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us on Facebook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Twitter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sina.com's microblogging site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Douban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Chinese Text Project
Simplified Chinese version

《交友二》

Library Resources
1 交友二:
范晔《后汉书》曰:孔融,宙之子也。十岁从父诣京师。时河南尹李膺简重,敕外云:“自京非当世才艺、英贤、通家子孙,辄不得进。”融故造其门,云:“我与公积代通家子孙。”膺乃召见,问:“父祖尝与仆有恩旧?”曰:“然。吾先君孔子与君先人李老君同德比义,而相师友,则融与君岂非积代通家也。”众奇之。
又曰:第五伦始以营长诣郡尹鲜于褒,见而异之,署为吏。后褒坐事左转高唐令,临去,握臂诀曰:“恨相知晚。”
又曰:肃宗始修古礼,巡狩方岳。崔骃上《四巡颂》,帝叹之,谓侍中窦宪曰:“知崔骃乎?”对曰:“班固数为臣说之,然未见。”帝曰:“公爱班固而忽崔骃,叶公之好龙也。可试见。”骃候宪,宪倒屣迎,笑谓骃曰:“吾受诏交公,何得薄我哉?”遂揖入也。
又曰:锺皓,字季明,颍川长社人。皓少以笃行称。同郡陈实,年不及皓,皓引与为友。
又曰:张叔升,字彦真,陈留尉氏人也。有大志,叹曰:“人生于世,白驹过隙耳,安能曲道媚世俗哉!”守外黄令,遇党锢去官。道逢友人班荆而语曰:“今阙下阉宦专权。”因相向而泣。有老父过之曰:“嗟乎,二大夫何泣之悲!龙不隐鳞,凤不藏翼,一世网罗,泣将何及?”二人欲与之言,不顾而退,升竟以党锢下狱死。
又曰:任末,字叔本。游京师,教授十余年。友人董奉德于洛阳病亡,末躬推车,载奉德致于墓所,由是知名也。
又曰:梁鸿友人高恢,字伯达,少好《老子》,隐华阴山。及鸿东游,思恢作诗。远不复相见,恢亦高抗,终身不仕。
又曰:陈蕃、李膺之败,何颙以与蕃、膺善,遂为宦者所陷,乃改名姓,亡匿汝南间。所至皆亲其豪杰,有声荆豫之域。袁绍慕之,私与往来,结为奔走之交。
又曰:孔奋,字君鱼,扶风茂陵人也。守姑臧长,治贵仁平。太守梁统深相敬待,不以官属礼之,常迎入大门,引入见母。
又曰:李燮,字德公。所交皆舍短取长,好成人之美。颍川荀爽、贾彪虽俱知名,而不相能,燮并交二子,情无适莫,世称其平正。
又曰:王允,字子师。同郡郭林宗一见奇之,曰:“王生一日千里,王佐才也。”遂定交。

