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us on Facebook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 thanks for your support! Follow us on Twitter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 thanks for your support! Follow us on sina.com's microblogging site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 thanks for your support! Follow us on Douban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 thanks for your support!
Chinese Text Project

《明堂》

Library Resources
1 明堂:
《尚書帝命驗》曰:帝者承天立府以尊天重象,象,五精之神也。天有五帝,集居太微,降精以生聖人,故帝者承天立五帝之府,是為天府。赤曰文祖,赤帝熛怒之府名文祖。火精,光明文章之祖,故謂之文。周曰明堂。黃曰神斗,黃帝含樞紐之府而名曰神斗。斗,主也。土精澄靜四行之主,故謂之神主。周曰太室。白曰顯記,白帝白招矩之府曰顯記法也。金精斷割萬物成,故記之,顯記。周曰總章。黑曰玄矩,黑帝汁光紀之府名曰玄矩。矩,法也。水精玄昧,能權輕重,故謂玄矩。周曰玄堂。蒼曰靈府。蒼帝威靈仰之府,名靈府。周曰青陽。

2 明堂:
《周書·明堂》曰:明堂方百一十二尺,高四尺,階廣六尺三寸。室居中方百尺,室中方六十尺。東應門,南庫門,西皋門,北雉門。東方曰青陽,南方曰明堂,西方曰總章,北方曰玄堂,中央曰太廟。以左為左個,右為右個也。

3 明堂:
又《程寤》曰:文王在翟,太姒夢見商之庭產棘,小子發取周棫庭之梓樹於闕間,化為松柏棫柞,驚以告文王。文王曰召發于明堂,拜,告夢,受商之大命。

4 明堂:
《毛詩·清廟·我將》曰:《我將》,祀文王於明堂也。

5 明堂:
《周禮·冬官下·匠人》曰:夏后氏世室,堂修二七,廣四修一。殷人重屋,堂修七尋,堂崇三尺。周人明堂,度九尺之筵,東西九筵,南北七筵,堂崇一筵。世室者,宗廟也。修,南北之深也。夏度以步,令堂修十四步,其廣益以四分修之一,則廣十七步半也。重室者,王室正堂若大寢者,周則其廣九尋七丈三尺也。

6 明堂:
《大戴禮·威德》曰:凡人民疾、六畜疾、五穀災者,生於天道不順;天道不順,生於明堂不飭;故有天災,則飭明堂。

7 明堂:
又《威德》曰:明堂者,古有之。凡九室,一室而有四戶八牖,三十六戶,七十二牖。以芧蓋屋,上圓下方。明堂者,所以明諸侯尊卑也。外水名曰辟雍,列南蠻、東夷、北狄、西戎。

8 明堂:
《禮記·明堂位》曰:昔者周公朝諸侯于明堂之位,周公攝王位,以明堂之禮儀朝諸侯也。不於宗廟,避王也。天子負斧扆,南向而立。天子,周公也。負之言背也。斧扆為斧文屏風於戶牖之間,周公於前立焉。三公,中階之前,北面東上。諸侯之位,阼階之東,西面北上。諸伯之國,西階之西,東面北上。諸子之國,門東,北面東上。諸男之國,門西,北面東上。九夷之國,東門之外,西面北上。八蠻之國,南門之外,北面東上。六戎之國,西門之外,東面南上。五狄之國,北門之外,南面東上。九采之國,應門之外,北面東上。四塞,世告至。此周公明堂之位也。朝之禮不于此,周公權用之。

9 明堂:
又《明堂位》曰:明堂也者,明諸侯之尊卑也。朝於此,所以正儀辨等也。昔殷紂亂天下,脯鬼侯以饗諸侯,以人肉為薦羞,惡之甚也。是以周公相武王以伐紂。武王崩,成王幼弱,周公踐天子之位以治天下。六年,朝諸侯於明堂,制禮作樂,頒度量,而天下大服。

