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us on Facebook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 thanks for your support! Follow us on Twitter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 thanks for your support! Follow us on sina.com's microblogging site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 thanks for your support! Follow us on Douban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 thanks for your support!
Chinese Text Project
Simplified Chinese version

《苑囿》

Library Resources
1 苑囿:
《风俗通》曰:苑,蕴也;言薪蒸所蕴积也。
又曰:囿者,畜鱼鳖之处也。囿,犹有也。

2 苑囿:
《说文》曰:苑有园曰囿,一曰养禽兽曰囿。

3 苑囿:
《毛诗·文王·灵台》曰:王在灵囿,麀鹿攸伏。

4 苑囿:
《左传·僖上》曰:齐侯与蔡姬乘舟于囿,荡公,公惧变色,禁之不可。公怒,归之未绝。蔡人嫁之。

5 苑囿:
又《成下》曰:十八年秋,筑鹿囿,书,不时也。
又曰:冬,筑郎囿。书,时也。季子欲速成,叔孙昭子曰:“焉用速成?其以剿民也。无囿犹可,无民其可得乎?”
又曰:郑之有原圃,犹秦之有具囿。注:皆囿名也。

6 苑囿:
《毛苌诗注》曰:囿,所以养禽兽,天子百里,诸侯四十里。

7 苑囿:
《大戴礼》曰:正月,祭韭囿。

8 苑囿:
《周官》曰:囿人,掌囿游之兽禁。郑玄注云:囿,游囿之离宫。小苑,游观处也。禁者,其蕃卫也。囿游之兽,游牧之兽也。

9 苑囿:
《史记》曰:汉二年,东略地,诸故秦苑囿园池,皆令民田之。

10 苑囿:
又《滑稽传》曰:秦始皇欲大苑囿,东至函谷关,西至陈仓。优旃曰:“善。多纵禽兽于其中,寇从东方来,令兽触之足矣。”始皇以故辍止。

11 苑囿:
又:萧相国请曰:“上林中多空地,愿令民得田苑中。”上大怒曰:“相国多受民财,乃为民请吾苑。”乃下廷尉械系。数日,王卫尉侍,曰:“便于民而请,真宰相事。陛下距楚数岁,陈豨黥布反,上自击之,当是时,相国守关中,摇足则关已西非陛下有也。相国不此时为利,今乃利贾人之金乎?陛下何疑?”于是使持节赦出何,徒跣谢。上曰:“休矣!相国为民请吾苑,吾不许,我不过为桀纣主,而相国为贤相耳。”

12 苑囿:
《汉书》曰:武帝好微行,后南山下乃知帝微行数出也,然尚迫于太后,未敢远出。丞相御史知旨,乃使右辅都尉徼循长杨以东,右内史发小民供待会。后乃私置更衣从宣曲以南一十二所,中休更衣,师古曰:宣曲,宫名,在昆明池西。投宿诸宫,长杨、五柞、倍杨、宣曲尤幸。于是上以为道远劳苦,又为百姓所患,乃使太中大夫吾丘寿王待诏能用算者二人,举籍阿城以南,盩厔以东,宜春以西,堤封顷亩,及其贾直,欲除以为上林苑,属之南山。又诏中尉、左右内史表属县草田欲以偿。时东方朔在傍,进谏曰:“臣闻谦逊静悫,天表之应,应之以福;骄溢靡丽,天表之应,应之以异。今陛下累郎台,恐其不高也;师古曰:郎者,堂下周屋也。弋猎之处,恐不广也。如今不为变,则三辅之地尽可以为苑,何以势厔、鄠、杜乎!奢侈起制,天为之变。上林虽小,臣尚以为大也。夫南山,天下之阻也,南有江淮,北有河渭,其地从汧、陇以东,商、雒以西,厥壤肥饶。汉兴,去三河之地,止霸产以西,都泾、渭之南,此所谓天下陆海之地,秦之所以虏西戎,兼山东者也。其山出玉、石、金、银、铜、铁、豫章、檀、柘,异类之物,不可胜原,师古曰:原,本也。言说不能尽其根本也。此百工所取给,万民所足仰也。又有秔稻梨栗,桑麻竹箭之饶,土宜姜芋,水多蛙鱼,贫者得以人给家足,无饥寒之忧,故酆、镐之间号为土膏,其贾亩一金。今规以为苑,绝陂池水泽之利,而取民膏腴之地,上乏国家之用,下夺农桑之业,弃成功,就败事,损耗五谷,是其不可一也。且盛荆棘之林,而长养麋鹿,广狐兔之苑,大虎狼之墟;又坏人冢墓,发人室庐,令幼弱怀土而思,耆老泣涕而悲,是其不可二也。斥而营之,垣而囿之,骑驰东西,车骛南北,又有深沟大渠,夫一日之乐,不足以危无堤之舆,苏林曰:堤,限也。舆,乘舆也。不敢斥天子,故言舆也。张晏曰:一日之乐,谓田猎也。无堤之舆,谓天子富贵无堤限也。是其不可三也。故务苑囿之大,祇恤农时,非所以强国富人也。夫殷作九市之宫而诸侯叛,应劭曰:纣于宫中设九市。灵王起章华之台而楚民散,秦兴阿房之殿而天下乱。粪土愚臣,忘生触死,逆盛意,犯隆指,罪当万死,不胜大愿,愿陈《泰阶六符》,孟康曰:泰阶,三台也。每台而二星,凡六星,符,六星之符,验也。应劭曰:黄帝泰阶六符,经曰:泰阶者,天之三阶也。上阶为天子,中阶为诸侯、公卿、大夫,下阶为庶人。上阶上星为男主,下星为女主;中阶上星为诸侯,三公;下星为卿大夫;下阶上星为元士,下星为庶人。三阶平则阴阳和,风雨时,社稷神祗,威护其宜,天下大安,是谓太平。三阶不平,则五神乏祀,日有蚀之,水润不浸,稼穑不成,冬雷夏霜,百姓不宁,故治道倾,天子行暴令,好兴兵甲,修宫室,广苑囿,则上阶为之奄奄。疏,阔也,以孝武皆有此事,故朔为陈之。以观天变,不可不省。”是日因奏《泰阶》之事,上乃拜朔为太中大夫、给事中,赐黄金百斤。然遂起上林苑。
又曰:武初建元三年,微行始出,北至池阳,西至黄山,南猎长杨,东游宜春。皆宫观名。八九月中,侍中、常侍、武骑及待诏陇西、北地良家子能骑射者期诸殿门,故有期门之号,自此始也。旦入山下驰射鹿豕狐兔,手格熊罴,驰骛禾稼秔稻之地,民皆号呼骂詈也。
又曰:宣帝神爵三年,起乐游苑。《三辅黄图》云在杜陵。
又曰:元始元年,罢安定呼池苑以为安民县。
又曰:枚乘说吴王曰:“汉上林离宫,积聚玩好,圈守禽兽,不如长洲之苑。游曲台,临上路,不如朝夕之池。”
又曰:房太子既冠就宫,为立博望苑,以通宾客。