2 交友二:
谢承《后汉书》曰:范式为荆州刺史。友人南阳孔嵩,贫有亲老,乃变名姓,佣于新野县,县吏遣嵩为式导驺,式见而识之,呼嵩,把臂谓曰:“子非孔仲山耶?”对之叹息。式敕县代嵩,嵩以佣未竟,不肯去。
又曰:陈蕃既被害,友人陈留朱震,时为铚令,闻而弃官,哭而收葬。
又曰:许敬,字鸿卿,汝南人。与同郡周伯灵为交友。伯灵早亡,卿育养其子。
又曰:马实,字伯骞。勤结英雄,所欲友接,负笈荷担,不远万里。山阳王畅未仕时,实慕高名,往见之,届畅门投刺,欲不肯见,使从者拒之云:“行历未旋。”实留连,日日往伺之,谓从者曰:“夫孝子事亲,行不逾日,而至今不归,非孝子也。欲待与相见,如凶于路,往而不友,哭之以为死交。”畅闻其言,叹息壮志,因执其手,揖引与入。美谈毕,请入见母,饮实定好而别。实临退,执畅手诀曰:“太上立德,其次立功。幸俱生盛明之世,免砖瓦之姿,托为丈夫,当建名后载,不可为空生徒死之物,秽天壤之间。”
又曰:雷义,字仲公,豫章人。举茂才,让友人陈重,字景公。刺史不听,义遂阳狂披发走,不应命。乡里为之语曰:“胶漆自谓坚,不如雷与陈。”
又曰:范式,字巨卿,山阳金乡人。少游太学,与汝南张劭为友。劭字玄伯。二人并告归乡里。式谓玄伯曰:“后二年当还,将过拜尊亲,见孺子焉。”乃共克期。至日,卿果到,升堂拜母,饮尽欢而别。后玄伯寝疾笃,同郡郅君章、商子微晨夜省视。玄伯临尽,曰:“恨不见死友!”寻卒。式梦玄伯玄冕垂缨而呼曰:“吾死当以某日葬,子岂能相及?”式觉而悲赴之,便服朋友之服,投其葬日。未届,而丧已发引,至坑,将窆,而柩不肯进。其母抚之曰:“玄伯岂有望也?”停柩移时,见有素车白马,号哭而来,母曰:“必巨卿也。”既至,叩丧言曰:“行矣玄伯,死生异路,永从此辞。”会葬者千人,皆挥涕。式执绋引,柩乃前进。式留止冢次,修坟树而退。
又曰:范式尝至京师,受业太学。时诸生长沙陈平子同宰骚,与式未相见,而平昨;病,曰:“山阳范式,烈士也,可托死。吾殁,但以尸埋巨卿户前。”乃裂素为书遗巨卿。既终,妻从其言。式行适还,有书见瘗,怆然感之,向坟揖哭,为死友。乃营护妻儿,身自送丧于临湘。未至四五里,乃委素书于柩上,哭别而去。

3 交友二:
袁山松《后汉书》曰:吴佑放猪长桓泽中,诵经而行。北海公沙穆游太学,资乏,变服为佣,与佑凭舂。遂为交于杵臼之间。

4 交友二:
华峤《后汉书》曰:洛阳庆鸿,慷慨好义,廉范与为刎颈之友。时人称曰:“前有管、鲍,后有庆、廉。”

5 交友二:
司马彪《续汉书》曰:李膺性简亢,无所交接,惟以同郡荀淑、陈实为时友。

6 交友二:
《东观汉记》曰:杨政尝过马武,称疾,见政对几据床,欲令政拜床下。政入户,前排武,径上床坐。武恨,言语不怿。政因把武臂责之曰:“卿蒙恩,称蕃臣,不思求贤报国,而骄天下英俊。”会信阳侯至,责数武,合为朋友也。
又曰:尹敏,字幼季。与班彪相厚,每相与谈,常对案不食,昼即至暝夜即彻具。
又曰:朱晖同县张堪有名德,每与相见,常接以友道。晖以堪宿望盛名,未敢安之。堪至,把晖臂曰:“欲以妻子托朱生。”晖举手不敢答。堪后仕为渔阳太守,晖自为临淮太守,绝相闻见。时南阳饥,堪妻子贫穷,晖乃自往候视其困,分所有以赈给之。
又曰:郅恽友人董子张者,父先为乡人所害。及子张病,将终,恽往候之。子张病涕,视恽,不能言。恽曰:“吾知子不悲夭命,而痛仇不复也。”子张但目击而已。恽即起,将客遮仇人,取其头以示子张。子张见而气绝。
又曰:赵喜为赤眉兵所围,迫急,乃亡走,与友人韩仲伯等数十人,携小弱,越山出武关。仲伯以妇色美,虑有强暴者,而己受其害,欲弃之于道。喜怒不听,以泥涂妇面,载以鹿车,身推之。每逢贼欲逼夺,喜辄言病,以此得免。
又曰:闵仲叔恬静养神,弗役于物。与周党相友,党每过仲叔,共含菽饮水。
又曰:应顺,字仲华,汝南人。少与同郡许敬善。敬家贫,亲老无子,为敬去妻更娶。