10 明堂:
又《祭義》曰:祀乎明堂,所以教諸侯之孝也。

11 明堂:
《禮記明堂陰陽錄》曰:明堂陰陽,王者之所以應天也。明堂之制,周旋以水,水行左旋以象天。內有太室,象紫宮。南出明堂,象太微。西出總章,象五潢。北出玄堂,象營室。東出青陽,象天市。上帝四時各治其宮。王者承天統物,亦於其方以聽國事。

12 明堂:
《禮含文嘉》曰:明堂,所以通神靈、感天地、正四時。明堂者,八窗四達。窗通八卦之氣。布政之宮,在國之陽,面三室,四面十二,法十二月也。天子以孟春之月幸於南郊,總受十二月之政,遠藏於祖廟,月取一政,班於明堂也。諸侯以孟春之月朝於天子,受十二月之政,藏於祖廟,月取一政行之。閏月無常處,則閤門而居之。

13 明堂:
《禮記外傳》曰:明堂,古者天子布政之宮,在國南十里之內、七里之外,黃帝享百神於明廷是也。南方陽明之地,因為明堂,路寢宮室之制同。唐虞為五府,府者聚也,合五帝之神祭之。夏謂太廟為世室,世室,不毀之義。殷人謂路寢為重屋,周人謂五府為明堂。形制同,故手。夏后氏一堂之上為五室,木室東北,火室東南,金室西南,水室西北,王室中央。南面三階。三面兩階,則九階矣。五室者,象地載五行也。五行生於四時,故每室四達,達,向也。四戶相對。一室八窗。夾戶之窗象八節。周人有圓屋。九月,大享五帝於明堂。即祖廟。心為天子明堂。東方之宿大火謂之辰,即心星也。或以明堂獨以一室耳。

14 明堂:
《孝經授神契》曰:明堂之制,東西九筵,筵長九尺也。明堂東西八十一尺,南北六十三尺,故謂之太室。
又曰:周之明堂,在國之陽三里之外、七里之內,在辰巳者也。

15 明堂:
《春秋合成圖》曰:明堂在辰巳者,言在水火之際。辰,木也;巳,火也。木生數三,火成數七,故在三里之外、七里之內。

16 明堂:
《漢書·郊祀志》曰:天子封太山。太山東北趾,古時有明堂處,處險不敞。上欲治明堂,奉高旁,未曉其制度。濟南人公玉帶上黃帝時明堂圖。明堂中有一殿,四面無壁,以茅蓋,通水,水圜宮垣,為復道,上有樓,從西南入,名曰昆侖天。天子從之。
又曰:元始五年春正月,祫祭明堂,諸侯王列侯宗室子九百餘人助祭。畢,皆益戶賜爵及金帛,增秩補吏各有差。

17 明堂:
《後漢書》曰:永平二年春正月辛未,宗祀光武於明堂。帝及公卿列侯始服冠冕衣裳玉佩絇屨以行事。

18 明堂:
《續漢書·祭祀志》曰:明帝即位,祀五帝於明堂。光武帝配,五帝坐位堂上,各處其方,黃帝在未,皆如南郊之位。光武帝位在青帝之南少退,西面牲犢各一,奏樂如南郊。

19 明堂:
又《禮儀志》曰:明堂、五郊、宗廟、太社稷、六宗夕牲,皆以晝漏未盡十四刻初納,夜漏未盡七刻五刻初納,進熟獻,送神,還,有司告事畢。六宗燔燎,火大燃,有司告事畢。

