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Facebook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Twitter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新浪微博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豆瓣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中國哲學書電子化計劃
-> -> -> -> 廢帝高貴鄉公

《廢帝高貴鄉公》

電子圖書館
1 廢帝高貴... :
《魏志》曰:高貴鄉公諱髦,字彥士,文帝孫,東海定王霖子也。正始五年,封郯縣高貴鄉公。少好學,夙成。齊王廢,公卿議立公。十月,公至於玄武館,群臣奏請舍前殿,公以先帝舊處,避止西廂;群臣又請以法駕迎,公不聽。丙寅,公入於洛陽,群臣迎拜西掖門南,公下輿將答拜,儐者請曰:「儀不拜」。公曰:「吾人臣也。」遂答拜。至止車門下輿,左右曰:「舊乘輿入。」公曰:「吾被皇太后征,未知所為。」遂步至太極東堂,見於太后。是日即皇帝位,百僚陪位者欣欣焉。甘露元年夏四月,帝幸太學,問諸儒曰:「聖人幽贊神明,仰觀俯察,始作八卦,后聖重之為六十四,立爻以極數,凡斯大義,罔有不備,而夏有《連山》,殷有《歸藏》,周曰《周易》,《易》之書,其故何也?」《易》博士淳于俊對曰:「庖犧因燧皇之圖而制八卦,神農演之為六十四,黃帝、堯、舜通其變,三代隨時,質文各由其事。故《易》者,變易也;名曰《連山》,似山出納雲氣連天地也;《歸藏》者,萬事莫不歸藏於其中也。」帝又曰:「若使庖犧因燧皇而作《易》,孔子何以不云燧人氏沒庖犧氏作乎?」俊不能答。講《易》畢,復命講《尚書》。帝問曰:「鄭玄云稽古同天,言堯同於天也。王肅云堯順考古道而行之。二義不同。何者為是?」博士庾峻對曰:「先儒所執,各有乖異,臣不足以定之。然《洪范》稱三人占,從二人之言。賈、馬及肅皆以為順考古道。以《洪范》言之,肅義為正。」帝曰:「仲尼言惟天為大,惟堯則之。堯之大美,在乎則天,順考古道,非其至也。今發篇開義,以明聖德,而舍其大,更稱其細,豈作者之意耶?」峻對曰:「臣奉遵師說,未喻大義,至於文質折中,裁之聖思。」復命講《禮記》。帝問曰:「太上立德,其次務施報。為治何由而教化各異,皆修何政而能致於立德,施而不報乎?」博士馬照對曰:「太上立德,謂三皇五帝之世以德化民,其次施報,謂三王之世以禮為治也。」帝曰:「二者教化薄厚不同,將主有優劣耶?時使之然乎?」照對曰:「誠由時有樸文,故化有薄厚也。」辛未,帝幸辟雍,會命群臣賦詩。侍中和逌、音由。尚書陳賽等作詩賦稽留,有司奏免官,詔曰:「吾以暗昧,愛好文雅,廣延詩賦,以知得失,而乃爾紛紜,良用反側。其原逌等。主者宣敕,自爾已後,群臣皆當玩習古義,修明經典,稱朕意焉。」

2 廢帝高貴... :
《魏氏春秋》曰:公神明爽俊,德音宣朗。罷朝,景王私曰:「上何如主也?」鍾會對曰:「才同陳思。武類太祖。」景王曰:「若如卿言,社稷之福也。」甘露元年二月,帝宴群臣於太極東堂,與侍中荀顗、尚書崔贊、袁亮、鍾毓、中書令虞松等并講述禮典,遂言帝王優劣之差。帝慕顗有立,因問顗等曰:「有夏既衰,后相殆滅,少康收集夏眾,復禹之績,漢高祖拔起隴畝,驅帥豪俊,芟夷秦、項,包舉宇內,斯二主可謂殊才異略,命世大賢者也。考其功德,誰宜為優?」顗等對曰:「夫天下重器,王者天援,德應期運,然後能受命創業,至於階緣前緒,興復舊績,造與之與復,固難易不同。少康功德雖美,猶為中興之君,與漢世祖同流可也。至如高祖,臣等以為優。」帝曰:「自古帝王,功德言行,互有高下,未必創業者皆優,紹繼者咸劣也。湯、武、高祖雖俱受命,賢聖之分,所覺懸殊。少康、殷宗中興之美,夏啟、周成守文之盛,論德校實,方諸漢祖,吾見其優,未聞其劣;顧所遇之時殊,故所名之功異爾。少康生於滅亡之後,降為諸侯之隸,崎嶇逃難,僅以身免,能布其德而兆其謀,卒滅過、戈,克復禹績,祀夏配天,不失舊物,非至德弘仁,豈濟斯勛?漢祖因土崩之山勢,仗一時之權,專任智力以成功業,行事動靜,多違聖檢;為人子則數危其親,為人君則囚系賢相,為人父則不能衛子;身沒之後,社稷幾傾,若與少康易時而處,或未能復大禹之績也。推此言之,宜高夏康而下漢祖矣。」

3 廢帝高貴... :
《漢晉陽秋》曰:帝見威權日去,不勝其忿。乃召侍中王沉、尚書王經、散騎常侍王業,謂曰:「司馬昭之心,路人所知也。吾不能坐受廢辱,今日當與卿自出討之。」王經曰:「昔魯昭公不忍季氏,敗走失國,為天下笑。今權在其門久矣,朝廷四方皆為之致死,不顧逆順之理,非一日也。且宿衛空闕,兵甲寡弱,陛下何所資用?而一旦如此,無乃欲除疾而更深之耶!禍殆不測,宜見重詳。」帝乃出懷中板令投地,曰:「行決矣。正使死,何所恨?況不必死耶!」於是入白太后,沉、業奔走告文王,文王為之備。帝遂帥僮仆數百,鼓噪而出。文王弟屯騎校尉伷音胄入,遇帝於東止車門,左右呵之,伷眾奔走。中護軍賈充又逆帝戰於南闕下,帝自用劍,揮眾欲退,太子舍人成濟問充曰:「事急矣!當云何?」充曰:「今日之事,無所問也。」濟即前刺帝,刃出於背。文王聞,大驚,自投於地曰:「天下其謂我何!」太傅孚奔往,枕帝股而哭,哀甚,曰:「殺陛下者,臣之罪也。」葬高貴鄉公於洛陽西北三十里屈澗之濱下,車數乘,不設旌旐。百姓相聚而觀之曰:「是前日所殺天子也。」或掩面而泣,悲不自勝。

4 廢帝高貴... :
《帝王世紀》曰:高貴鄉公為太子舍人成濟所害。年二十,以公禮葬之。

URN: ctp:n3686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