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Facebook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感謝各位的支持! 在Twitter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感謝各位的支持! 在新浪微博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感謝各位的支持! 在豆瓣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感謝各位的支持!
中國哲學書電子化計劃

《天部下》

電子圖書館
1 天部下:
《老子》曰:天得一以清。天無以清,將恐裂。
又曰:域中有四大:道大,天大,地大,王亦大。

2 天部下:
《莊子》曰:天之蒼蒼,以其正色耶!其遠而至極也。

3 天部下:
《文子》曰:樸至大者無形狀,道至大者無度量。故天圓不中規,地方不中矩。
又曰:天明日明,然後能正四方;君明臣明,然後能照萬物;域中四明,故能久。
又曰:高莫高於天,下莫下於澤。天高澤下,聖人法之。
又曰:天愛其精,地愛其平,人愛其情。天之精,日月星辰雷霆風雨也;地之平,水火金木土也;人之情,思慮聰明喜怒也。

4 天部下:
《列子》》曰:杞國有人憂天崩墜,身亡所寄,廢於寢食。又有憂彼憂者,因曉之曰:「天,積氣耳。若屈伸呼吸,終日在天中行止,奈何憂崩墜乎?」其人曰:「天果積氣,日月星辰不當墜耶?」曉者云:「日月星辰亦積氣之光耀者也。」長廬子聞而笑曰:「虹霓也,雲霧也,風雨也,四時也,此積氣之成乎天者也。知積氣也,何以不壞?夫天地,空中之一細物,有中之最巨也。難窮終始,此固然矣。憂其壞者,亦為遠大;言不壞者,亦為未是。天地不得不壞,則會歸於壞時,奚為不憂哉?」列子聞而笑曰:「言天地壞亦謬矣,言不壞亦謬矣。壞與不壞,吾所不知也。雖然,彼一也,此一也。故生不知死,死不知生;來不知去,去不知來。壞與不壞。吾何容心哉?」
又曰:湯問夏革曰:「四海之外奚有乎?」曰:「猶齊州也。」湯曰:「汝奚以實之?」革曰:「朕東行至營,人民猶是也。問營之東,復猶營也。西行之豳,民人猶是也。問豳之西,復猶豳也。朕以是知四海、四荒、四極之外不異是也。故大小相含,無窮極也。含萬物者,亦如含天地。含萬物也故不窮,含天地之表故無極。朕亦焉知天地之表不有大天地者乎!亦吾所不知也。天地亦物,物有不足,故昔者女媧氏選五色之石以補闕,斷鰲之足鰲,巨龜也。以立四極。其後共工氏與顓頊爭為帝。《淮南子》曰:與神農爭。怒觸不周之山,折天柱,絕地維。故天傾西北,日月星辰就焉;地不滿東南,故百川水潦歸焉。」

5 天部下:
《抱樸子》曰:宣夜之書亡,而《郄萌記》先師相傳。《宣夜說》云:「天無質,仰而瞻之。高遠無極,眼瞀睛極,蒼蒼然也。譬旁望遠道黃山而皆青,俯察千仞之谷而黝黑。夫青冥色黑,非有體也。日月星象浮生空中,行止皆須氣焉。故七曜或住或游,逆順伏見無常,進退不同,由無所根系故各異也。故辰極常居其所,北斗不與眾星西沒焉。七曜皆東行,日日行一度,月行十三度,遲疾任性,若綴附天體,不得不爾也。」
又曰:良將剛則法天,可望而不可干;柔則象淵,可觀而不可入。

6 天部下:
《淮南子》曰:四時天之吏,日月天之使,星辰天之期,虹蜺彗星天之忌。
又曰:天有九野,九千九百九十里,四隅去地五萬里。

7 天部下:
楊子《法言》曰:惟天為聰,惟天為明。夫能高其目而下其耳者,匪天也夫!
又曰:或問天曰:「吾於天歟,見無為之為矣。」或曰:「雕刻眾形者,匪天歟?」曰:「以其不雕刻也。如物刻而雕之焉,得力而給諸?」
又曰:天可度,則覆物淺矣。

8 天部下:
《申子》曰:天道無私,是以恒正;天常正,是以清明。

9 天部下:
《管子》曰:天或維之,地或載之,莫之維,天已墜矣,況於人乎!

