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us on Facebook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Twitter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sina.com's microblogging site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Douban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Chinese Text Project

《良太守上》

Library Resources
1 良太守上:
《漢書》曰:黃霸,字次公,淮陽人也。為潁川太守,咸稱神明,奸人去入他郡,盜賊日少。霸力行教化而後誅罰;霸以外寬內明得吏民心。是時鳳皇神雀數集郡國,潁川尤多。天子下詔稱揚曰:「潁川太守霸,養視鰥寡,贍助貧窮,獄或八年無重罪囚,可謂賢人君子矣。《書》不云乎?股肱良哉!元首明哉!其賜霸爵關內侯,黃金百斤。」
又曰:文翁,廬江人也。少好學。景帝末年為蜀郡太守,仁愛好教化。見蜀地僻陋有蠻夷風,文翁欲誘進之,乃選郡縣小吏開敏有才者張叔等十餘人,親自飭厲,遣詣京師受業,蜀地學於京師者比齊魯焉。
又曰:龔遂,字少卿,山陽人。宣帝問遂曰:「渤海廢亂,朕甚憂之。君何以息其盜賊,以稱朕意?」遂曰:「海濱遐遠,不沾聖化,其民困於饑寒而吏莫恤,今欲使臣勝之邪?將安之?」上曰:「選用賢良,固欲安之。」遂曰:「臣聞治亂民猶治亂繩,不可急。惟緩之,然後可治。愿丞相御史無拘臣以文法,得一切以便宜從事。」上許焉。遂單車獨行至府,郡中翕然,盜賊亦皆罷斃。民有帶持刀劍者,使賣劍買牛,賣刀買犢,曰:「何為帶牛而佩犢乎!」
又曰:朱博遷瑯邪太守。齊部舒緩養名,博新視事,右曹掾史皆移病臥。博問,對言:「惶恐!故事二千石新到,輒遣吏存問致意,乃敢起就職。」博奮髯抵几曰:「觀齊兒欲以此為俗耶!」乃召見諸曹吏書佐及縣大吏,選其可用者,出教署之。皆斥罷諸病吏,郡中大驚。又敕功曹:「官屬多褒衣大祒,裙,音紹,謂大袴也。不中節度,自今掾史衣皆令去地三寸。」
又曰:尹翁歸,字子況,為東海太守。郡中吏人賢不肖及奸邪,盡知之,東海大治。以高第入守右扶風,滿歲為真。政雖任刑,其在公卿之間,清潔自守,語不及私,溫良廉退,不以行能驕人,甚得名譽於朝廷。
又曰:薛宣,字貢君。東海太守左馮翊滿歲稱職。宣為吏賞罰明,用法平而必行,所居皆有條教可紀,多仁恕愛利。愛人而安利之。
又曰:朱邑,字仲卿,廬江人。少時為舒桐鄉嗇夫,廉平不苛,以愛利為行,未嘗笞辱人,存問孤寡,遇之有恩,所部吏民愛敬焉。遷北海太守。
又曰:趙喜,字伯陽,為平原太守。后青州大蝗,入平原界輒死。歲屢有年,百姓歌之。
又曰:汲黯為東海太守,治官好清靜,擇丞史任之,責其大指而已。黯素多病,臥閣內不出。歲餘,東海大治。召為淮陽太守,黯辭之,上曰:「君薄淮陽耶?吾欲得君臥而治之。」乃行。
又曰:王尊為中郡太守。河溢堤壞,尊執珪,請以身填金堤,而水稍卻。
又曰:王尊,字子貢,涿郡人也。為安定太守。到官,出教告屬縣曰:「令長丞尉,奉法守城,為民父母,御強扶弱,宣恩廣澤,甚勞苦矣。太守以今日至府,愿諸君自勉正身。」
又曰:馮立,字聖通。以父任為郎,遷五原太守,徙西河、上郡。立在職公廉,治行略與兄野王相似,而多知,有恩貸,好為條教。吏人嘉美野王、立相代為太守,人歌之曰:「大馮君,小馮君,兄弟繼踵相因循,聰明賢智恩惠民,政如魯、衛德化均,周公、康叔猶二君。」後遷為東海太守,下濕病痺。天子聞之,徙太原太守。更治五郡,所居有跡。
又曰:韓延壽,字長公,燕人。為淮陽太守,治甚有名。徙潁川,多豪強,難治。延壽教以禮讓,令文學校官諸生冠皮弁執俎豆,為吏民行喪娶禮,百姓遵用其教。徙為東郡太守,吏無追捕之苦,人無捶楚之憂,皆便安之。接待下吏,恩施甚厚。入守左馮翊,行縣至高陵,民有昆弟相與訟田,延壽大傷之,曰:「幸得為郡,不能宣明教化,至令民有骨肉爭訟,既傷風化,咎在馮翊,當先退。」是日移病不聽事,因入臥傳舍,閉閤思過。於是訟者宗族傳相責讓,此兩昆弟皆自髡肉袒謝,終死不敢復爭。延壽恩信周遍二十四縣,莫敢復以辭訟自言者。推其志誠,吏民不忍欺。
又曰:邵信臣,字翁卿,九江壽春人也。以明經甲科為郎,超為零陵太守,病歸。復征為諫議大夫,遷南陽太守。躬勸耕農,開通溝渠,為民作均水約束,刻石立於田畔,以防分爭。吏民親愛之,號曰邵父。荊州刺史奏信臣為百姓興利,郡以殷富,賜黃金四十斤。遷河南太守,治行常為第一。
又曰:班伯為定襄太守。定襄聞伯素貴,年少自請治劇,畏其下車任威,吏民竦息。伯請問耆老父祖有故人舊恩者,延之滿堂。日為供具,執子孫禮,諸所賓禮皆名豪,懷恩醉,共諫伯曰:「宜頗攝錄盜賊。」具言本謀亡匿處,伯曰:「是所望於父師矣。」乃召屬縣長吏選精進掾史分部收捕,旬日盡得,郡中震懾,咸稱神明。
又曰:蕭育,字次君。哀帝時,南郡多盜賊,拜育為南郡太守。上以育耆舊名臣,乃以三公使車載育入殿中受策,使車,三公使奉之車也,如安車。加賜黃金二十斤。育至南郡,盜賊斷絕。

