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Facebook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Twitter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新浪微博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豆瓣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中國哲學書電子化計劃

《高洋》

電子圖書館
1 高洋:
《北齊書》曰:顯祖文宣皇帝諱洋,字子進,高祖第二子,世宗之母弟。后初孕,每夜有赤光照室,后私常怪之。初高祖之歸爾朱榮,時經危亂,家徒壁立,后與親姻相對,共憂寒餒。帝時尚未能言,欻然曰:「得活。」太后及左右大驚,而不敢言。鱗身重踝,不好戲弄,深沉有大度。晉陽曾有沙門,乍愚乍智,時人不測,呼為阿禿師。帝曾與諸童共見之,歷問祿位。至帝,舉手再三,指天而已,口無所言,見者異之。高祖嘗試觀諸子意識,各使治亂絲,帝獨抽刀斬之,曰:「亂者須斬。」高祖是之。又各配兵四去,而使甲騎偽攻之,世宗等怖撓,帝乃勒眾與彭樂敵,樂免胄言情,猶擒之以獻。后從世宗行,過遼陽山,獨見天門開,餘人無見者。內雖明敏,貌若不足,世宗每嗤之云:「此人亦得富貴,相法亦何由可解。」惟高祖異之。天平二年,授驃騎大將軍、儀同三司。武定元年,加侍中。五年,授尚書令、中書監、京畿大都督。

2 高洋:
七年八月,世宗遇害,事出倉卒,內外震駭。帝神色不變,指麾部分自若,臠斬群賊而漆其頭。徐宣言曰:「奴反,大將軍被傷,無大苦也。」當時內外,莫不驚異焉。乃赴晉陽,親總庶政。務從寬厚,事有不便者,咸蠲省焉。八年正月戊辰,魏帝詔進使持節、丞相、都督中外諸軍、錄尚書事、大行臺、齊郡王,食邑一萬戶。三月辛酉,又進封齊王,邑十萬戶。帝自居晉陽,寢室夜有光如晝。既為王,夢人以筆點己額。旦以告館客王曇哲,曰:「吾其退乎?」曇哲再拜,賀曰:「王上加點為主字,乃當進也。」夏五月辛亥,帝如鄴。甲寅,進位相國,總百揆,加九錫殊禮,齊王如故。魏帝遣兼太尉彭城王韶奉皇帝璽綬,禪位於帝。

3 高洋:
戊午,乃即皇帝位於南郊,升壇,柴燎告天。事畢還宮,御太極前殿,詔大赦天下,改武定八年為天保元年。辛酉,尊王太后為皇太后。辛未,遣大使於四方觀察風俗,問民疾苦,嚴勒長吏,厲以廉平,興利除害,務存安靜。六月,詔:吉凶車服制度,各為等差,具立條式,使儉而獲中。又詔:「冀州之渤海、長樂二郡,先帝始封之國,義旗初起之地。并州之太原,青州之齊郡,霸業所在,王命是基。君子有作,貴不忘本,思申恩洽,蠲復田租。」丁亥,詔立王子殷為皇太子,王后李氏為皇后。八月,詔曰:「有能直言正諫,不避罪辜,謇謇若朱云,諤諤若周舍,開朕意,沃朕心,弼予一人利兼百姓者,必當寵以榮祿,待以不次。又諸牧民之官,仰專意農桑,勸課廣收天地之利,以備水旱之災。」庚寅,詔曰:「朕以虛寡,嗣弘王業,思所以贊揚盛績,播之萬古。雖史官執筆,有聞無墜,猶恐緒言遺美,時或未書。在位王公,文武大小,降及民庶,爰至僧徒,或親奉音旨,或承傳旁說,凡可載之文籍,悉宜條錄封上。」冬十月己卯,備法駕,御金輅,入晉陽宮,朝皇太后於內殿。十一月,周文帝率眾至陜城,分騎北渡至建州。景寅,帝親戎出次城東,周文帝聞帝軍嚴盛,嘆曰:「高歡不死矣!」遂退。