13 苑囿:
范晔《后汉书》曰:永初六年春正月庚申,诏越巂置长利、高望、如昌三苑,又令益州置万岁苑,犍为置汉平苑。
又曰:延熹二年初,造昆阳苑,置丞尉。
又曰:安帝永初元年,以广成游猎地假与贫民。广成,苑名。在汝州。
又曰:灵帝光和三年,作罼圭灵昆苑。毕圭苑有二,东圭周一千五百步,中有鱼梁台;西苑周三千三百步,在洛阳宣平门外。
又曰:灵帝光和五年,始制置圃囿,以宦者为令。
又曰:杨赐为少府光禄勋,代刘合为司徒,帝欲造毕圭灵琨之苑,赐上疏谏曰:“窃闻使者并出,规度城南人田,欲以为苑。昔先王造苑囿,裁足以修容三驱之礼,薪莱刍牧,皆悉往焉。先帝之制,左补鸿池,右作上林,鸿池在洛阳东,上林在西。不奢不约,以合礼中。今猥规郊城之地,以为苑囿,坏沃衍,废田园,驱居人,畜禽兽,殆非所谓若保赤子之义。今城外苑已有五六,阳嘉元年起西苑,延熹三年造显阳苑,《洛阳宫殿名》有平乐苑、上林苑,桓帝延熹元年置鸿德苑。可以逞情意,顺四时也,宜惟夏禹卑宫,太宗露台之义,以慰下人之劳。”书奏,帝意欲止,以问侍中任芝、中常侍乐松等,曰:“昔文王之囿百里,人以为小;齐宣七十里,人以为大。今与百姓共之,无害于政也。”帝悦,遂令筑苑。

14 苑囿:
《汉官典职》曰:宫内苑聚土为山,十里九阪,种奇树,育麋鹿麑麂,鸟兽百种,激上河水,铜龙吐水,铜仙人衔杯,受水下注,天子乘辇,游猎苑中。

15 苑囿:
《汉旧仪》曰:上林苑中广长三百里,置令、丞、左右尉,苑中养百兽。天子遇秋冬猎射苑中,取禽无数。其中离宫七十所,皆容千乘万骑。
又曰:武帝时,使上林苑中官奴婢,及天下民贫赀不满五十万徙置苑中,人日五钱,到元帝得七十亿万,以给军击西域。

16 苑囿:
《续汉书·献帝纪》曰:昭宁元年,董卓住兵屯阳苑,使者就拜司空。

17 苑囿:
《续汉书·百官志》曰:上林苑令一人,六百石,主苑中禽兽。

18 苑囿:
《东观汉记》曰:桓帝延熹元年,初置鸿德苑。

19 苑囿:
张璠《汉记》曰:梁冀多规苑囿,西至弘农,东至荥阳,南入鲁阳,北到河淇,周旗十里。

20 苑囿:
《崔鸿十六国春秋·后赵录》曰:赵王八年春正月,立桑梓苑于襄国。

21 苑囿:
又《后燕录》曰:慕容熙筑龙腾苑,广袤十馀里,役徒二万人。又起景灵山苑,内基广五百步,峰高十七丈。又起逍遥宫、甘露殿,连房数百,观门相交;凿天河渠引入宫。