2 良太守上:
《東觀漢記》曰:杜詩,字君公,為南陽太守。性節儉而治清平,以誅暴立威信,善於計略,省愛民役,造作水排,鑄為農器,用力省,見功多,時人方於邵信臣。故南陽人為之語:「前有邵父,后有杜母。」
又曰:馬援,字文淵,扶風人。為隴西太守。務開寬信恩以待下,任吏以職,但總大體而已。賓客故人,日滿其門。諸曹時白外事,輒曰:「此丞、掾任,何足相煩。若大姓侵小民,黠羌欲旅距,此乃太守事耳。」
又曰:朱暉,字文季,再遷臨淮太守。暉好節概,有所拔用,皆厲行之士。吏民畏愛,謂之歌曰:「強直自遂,南陽朱季;吏畏其威,民懷其惠。」
又曰:祭彤為遼東太守。彤之威聲揚於北方,胡夷皆來內附,野無風塵,乃悉罷緣邊屯兵。及彤卒,烏桓、鮮卑追思無已。每朝京師,過彤冢拜謁,仰天號泣乃去。
又曰:張堪,字君游。遷漁陽太守,教民耕種,百姓殷富。童謠曰:「桑無附枝,麥穗兩岐;張君為政,樂不可支。」視事八年,匈奴不敢犯塞。
又曰:第五倫,字伯魚,為會稽太守。性節儉,雖身居二千石位,常蔬食布衣,妻自炊爨。初,代到,發當,百姓老小闐府門,攀車叩馬,啼呼曰:「舍我何之?」其得人心見愛如此。
又曰:郭伋為潁川太守。辭去,之官,光武詔曰:「郡得賢能太守,去帝城不遠,河潤九里,冀京師并蒙其福也。
又曰:秦彭遷山陽太守。時山陽新遭地動,后饑旱,穀貴,米石七八萬,百姓窮困。彭下車,經營勞來,為民四誡,以父母妻子兄弟長幼之序,擇民能率眾以為鄉三老,選鄉三老為縣三老,令與長吏參職。崇儒雅,貴庠序,上德化。春秋饗射,升降揖讓,務以禮示民,吏民畏愛,不敢欺犯。
又曰:侯霸,字君房,為臨淮太守,治有能名。及王莽之敗,霸保固自守,卒全一郡。更始元年,遣使征霸,百姓老弱相攜,號哭遮使者車,或當道而臥。皆曰:「乞侯君復留。」民乃誡乳婦勿得舉子,侯君當去,必不能全。使者慮霸就征,臨淮必亂,不敢授璽書而具以狀聞。
又曰:耿純,字伯山,巨鹿人。請治一郡,盡力自效。上笑曰:「卿乃欲以治民自效。」乃拜純為東郡太守。後坐事免。上過東郡,數千人號呼涕泣云:「愿復得耿君。」上復以純為東郡太守。
又曰:王阜為益州太守。邊郡吏多放縱,阜以法繩正,吏民不敢犯禁,政教清靜,百姓安業。甘露降,白烏見,連有瑞應,世謂其持法平、政寬慈有化所致。
又曰:魏霸為巨鹿太守。霸性清約質樸,為政寬恕。正色而已,不求備於人。掾史有過,輒私責,數不改,休罷之,終不暴揚其惡。
又曰:秦彭,字伯本。為山陽太守。以禮訓民,不任刑名。崇好儒雅,百姓懷之,莫敢欺犯。轉潁川太守,鳳皇、麒麟、嘉禾、甘露之瑞,集於郡境。元成間,宗族五人同為二千石,故號為「萬石秦氏」。
又曰:沈豐,字聖達,為零陵太守。為政慎刑重殺,聽理辭訟,初不歷獄,嫌疑不決,一斷於口。鞭杖不舉,市無刑戮。僚友有過,初不暴揚。有奇謀異略,輒為談述,曰:「太守所不及也。」到官一年,甘露降,芝草生。
又曰:宗慶,字叔平。為長沙太守。民養子者三千餘人,男女皆以宗為名。

