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us on Facebook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 thanks for your support! Follow us on Twitter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 thanks for your support! Follow us on sina.com's microblogging site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 thanks for your support! Follow us on Douban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 thanks for your support!
Chinese Text Project
Simplified Chinese version

《御史中丞下》

Library Resources
1 御史中丞... :
《晋书》曰:熊远字孝文。迁御史中丞,中宗每叹其公忠,谓远曰:“卿在朝政正色,不茹柔吐刚,忠亮至劲,可谓王臣。”
又曰:庾峻字山甫,为御史中丞,优而不克。
又曰:周处字子隐,为御史中丞,奏征虏将军石崇、大将军梁王彤等,正绳直笔,权豪震肃。
又曰:刘暾他昆切。字长升,兼中丞,奏免尚书仆射等十馀人,朝廷嘉之,遂以即真。

2 御史中丞... :
谢灵运《晋书》曰:汉官,尚书为中台,御史为宪台,谒者为外台,是为三台。自汉罢御史大夫而宪台犹置,以丞为台主,中丞是也。

3 御史中丞... :
《晋中兴书》曰:王恬字元愉,音俞。为御史中丞,值海西公废,太宗即位,未解严,大司马桓温屯中堂,夜吹警角。恬奏劾温大不敬,请理罪。明日,温见奏事叹曰:“此儿乃敢弹我,真可畏也。”
又曰:熊远迁御史中丞,尚书郎卢綝入直,逢尚书刁协于大司马门外。协醉,使綝避之。綝以当直不肯回,协令人牵綝堕马,至协乘马而后释。远奏请免协官。诏令白衣领职。
又曰:刘瑀音雨。迁御史中丞。瑀气尚人,为宪司,甚得志。弹萧惠开云:“非才,非望,非勋,非地。”弹王僧远云:“荫藉高华,人品冗末。”朝士莫不畏其笔端。
又曰:萧惠开拜御史中丞。世祖与刘季之诏曰:“今以萧惠开为宪司,冀当称职。但往一服。额已自殊。有所震及。”在任百寮畏惮之。八年入为侍中,诏曰:“惠开前任宪,奉法绳,不阿权戚,朕甚嘉之,可更授御史中丞。”
又曰:郑鲜之迁御史中丞,明宪直绳,甚得直司之体。外甥毅权重当时,朝廷莫不归附。鲜之尽心,高祖独不屈意,毅甚恨焉。“
又曰:“荀伯子为御史中丞,莅职勤恪,有匪躬之称。立朝正色,内外惮之。凡所奏劾,莫不深相呵毁,或延及祖宗,其言切直。又颇杂嘲戏,故世人以此非之。

4 御史中丞... :
《齐书》曰:王僧处迁御史中丞,甲族由来多不居宪职,王氏分枝居乌衣者位宦微减。僧处为此官,乃曰:“此是乌衣诸郎坐处,我亦可试为耳!”
又曰:江淹为御史中丞,明帝作相谓淹曰:“君昔在尚书中,非公事不妄行,在官宽猛能折衷,今为南司,足以震肃百寮也。”曰:“今日之事,可谓当官而行,更恐不足仰称明旨耳!”于是弹中书令谢朏、音斐。司徒左长史王綪、音茜。护军长史庾弘远,并以托疾不预山陵公事。又奏收前益州刺史刘悛、梁州刺史阴智伯并赃货巨万,辄收付廷尉。临海太守沈昭略、永嘉太守庾昙又诸郡二千石,并大县官长多被劾,内外肃然。明帝谓曰:“自宋已来不复有严明中丞,君今日可谓近世独步。”

5 御史中丞... :
《梁书》曰:乐蔼迁御史中丞。初,蔼发江陵,无故于舡得八车辐,如中丞健步避道者。至是果迁焉。
又曰:王僧孺兼御史中丞。僧儒幼贫,其母鬻纱布以自业,携僧儒至市,道遇中丞卤簿驱迫坠沟中。及是拜日引驺清道,悲感不自胜,顷之即真。