10 天部下:
《曾子》曰:單居離問曾子曰:「天圓而地方,誠有之乎?」曾子曰:「天之所生上首,地之所生下首,上首之謂圓,下首之謂方,始識天圓而地方,則是四角之不掩也。參嘗聞之夫子曰:天道曰圓,地道曰方;方曰幽,圓曰明。明者吐氣,是故外景;幽者含氣,是故內景。」

11 天部下:
《墨子》曰:飄風苦雨,溱溱而至,此天之所以罰百姓不上同於天者也。

12 天部下:
《孔叢子》曰:魏王問子順曰:「寡人聞:昔者上天神異后稷,而為之下嘉穀,周遂以興。」

13 天部下:
《呂氏春秋》曰:天道圓,地道方,聖人所以立天下。天圓謂精氣圓通,周復無雜,故曰圓。地方謂萬物殊形,皆有分職,不能相為,故曰方。主執圓,臣處方,方圓不易,國乃昌。
又曰:天地車輪,終則復始,極則復反。
又曰:天地大矣,生而不子,成而不有,萬物皆被其澤,得其利,而莫知其所由始,三皇五帝之德也。
又曰:天有九野。何謂九野?中央曰鈞天,東方曰蒼天,《尚書考靈耀》曰皋天,《廣雅》曰上天。東北方曰變天,北方曰玄天,西北方曰幽天,西方曰皓天,《尚書考靈耀》、《廣雅》皆曰成天。西南方曰朱天,南方曰炎天,《尚書考靈耀》曰赤天。南東方曰陽天。

14 天部下:
《太玄經》曰:九天:一為中天,二為羨天,三為順天,四為更天,五為睟天,六為廓天,七為咸天,八為沉天,九為成天。
又曰:天以不見為玄,地以不形為玄,人以心腹為玄,天奧西北,郁化精也;地奧黃泉,隱營魄也;人奧思慮,含至精也。

15 天部下:
《說苑》曰:齊景公問子貢曰:「仲尼賢乎?」曰:「賢。」又問曰:「奚若?」曰:「不知也。」公怪之。子貢曰:「今謂天高,無少長賢愚皆知。若問其高幾何,皆曰不知。仲尼之賢,猶天之高也,奚得以知?」又曰:臣事仲尼,猶執杯就江海飲,莫知淺深也。「
又曰:齊桓公問管仲曰:「王者何貴?」對曰:「貴天。」桓公仰視天。管仲曰:「所謂天者,非謂蒼蒼莽莽之天也。居人上者,以百姓為天。」

16 天部下:
蔡邕《天文志》曰:言天體者有三家:一曰周髀,二曰宣夜,三曰渾天。宣夜之學,絕無師法。周髀術數具存,考驗天狀,多所違失,故史官不用。惟渾天者近,得其情,今史官所用,候臺銅儀則其法也。立八尺圜儀之度,而具天地之象,以正黃道,名察發斂,以行日月,以步五緯,精微深妙,百世不易之道。

17 天部下:
《異苑》曰:陶侃夢飛翔沖天,天門九重,已入其八,餘一門不得進,以翼搏天,一翅致折,驚而墜下,左腋腫痛。后威果振主,欲有窺擬之志,每憶折翅之祥,抑心而止。

18 天部下:
徐整《三五歷紀》曰:天地渾沌如雞子,盤古生其中,萬八千歲。天地開辟,陽清為天,陰濁為地,盤古在其中,一日九變,神於天,聖於地。天日高一丈,地日厚一丈,盤古日長一丈。如此萬八千歲,天數極高,地數極深,盤古極長,後乃有三皇。數起於一,立於三,成於五,盛於七,處於九,故天去地九萬里。