3 良太守上:
《後漢書》曰:光武南定河內,而更始大司馬朱鮪等盛兵據洛陽。又并州未安,光武難其守,問於鄧禹曰:「諸將誰可使守河內者?」禹曰:「昔高祖任蕭何於關中,無復西顧之憂,所以得專精山東,終成大業。今河內帶河為固,產口殷實,北通上黨,南迫洛陽。寇恂文武備足,有牧人御眾之才,非此子莫可使也。」乃拜恂河內太守,行大將軍事。
又曰:寇恂,字子翼。為潁川太守,拜執金吾。后光武幸潁川,百姓遮道曰:「愿陛下復借寇君一年。」乃留之。
又曰:楊震遷東萊太守。當之郡,道經昌邑,故所舉荊州茂才王密為昌邑令,謁見,至夜懷金十斤以遺震。震曰:「故人知君,君不知故人,何也?」密曰:「暮夜無知者。」震曰:「天知,神知,我知,子知,何謂無知!」密愧而出。后轉涿郡太守。性公廉,不受私謁。子孫常蔬食、步行。故舊長者或欲令為開產業,震不肯,曰:「使后代稱為清白吏子孫,以此遺之,不亦厚乎!」
又曰:孟嘗遷合浦太守。郡不產穀實,而海出珠寶,與交阯比境,常通商販,貿糴糧食。先是,宰守并多貪穢,詭人采求,不知紀極,珠遂漸徙於交阯郡界。於是行旅不至,人物無資,貧者餓死於道。嘗到官,革易前弊,求人病利。曾未逾歲,去珠復還。
又曰:任延為九真太守。九真不識父子之性,夫婦之道。延乃移書屬縣,各使男年二十至五十,女年十五至四十,皆以年齒相配。其貧無禮娉,令長吏以下各省俸祿以賑助之。同時相娶者二千餘人。是歲風雨順節,穀稼豐衍。其產子者,始知種姓。咸曰:「使我有是子者,任君也。」多名子為任。
又曰:陳寵轉廣漢太守。西川豪右并兼,吏多奸貪,訴訟日百數。寵到,顯用良吏王渙、鐔顯等,以為腹心,鐔,音徒南反。訟者日減,郡中清肅。先是,洛縣城南洛縣名。故城在今益州雒縣南也。每陰雨,常有哭聲聞於府中,積數十年。寵聞而疑其故,使吏案行。還言:「前代衰亂時,此下多死亡者,而骸骨不得葬。」寵愴然矜嘆,即敕縣盡收斂葬之。自是哭聲遂絕。
又曰:宋均為九江太守。山陽楚沛多蝗,其飛至九江界者輒東西散去。
又曰:劉寵為會稽太守。簡除煩苛,禁察非法,郡中大化,征為將作大匠。山陰縣有五六老叟,尨眉皓髮自若耶山谷間出,人赍百錢以送寵。寵為人選一大錢受之。
又曰:曹褒為河內太守。時春夏大旱,糧穀踴貴。褒到,乃省吏并職,退去奸殘。澍雨數降,其秋大熟,百姓給足,流寓皆還。
又曰:鮑德為南陽太守。時歲多荒災,惟南陽豐穰,吏人愛悅,號為神父。