20 明堂:
蔡邕《禮樂志》曰:漢承秦滅學,庶事草創,明堂、辟雍,闕而未舉。武帝封禪,始立明堂於太山,猶不於京師。元始中,王莽輔政,庶績復古,乃起明堂、辟雍。

21 明堂:
《宋書·禮志》曰:晉元帝紹命中興,依漢氏故事,宜享宗明堂祀之禮。江左不立明堂,故闕焉。

22 明堂:
《齊書·禮志》曰:案《禮》及《孝經援神契》并云:明堂有五室,天子每月聽朔布教,祭五帝之神,配以有功德之君。

23 明堂:
《大戴禮》曰:明堂者,所以明諸侯尊卑也。

24 明堂:
許慎《五經異義》曰:布政之宮,故稱明堂。明堂,盛貌也。

25 明堂:
《周官·匠人》職稱:明堂有五宮。鄭玄云:周人明堂五室,帝一室也。

26 明堂:
《齊書·禮志》曰:永明二年,祠部郎蔡履議:「郊與明堂,本宜異日。漢東京《禮儀志》『南郊禮畢,次北郊、明堂、高廟、世祖廟,謂之五供。蔡邕所據亦然。近世存省,故郊堂共日,來年郊祭,宜有定準。』」太學博士王祐議:「來年正月上辛,宜祭南郊;次辛,有事明堂;后辛,饗祀北郊。」

27 明堂:
《隋書·禮儀志》曰:明堂在國之陽。梁初,依宋齊,其祀之法,猶依齊制。禮有不通者,武帝更與學者議之。先是,帝欲有改作,乃下制書,而與群臣切磋其義。制曰:「明堂準《大戴禮》九室八牖,三十六戶,以茅蓋屋,上圓下方。」鄭玄據《援神契》亦云:「上圓下方。」又云:「八窗四達。」明堂之義,本是祭五帝神,九室之數,未見其理。若五堂而言,雖當五帝之數,向南則背汁光紀,向北則背赤熛怒,東向西向亦如此,於事殊未可安。

28 明堂:
又《禮儀志》曰:明堂,后齊采《周官·考工記》為五室。周采漢《三輔黃圖》為九室,各存其制,而竟不立。

29 明堂:
又《禮儀志》曰:隋將作大匠宇文愷依《月令》文,造明堂木樣,重檐復廟,五房四達,丈尺規矩,皆有準憑,以獻。高祖異之,命有司於郭內安業里為規兆。方欲崇建,又命詳定,諸儒爭論,莫之能決。牛弘等又條經史正之重奏。時議既多,久而不定,又議罷之。及大業中,愷又造《明堂議》及樣奏之。煬帝下其議,但令於霍山采木。而建都興役,其制遂寢。終隋代,祀五方上帝於明堂,恒以季秋,在雩壇上而祀,其用幣,各於其方。

30 明堂:
《唐書》曰:永徽中詔曰:「朕聞合宮、靈府,創鴻規於上代;太室、總章,標茂范於中葉。雖復質文殊制,奢儉異時,然其立天中,作人極,布政施教,歸之一揆。朕嗣膺下武,丕承上烈,思所以答眷上靈,事遵孝養,而法宮曠禮,明堂寢構,永言大禮,朕甚懼焉。宜令所司與禮官、學士等考核故事,詳議得失。」於是太常博士柳宣依鄭玄義,以為明堂之制,當為五室。內直丞孔志約據《大戴禮》及盧植、蔡邕等議,以為九室。秘書郎薛文思等各造明堂圖。
又曰:永徽中,令禮官、學士詳議明堂制度,久之不定。上乃內出九室樣,更令損益。群儒紛競,各執異議。于志寧等請為九室,太常博士唐畛等請為五室。上令所司於觀德殿依兩議張設,親與公卿觀之。上曰:「明堂之禮,自古有之。議者不同,未果營建。今設兩議,公等以何者為宜?」閻立德對曰:「兩議不同,俱有典故。九室似闇,五室似明,取舍之宜,斷在聖慮。」上亦以五室為便。議又不定,由是止。
又曰:垂拱二年,毀乾元殿,就其地創造明堂,凡高二百九十四尺,東西南北各廣三百尺。凡有三層:下層象四時,各隨方色;中層法十二辰,圓蓋,蓋上盤九龍捧之;上層法二十四氣,亦圖蓋亭,亭中有巨木十圍,上下通貫,刻木為瓦,纻漆之。明堂之下施鐵渠,以為辟雍之象,號為萬象神宮。
又曰:證聖元年正月,明堂后佛堂火,延燒明堂。三年,又令重造如明堂,高廣如舊制,上施寶鳳,號為通天宮也。
又曰:永昌元年正月,天后親享明堂。戊午,布政於明堂,頒九條以記於百官。已未,神皇御明堂,饗群臣,賜縑練有差。自明堂成后,縱神都婦人及諸州老人入觀,兼賜酒食,至是日始止。
又曰:開元中,敕云州置魏孝文帝祠堂一所,有司以時享祭。是州有魏故明堂遺跡,乃置廟於其跡焉。

