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Facebook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Twitter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新浪微博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豆瓣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中國哲學書電子化計劃

《州主簿》

電子圖書館
1 州主簿:
韋昭《辯釋名》曰:主簿,主諸簿書。簿,普也,普關諸事。

2 州主簿:
《漢書》曰:王尊遷東郡太守。河水盛溢泛,浸溢瓠子金堤,尊躬率吏民,沉白馬祀水神河伯。尊親執珪璧,使巫祝請以身填金堤,因止宿,廬于堤上。及水盛堤壞,吏民皆走,惟二主簿位在尊旁,尊立不動,而水波稍卻回還。吏民嘉壯尊之勇節,白馬三老朱英等奏其狀。

3 州主簿:
《東觀漢記》曰:周喜仕郡為主簿。王莽末,群賊入汝陽城,喜從太守何敞討賊,為流矢所中,謂賊眾曰:「卿曹皆民隸也,豈有還害其君者耶?喜請以死贖君命。」因仰天號泣,賊於是相視曰:「此義士也。」給其車馬遣送之。

4 州主簿:
《後漢書》曰:朱俊,會稽人也。太守尹端以俊為主簿。熹平二年,端坐討賊許昭失利,為州所奏,罪應棄市。俊乃羸服間行,輕赍數百金到京師,賂主章史,還得刊定州奏,故端得輸作左校。端喜於降免而不知其由,俊亦終無所言。

5 州主簿:
《魏志》曰:盧毓,字子家,涿郡人也。崔琰舉為冀州主簿。時天下草創,多逋逃,故重士亡法,罪及妻子。亡士妻白等,始適夫家數日,皆未與夫相見,大理奏棄市。毓駁之曰:「夫女子之情,以接見而恩生,成婦而義重。故《詩》曰:『未見君子,我心傷悲;亦既見止,我心則夷。』又《禮》『未廟見之婦而死,即葬女氏之黨,以未成婦也。』今白等生有未見之悲,死有非婦之痛,而吏議欲肆之大辟,若同牢合巹之後,罪何所加?巹,音謹且《記》曰:『附從輕』,言附人之罪,以輕者為比也。又《書》云:『與其殺不辜,寧失不經』,恐過重也。茍以白等皆受禮聘,已入門庭,刑之為可,殺之為重。『太祖曰:」毓之所執是也。又引經典有意,使孤嘆息。「
又曰:龐涓,字子異。太守徐揖請為主簿。後郡人黃昂反,圍城。涓棄妻子,夜逾城圍,告急於張掖、敦煌二郡,初疑未發兵,涓欲伏劍,二郡感其義,遂興兵。軍未至,而郡邑以陷,揖死,涓乃收斂捐喪,送還本郡,行服三年乃還。
又曰:崔林,字德儒,清河人。少時晚成,宗族莫知,惟從兄琰異之。太祖定冀州,擢為州主簿。

6 州主簿:
《蜀志》曰:杜微,字國輔,梓潼涪人。丞相亮領益州牧,以微為主簿。微固辭,輿而致之。既至,亮引而微自陳謝。亮以微不聞人言,於座上作書與之。

7 州主簿:
《吳錄》曰:荀咸,字子良。為郡主簿。太守黃君行春,留咸守郡。郡掾棲采雀卵,咸責數以春月不宜破卵,杖之三十。

8 州主簿:
王隱《晉書》曰:陶侃,字士衡,鄱陽人。為郡主簿。夫人病,欲使主簿迎醫于數百里。天大寒雪,各辭,疾召侃使行,侃曰:「資於事父以事君。夫人亦當父母,安有父母之病而聞迎醫不便行也?」