7 交友二:
《魏志》曰:荀攸,彧从子也。太祖令曰:“孤与荀公达周旋二十馀年,初无毫毛可非者。”
又曰:公达,贤人也。所谓“温良恭俭让以得之”。孔子称“晏平仲善与人交,久而敬之”,公达即其人也。
又曰:曹真,字子丹,太祖族子也。真少与宗人曹遵、乡人朱赞并事太祖,遵、赞早亡,真愍之,乞分所食邑封遵、赞子。诏曰:“太司马有叔向抚孤之仁,笃晏婴久要之分。君子成人之美,听分真邑赐遵、赞子爵关内侯,各五百户。
又曰:崔琰,字季圭,清河东武城人也。少朴讷,好击剑,尚武事。琰友人公孙方早卒,琰抚其孤息,若己子。
又曰:陈矫,字季弼,为郡功曹。过太山,太山守薛悌异之,结为亲友。戏峤曰:“以郡吏交二千石,不亦可乎!”悌后为魏郡及尚书令,皆代矫。

8 交友二:
《魏略》曰:赵歧,字台卿。藏匿避难,买饼市中。孙嵩见歧非常人,呼而问之,遂与俱归。嵩先入,白母曰:“出行乃得死友。”迎上堂,享之极欣,藏歧复壁中。
又曰:华歆,字子鱼,平原人。灵帝时与北海邴原、管宁俱游学,三人相善,故时人号三人为龙,谓原为龙腹,宁为龙尾,歆为龙头。

9 交友二:
《魏氏春秋》曰:嵇康寓居河内,与之游者,未尝见其喜愠之色。与陈留阮籍、河内山涛、向秀、藉兄子咸、琅琊王戎、沛人刘伶相与友善,游于竹林,号曰七贤。

10 交友二:
《吴志》曰:孙策创业,命张昭为长史,抚军中郎将,升堂拜母,如比肩之旧。文武之事,一以委昭。
又曰:吴范,字文则。与亲故交接有终始。素与魏腾同邑相善为交。滕尝有罪,吴主权责怒甚,敢有谏者处死,范谓滕曰:“与汝偕死。”滕曰:“死而无益,何死?”范曰:“安能虑此,坐观汝耶!”乃髡头自缚诣门下,使铃下以闻。铃下不敢,曰:“必死不可!”范曰:“汝有子耶?”曰:“有。”曰:“使汝为吴范死,子以属我。”铃下曰:“诺。”乃排阁入。言未卒,权大怒,欲投以戟。逡巡出走,范因突入,叩头流血,言与涕并。良久,权意释,免滕。
又曰:周瑜,长壮有姿貌。孙坚兴义兵讨董卓,徙家于舒。坚子策与同年,独相友善,瑜推道南宅以舍策,升堂拜母,有无共通。
又曰:鲁肃,字子敬,临淮东城人。周瑜知其奇也,遂相亲结,定侨、札之分。
又曰:鲁肃代周瑜之当陆口,过吕蒙屯下。肃意尚轻蒙,或说肃曰:“吕将军功日显,不可以故意待也,君宜顺之。”肃遂往诣蒙,酒酣,蒙问肃曰:“君受重任,与关羽为邻,将何计略,以备不虞?”因为画五策。肃于是越席就之,拊其背曰:“吕子明,吾不知卿才略所及乃至于此。”遂拜蒙母,结友而别。

11 交友二:
《吴录》曰:张温,字惠恕。英才瑰伟,遂以礼躬延见召,对词雅淹润。帝攻容前席拜中郎,聘蜀,与诸葛全结金兰之好焉。

12 交友二:
《蜀志》曰:马谡音缩。字幼常。才气过人,好论军计。谡临终与诸葛亮书曰:“明公视谡犹子,谡视明公犹父,愿深殛鲧兴禹之义,使平生之交不亏此,谡虽死无恨于黄泉也。”于时十万之众为之流涕。亮自临祭,待其孤遗若平生。
又曰:张裔字君嗣,蜀郡成都人也。少与犍为杨恭友善,恭早死,遗孤未数岁,裔分居事恭母如母。恭息长大,为之娶妻,买田宅产业,使立门户。
又曰:杨戏,字文然。为人笃于旧故,与巴西韩俨、黎韬童幼相亲,后俨痼疾废顿,韬无行见捐,戏经纪振恤,恩好如初。

