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Facebook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感謝各位的支持! 在Twitter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感謝各位的支持! 在新浪微博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感謝各位的支持! 在豆瓣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感謝各位的支持!
中國哲學書電子化計劃
-> -> -> 兵部六十七

《兵部六十七》

電子圖書館

攻具上

電子圖書館
1 攻具上:
《詩》曰:帝謂文王,詢爾仇方。同爾弟兄,以爾鉤援。與爾臨沖,以伐崇墉。毛萇曰:仇,匹也。鉤,鉤梯,所以上城者也。臨,臨車也。沖,沖車也。墉,城也。

2 攻具上:
《左傳》曰:晉使解楊如宋,使無降楚。鄭人囚之以獻於楚。楚子使反其言,三而後許。登諸樓車,所謂雲梯。使呼宋人而告,遂致其君命。楚子舍之以歸。

3 攻具上:
《春秋感精符》曰:齊晉并爭,吳楚更謀,不守諸侯之節,競行天子之事,作衡車,厲武將,輪有刃,衡者劍,以相振懼。宋均曰:衡,陷敵之車也。輪有刃,鑿輪著刃也,衡,馬軛也。

4 攻具上:
《後漢書》曰:王尋、王邑攻光武。嚴尤說王邑曰:「昆陽城小而堅,今假號者在宛,亟進大兵,亟,急也。紀力切。彼必奔走,宛敗,昆陽自服。」邑曰:「吾昔以虎牙將軍圍翟義,坐不生得以見責讓,翟義,字文仲,方進少子,為東郡太守。王莽居攝,義心惡之,乃立東平云子,義自號柱天大將軍以誅莽。莽乃使孫建、王邑等將兵擊義,破之。義亡自殺,故坐不得生。今將百萬之眾,遇城而不能下,何謂耶!」遇,或謂過也。遂圍之數十重,列營百數,雲車十餘丈,云車,即樓車,稱云,其高也。升之以望敵。猶墨子云般輸為雲梯之械。瞰臨城中,俯視曰瞰。旗幟蔽野,《廣雅》曰:幟,幡也。埃塵連天,鉦鼓之聲聞數百里。《說文》曰:鉦,鐃也。似鈴。或為地道,沖輣撞城。沖,撞車也。《詩》:臨沖閑閑。許慎曰:輣,樓車也。輣,步耕切。
又曰:黃巾賊起,盧植征之,連戰破賊,張角等走保廣宗。植筑圍鑿塹,造作雲梯,垂當拔之。帝遣小黃門左豐詣軍,觀賊形勢。或勸植以賂送豐,植不肯。豐還,言於帝曰:「廣宗賊易破耳,盧中郎固壘息軍以緩天誅。」帝怒,遂檻車征植。

5 攻具上:
袁山松《後漢書》曰:朱雋擊黃巾賊趙弘於南陽,斬之。賊復以韓忠為師。雋兵力少不能急攻,乃先起土山以臨之。因偽修攻具,曜兵於西南。雋身自披甲,將精卒,乘其東北,遂得入城,忠乞降。

6 攻具上:
《東觀漢記》曰:初,王莽之遣王尋、王邑也,欲盛威武以震山東。甲衛、沖輣、干戈、旌旗,戰攻之具甚盛。后尋、邑環昆陽城作營,圍之數重,雲車十餘丈瞰城中。或為地突,或沖車撞城,積弩射城中,矢如雨下,城中負戶而汲。
又曰:伯升作攻城斗車。上曰:「兵法但有所圖畫者,不可用。」伯升遂作。后有司馬犯軍令當斬,坐斗車上。
又曰:隗囂破後,有五谿六種寇侵,見便鈔掠,退阻營塹。來歙乃大治攻具,沖車度塹,遂與五溪戰,大破之。
又曰:吳漢常獨厲吏士,治兵事。上時令人視吳公何為,還言方修攻具。上曰:「吳公隱若一敵國矣。」

7 攻具上:
《魏志》曰:太祖戰不利,復壁。袁紹為高櫓,起土山,射營中。太祖乃為發石車,擊紹樓皆破。紹為道地欲襲太祖營,太祖輒於內為長塹以拒之。

8 攻具上:
魚豢《魏略》曰:郝昭字伯道,守陳倉城,為諸葛亮所圍,起雲梯沖車以臨城。昭以火箭逆射其雲梯,梯上之人皆燒死。
又曰:衡山王賜謀反,使枚赫、陳善作輣車。
又曰:膠東康王寄作樓車戰具以備淮南事。及漢治淮南事,連寄,寄發病死。