4 高洋:
明年,征契丹。帝親逾山嶺,為士卒先。露頭袒身,晝夜兼行千餘里,惟食肉飲水,壯氣彌厲。竟大破契丹,獲十余萬口,雜畜數十萬頭。

5 高洋:
嘗于東山游宴,以關隴未平,投杯震怒,將俟西伐。西人為之震恐。

6 高洋:
帝素沉敏有遠亮。初,文襄崩,秘不發喪,其後漸露,魏帝竊謂左右曰:「大將軍此殂似是天意,威權當歸王室矣。」及帝將幸晉陽,親入辭謁於昭陽殿,從者千人,居前持劍者十餘輩。帝在殿下數十步立,而衛士升階已二百許,皆攘袂扣刃,若對嚴敵。帝令主者傳奏,須詣晉陽,言訖,再拜而出。魏帝失色,目送帝曰:「此人似不能見容,吾不知死在何日。」

7 高洋:
洎受禪之後,留心政術,御下肅清。六七年后,以天下無事,便留連飲宴。通日竟夜,躬自鼓舞。袒露形體,傅粉涂黛。乘駝牛驢,不施鞍勒。親戚貴臣,雜錯侍從。征集淫嫗,分付從官親看,無禮以為戲樂。貴妃薛氏甚被愛寵,忽憶其經與清河王岳私通,命支解之,弄其髀以為琵琶。嘆曰:「佳人難再得。」后又以刀子劃楊愔腹,崔季舒托俳優言曰:「老小公子惡戲?」因掣刀子而去之。又置愔於棺中,載以轜車,幾下釘者數焉。發丁匠三十萬人,營三臺於鄴,構木高二十七丈,兩棟相去二百餘步,工匠危怯,皆系繩自防;帝登脊疾走,無怖畏。時復雅舞,折旋中節,傍人見者,莫不寒心。

8 高洋:
帝沉湎日甚,婁太后舉杖擊之,曰:「如此父生如此兒。」帝曰:「天子母豈不知共婿眠時即當嫁老母與胡?」太后大怒,自此不復開顏。帝免冠辭謝,乃設席於地,脫背就罰。苦請,笞腳五十。因此戒酒,一旬,還復如初。又令元黃頭與諸國自金鳳臺各乘紙鴟以飛,黃頭至紫陌,乃墜於地。凡所殺害,或支解,或火燒,或投水,蓋以萬數。又誅元氏或父母為主或身常貴盛,皆斬於東市,凡七百餘人。悉投尸漳水,剖魚者多獲爪甲,都下為之久不食魚。

9 高洋:
七年秋,自河西總秦戍筑長城東至於海,前后所筑,東西凡三千餘里;率十里一戍,其要害置州鎮,凡二十五所。八年春,帝在城東馬射,敕京城婦女悉赴觀,不赴者,罪以軍法,七日乃止。是年,於長城內筑重城,自庫洛拔而東,至于塢紇戍,凡四百餘里。先是,發丁匠三十餘萬,營三臺於鄴下,因其舊基而高博之,大起宮室及游豫園。至是,三臺成,改銅爵曰金鳳,金武曰聖應,冰井曰崇光。十一月甲午,帝登三臺,御乾象殿,朝宴群臣,并命賦詩。以新宮成故也。十年春正月甲寅,帝如遼陽甘露寺。二月景戌,帝於甘露寺禪居深觀,惟軍國大政奏聞。三月景辰,帝至自遼陽。十月甲午,帝暴崩於晉陽宮。還京師,葬于武寧陵。謚曰文宣皇帝,廟號高祖。武平初,又改廟號顯祖。

10 高洋:
先是,帝問泰山道士曰:「吾得幾年為天子?」答曰:「得三十年。」帝曰:「十年十月十日,得非三十也?吾甚畏之,過此無慮。人生有死,又何致惜,但憐兒正道尚幼,人將奪之耳。」帝及期而崩,年三十一。

URN: ctp:n3693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