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Facebook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Twitter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新浪微博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豆瓣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中國哲學書電子化計劃

《女樂》

電子圖書館
1 女樂:
《左傳·襄二》曰:鄭人賂晉侯以女樂,晉侯以樂之半賜魏絳。

2 女樂:
《史記》曰:孔子為政,齊人懼,梨鉏乃選齊國中女樂好音八十人,皆衣文而舞康樂,文馬三十駟遺魯君,陳女樂文馬魯城南皋門外。季桓子微服往觀再三,將受,乃語魯君往觀,終日怠於政事。子路曰:「夫子可以行矣。」桓子卒受齊女樂,三日不聽政,孔子遂行。《論語》曰:齊人歸女樂,季桓子受之,三日不朝,孔子遂行。

3 女樂:
《後漢書》曰:馬融字季長,違生任性,不拘儒者之節。嘗坐高堂施絳帳,前授生徒,後列女樂,弟子以次相傳,鮮有入其室者。盧植字子幹,侍講數年未嘗轉眄,融以是嘉之也。

4 女樂:
《魏志》曰:夏侯惇從太祖征孫權,還,使惇都督二十六軍留居巢,賜伎樂名倡,令曰:「魏絳以和戎之功猶受金石之樂,況將軍乎?」
又曰:曹爽飲食車服擬於乘輿,又私取先帝才人七人,將吏師工鼓吹良家子女三十三人,皆以為妓。詐作詔書,發才人五十七送鄴臺,使先帝婕妤教習為技。擅取太樂樂器、武庫禁兵,作窟室,綺疏四周,數與何晏等會其中,縱酒作樂。
又曰:楊阜為武都太守,會馬超來寇,曹洪置酒大會,女倡著羅縠衣踏鼓,一座皆笑。楊阜厲聲責洪曰:「男女有別。」遂奮衣出。洪立罷女樂,請阜還座,肅然憚之。

5 女樂:
《陳書》曰:章昭達每飲會,必盛設女伎雜樂,備羌胡之聲,音律姿容,并一時之妙。雖臨敵,弗之廢也。

6 女樂:
《隋書·房暉遠傳》:高祖嘗謂群臣曰:「自古天子有女樂乎?」楊素以莫知所出,遂言無女樂。暉遠進曰:「臣聞『窈窕淑女,鍾鼓樂之』,此即王者房中之樂,著於雅頌,不得言無。」高祖大說。
又曰:牛弘修皇后房內之樂。文帝龍潛時頗好音樂,嘗倚琵琶作歌二首,名曰《地厚》、《天高》,托言夫妻之義,因即取之為房內曲。命婦人并登歌,上壽并用之,職在宮內女人教習之,

7 女樂:
《唐書》曰:先天元年正月,皇太子令宮臣就率更寺閱女樂,太子舍人賈曾諫曰:「臣聞作樂崇德以感神人,《韶》、《夏》有容,威、《咸》《英》有節,婦人媟黷,無廁其間。昔魯用孔子,幾致於霸。齊人懼之,饋以女樂。魯君既受,孔子遂行。蕊裥由餘,兵強國富,秦人反間,遺之女妓。戎王耽悅,由餘乃奔。斯則大聖名賢疾之已久矣。良以婦人為樂,必務冶容,哇咬動心,蠱惑喪志。上行下效,淫俗將成,敗國亂人,實由茲起。殿下監撫餘閑,宴私多適,后庭妓樂,古或有之。至於所司教習,彰示群僚,慢妓淫聲,實虧睿化,伏愿并令禁斷。」

8 女樂:
《墨子》曰:秦繆公之時,戎強大,繆公遺之女樂二八與良宰,戎王大喜。以其故,數飲食日夜不休,左右有言秦寇之至者,因捍弓而射之。捍,引。秦寇果至,戎王醉而臥於尊下,卒生縛之。未禽則不知。登山而視牛若羊,視羊若豚。牛之性不若羊,羊之性不若豚,所自視之勢逆也。而因怒於牛羊之性也,此狂者也。狂而以行賞罰,此戴氏之所以絕。

9 女樂:
《韓子》曰:晉文公欲伐虞虢,乃遺之屈產之乘,垂棘之璧,女樂二八,以熒其心,亂其政。

10 女樂:
《郭子》曰:謝公在東山,畜妓。簡文曰:「安石必出,與人同樂,不與人同憂。」注曰:謝公,安石也。

11 女樂:
石虎《鄴中記》曰:虎大會,禮樂既陳,虎繳兩閣上窗幌,宮人數千陪列看坐,悉服飾金銀熠熠;又於閣上作女妓數百,衣皆絡珠璣,鼓舞連倒,琴瑟細伎畢備。

12 女樂:
《漢晉陽秋》曰:晉文王與劉禪宴,為之作蜀伎樂,傍人皆代禪感,而禪語笑自若。謂賈充曰:「人之無情,乃至是乎?雖使葛亮在,不能輔之久全,況姜維耶?」充曰:「不如是,何由并之哉?」

13 女樂:
《夏仲御別傳》曰:仲御從父家女巫章丹、陳珠二女,妍姿冶媚,清歌妙舞,狀若飛仙。
又曰:仲御當正會,宗弟承問御曰:「黃帳之里,西施之孫,鄭袖之子,膚如凝脂,顏如桃李,徘徊容與,載進載止。彈琴而奏清角,翔風至而玄云起。若乃攜手交舞,流眄頡頏,足逾鞞鼓,口銜笙簧;丹裙赫以四序,素耀煥以揚光,赴急弦而折倒,應緩節以相佯;遠望而云,近視而雪,舒紅顏而微笑,啟朱唇而揚聲。」

14 女樂:
《世說》曰:魏武有一伎,聲最清高而酷惡性情,欲殺則愛其才,欲置則不堪。於是選百人,一時俱教,少時,百人中果有一人聲及之,便殺向惡性者。

15 女樂:
《俗說》曰:宋祎是石崇妓綠珠弟子,有國色,善吹笛,後在晉明帝。聞帝疾患危篤,群臣進諫,請出宋祎。時朝賢悉見,帝曰:「卿諸人誰欲得之者?」眾人無言。阮遙集時為吏部尚書,對曰:「愿以賜臣。」即與之。

16 女樂:
《鹽鐵論》曰:貴人之家中山,素女撫流徵於堂上鳴鼓,巴俞交作於堂下,婦人被羅紈,婢妾曳絺纻。賢良曰:古者彈箏鼓缶而已,無妙要之音。今富者鳴箏調琴,鄭舞趙謳。

17 女樂:
《續搜神記》曰:袁真在豫州,遣女伎紀陵阿薛、阿郭、阿馬三妓與桓宣武。既至經時,三人共出庭前觀,忽有一流星直墜盆池,冏然明凈。薛郭二人更以瓢酌取,皆不得。阿馬最後取,正入瓢中,便飲之,即覺有娠,遂生桓溫。

18 女樂:
《世說》曰:王導作女伎,蔡謨在坐,不悅而去。導知亦不止之。

19 女樂:
《笑林》曰:某甲者為霸府佐,為人都不解,每至集會有聲樂之事,己輒豫焉,而恥不解。妓人奏,贊之,己亦學人仰贊和同。時人士令己作主人,并使喚妓客。妓客未集,召妓具問曲吹,一一疏著手巾。箱下先有藥方。客既集,因問命曲,先取所疏者,誤得藥方,便言是疏方,有附子三分,當歸四分。已云且作附子、當歸以送客舍,滿座絕倒。

URN: ctp:n3893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