又曰:廉范遷蜀郡太守。其俗尚文辯,好相持短長。范每厲以淳厚,不受偷薄之說。成都民物豐盛,邑宇逼側,舊制禁民夜作,以防火災,而更相隱蔽,燒者日屬。范乃毀削先令,但嚴使儲水而已。百姓為便,乃歌之曰:「廉叔度,來何暮?不禁火,民安堵。平生無襦今五褲。」
又曰:馬嚴為陳留太守。下車明賞罰,發奸慝,郡界清靜。時京師訛言賊從東方來,百姓奔走,轉相驚動,諸郡惶急,各以狀聞。嚴察其虛妄,獨不為備。詔書敕問,使驛系道,嚴固執無賊,后卒如言。
又曰:黃香為魏郡太守。郡舊有內外園田,常與人分種,收穀歲數千斛。香曰:「《田令》商者不農,《王制》士者不耕,王制曰:上農夫食九人。下士視上農夫祿,足以代耕也。伐冰食祿之人,不與百姓爭利。」乃悉以賦人,課令耕種。
又曰:中平三年,江夏兵趙慈反叛,殺南陽太守秦頡,攻沒六縣,拜羊續為南陽太守。當入郡界,乃羸服間行,侍童子一人,觀歷縣邑,采問風謠,然後乃進。其令長貧潔,吏民良猾,悉逆知其狀,郡內驚竦,莫不震懾。乃發兵與荊州刺史王敏共擊趙慈,斬之,獲首五千餘級。屬縣餘賊并詣續降。
又曰:羊續為南陽太守。續妻後與子秘俱往郡舍,續閉門不內,妻而自將秘行,其資藏惟有布衾,敝祗裯鹽、麥數斛而已。《說文》曰:祇裯,短衣而已,祇者,丁奚反。裯,音丁勞也。顧敕秘曰:「吾自奉若此,何以資爾母乎?」使與母俱歸。
又曰:三府舉王堂治劇,拜巴郡太守。棠馳兵赴斬賊,斬虜千餘級,巴庸清靜,吏民生為立祠。
又曰:樊準拜巨鹿太守。時饑荒之餘,人庶流迸,家戶且盡。準課督農桑,廣施方略,期年間,穀粟豐賤數十倍。而趙、魏之郊數為羌所鈔暴,準外御寇虜,內撫百姓,郡境以安。
又曰:伏湛,更始立,以為平原太守。時倉卒兵起,天下驚擾,而湛獨晏然,教授不廢。謂妻、子曰:「夫一穀不登,國君撤膳;《禮記》曰:年穀不登,君膳不祭肺。今人皆饑,奈何獨飽?」乃共食粗糲,糲,粗米者。《九章算術》曰:粟五十糲率三十一斛。粟得六斗米為糲也。悉分俸祿以賑鄉里,來客者百餘家。
又曰:鮑昱后拜汝南太守。郡多陂池,歲歲決壞,年費常三千餘萬。昱乃上作方梁石洫,洫,渠也,以石為之,猶今之水門也。水常饒足,溉田倍多,人以殷富。
又曰:第五訪為張掖太守。歲饑,粟石數千,訪乃開倉賑給以救其敝。吏懼譴,爭欲上言。訪曰:「若上須報,是棄人也。須,待也。太守樂以一身救百姓!」遂出穀賦人。順帝璽書嘉之。由是一郡得全。