31 明堂:
《家語·觀周》:孔子觀乎明堂,睹乎四門之墉,有堯舜桀紂之象,而各有善惡之狀、興廢之誡焉。語裥周公相成王,抱之而負斧扆,南面朝諸侯之圖焉。

32 明堂:
《晏子春秋》曰:明堂之制,土事不文,木事不鏤,示民知節也。

33 明堂:
《尸子》曰:黃帝合宮,有虞氏曰總章,殷人曰陽館,周人曰明堂,此皆所以名休其善也。

34 明堂:
《淮南子》曰:自古者明堂之制,明堂,太廟正室。下之潤濕,弗能及也;上之霧霜,弗能入也;四方之風,弗能襲也。

35 明堂:
潁容《春秋釋例》曰:周公朝諸侯于明堂。太廟與明堂一體也。春秋人君將出,告於宗廟,反,行策勛、獻俘於廟。

36 明堂:
《禮論》曰:或以為明堂者,文王廟。周時德澤和洽,蒿茂大,以為宮柱,名曰蒿宮。

37 明堂:
《三輔黃圖》曰:孝武帝議立明堂於長安城南。許令裒等議曰按《五經》。

38 明堂:
《禮傳記》曰:聖人之教,制作之象,所以法則天地,比類陰陽。以之宮室,本之太古,以昭令德。茅屋采椽,土階素輿,越席皮弁,蓋興於黃帝堯舜之代,是以三代修之也。

39 明堂:
《黃圖》曰:明堂者,明天道之堂也。

40 明堂:
蔡邕《禮樂志》曰:孝武帝封禪岱宗,立明堂於泰山汶上也。

41 明堂:
許慎《五經異義》曰:明堂在國之陽,三里之外,七里之內,巳地就陽位也。

42 明堂:
《釋名》曰:明堂,猶堂堂、高顯貌也。

43 明堂:
《三禮圖》曰:明堂者,布政之宮。周制五室:東為木室,南為火室,西為金室,北為水室,土室在中。秦為九室,十二階,各有所居。

44 明堂:
趙曄《吳越春秋》曰:越王召范蠡問曰:「孤竊自志,欲以今日一登上明堂,布恩致令,以撫百姓。」

45 明堂:
袁子《正論》曰:明堂、宗廟、太學,禮之大物也。事義不同而論者合以為一,失之遠矣。

46 明堂:
李尤《明堂銘》曰:布政之宮,上圓下方。體則天地,在國之陽。窗闥四設,流水洋洋。順節行儀,各居其房。春恤幼孤,夏進賢良,秋厲威武,冬謹關梁。

47 明堂:
桓譚《新論》曰:王者造明堂、辟雍,所以承天化也。

48 明堂:
班固《東都賦·明堂詩》曰:於昭明堂,明堂孔陽。聖皇宗祀,穆穆皇皇。上帝宴饗,五位時序。誰其配之?世祖光武。

49 明堂:
晉紀贍《答秀才策》曰:周制明堂,所以宗其祖以配上帝,其正中皆太廟,以順天時、施令法也。

URN: ctp:n3878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