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Facebook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感謝各位的支持! 在Twitter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感謝各位的支持! 在新浪微博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感謝各位的支持! 在豆瓣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感謝各位的支持!
中國哲學書電子化計劃

《品藻中》

電子圖書館
1 品藻中:
《晉書》曰:《韋忠傳》云:裴頠為仆射,數言忠於司空張華,華辟之,辭病不赴。人問其故,忠曰:「吾茨檐賤士,本無宦情。且茂先華而不實,裴頠欲而無厭,棄禮典而附賊后,此豈大丈夫之所宜行耶!」
又曰:王戎有人倫鑒識,嘗目山濤如璞玉渾金,我皆欽其寶,莫知名其器;玉衍神姿高徹,如瑤林樹,自然是風塵外物。謂裴頠拙於用長。荀勖工於用短,陳道寧纟畟纟畟如束長竿。
又曰:褚陶。吳平,召補尚書郎。張磺見之,謂陸機曰:「君兄弟龍躍雲津,顧彥先鳳鳴朝陽,謂東南之寶以盡,不意復見褚生。」機曰:「公但未睹不鳴不躍者耳。」華曰:「故知延門之德不孤,川岳之寶不匱矣。」
又曰:樂廣,尚書令衛瓘,朝之耆舊,逮與魏正始中諸名士談論,見廣而奇之,曰:「自昔諸賢既歿,常恐微言將絕,而今乃復聞斯言於君矣。」命諸子造焉,曰:「此人之水鏡,見之瑩然,若披雲而睹青天也。」
又曰:嵇紹始入,或謂王戎曰:「昨於稠人中始見嵇紹昂昂然若野鶴之在雞群。」戎曰:「君復未見其父耳。」
又曰:王戎幼而潁悟,神彩秀徹,視日不眩。裴楷見而目之曰:「戎眼爛爛如巖下電。」
又曰:張翰有清才,善屬文,而縱任不拘,時人號為江東步兵。
又曰:劉毅轉司隸校尉,糾正豪右,京師肅然,司部守令望風投印綬者甚眾。時人以毅方之諸葛豐、蓋寬饒。
又曰:樂廣少與弘農楊準相善。準之二子曰喬曰髦,皆知名於世。準使先詣裴頠,頠性弘方,愛喬有高韻。謂準曰:「喬當及卿,髦少減也。」又使詣廣,廣性清淳,愛髦有神檢。謂準曰:「喬自及卿,然髦亦清出。」準嘆曰:「我二兒之優劣,乃裴、樂之優劣也。」論者以為喬雖有高韻,而神檢不足,樂為得之矣。
又曰:劉頌守廷尉。時尚書令史扈寅非罪下獄,詔使考竟,頌執據無罪,寅遂得免。時人以頌比張釋之乎!
又曰:和嶠遷潁川太守,為政橇膨,甚得百姓歡心。太傅從事中郎庾顗見而嘆曰:「嶠森森如千丈松,雖磥砢多節目,施之大廈,有棟梁之用。」

2 品藻中:
又《郄鑒傳》云:王敦嘗謂曰:「樂彥輔短才耳。后生流宕,言違名檢,考之以實,豈勝滿武秋耶?」鑒曰:「擬人必於其倫。彥輔道韻平淡,體識沖粹,處傾危之朝,不可得而親疏。及愍懷太子之廢,柔而有正。武秋失節之士,何可同日而言!」敦曰:「愍懷廢徙之際,交有危機之急,人何能以死守之乎!以此相方,其不減明矣。」

3 品藻中:
又《孫登傳》云:嵇康從之游三年,問其所圖,終不答,康每嘆息。將別,謂曰:「先生竟無言乎?」登乃曰:「子識火乎?火生而有光,而不用其光,果在於用光。人生而有才,不用其才,而果在於用才。故用光在乎得薪,所以保其耀;用才在於識真,所以全其年。今子才多識寡,難乎免於今之世去矣!子無求乎?」康不能用,果遭非命。