4 良太守上:
謝承《後漢書》曰:鄭弘遷淮陰太守,消息徭賦,政不煩苛。行春天旱,隨車致雨。白鹿方道,夾轂而行。弘怪問主簿黃國曰:「鹿為吉為凶?」國拜賀曰:「聞三公車轓畫作鹿,明府必為宰相。」

5 良太守上:
《續漢書》曰:宋均為九江太守。五日一聽事,冬以日中,夏以平旦。時多虎,均曰:「夫虎豹在山,黿鼉在泉,物性之所托。故江淮之間有猛獸,猶江北之雞豚也。數為民害,咎在貪殘。今退檻阱,進忠良。」虎遂東渡江。
又曰:劉寬字文饒,弘農人,為南陽太守。溫仁多恕,遇民如子,口不出詈言。吏人有過,但用蒲鞭罰之,示辱而已。
又曰:羊茂學季寶,豫章人,為東郡太守。冬坐白羊皮,夏處單扳榻,常食幹飯,出界買鹽,致妻子,不歷官舍。

6 良太守上:
華嶠《後漢書》曰:岑熙為東郡太守,好聘禮隱逸,顯之於朝,與參政事。視事三年,人歌之曰:「我有枳棘,岑君伐之。我有蝥賊,岑君遏之。狗吠不驚,足下生氂。含哺鼓腹,焉知凶災。我嘉我生,獨于斯時。美矣岑君,於戲休茲。」

7 良太守上:
張璠《漢記》曰:宋登,字叔揚。出為潁川太守,市無豫價,道不拾遺。病免,卒於家,汝陰人配社祀之。
又曰:陳球為零陵太守。球到郡,設方略,期月間,賊虜消散。而州兵朱蓋等反,與桂陽賊胡蘭數萬人轉攻零陵。零陵下濕,編木為城,不可守備,郡中惶恐。掾吏白請遣家避難,球怒曰:「太守分國虎符,受任一郡,豈顧妻孥而沮國威乎,重復言者斬!」乃悉郡內吏民老弱,與共城守。

8 良太守上:
《漢雜事》曰:蔣滿為上黨太守,長子萬為北地都尉,次子輔為安定太守。滿與萬俱知名,并見征。時征為二千石者十三人,俱引見,萬退卻,不敢與父并,詔譴贊謁者曰:「何以不齊?」左右曰:「此父子也。」上嘆息曰:「乃父子剖符耶!」即先詔曰:「上黨太守滿經行篤著,信行山東,其以滿為淮陽王相,誨導東蕃。弘農,股肱郡,其以萬為弘農太守。」父子同日拜於前,上嘉之。

URN: ctp:n3772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