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us on Facebook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Twitter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sina.com's microblogging site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Douban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Chinese Text Project
Simplified Chinese version

《谏诤七》

Library Resources
1 谏诤七:
《白虎通》曰:谏,间也。更也。是非相间,革更其行也。
又曰:规谏者礼也。视君颜色不悦,且却;悦者复前;以礼进退。
又曰:士不得谏者,士贱,不得豫政故不得谏诤父之力。得因尽其忠耳。保傅曰:“大夫进谏,士傅民语,妻得谏夫者,夫妻一体,荣辱共之。”《诗》曰:“相鼠有皮,人而无仪,不死胡为?”此妻谏夫之诗。子谏父,父不从,不得去者,父子一体无相离之性,犹火去木而灭。

2 谏诤七:
刘向《新序》曰:鲁哀公为室,而大公仪子谏,哀公毁室而止。
又曰:庄辛谏楚襄王曰:“君王左州侯右夏侯,从新安君与寿陵君同轩,淫行侈靡,而亡国政,郢其危矣。”王曰:“先生老惽欤,妄为楚国祓欤?”对曰:“臣非敢为楚祓,诚见之也,不出十月。”十月,王果亡失江汉鄢郢之地。

3 谏诤七:
讽谏木 《新序》曰:楚襄王亡失江汉鄢郢之地,乃使召庄辛,辛曰:“庶人有称曰:亡羊而固牢,不为迟;见兔而呼狗,不为晚。汤武以百里王,桀纣以天下亡。今国虽小,绝长继短,以千里数。且君王独不见夫青蛉乎,六足四翼,蜚翔乎天地之间,求蚊虻而食之,待甘露而饮之,自以为无患,不知五尺童子以竹竿加之乎四仞之上,而下为虫蚁所食。青蛉。犹其小者,黄雀俯啄百粒,仰栖茂树,鼓其翼,奋其翅,自以为无患,与民无争;不知公子王孙左抱弹、右摄丸,昼游乎茂树而夕和乎酸咸。黄雀犹其小者,鸿鹄嬉游乎江河,修其六翮,一举千里,自以为无患,与民无争;不知弋者操其弓矢,修其防翳,故朝游乎江河而暮调乎鼎俎。鸿鹄犹其小者,蔡侯之事又是也。蔡侯南游乎高陵,北经乎巫山嬉游乎商蔡之囿,不以国家为事;不知子发受命宣王,绁以朱丝也。蔡侯之事犹其小者,今君王之事又是也。君王左州侯、右夏侯,从新安君与寿陵君,淫行康乐,游娱驰骋;不知穰侯方与秦王谋杀之乎黾塞之外。”襄王大惧,形体棹慓曰:“谨受令。”乃封辛为成陵君,而用计焉。《战国策》文亦同。
又曰:赵简子上羊肠之坂,群臣皆偏裼推车,而虎哙独担戟行歌,不推车。简子曰:“寡人上坂,群臣皆推车,哙独戟行歌不推车,哙为人臣而侮其主者,其罪何若?”对曰:“为人臣侮其主者死!”又曰:“身死妻子为戮,君既已闻为人臣侮其主罪,君亦闻为人君侮其臣者乎?”简子曰:“为人君而侮其臣者如何?”对曰:“为人君侮其臣,智者不为谋,辩者不为使,勇者不为斗。夫知者不为谋,则社稷危;辩者不为使,则指事不通;勇者不斗,则边境侵。三者不使,则君难保。”简子曰:“善!”乃罢群臣推车,为上大夫,举酒群臣饮,以虎哙为上客。
又曰:楚人有献鱼于楚王者曰:“今日获鱼,食之不尽,卖之不售,弃之又惜,故来献之。”左右曰:“鄙哉辞也!”楚王曰:“子不知渔者,仁人也。盖闻囤仓粟馀者,国有饿死民;后宫多幽女者,下多旷夫;馀衍之蓄众府库者,境内多贫困之民。皆失君人之道。渔者知之,其此喻寡人也。”于是乃遣使恤鳏寡而存孤独,出仓粟、发币帛而周赈不足;罢去后宫不御者,出以妻鳏夫。楚民大悦,邻国归之。故渔者献鱼,而楚国赖之。
又曰:魏文侯与士大夫坐,问曰:“寡人何如君?”群臣皆曰:“仁君也。”次至翟黄,曰:“君非仁君。”曰:“子何以言之?”对曰:“君伐中山,不封君之弟,而封君之长子,臣以知君非仁君也。”文侯怒而逐翟黄,黄趋而出。次至任座,文侯问:“寡人何如君也。任坐对曰:”仁君也。臣闻之,其君仁者其臣直,向者翟黄之言直,臣是以知君仁也。“文侯曰:”善!“复召翟黄。