4 品藻中:
又《王湛傳》云:武帝亦以湛為癡,每見濟,輒調之曰:「卿家癡叔死未?」濟常無以答。及是,帝又問如初,濟曰:「臣叔殊不癡。」因稱其美。帝曰:「誰比?」濟曰:「山濤以下,魏舒以上。」時人謂「湛上方山濤不足,下比魏舒有餘。」湛聞曰:「欲處我季孟之間乎?」
又曰:陸機天才秀逸,辭藻弘麗,張華嘗謂之曰:「人常恨才少,而子更患其多。」
又曰:陸云,刺史周浚召為從事,謂人曰:「陸士龍當今顏子也。」
又曰:王衍俊秀有令望,虛心玄遠,未嘗語利。王敦過江,常稱之曰:「夷甫處眾中,如珠玉在瓦石間。」顧愷之作畫贊,亦稱衍巖巖清峙,壁立千仞。
又曰:杜乂性純和,美姿容,有盛名於江左。王羲之見而目之曰:「膚若凝脂,眼如點漆,此神仙中人也。」桓彝亦曰:「衛玠神清,杜乂形清。」

5 品藻中:
又《郭文傳》:溫嶠嘗稱曰:「文有賢人之性,而無賢人之才,柳下惠、梁琦之亞乎?」
又曰:羅含,謝尚與含為方外之好,乃稱曰:「羅君章可謂湘中之琳瑯。」
又曰:羅含、桓溫嘗與僚屬宴會,含后至,溫問眾座曰:「此何如人?」或曰:「可謂荊楚之杞梓。」桓曰:「此自江左之秀,豈惟荊楚而已。」
又曰:薛兼少與同郡紀瞻、廣陵閔鴻、吳郡顧榮、會稽賀循齊名,號為「五俊」。初入洛,司空張磺見而奇之曰:「皆南金也。」
又曰:《郄超傳》云:沙門支遁以清談著名于時,風流勝貴,莫不崇敬,以為造微之功,足參諸正始。而遁常重超,以為一時之俊。
又曰:郄超為桓溫參軍。謝安與王坦之常詣溫論事,溫令超帳中臥聽之,風動帳開,安笑曰:「郄生可謂入幕之賓矣。」

6 品藻中:
又:《周顗傳》曰:庾亮嘗謂顗曰:「諸人咸以君方樂廣。」顗曰:「何乃刻畫無鹽,唐突西施也。」
又曰:應詹弱冠知名,性質素弘雅,物雖犯而弗之校,以學藝文章稱。司徒何邵見之曰:「君子哉若人!」
又曰:桓溫豪爽有風概,姿貌甚偉,面有七星。少與沛國劉惔善,惔嘗稱之曰:「溫眼如紫石棱,須作猬毛磔,孫仲謀、晉宣王之流亞也。」
又曰:劉惔寓居京口,家貧,織芒履以為養,雖蓽門陋巷,晏如也。人未之識,惟王導深器之。后稍知名,論者比之袁羊。惔喜,還告其母。其母,聰明婦人也,謂之曰:「此非汝比,勿受之。」又有方之范汪者。惔復喜,母又不聽。及惔年德轉昇,論者遂比之荀粲。
又曰:荀崧弱冠,太原王濟甚相器重,以方其外祖陳郡袁侃,謂侃弟奧曰:「近見荀監子,清虛名理,當不及父,德性純粹,是賢兄輩人也。」
又曰:成公簡,字宗舒,東郡人也。世二千石。性清素,不求榮利,潛心味道,罔有干其志者。默識過人。張茂先每言:「公簡清靜比楊子雲,默識擬張安世。」
又曰:謝安總角,神識沉敏,風宇修暢,善行書。弱冠夷熙濛,清言良久,既去,濛子修曰:「向客何如大人?」濛曰:「此客亹亹而來逼人。」王導亦深器之。由是有重名。
又曰:謝萬善屬文,敘漁父、屈原、季主、賈誼、楚老、龔勝、孫登、嵇康四隱四顯為《八賢論》,其旨以處者為優,出者為劣,以示孫綽。綽與往反,以體公識遠者,則出處同歸。
又曰:《韓康伯傳》云:庾和名重一時,少所推服,常稱康伯及王坦之曰:「思理倫和,我敬韓康伯;志力強正,吾愧王文度。」
又曰:王獻之嘗與兄徽之俱詣謝安,徽之多言俗事,獻之寒溫而已。既出,客問安王氏兄弟優劣,安曰:「小者佳。」客問其故,安曰:「吉人之辭寡。」
又曰:褚裒與杜乂俱有盛名,冠于中興。譙國桓彝見而目之曰:「季野有皮里春秋。」言其外無臧否,而內有所褒貶也。
又曰:王恭美姿儀,人多愛悅,或目云:「濯濯如春月柳。」嘗被鶴氅裘,涉雪而行,孟昶窺見之,嘆曰:「此真神仙中人也!」
又曰:王恭,字孝伯,少有美譽,清辯過人,自負才地高華,恒有宰輔之望。與王忱齊名友善,慕劉惔之為人。謝安常曰:「王恭才地可以為將相。」