9 州主簿:
《晉書》曰:潘京,字世長,武陵漢壽人也。弱冠,郡辟主簿,太守趙廞甚器之,嘗問曰:「貴郡何以名武陵?」京曰:「鄙郡本名義陵,在辰陽縣界,與夷相接,數為所攻,光武時移東出,遂得全完,共議易號。傳曰止戈為武,《詩》稱高平曰陵,於是名焉。」為州所辟,因謁見問策,探得「不孝」字,刺史戲京曰:「辟士為不孝耶?」京舉板答曰:「今為忠臣,不得復為孝子。」其機辯皆此類。
又曰:易雄,長沙瀏陽人也。仕郡,為主簿。張昌之亂也,執太守萬嗣,將斬之,雄與賊爭論曲直。賊怒,叱使牽雄斬之,雄趨出自若。賊人又呼問之,雄對如初。如此者三,賊乃舍之。嗣由是獲免,雄遂知名。
又曰:潘京,武陵人也。郡辟主簿。后太廟立,州郡皆遣使賀,京白太守曰:「夫太廟立,移神主,應問訊,不應賀。」遂遣京作文,使詣京師,以為永式。
又曰:習鑿齒,字彥威。為桓溫荊州主簿,親遇隆密。時語曰:「徒三十年看儒書,不如一詣習主簿也。」

10 州主簿:
《宋書》曰:王思遠,宋建平王景素辟南徐州主簿,深見禮遇。景素被誅,左右離散,思遠親視殯葬,手種松柏,與廬江何昌寓上表理之,事感朝廷。景素女廢為庶人,思遠分衣食以相資贍,年長為備笄總,訪求偶對,傾家送遣。

11 州主簿:
《三國典略》曰:梁李膺,字公胤,廣漢人也。西昌侯藻為益州,以為主簿。使至建康,梁武悅之,謂曰:「卿何如李膺?」對曰:「勝。」問其故,對曰:「昔事桓靈之主,今逢堯舜之君。」梁武嘉其對,以如意擊席者久之。

12 州主簿:
《後魏書》曰:裴安祖,弱冠,州辟主簿。民有兄弟爭財,詣州相訟,安祖召其兄弟,以禮義責讓之。此人兄弟明日相率謝罪,郡內欽服之。
又曰:韋朏,字尊顯。少有志業,年十八辟州主簿。時屬歲儉,朏以家粟造粥以餌饑人,所活甚眾。
又曰:杜暹補婺州參軍。秩滿將歸,州吏以紙萬餘張以贈之,暹惟受一番,餘悉還之。時州僚別者見而嘆曰:「昔清吏受一大錢復何異也!」

13 州主簿:
《唐書》曰:顏杲卿以蔭受官。性剛直,有吏幹。開元中為魏州錄事參軍,振舉綱目,政稱第一。

14 州主簿:
《三輔決錄》曰:韋元將,年十五,身長八尺五寸,為郡主簿。楊彪稱曰:「韋主簿年雖少,有老成之風,昂昂千里之駒。」

15 州主簿:
《陳留耆舊傳》曰:戴斌為郡主簿,送故將喪歸鄉里蠡吾,里人距之,孝子、臣吏、脫绖叩頭求哀,終不見聽。斌乃投绖放縗操手劍,瞋目厲聲距踴而前曰:「哭不哀者,郎君也;喪車不前者,戴斌也。」里人服其義,乃內之。

16 州主簿:
《廣陵列士傳》曰:劉俊為郡主簿。郡將為賊所得,俊知言辭不能動賊,因叩頭流血,乞得代之。賊不聽,前斫府君,俊因投身,投之正與刃會,斫俊左肩,瘡尺餘。賊又欲更下刃,俊號呼,抱持不置,賊因相謂曰:「此義士,殺之不祥。」遂俱縱遣。

17 州主簿:
黃義仲《交、廣二州記》曰:合浦之士有尹牙,為郡主簿,太守答云:「重仇未報。」牙即變姓易名,為報之。天子奇其義,因赦不問。

18 州主簿:
《俗說》曰:謝景仁為豫州主簿,在玄閤下。桓聞其善彈箏,便呼之。既至,取箏令彈。謝即理弦撫箏,因歌《秋風》,意氣殊邁。桓大以此奇之。

URN: ctp:n3773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