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Facebook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感謝各位的支持! 在Twitter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感謝各位的支持! 在新浪微博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感謝各位的支持! 在豆瓣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感謝各位的支持!
中國哲學書電子化計劃

《陳叔寶》

電子圖書館
1 陳叔寶:
《陳書》曰:后主諱叔寶,字元秀,小字黃奴,高宗嫡長子也。梁承聖二年生於江陵。江陵陷,高宗遷關右,留后主於穰城。天嘉三年,歸京師,立為安成王世子。十四年正月,高宗崩,即皇帝位於太極前殿,詔大赦。尊皇后為皇太后,宮曰弘范。立妃沈氏為皇后。七月辛未,大赦。是月,江水色赤如血,自京師至於荊州。九月,設無礙大會於太極殿,舍身及乘輿服御。

2 陳叔寶:
至德元年正月,詔大赦,改太建十五年為至德元年。二年十二月夜,天開,自西北至東南,其內有青黃雜色,隱隱若雷聲。

3 陳叔寶:
后主在東宮,好學有文藝。及即位,耽於酒色,常在后庭,不恤政事。又於光昭殿前起臨春、結綺、望仙三閣,閣高數丈,并數十間,其窗牖欄桿之類,悉以沈檀香木為之,飾以金玉,間以珠翠,微風暫至,香聞數里,瑰寶奇麗,近古未有。其下積石成山,引水為池,植以奇樹,雜以花藥。后主自居臨春閣,孔貴人居望仙閣,張貴妃居結綺閣,并復道往來。婦人麗質巧態以從者常千餘人。張貴妃、孔貴人等八人侍坐,尚書令江總、孔范等十人侍宴,號曰狎客。上令八婦人制五言詩,十客一時繼和,遲則罰酒。君臣酣飲,從夕達曙。所司皆因閹人奏事,主者由此擅作威福。軍旅警備,并皆不修。任用沈客卿、施文慶等,以苛刻為忠。於是文武離心,莫肯用命。

4 陳叔寶:
隋文帝謂高穎曰:「我為百姓父母,豈可限一衣帶水,不拯之乎?」命大作戰船。人請密之,隋文曰:「吾將行天討,何密之有!使投梀於江,彼若能改,吾又何求。」乃遣晉王廣為元帥以討之。

5 陳叔寶:
及聞隋軍臨江,孔范曰:「必無渡理,但恣妓樂縱酒,作詩不輟。」明日,隋軍濟江陵,文武百寮皆遁出,惟尚書仆射袁憲侍側。憲勸端坐殿上,正色以待之。后主曰:「鋒刃之下,未可當之,吾自有計。」乃逃於井。既軍人窺井呼之,后主不應。欲下石,乃叫以繩引之。驚其太重,及出,與張貴妃、孔貴人三人同束而上。賀若弼呼后主視之,惶懼汗流,股慄再拜,弼謂之曰:「大國之卿,當小國之君拜,禮也。入朝不失作歸命侯,亦無勞恐懼。」

6 陳叔寶:
三月,后主與王公百司發自建鄴,至長安。后主已下,大小在路,五百餘里累累不絕。隋文宣詔讓后主,后主伏地不能對,乃宥之,給賜甚厚。每侍宴,恐致傷心,為不奏吳音。后監守者言:「叔寶愿得官號。」隋文曰:「叔寶絕無心肝。」監守又言:「叔寶日飲一石,少有醒時。」隋文曰:「不爾,何以過日。」及從東巡狩邙山,賦詩曰:「日月光天德,山河壯帝居,太平無以報,愿上封禪書。」并上表請封禪,隋文謙讓不許。后從至仁壽宮,嘗侍宴,及出,隋文目之曰:「此敗豈不由飲酒作詩,將此功夫,何如思安邊計策。」初,賀若弼度京口,彼人密啟告急,叔寶為飲酒,遂不省。高穎至,猶見啟在床下,未開封。豈天亡也。后主以隋仁壽四年十一月終于洛陽,在位七年,年五十二歲。

7 陳叔寶:
史臣曰:后主生深宮之中,長婦人之手,既屬邦國殄瘁,不知稼穡艱難。初懼阽危,屢有哀矜之詔;后稍安集,復扇淫侈之風。賓禮諸公,惟寄情於文酒;昵近群小,皆委之以衡軸。謨謀所及,遂無骨鯁之臣;權要所在,莫匪侵漁之吏。刑政日紊,尸素盈朝,耽荒為長夜之飲,嬖寵同艷妻之孽,危亡弗恤,上下相蒙,眾叛親離,臨機不悟,自投於井,冀以茍生,視其以此求全,抑亦民斯下矣。遐觀列辟,纂武嗣興,其始也皆欲齊明日月,合德天地,高視五帝,俯協三王,然而靡不有初,鮮克有終,其故何哉?并以中庸之材,懷可移之性,口存於仁義,心怵於嗜欲。仁義利物而道遠,嗜欲遂性而便身。便身不可久違,道遠難以固志。佞諂之倫,承顏候色,因其所好,以悅導之,若下坂走丸,順流決壅。非天感靈辰象,降生明德,孰能遺其所樂,而以百姓為心哉?此所以成、康、文、景千載而罕遇也。

URN: ctp:n3694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