏請誅之。天后曰:「既染風疾,死在旦夕,不須問,此一房特宜免死。」由是得免。初河東侯遇害之夕,而犬咬其首曳焉。及明,守者求得之,因以髮繫其首於左足下,竟如初言。出《記聞》

URN: ctp:taiping-guangji/73/zhouxianzh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