9 攻具上:
韋昭《吳書》曰:督將張異攻麻屯,敗。使將王告作臨車、雲梯,克日攻拔之。
又曰:魏遣曹真、夏尚等到江陵連屯圍城,攻擊甚急。真等起土山、鑿地突、樓櫓臨城。征北將軍朱然在城中晏然無恐,隨形勢立備,巧不得施。

10 攻具上:
張勃《吳錄》曰:黃武二年,曹休令臧霜以輕船敢死萬人襲攻徐陵,燒攻城車,殺略數千人。

11 攻具上:
王隱《晉書》曰:宣帝討公孫淵至襄平,遂圍之。起土山地道,修櫓鉤撞,發石雨下,晝夜攻之,斬傳其首。
又曰:諸葛誕反,淮南孟康王慕曰:「宜作土山,斂諸侯材板薄櫓,以為攻具。」
又曰:段匹磾所立代郡太守薛閭嵩,與劉琨雁門太守王處合軍謀殺磾奉琨,密作攻具,欲夜襲磾。磾兒強取處女為妾,遂以攻具告磾。磾遂斬王處、辟閭嵩及其徒黨。

12 攻具上:
王韶之《晉記》曰:宋王圍慕容超。張繯巧思絕人,使人為攻具,城上火石弓矢無所用之。超黨震懾,城內知亡矣。

13 攻具上:
《晉起居注》曰:徐道霸蟻聚堅城,因山固守,令董率諸軍圍塹,四合高橦雲梯,三方并攻,即日登城斬徐道霸以釁鉦鼓。

14 攻具上:
蕭方等《三十國春秋》曰:吳王皓聞師之將興也,乃使劉恪守牛渚,使張悌造攻車於戲場。
又曰:劉裕攻南燕,得燕人張綱治攻具。既成,設飛橋懸梯,被以牛皮,火石不能害,攻城之士得肆力焉。

15 攻具上:
和范《漢趙記》曰:麟嘉三年,太子桀討趙同、郭默於洛陽。默使耿稚等夜北渡河襲太子營,飛梯騰柵而入,太子勒兵於東北,穿柵而出。
又曰:光初二年,石勒召幽冀之眾十餘萬人,造攻車飛梯攻平陽小城。今上遣騎萬五千曳柴揚塵曀於山谷,尋汾州向平陽內外擊之,勒師潰。

16 攻具上:
高閭《燕志》曰:光始五年春,慕容熙與符后征高麗,至遼東,為沖車馳道以攻之。

17 攻具上:
崔鴻《前涼錄》曰:麻秋晉攻抱罕,圍塹數重,雲梯拋車,地突百道皆通。於內亦起雲梯拋車,穿地以應之。秋眾傷數萬。

18 攻具上:
崔鴻《後涼錄》曰:將軍竇茍從呂光攻龜茲,每登雲梯、入地道,墜落,蘇而復上。

19 攻具上:
車頻《秦書》曰:茍長圍襄陽,作飛云車攻城,克之。

20 攻具上:
沈約《宋書》曰:竟陵王誕據廣陵反,世祖使慶之塞塹造道,立行樓土山并諸攻具。時夏雨不得攻城,上使御史中丞庾徽之奏慶之官以激之。自四月至於七月,乃屠城斬誕。
又曰:元嘉二十七年,虜主佛貍遂攻圍懸瓠,行汝南郡事,廣陵陳憲嬰城自守。虜多作高樓,施弩以射城內,飛矢雨下,城中負戶以汲。又毀佛圖取金像以為大鉤,施之沖車端,以牽樓作蛤蟆車以填塹。憲督厲將士固女墻而戰,賊死者尸與城等。
又曰:偽燕主慕容超尚書郎張綱乞師於姚興,自長安返,太山守申宣執送之。綱有巧思,先是帝修攻具,城上人曰:「汝不得張綱。何能為也。」及至,升諸樓車以示之,故城內莫不失色。超既求救不獲,綱反見虜,乃求稱藩,割大峴為界,獻馬千匹。不聽。
又曰:十月,張綱修攻具成,設飛樓懸梯木幔板屋,冠以皮,弓矢無所用之。劉毅遣上黨太守趙恢以千餘人來援,帝夜潛遣軍會之。明旦,恢眾五千,方道而進。每晉使將到,輒復如之。六年二月丁亥,屠廣固。