7 品藻中:
《宋書》曰:謝弘微,叔父混特所敬貴,號為微子。常云:「阿遠剛操負氣,阿客博而無檢;曜恃才而持操不篤;晦自知而納善不周,設復功濟三才,終亦以此為恨;至如微子,吾無間然。」又曰:「微子異不傷物。同不害正,若年迨六十必至公輔。」
又曰:龔祈不應徵辟。祈風姿端雅,容止可觀,中書郎范述見而嘆曰:「此荊楚仙人也。」

8 品藻中:
蕭子顯《齊書》曰:王僧祐父遠,為光祿勛。宋世為之語曰:「王遠如屏風,屈曲能蔽風露。」

9 品藻中:
《陳書》:周弘正叔父舍,每與談論,輒異之,曰:「觀汝神情潁晤,清理警發,后世知名,當出吾右。」
又曰:高祖在京城,嘗與諸將宴,杜僧明、周文育、侯安都為壽,各稱功伐。高祖曰:「卿等悉良將也。然而并有所短,杜公志大而識暗,狎下而嬌尊矜功,不收其拙;周侯交不擇人,而推心過差,居危履險,猜防不設;侯郎傲誕而無厭,輕佻而肆志,并非全身之道耳。」卒皆如其言。

10 品藻中:
《隋書》曰:玄善以高穎有宰相之具,嘗言於上曰:「楊素粗疏,蘇威怯懦,玄胄、玄旻,正似鴨耳。可以付社稷者,惟獨高颎。」
又曰:蘇威,治書侍御史梁毗以威領五職,安繁戀劇,無舉賢自代之心,抗表劾威。上曰:「蘇威朝夕孜孜,志存遠大,舉賢不缺,何遽迫之。」顧謂威曰:「用之則行,舍之則藏,惟我與爾有是夫!」因謂朝臣曰:「蘇威不值我,無以措其言;我不得蘇威,何以行其道?楊素才辯無雙,至若斟酌古今,助我宣化,非威之匹也。蘇威若逢亂世,商山四皓,豈易屈哉!」
又曰:楊達為人弘厚,有局度。楊素每言曰:有君子之貌兼君子之心者,惟達耳!

11 品藻中:
《唐書》曰:王珪嘗侍宴,太宗謂珪曰:「卿識鑒清通,尤善談論,自房玄齡等,咸宜品藻,又可自量,孰與諸子賢?」對曰:「孜孜奉國,知無不為,臣不如玄齡。才兼文武,出將入相,臣不如李靖。敷奏詳明,出納惟允,臣不如彥博。處繁理劇,眾務必舉,臣不如戴胄。以諫諍為心,恥君不及於堯、舜,臣不如魏徵。至如激濁揚清,嫉惡好善,臣於數子,亦有一日之長。」太宗深然其言,群公亦各以為盡已所懷,謂之確論。
又曰:馬周有機辯,能敷奏,深識事端,動無不中。太宗嘗曰:「我于馬周,暫時不見,則便思之。中書侍郎岑文本謂所親曰:」吾見馬君論事多矣,援引事類,揚榷古今,舉要刪蕪,會文切理,一字不可加,一言不可減,聽之靡靡,令人忘倦。昔之蘇、張、終、賈,正應此耳。然鳶肩火色,騰上必速,恐不能免耳。「
又曰:韋述時,趙冬曦、孫逖、王翰常游其門。趙冬曦兄冬日,弟和壁、居貞、安貞、頤貞等六人,逖弟迪、逌、迥、辶巳、巡亦六人,并詞學登科。張說曰:「趙、韋昆季,今之杞梓也。」
又曰:馮定,字介夫,宿之弟也。儀貌壯偉,與宿俱有文學,而定過之。貞玄中皆舉進士,時人比之漢朝二馮君。