19 天部下:
《廣雅》曰:太初,氣之始也,清濁未分。太始,形之始也,清者為精,濁者為形。太素,質之始也,已有素樸而未散也。二氣相接,剖判分離,清濁為天地。
又曰:天圓廣,南北二億三萬三千五百里七十五步,東西短減四步,周六億十萬七百里二十五步。從地至天,一億一萬六千七百八十一里半;下地至厚,與天高等。
又曰:南方曰炎天,西南方曰朱天,西方曰成天,西北方曰幽天,北方曰玄天,東北方曰變天,東南方曰陽天,中央曰鈞天,東方曰上天,謂之九天。九天之際曰九垠垠,堮也。九天之外曰次九垓。垓,階也。言其階次九也。

20 天部下:
《纂要》曰:天地四方曰六合,四方上下謂之宇,古往今來謂之宙。

21 天部下:
《白虎通》曰:男女總名為人。天地所以無總名何?天圓地方不相類也。天左旋,地右周,猶君臣陰陽相向也。
又曰:天所以有災變何?所以謹告人君,覺悟其過,欲令悔,慎思慮也。

22 天部下:
黃帝《素問》曰:積陽為天,故曰清陽。

23 天部下:
《河圖挺佐輔》曰:百世之後,地高天下,不風不雨,不寒不暑,民復食土,皆知其母,不知其父。如此千歲之後而天可倚杵,洶洶隆隆,曾莫知其始終。

24 天部下:
《汲冢紀年書》曰:懿王元年,天再旦於鄭。

25 天部下:
東方朔《神異經》曰:昆侖有銅柱焉。其高入天,謂之天柱。

26 天部下:
《皇覽冢墓記》曰:好事者言:黃帝乘龍升雲登朝霞,上至列闕,倒影天體,如車有蓋,日月懸著,何可上哉!

27 天部下:
張衡《靈憲》曰:天有九位,自地至天一億萬六千三百五十里。懸天之晷、薄地之儀,皆千里而差一寸

28 天部下:
孫氏《瑞應圖》曰:舜時后稷播植,天降秬秠,故《詩》曰:「天降嘉種,惟秬惟秠。」秬音巨,秠音丕。

29 天部下:
《論衡》曰:天門在西北,又日月五星隨天而西移,行遲天耳。譬若硙石之上,螻蟻行遲,硙轉疾,內雖異行,外猶俱轉。
又曰:天行三百六十五度,凡積十三萬里也。其行甚疾,無以為驗,倘與陶鈞之運、弩矢之流相類似乎?
又曰:天平與地無異,若覆盆之狀。

30 天部下:
《洛書甄耀度》曰:周天三百六十五度四分度之一。夫一度為千九百三十二里,則天地相去十七萬八千五百里。

31 天部下:
《關令內傳》曰:天地南午北子相去九千萬里,東卯西酉亦九千萬里,四隅空相去九千萬里,天去地四千萬里。
又曰:天有五億五萬五千五百五十里,地亦如之,各以四海為脈。

32 天部下:
伏侯《古今注》曰:成帝建始三年七月,夜有黃白氣,長十余丈,明照地,或曰天裂,或曰天劍。

33 天部下:
《五經通義》曰:神之大者,昊天上帝。即耀魄寶也。
又曰:天皇大帝亦曰太一。又曰:其佐曰五帝。東方青帝靈威仰,南方赤帝赤熛怒,西方白帝白招拒,北方黑帝汁光紀,中央黃帝含樞紐。
又曰:天所以有雷霆風雨霜雪霧露何?欲以成歲潤萬物,因以見災異也。