21 攻具上:
孫嚴《宋書》曰:柳元景等北討諸軍攻具進兵城下,偽弘農太守李初古拔嬰城自固。諸軍鼓噪陵城,沖車四臨,數道俱攻,先登生禽李初古拔。

22 攻具上:
沈休文《宋書》曰:晉安王子勛反,以殷琰督豫州刺史。大宋遣輔國將軍劉勔用草茅苞土擲以塞塹,城內以火箭射之,草未及然,后土續至,塹便欲滿。隊主趙法進計:以鐵珠子灌之,珠子流滑,悉緣隙得入草,於是火然。勔乃作大蝦蟆車載土,牛皮蒙之,三百人推以塞塹。琰戶曹參軍虞挹之造拋車,擊之以石,車悉破壞。

23 攻具上:
宋《起居注》曰:劉道符露板曰:「七月二十日部率眾車虎士攻城,鉤車至城東南樓下。逆賊程天祚等道窮數迫,仍乞降附。」

24 攻具上:
《齊書》曰:殷琰反,帝遣輔國將軍劉勔西討之。筑長圍、創攻道於東南角,并作大哈蟆車載土,牛皮蒙之,百人推以塞塹。琰乃始降。

25 攻具上:
《三國典略》曰:侯景作尖頂木驢攻城,石不能破也。羊侃作雉尾炬,灌以膏蠟,取擲焚之,乃退。

26 攻具上:
《梁書》曰:侯景為曲項木驢攻城,矢石所不能制。羊侃作短尾炬施鐵鏇以油灌之,擲驢上焚之,俄盡。賊又東西起二土山以臨城,城中震駭。侃命為地道潛引其土,山不能立。又作登城樓高十餘丈,欲臨射城中。侃曰:「車高塹虛,彼來必倒,可臥而觀之。」及車動果倒,眾皆服焉。賊既頻攻不捷,乃筑長圍。朱異、張綰議出擊之,帝以問侃。侃曰:「不可,賊多日攻城既不能下,故立長圍欲引城中降者耳。今擊之,出人若少不足當賊,若多則一旦失利,門隘橋小必大致挫衄。」不從,遂使千餘人出戰,未及交鋒,望風退走,果以爭橋赴水,死者太半矣。

27 攻具上:
《隋書》曰:遼東之役,何稠攝右屯衛將軍,領御營弩手三萬人。時工部尚書宇文愷造遼水橋不成,師未得濟。右屯衛大將軍麥鐵杖因而遇害。帝遣稠造橋,二日而就。初,稠制行殿及六合城,至是,帝于遼左與賊相對,夜中施之,其城周回八里,城及女垣各高十仞,上布甲士,立仗建旗,四隅置闕,面列一觀,觀下三門,遲明而畢。高麗望見,謂若神功。是歲加金紫光祿大夫。