4 谏诤七:
各纳木《新序》曰:魏文侯曰:“吾一见箕季而得四焉:其墙坏而不筑,吾问何不筑,对曰不时,是教我不夺农功,其墙枉而不端,吾问何不端,对曰地然,是教我无侵封疆也;从者食其桃,箕季禁之,岂爱桃哉,是教我下无犯上也;食我槽餐之食、瓜瓠之羹,岂不具五味,教我无多敛于百姓以省饮食之养也。”

5 谏诤七:
王孙子《新书》曰:楚庄王攻宋,将军子重谏曰:“今君厨肉臭而不可食,樽酒败而不可饮,而三军之士皆有饥色,欲以胜敌,不亦难乎?”庄王曰:“请有酒投之水,有食馈之贤,行军中之有饥色者加五倍之赐。”
又曰:卫灵公座重华之台,侍御数百,随珠照日,罗衣从风。仲叔敖入谏曰:“昔桀行此而亡。今四境内侵,诸侯加兵,土地日削,百姓乖离。今君王宠无乃太盛欤?”灵公再拜曰:“寡人过矣。微子之言社稷倾。”于是出宫女之不进者数百人,百姓大悦。

6 谏诤七:
《庄子》曰:赵简子出田,郑龙为右,有一野人,简子曰:“龙!下射彼,使无惊吾马。”三命郑龙,郑龙不对,简子怒。郑龙曰:“昔践土之盟,不戮一人。虎狼杀人,固将救之。”简子还车辍田曰:“今吾田也,得士。”
又曰:梁君出猎,见白雁群集。梁君下车,彀弓欲射之。道有行者,白雁群骇,梁公怒,欲杀行者,其御公孙龙下车,抚其心。梁君忿然作色而怒曰:“龙不欲其君,而顾与他人,何也?”公孙龙对曰:“昔者齐景公之时,天旱三年,卜之曰:必以人祠乃雨。景公下堂顿首曰:吾所以求雨者,为民也。今必使吾以人祠,乃且雨,寡人将自当之,言末卒而天大雨,方千里。何为?有德于天而惠施民也。今主君以白雁之故而欲杀人,无异于虎狼。”梁君援手与上车,归入郭门,呼万岁曰:“乐哉,今日也!人猎皆禽兽,吾猎独得善言而归。”
又曰:齐桓公读书堂上,轮扁斫轮堂下,释椎凿而上问桓公曰:“敢问公之所读者,何言耶?”公曰:“圣人之言也。”曰:“圣人在乎?”公曰:“已死矣。”“然则君之读者,古人之糟粕也。”

7 谏诤七:
《列子》曰:晋文公出,欲会伐卫,公子锄仰而笑。公问:“何笑?”曰:“笑臣邻之人也。臣之邻人有送其妻适家者,道见柔妇悦而与言,然顾视其妻亦有招之者矣。窃笑此也。”公悟其言,乃止,引师还。未至,而有伐其北鄙者。

8 谏诤七:
见君火《韩子》曰:卫灵公之时,弥子瑕有宠,专于卫国。侏儒有见公者,曰:“臣之梦践矣。”公曰:“奚梦?”曰:“见灶吻见公也。”公怒曰:“吾闻梦见人主者见日,奚吻见灶?”对曰:“夫人君兼照一国,一人不能壅,故将见人主而梦见日。夫灶,一人炀焉,则后人无从见矣,今或者一人炀君乎?则臣虽梦见灶,不亦可乎?”公曰:“善!”遂去雍锄、退子瑕,而用司空狗。