6 御史中丞... :
《后魏书》曰:李彪为中尉,号为严酷。以奸款难得,乃为木手击其胁腋,气绝而后属者时有。汾州叛胡,得其凶渠,皆鞭而杀之。及彪之病也,体上疮溃,痛毒备极。
又曰:李彪迁御史中尉。彪为高祖所宠,性又刚直,遂多所弹纠,远近畏之,豪右屏气。高祖尝呼为李生,又从容谓群臣曰:“吾之有李生,犹汉之有汲黯。”

7 御史中丞... :
《北齐书》曰:齐王高澄用崔暹为御史中尉,宋游道为尚书左丞,谓之曰:“卿一人处南台,一人处北省,当使天下肃然。”
又曰:琅邪王俨,字仁威,武成第三子,累为御史中丞。魏氏旧制,中丞出,清道,与皇太子分路行,王公皆迳住车去牛,顿车于地,以待中丞过,其或违迟,则赤棒棒之。自都邺后,此仪寝绝。武成欲雄宠俨,乃使一依旧制。初,从北宫出,将上宫丞,凡京畿步骑,领军之官属,中丞之威仪,司徒之卤簿,莫不毕备。时俨总领四职,帝与胡后在华林园东门外张幕,隔青纱步障观之。遣中使骤马趣仗,不得入,自言奉敕,赤棒应声碎其鞍,马惊人坠。帝大笑,以为善。更敕令驻车,传语良久,观者倾京邑。

8 御史中丞... :
《陈书》曰:徐陵除散骑常侍、御史中丞。时安成王为司空,以帝弟之尊,势倾朝野。直兵鲍僧睿假王威权,抑塞辞讼,大臣莫敢言者。陵闻之,乃为奏弹,导从南台官属,引奏案而入。世祖见陵服章严肃,若不可犯,为敛容正色坐。陵进读奉状时,安成王殿上侍立,仰视世祖,流汗失色。陵遣殿中御史引王下殿,遂劾免侍中、中书监。自此朝廷肃然。