34 天部下:
鄒衍大言天事,號談天衍。

35 天部下:
虞昺《穹天論》曰:天形穹隆如笠,而冒地之表,浮元氣之上。譬覆奩以抑水而不沒者,氣充其中也。日繞辰極,沒西而還東,不入地中也。

36 天部下:
《天文錄》曰:古人言天地之形者有三:一曰渾天,二曰蓋天,三曰宣夜。宣夜之說未嘗聞也。后有虞昺作《穹天論》,姚信作《昕天論》,虞喜作《安天論》。眾形殊象,參差其間。蓋天之說又有三體:一云天如車蓋,游乎八極之中:一云天形如笠,中央高而四邊下;亦云天如欹車蓋,南高北下。

37 天部下:
桓譚《新論》曰:通人揚子云因眾儒之說,以天為蓋,常左旋,日月星辰隨而東西。乃圖畫形體行度,參以四時歷數,昏明晝夜,欲為世人立紀律,以垂法后嗣。余難之曰:「春秋,晝夜欲等,平旦,日出於卯正東方;暮,日入於酉正西方。今以天下人占視之,此乃人之卯酉,非天卯酉。天之卯酉,當北斗極。北斗極,天樞。樞,天軸也,猶蓋有保斗矣。蓋雖轉,而保斗不移。天亦轉周匝,斗極常在,知為天之中也。仰視之,又在北,不正在人上,而春秋分時,日出入乃在斗南,如蓋轉,則北道近,南道遠,彼晝夜數何從等乎?」子云無以解也。后與子云奏事,坐白虎殿廊廡下,以寒,故背日曝背。有頃,日光去背,不復曝焉。因以示子云曰:「天即蓋轉而日西行,其光彩當照此廊下而稍東耳,無乃是反應渾天家法焉!」子云立壞其所作,則儒家以天為左轉非也。

38 天部下:
楊泉《物理論》曰:天者,旋也,均也,積陽純剛,其體回旋,群生之所大仰。
又曰:儒家立渾天,以追天形,從車輪焉。周髀立蓋天,言天氣循邊而行,從磨石焉。斗極,天之中也。言天者,必擬之人,故自臍以下人之陰也,自極以北天之陰也。所以立天地者,水也;成天地者,氣也。水土之氣升而為天。天者,君也。夫地有形而天無體,譬如火焉,煙在上,灰在下也。渾天說天,言天如車輪而轉,日月旦從上過,夜從下過,故得出卯入酉。或以斗極難之,故作蓋天,言天左轉,日月右行,皆緣邊為道。就渾天之說,則斗極不正;若用蓋天,則日月出入不定。夫天,元氣也,皓然而已,無他物焉。

39 天部下:
姚信《昕天論》曰:若使天裹地,如卵含雞,地何所倚立而自安固?若有四維柱石,則天之運轉將以相害。使無四維,因水勢以浮,則非立性也。若天經地行於水中,則日月星辰之行,將不得其性。是以有兩地之說,下地則上地之根也,天行乎兩地之間矣。今地形立於下,天象運乎上,譬如人頤移臨胸,而項不覆背,近取諸身,故知天體南低入地,北則高也。冬至極低,天運近南,故日去人遠,斗去人近。北氣至,故冰寒也。夏至極起,天運近北,故斗去人遠,日去人近。南天氣至,故蒸熱也。極之高時,日所行地中淺,故夜短;天去地高,故晝長。極之低時,日所行地中深,故夜長;天去地下,故晝短。然則天行寒依於渾,夏依於蓋也。

40 天部下:
《楚辭·天問》曰:圓則九重,孰營度之?言天圓九重,誰度知之。惟茲何功,孰初作之?言此天九重,誰功始之。管維焉系,天極焉加?管,轉綱也。言天夜轉徙,寧有維綱系其際,極安所加乎也。八柱何當,東南何虧?言天有八山為柱皆何直,東南不足,誰能缺也。

41 天部下:
《古樂府詩》曰:天上何所有,歷歷種白榆。

URN: ctp:n3619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