28 攻具上:
《唐書》曰:姜礭為交河道行軍副總管,率眾數千先大軍出伊吾,趣柳城谷,依山采木,造攻城器械。其地有班超紀功碑,確磨去其文,刊頌國功而去。

29 攻具上:
《陶公故事》曰:臣侃言:「郭默狂狡,肆行凶虐,負阻城險,用稽天誅。臣土山臨其城,樓櫓攻具備設。」

30 攻具上:
《宋先朝故事》曰:慕容超大將垣遵逾城歸順,高祖使遵等治攻城橦車,筑長圍高三丈,外三重塹。

31 攻具上:
周遷《輿服雜事》曰:轒榅,今之橦車也。其下四輪,從中權之,至敵城下。
又曰:漢世祖造大戰車,駕數牛,上設樓櫓,置疆塞之外以拒匈奴。

32 攻具上:
酈善長《水經注》曰:交州刺史檀和之,軍次區粟,進逼城。飛梯雲橋,懸樓登壘,鉦鼓大作,風烈火飏,城摧眾陷,靳區粟天范扶龍首。十五已上,坑截無赦。

33 攻具上:
太公《六韜》曰:凡三軍有火器攻城圍邑,有轒轀臨沖,城中則有雲梯飛樓。
又曰:凡三軍行師令眾,旦則有雲梯遠望,夜則有雲火萬炬。
又曰:武王寢疾十日,太公負王,乃駕騖寘之車,周且為御,至于孟津。大黃參連弩,大才扶咠車,并戰具也。飛鳧赤莖白羽,以鐵為首。雷影,青莖赤羽,以銅為首,副也。晝則為光,夜則為星。方頭鐵鎚重八斤,亦軍備也。大柯斧,重八斤,一名鐵越,軍備也。行馬廣二丈,二十具。渡溝,飛橋廣五尺,轉關鹿盧八具。天缸,一名天橫,以濟丈水也。鷹爪方凶鐵把,柄長七尺。天陣日月斗柄杓,此為左一右一仰背天陣。地陣邱陵水泉,有左右前后之利。人陣車馬文武。積楹臨沖,攻城圍邑。雲梯飛樓,視城中也。武沖大櫓三軍所須。云火萬炬,以防火也。吹鳴箛。威振萬里也。

34 攻具上:
《太公金匱》曰:武王問太公:「今民吏未安,賢者未定,何以安之?」太公曰:「不須兵器,可以守國,耒耜是其弓弩,鋤耙是其矛戟,簦笠是其兜鍪,鎖斧是其攻具。」

35 攻具上:
《太公覆車試法》曰:諸出軍行將屯營置陳,必法天文圓,法北辰為上將,角為沖車,訾為鈇鉞。敵當沖車者,敗當鐵鉞者,亂。
又曰:諸出軍行將屯守攻陳,設壇祠禱,戎器血,涂金鼓,神攻具,必以斗加四季時令。朱雀所居神,與今日日上神王相而克。

36 攻具上:
《莊子》曰:梁麗可沖城,不可以窒穴,言殊器也。

37 攻具上:
《墨子》曰:備沖法:絞善麻長八丈,內有大樹則擊之,用斧長六尺,令有力者斬之。
又曰:墨子自齊至郢見楚王。楚王曰:「公輸般為我雲梯取宋矣。」墨子乃見公輸般,解帶為城,以牒為械。公輸九設攻城之具機變,墨子九拒之。械盡,墨子御有餘。公輸屈曰:「吾知拒子矣。」墨子曰:「子不過欲殺臣。臣之弟子禽滑氂三百人已持臣守御之器,在宋城上而待楚矣。」
又曰:禽子問:「雲梯既施,為之奈何?」墨子曰:「雲梯者,重器也。矢石沙灰以雨之,薪火湯水以濟之,如此則雲梯之功敗。」《尸子》又載:般為蒙天之階,階成,將以攻宋。墨子請獻十金。般曰:吾義固不殺人。墨子再拜。

38 攻具上:
傅子序馬鈞曰:鈞石車敵人,於樹邊懸濕牛皮,中之,則墮石不能連續,而欲作一輪懸大石數十,以機鼓輪為常。則懸石飛擊敵城,使首尾電至。嘗試以車輪懸瓴數十,飛之數百步矣。

39 攻具上:
曹植《東征賦》曰:循戈櫓於清流兮,汜雲梯而容與。禽元帥于中舟兮,振靈威於東野。

40 攻具上:
陳琳《武軍賦序》曰:回天軍於易水之陽,以討瓚焉。鴻溝參周,鹿菰十里,薦之以棘,為建修樐干青霄。竁深隧,下三泉,飛梯云沖神鉤之具,不在吳孫之篇、《三略》《六韜》之術者凡數十事,秘莫得聞也。乃作《武軍賦》曰:「鉤車轇輵九牛轉,牽雷呴激,折櫓倒垣。其攻也,則飛梯行臨,云閣虛構,上通紫霓,下過三壚。」

41 攻具上:
繁欽為史叔良作《移零陵檄》曰:金鼓震天,丹旗曜野,巨堙既設。

42 攻具上:
袁宏《祖逖碑》曰:逖為豫州刺史。薨時,君柩未旋,郡寇圍城。沖櫓既附,城將降矣。勇士五百,撫戈同泣:「非祖侯之為,吾誰為死?」并力齊赴,卷甲霄起,遂陷堅陣,負戈而反。

URN: ctp:taiping-yulan/3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