9 御史中丞... :
《隋书》曰:后魏延昌中,王显有宠于宣武,御史中丞请革选御史,此后踵其事,每一殿中更置御史。自开皇后,始自吏部选用,依旧直入禁中。

10 御史中丞... :
《唐书官品志》曰:中丞一人,掌督司百僚。皇太子已下,其在营门行,行马内违法者,皆纠弹之。虽在马外而监司不纠,亦得奏之。专道而行,逢尚书丞、郎,亦得停驻。
又曰:张易之纵恣益横,尝私引相工李引泰占吉凶,言涉不顺。御史丞宋璟音冏。请穷究其状,武太后曰:“易之等已上闻。”璟曰:“谋反大逆,无容首免。易之等分外承恩,臣知言出祸从,然义激于心,虽死不恨。”太后不悦。内史姚璹音轨。恐忤旨,遽宣敕令出。璟曰:“天颜咫尺,亲奉德音,不烦宰相擅宣王命。”太后意解,及收易之等就狱,寻诏原之,命就宅谢罪。璟拒而不见,曰:“公事当公言之,若私见,法无私也。”
又曰:御史中丞姚庭筠奏称:“律令格式,悬之象魏,奉而行之,事无不理。比见诸司寮寀,不能遵守章程,事无大小,皆悉闻奏。臣闻为君者任臣,为臣者奉法,故云汝为君目,将司明也。则知万机务综,不可遍览也。所以设官分职者,委任责成,百工惟时,以成垂拱之化。比者,或修一水窗,或伐一枯木,并皆上闻。旒扆取断宸衷,岂代天理物,至公之道也。自今已后,若缘军国大事及牒式无文者,任奏取进旨。自馀据章程合行者,各令准法处分。其故生疑滞致有稽失者,请令御史随事纠弹。”上从之。
又曰:卢奕,怀慎之少子也。与兄奂音唤。齐名,天宝十一年为御史中丞。始怀慎及奂并为此官,父子三人为中丞,清节不易,时人美之。
又曰:齐映为御史中丞,从德宗幸梁州,每遇险,映尝执辔,会上马惊,跳奔益甚。上惧伤映,令舍辔,映坚执,久之乃止。问其故,对曰:“马奔踶,音弟。不过伤臣;如舍之,或犯清尘。虽臣万死,何以塞责?”上嘉叹无己。
又曰:御史中丞武元衡奏:“贞元二年御史中丞窦参所奏,凡诸使兼宪官者,除元帅、都统、节度、观察、都团练、防御等使,馀并在本官之位。其后苏弁、音卞。于䪹音顾。以度支郎中兼御史中丞,邓求以易州刺史兼御史大夫,皆奉进旨,令在同类之上。伏以前后异同,遵守不一,臣谨议伏请,自今常参官兼御史大夫中丞者,惟检校省官,立在本品同类之上。”从之。
又曰:元和中御史中丞王播奏:“监察御史,旧例在任二十五月转准具员,不加,今请仍旧。殿中侍御史,旧例在任十三月转准具员,加至十八月,今请减至十五月。侍御史,旧例在任六月转准具员,加十三月,今请减至十月。”从之。
又曰:文宗开成初,中丞狄兼谟谢官,上曰:“御史中丞,朝廷纪纲,一台理则朝廷理,朝廷理则天下理。无旷厥职。”兼謩奏曰:“凡天下有碍法不得中道事,臣尽得以弹奏。”上曰:“大抵以顾望畏忌为心者,自失职业。卿梁公之后,将嗣家声,不可不留意。”
又曰:文宗谓宰臣曰:“丁居晦作中丞何如?”因悉数大臣而品第之,叹曰:“宋申锡堪任此官,惜哉!”
又曰:牛僧孺可为大夫,宰臣郑覃曰:“顷为中丞,未尝搏击,恐无风望。”上曰:“不然,鸾凤与鹰隼事异。”
又曰:居晦作此官,朕曾以时谚谓杜甫、李白辈为四绝问。居晦曰:“此非君上要知之事。”常以此记得居晦,今所以擢为中丞。
又曰:会昌元年,中书门下奏:“御史中丞为大夫之贰,缘大夫秩崇,官不常置,中丞常为宪台之长。今寺监、少卿、少监、司业、少尹并为寺置之贰,皆为四品。中丞,官名至重,见秩未崇,望升为从四品。”从之。
又曰:薛存诚为给事中。琼林库使奏召工徒太广,存诚以为此者奸人窜名以避征徭,不可许。咸阳尉袁儋都甘切。与军镇相竞,军人无理,遂肆侵诬,儋反受罚。二敕继至,存诚皆执之。上闻甚悦,命中使嘉劳。由是选拜御史中丞。
又曰:孔纬为御史中丞。纬器志方雅,嫉恶如仇。既总宪纲,中外不绳而自肃。
又曰:卢坦为御史中丞,裴均为仆射,左班逾位请退之,均不受。坦曰:“姚南仲为仆射,例如此。”均曰:“南仲何人?”坦曰:“南仲是守正而不交权幸者。”寻罢为右庶子,时人归咎于均。

11 御史中丞... :
《三国典略》曰:梁张绾,字孝卿,雍州刺史绩之弟也。梁主策其百事,绾对阙其六,乃号为百六公。常为御史中丞,兄绩为仆射。元日朝会,及百司就列,兄弟并导驺两途,前世未有,时人荣之。

12 御史中丞... :
崔鸿《十六国春秋前录》曰:段凯骁勇善射,好读书,为御史中丞,明笔直绳,无所阿避,号曰老虎。

13 御史中丞... :
《傅咸集》:奏曰:司隶中丞得纠太子而不得纠尚书。臣所未譬,朝廷无亦易之。梅陶自叙曰:“余居丞,曾以法鞭皇太子傅,亲友莫不致谏。余笑而应之。堂高由陛下,太子所以崇于上,由吾奉王者法,吾岂枉道曲媚?后皇太子特见延清,赐以请宴礼之,如师。”袁淑《谢中丞章》曰:“窃惟此职,昭赞实预损益,必须廉明威正。刺骨穷文,使权家勋族不敢藉强而侮物;戚门右姓不得称雄以掩众。昔傅咸卧治,僚辟戢惧;孙宝移疾,卿尹皆怠。”

URN: ctp:n3754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