13 交友二:
《晋书》曰:王龚,字孝伯。清操过人,才地自负,恒有宰相之望。与王沉齐名,友善。
又曰:桓温,字玄子,宣城太守彝之子也。与庾翼友善,恒相期以宁济之事。翼荐温于明帝曰:“桓温少有雄略,愿勿以常人遇之。”
又曰:陆机,吴人也。文章冠代。至太康末与弟云造太常张华。华素重其名,如旧相识,曰:“伐吴之役,利获二俊。”
又曰:周馥,字祖宣。馥少与友人成公简齐名,俱起家为诸王友学。
又曰:纪瞻慎行好施,老而弥笃。少与陆机兄弟相亲善。及机被诛,瞻恤其家,及嫁机女,资送同于所生。
又曰:郑衮,字叔林。荣阳开封人也。少孤,随叔父浑避难江东。时华歆为豫章太守,浑往依之,歆素与衮父泰友善,抚养衮如己子。

14 交友二:
《晋中兴书》曰:郗超所交皆一时秀美,虽寒门后进亦拔而友之。死之日,贵贱操笔为诔者四十馀人。其为物所宗贵如此。
又曰:胡毋辅之,字彦国。少擅高名。有王尼者,出寒微,辅之、庾顗、王澄等,共为美谈。尼以门役送护军府,辅之等乃赍羊酒诣门。吏以闻护军,曰:“诸名士以羊酒来,当有以。”既入,先过尼,尼已给府养马,辅之等坐厩下,与尼炙羊饮酒而去,竟不见护军。护军大惊,乃与尼长假。
又曰:东瓯沃壤,名士多乐居之,太傅谢安未仕时,亦居东土,共王羲之、孙卓、李充、许询、道林,皆文义冠世,共相友昵。
又曰:鲁公贾谧参管朝政,京洛人士无不倾心。渤海石崇之徒,年皆长谧,并以文才降节事谧,共相朋昵,号曰二十四友。
又曰:羊曼,字祖延。颓纵弘狂,饮酒诞节。与温峤、庾亮、阮放、桓彝同志友善,并为中兴名臣。时州里称陈留阮放为弘伯,高平郗鉴为方伯,太山胡母辅之为达伯,济阴卞壸为裁伯,陈留蔡谟为朗伯,陈留阮孚为诞伯,高平刘绶为委伯,而曼为䵬伯,凡八伯,盖拟古之八俊。
又曰:薛兼与同郡纪瞻、广陵、闵鸿、吴郡顾荣、会稽贺循同志友善。初入洛,司空张磺见而叹息曰“南金也”。
又曰:华谭所友人袁甫者,字公胄,历阳人。少能言议,与谭齐名,友善。太安中入洛,谭与甫书曰:“诚以枯泽非应龙之渊,棘林非鸾凤之窟。昔食其自匿监门,非高祖不长揖;孔明骨稼南阳,非刘氏不驰驱。望云霄而遇翮,见鸿渐之轻羽;瞻长途而高鸣,知骐骥之迅足。”
又曰:王蒙少而不羁,不为乡闾所齿。晚节克修,遂有风流美誉,与沛国刘惔齐名、友善。时人以蒙比袁耀卿,惔比荀奉倩。

15 交友二:
何法盛《晋中兴书》曰:庾翼,字雉恭。时京兆杜乂、陈郡商浩并才名冠世,而翼弗之重,每语人曰:“此辈宜束之高阁,俟天下平然后议其所任耳。”惟与桓友善,在总角之中,便相期终始。
又曰:肃祖之在东宫,与温峤、庾亮并布衣之好。

16 交友二:
《晋阳秋》曰:陆抗、羊祜、推侨,札之好。抗尝遗佑酒,佑亦馈抗药,各推心服之。

URN: ctp:n3837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