9 谏诤七:
台甲《孔丛子》曰:陈惠侯大城,因起陵阳之台,未终,而坐法死者数千人,欲坑三监吏煞之。夫子适见陈侯,与登台而观焉。夫子曰:“美哉,斯台!自古圣王之为城,未见不戮一人而能功若此者也。”陈侯默然而退,遽窃赦所坑吏。既而见夫子问曰:“昔周作灵台,亦戮人乎?”答曰:“文王之兴,附者六州,六州之众,各以子来,区区之台,未及期月而既成矣,何戮之有!夫以少少之众能立矣,大大之功惟君耳。”
又曰:齐王行车裂之刑,群臣谏争之,弗听。子高见齐王曰:“车裂之刑,无道之刑也。而君行之,臣窃以为下吏之过也。”齐王曰:“谨闻命。”遂除车裂。
又曰:知伯欲伐仇由,而道难,不通。乃铸大锺遗仇由,仇由君悦,除道将内之。赤章曼支谏曰:“不可。此小之所以事大,而今大以遗小,卒必随之,不可内。”不听,遂内之。曼支因以断毂而驰至齐,十月而仇由亡。
又曰:秦缪公以女乐二八与良宰遗戎王,戎王喜,迷惑大乱。由余骤谏而不听,因怒而归缪公也。

10 谏诤七:
谏木《孔丛子》曰:赵简子曰:“厥也爱我,铎也不我爱。厥谏我,必于无人之所;铎之谏我也,喜质我于人中,必使我愧。”尹锋对曰:“厥爱君之愧也,而不爱君之过也;铎也爱君之过,而不忧君之愧也。”此简子之贤也。人主贤则人臣之言直。
又曰:越饥,请食于吴。子胥谏曰:“不可与也。夫吴之与越,仇雠之国,非吴丧越,越必丧吴。若燕秦齐晋,山处陆居,岂能逾五湖九江越十地以有吴哉!今将输之粟,是长仇雠,财匮民怨,悔无及也。”

11 谏诤七:
杀谏庚《苻子》曰:龙逢进谏桀曰:“臣尝观君之冕,非其冕也,而冕危石;君之履,非其履也,而履春冰。未有冠危石而不压,逾春冰而不陷者也。”桀乃笑而应之曰:“子且就炮烙之刑。”龙逢布武而趋,赴火而死。

12 谏诤七:
桓氏《要论》曰:《易》曰:“王臣謇謇。”传曰:“谔谔者昌。”变人之情,抑人之欲,咈人之耳,逆人之意。不尔,不为谏也。

13 谏诤七:
《楚汉春秋》曰:惠帝崩,吕太后欲为高坟,使从未央宫而见之。诸将谏,不许,东阳侯垂泣曰:“陛下见惠帝冢,悲哀流涕无已,是伤生也。臣窃哀之。”太后乃止。

14 谏诤七:
《汝南先贤传》曰:郭宪,字子横。建武中,为光禄勋,车驾西征隗嚣,谏曰:“天下初定,车驾未可动。”宪乃当车拔佩刀,以断车靷。帝不从,遂上陇。其后颍川兵起乃回驾而还。帝叹曰:“恨不用光禄之言也。”
又曰:郭宪,字子横。学贯秘奥,师事东海王仲子。王莽为大司马,权贵倾朝。莽召仲子,欲令为儿讲,仲子闻,即褰裳欲往,宪曰:“今君位为博士,如何轻身贱道!礼有来学,无往教之义,不宜轻道也。”于是仲子晏乃往,莽问:“君来何迟?”仲子具以宪言答之,莽阴奇焉。
又曰:刘璋遣法正迎刘备,刘巴谏曰:“不可内也。”既入,巴复谏曰:“若使备讨张鲁,是放虎于山林也。”璋不听。巴闭门称疾。备攻成都,令军中:“其有害巴者,诛及三族。”及得,甚善。
又曰:时匈奴数犯塞,帝患之,乃召百僚廷议。时郭宪以为天下疲弊,不宜动众。谏诤不合,乃伏地眩瞀,不复言。帝令两郎扶下殿,宪亦不拜。
又曰:薛勤,字子恭。定远侯班始尚公主,主遇始慠慢,无妇礼,始杀主。诏书怒,欲灭其家,勤建议抗志不顾,遂奏上施行,其立朝尽忠,类皆如此。