12 品藻中:
《呂氏春秋》曰:管仲有病,桓公往問之曰:「仲父之病病矣,將何以教寡人?」管仲對曰:「愿君之遠易牙、豎刀、常之巫、衛公子啟方也。」公曰:「易牙烹其子以慊寡人,慊,悏也。猶尚可疑邪?」管仲對曰:「人之情,非不愛其子。子之忍,將何有於君?」公又曰:「豎刁自害以近寡人,猶尚可疑耶?」管仲對曰:「人之情,非不愛其身。其身之忍又將何有於君?」公又曰:「常之巫審於死生,能去疴病,猶尚可疑耶?」管仲對曰:「死生命也,疴病本也。君不用其命、守其本而恃常之巫,彼將以此無不為也。」公又曰:「衛公子啟方事寡人十五年,其父死不敢歸哭,猶尚可疑耶?」管仲對曰:「人之情無不愛其父,父之忍將何有於君?」公曰:「諾。」管仲死,盡逐之。食不甘,官不治,病不起,朝不肅。居三年,公曰:「仲父不亦過乎?」復召而反之。明年,公有病,常之巫從中出曰:「公將以某日薨。」易牙、豎刁相與作亂,矯以公瘤攏衛公子啟方以書社四十人下衛。公慨焉嘆涕曰:「管子聖人之所見,豈不遠哉?若死者有知,我何目面以見仲父乎?」蒙衣袂而死,絕于壽宮。
又曰:吳起謂商文曰:「事君果有命矣!」商文曰:「何謂也?」吳起曰:「治四境之內,成訓教,變習俗,使君臣有義,父子有序,子與我孰賢?」商文曰:「吾不若子。」曰:「今日置質為臣,其主安重;今日釋璽辭官,其主安輕;子與我孰賢?」商文曰:「吾不若子。」曰:「援桴一鼓,敵人在前,使三軍之士,樂死若生,子與我孰賢?」商文曰:「吾不若子。」吳起曰:「三者,子皆不吾若也。位在吾上,命矣夫!」商文曰:「善。子問我,我亦問子。變世主少,群臣相疑,黔首不定。當此之時,屬之我乎?屬之子乎?」吳起默然不對。少間,曰:「然。」商文曰:「是吾所以加於子之上也。」

13 品藻中:
崔鴻《前涼錄》曰:張茂謂馬岌曰:「劉曜自古可誰等輩也?」岌謂曰:「曹孟德之流。」茂默然。岌曰:「孟德公族也,劉曜戎狄,難易不同,曜殆過之。」茂曰:「曜可方呂布、關習,而云孟德不及,豈不過哉。」岌曰:「孟德挾天子,令諸侯,仗大義,討不庭。曜一卒胡人,用烏合之眾而能建威成大逆,天下莫之當,其不優歟?」茂曰:「天生胡以滅中國,殆不可以人事論也。」

14 品藻中:
《秦記》曰:姚萇大破苻登,置酒高會,諸將咸曰:「若值魏武王,尋破此賊,陛下將牢大過。」上嘆曰:「吾不如亡兄者四也;長八尺五寸,垂臂過膝,望而畏之,一也。當十萬之眾,與天下爭衡,望麾直突,前無橫陣,二也。突覽古今,講論道藝,駕御群賢,收羅俊異,三也。總領大眾,經履險難,大小悅稱,人盡死力,四不如也。」
又曰:魏武王姚襄禮待楊亮,亮奔桓溫,溫問亮曰:「襄何如人?」答曰:「天下杰也。神明器度,故是孫策之儔,而雄武過之。」