22 苑囿:
《晋宫阁名》曰:洛阳有洪德苑、灵昆苑、平乐苑。

23 苑囿:
《河南十二境簿》曰:河南县有鹿子苑,洛阳城西有桑梓苑。

24 苑囿:
《孟子》曰:齐宣王问孟子曰:“文王之囿方七十里,有诸?何其大也?”孟子曰:“犹以为小也。”王曰:“寡人囿方四十里,民以为大,何也?”曰:“文王之囿,刍荛、雉兔者往焉。与民同之,民以为小,宜矣。王之囿,杀麋鹿者如杀人之罪,是以四十里为穽于国中也。民以为大,不亦宜乎!”

25 苑囿:
《吕氏春秋》曰:昔先王之为苑囿园池,足观望劳形而已矣,非好侈,节乎性也。

26 苑囿:
陶季直《京都记》曰:覆舟山,周回二十里,有林名白水苑。
又曰:建康县北,吴朝为桂林苑。

27 苑囿:
《南朝宫苑记》曰:乐游苑,在覆舟山,南北连山筑台观,苑内起正阳、林光等殿。
又曰:桂林苑,在落星山之阳。《吴都赋》云“数军实于桂林之苑”,即此也。
又曰:芳林苑,一名桃花园,本齐高帝旧宅,在废东府城东边秦淮大路北。齐王融作《曲水诗》序载“怀平浦乃睠芳林”,即此也。
又曰:南苑,在台城南凤台山。宋孝武以南苑地给张永,云“且给三百年,期讫更启”,即此也。

28 苑囿:
《渚宫故事》云:湘东王于子城中造湘东苑,穿地构山,长数百丈,植莲蒲,缘岸杂以奇木。其上有通波阁跨水为之。南有芙蓉堂,东有禊饮堂,堂后有隐士亭。北有正武堂,堂前有射堋、马埒。其西有乡射堂,堂安行堋,可得移动。东南有连理,太清初生此连理,当时以为湘东践祚之瑞。北有映月亭、修竹堂、临水斋。前有高山,山有洞石,潜行宛委二百馀步;山上有阳云楼,极高峻,远近皆见;北有临风亭、明月楼、颜之推云“屡陪明月宴”,并将军扈义熙所造。

29 苑囿:
《三辅黄图》曰:宫二、观十四,在甘泉苑垣内。甘泉苑起仙人观。

30 苑囿:
石虎《邺中记》曰:邺城西三里桑梓苑,有宫临漳水,凡此诸宫皆夫人、侍婢。又并有苑囿养獐鹿雉兔虎,数游宴其中。

31 苑囿:
《西京杂记》曰:庐陵王胥有勇力,恒于别囿学格熊罴,后遂能空手搏之。
又曰:乐游苑自生玫瑰树,树下多苜蓿。
又曰:文帝为太子,立思贤苑以招宾。
又曰:梁孝王好宫室苑囿之乐,作曜华之宫,筑兔园。园中有白室山,山上有肤寸石、落猿岩、栖龙岫。又有雁池,池间有鹤洲凫渚。宫馆相连,延亘数里;奇果异树,瑰禽怪兽,靡不毕备。王与宫人宾客弋钓其中。

32 苑囿:
《韩子》曰:秦大饥,应侯请发五苑果枣栗以活民,王曰:“秦法,赏有功,诛有罪。今发五苑,是有功无功俱赏也。”

33 苑囿:
《礼稽命微》曰:外内之制,各得其所;四方之事,无有畜滞,则麒麟游囿,六畜繁多,天苑有德星应。

34 苑囿:
《白虎通》曰:苑囿所以在东方何?苑囿,养万物者也,东方所以生也。

35 苑囿:
《战国策》曰:张仪说韩王曰:“大王不助秦,鸿台之宫,乐林之苑,非韩之有也。”

36 苑囿:
《拾遗记》曰:黄帝为养龙之囿。

37 苑囿:
《洞冥记》曰:北及玄阪,云空同七十万里,日月不至,其地自明,有紫河万里,流沫千丈,中有寒荷,霜下方香茂也。北有溃阳之山。有兔如鼠能飞,毛色光如漆,以脑和丹食则不死。帝使放兔于昭祥苑,苑在甘泉宫西,周千里,万国献异物,皆集此中。

38 苑囿:
《三辅黄图》曰:甘泉苑起仙人观,缘山谷行至云阳,三百八十里,入右扶风,周回五百四十里。

39 苑囿:
《两京记》曰:东宫有九殿。禁苑在宫城之北,苑中有四面监,分掌宫中种植及修缉,又置苑总监都统,并属司农寺。
又曰:东都苑,隋曰会通苑,又改为芳华。
又曰:神都苑,周回一百二十六里,东面七十里,南面三十九里,西面五十里,北面二十四里。

40 苑囿:
司马相如《封禅文》曰:般般之兽,乐我君囿。

URN: ctp:n3741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