15 谏诤七:
又《楚国先贤传》曰:杨颙字子昭,襄阳人,为蜀丞相主簿。诸葛亮每自校簿书,颙直入谏曰:“为治有体,不可相侵,请为明公作家以喻之。今有人使奴执耕稼,婢典炊爨,鸡主司晨,狗主吠盗,牛负重载,马涉远路,私业无旷,所求皆足,雍容高拱,饮食而已矣。忽一旦捐弃,欲以身亲其役,为此碎务,形疲神困,终无一成。岂知不如奴婢鸡犬哉?失家之法耳。是以古人称‘坐而论道谓之三公,作而行之谓之卿大夫。’明公为治,乃躬自校簿,流汗竟日,不亦劳乎!”亮谢之。

16 谏诤七:
《锺离意别传》曰:明帝作北宫,意谏曰:“昔汤遭旱,以六事自责,曰:政不节耶?使民疾耶?宫室荣耶?女谒盛耶?说夫昌耶?苞苴行耶?夫宫室广大,所以惊耳极观,非所以崇德致平,宣化海内。”

17 谏诤七:
《东方朔别传》曰:孝武皇帝时,人有杀上林鹿者,武帝大怒,下有司杀之。群臣皆相阿,杀人主鹿,大不敬,当死。东方朔时在旁,曰:“是人罪一当死者三,使陛下以鹿之故杀人,一当死;使天下闻之,皆以陛下重鹿贱人,二当死也;匈奴即有急,推鹿触之,三当死也。”武帝默然,遂释杀鹿者之罪。

18 谏诤七:
《邵氏家传》曰:邵信,字孝信。为执法都尉。吴王尝因迎春,便道游猎,信从行,露板谏曰:“今玄正御节,是万物萌育之始,岂可亡温养之德,而为逆害之道乎?”吴主省板,即为回驾。

19 谏诤七:
虞溥《江表传》曰:孙权以郑众为郎中,尝与之言:“卿好于众中面谏,或失礼敬,宁不畏龙鳞乎?”对曰:“君明臣直,朝廷与下无讳,实恃洪恩,不畏龙鳞。”

20 谏诤七:
谏木《顾子》曰:昔梁丘据之谏景公也于房,晏婴之谏景公也于朝,然晏婴忠著于竹素,梁丘之佞于今不绝。亦为公平正直者,圣贤之所先矣。

21 谏诤七:
宫殿甲《汉书·扬雄甘泉赋》曰:甘泉本因秦离宫,既奢泰,而武帝复增通天、高光、迎风观,且其为已久矣。非成帝所造,欲谏则非时,欲默则不能已,故遂推而隆之,乃上比于帝室紫宫。若曰此非人力之所为,倘鬼神可也。

22 谏诤七:
何晏表谏魏齐王曰:臣晏言:臣闻善为国者,必先治其身,慎其所习。季末暗主,不知损益:乱生近昵,譬之社鼠。

23 谏诤七:
崔骃《与窦宪笺》曰:主簿崔骃言:今旦汉阳太守棱,吏卒数十人皆臂鹰牵狗,陈于道侧,云欲上幕府。骃闻《传》曰:禽兽之皮,不足以备器用,其肉不可以将献养,则公不举焉。《礼》:公侯非糜兕不射,且以服猛,为民除害,因以登临器械也。故晋唐叔射兕于徒林,以为大甲。夫鹰犬所获,不过雉兔,而有历险阻之难。斯乃细人匹夫之事,非王公大人所为要资也。

24 谏诤七:
崔骃《与窦宪笺》曰:骃幸得充下馆,序在众贤后尘,是以竭其惓惓,敢进壹言。

25 谏诤七:
《阎纂理愍怀太子表》曰:臣备近职,虽未能自洁天日,请因阍守悾悾之职。

26 谏诤七:
王景兴与锺玄常书,谏其室人大归事曰:朗白:近闻室人孙氏归,或曰大归也,共经忧乐既久矣,曷为一旦离析以至于归而不反乎?不得面谈,裁书叙心。

27 谏诤七:
祖台之《与王荆州书》:君顷复饮不?古人以酒为笃诫,通人识士往往累于此物。君受重任,忧深责大,至于酒事一条,而未先急。仆请以谏,愿君屏爵弃卮,焚罍毁榼,殛仪狄于羽山,放杜康于三危,流王武于幽都,拘谷阳于崇山。四罪既除,道自康矣。

28 谏诤七:
《楚辞》曰:《七谏》者,东方朔之所作也。谏,正也,陈法度以正君也。

URN: ctp:n3851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