15 品藻中:
《越絕書》曰:或問曰:「子胥、范蠡何人也?」曰:「子胥勇而知,范蠡知而明,皆賢人也。」問曰:「子胥死,范蠡去,二人行違,皆稱賢何也?」答曰:「《論語》曰:陳力就列,不能者止。事君,以道言耳,范蠡單身入越,致主於霸,有所不合,故去也。」問曰:「不合何不死?」曰:「止,去,事之義也,義無死。子胥死者,受恩深也。《傳》曰:孔子去魯,燔俎無肉。曾子去妻,藜蒸不熟。微子去,比干死,孔子并稱仁,行雖違,其義同。死與生,敗與成,其同奈何?《論語》曰:有殺身以成仁。子胥重其信,范蠡貴其義,信從中出,義從外入。微子去者,痛殷道也;比干死者,忠於紂也;箕子亡者,絕也。忠信之至,相為外里耳。」問:「二子孰逾乎?」曰:「以為同耳。」

16 品藻中:
《華陽國志》曰:廣陵太守下邳陳登,字玄龍,太尉球孫也。有俊才,較天下士,謂功曹陳喬曰:「閨門雍穆,有德有行,吾敬陳玄方。父子冰清玉潔,有德有言,吾敬華子魚。博聞強識,奇逸卓犖,吾敬孔文舉。雄姿杰出,有王霸之略,吾敬劉玄德。」

17 品藻中:
《零陵先賢傳》曰:劉備曰:「子初即劉巴字也。才知絕人,如孤,可用。非孤者,難獨任也。」亮亦曰:「運籌策於帷幄之中,吾不如子初遠矣。若提桴鼓,會於軍門,使百姓喜勇,當與議之可。」

18 品藻中:
《陳武別傳》曰:武,時人無察者,頓丘閭遐薦之於軍府。或問:「武當今可與誰為輩?」遐曰:「方謝道堅不足,比徐世璋有餘。」道堅、世璋皆同時知名士也。武聞之,笑曰:「乃處我季孟之間乎?」

19 品藻中:
《衛玠別傳》曰:永和中,丹陽尹劉真長、鎮西將軍謝仁祖商略中朝士人,遂及於玠。或問:「杜弘治得方衛洗馬不?」謝曰:「安得相比,其間可容數人。」

20 品藻中:
《世說》曰:嵇中散語趙景真:「卿瞳子白黑分明,有白起之風,恨量小狹。」趙答曰:「尺表能審璇衡之度,寸管能測往復之晷。何必在大?但問識何如耳。」
又曰:諸名士共洛水上戲。還,樂令問王夷甫曰:「今日共看,樂不?」王曰:「裴仆射善談名理,混有雅致;張茂先論《史》《漢》,殊靡可聽;我與王安豐說延陵、子房,亦超然者。」
又曰:劉萬安,即道真之子,庾公所謂「灼然玉舉。」又云:「千人亦見,百人亦見。」王右軍少時,丞相云:「逸少何緣復減萬安?」
又曰:諸葛瑾弟亮及從弟誕,并有盛名,各在一國。于時以為蜀得其龍,吳得其虎,魏得其狗。誕在魏,與夏侯玄齊名;瑾在吳,吳朝服其弘雅。
又曰:卞望之云:「郄公體中有三反:方於事上,好下接己,一反;治身清貞,而大修計校,二反;自好讀書,憎人學問,三反也。」
又曰:王敦為大將軍,鎮豫章。衛玠避亂,從洛投敦。相見欣然,談話彌日。于時謝鯤為長史,敦謂鯤曰:「不意永嘉之末,復聞正始之音。阿平若在,當復絕倒。」時人以玠為玉人。

21 品藻中:
《語林》曰:謝碣絕重其婦,張玄常稱其婦,欲以敵之。有濟尼者,并游張、謝二家,人問其抖錫優劣,答曰:「玄夫人神情散朗,故有林下之風;碣家婦,清心玉映,自是閨房之秀也。」

22 品藻中:
《三輔決錄》曰:弭生,字仲叔,其父賤。故張伯英與李幼才書曰:「弭仲叔高德美名,命世之才,非弭氏小族所有,新豐瘠土所當出也。」

23 品藻中:
《郭泰別傳》曰:泰字林宗,少游汝南,先過袁閬,不宿而退,往從黃憲,累日方還。或問林宗,林宗曰:「奉高之器,譬諸泛濫,雖清而易挹;叔度汪汪君子,若千頃波,澄之不清,撓之不濁,不可量也。」

URN: ctp:n385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