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Facebook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Twitter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新浪微博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豆瓣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中國哲學書電子化計劃

《論》

電子圖書館
1 論:
李充《翰林論》曰:研核名理而論難生焉。論貴於允理,不求支離。若嵇康之論,成文美矣。

2 論:
《文心雕龍》曰:論者,倫理無爽,則聖意不墜。昔仲尼微言,門人追記,故仰其經目,稱為《論語》;蓋群論立名,始於茲矣。論者,彌綸群言而研精一理也。是以莊周齊物,以論為名;不韋《春秋》,六論昭別。至如石渠論藝,白虎講聚,述聖通經,論家之政體也。及班彪《王命》,嚴左《三將》,敷述昭情,善入史體。魏之初霸,術兼名法,傳嘏、王粲,校練名理。迄至正始,務欲守文,而何晏之徒,始盛玄論。於是聃、周當路,與尼父爭涂矣。詳觀蘭石之《才性》,仲宣之《去伐》,叔夜之《辨聲》,太初之《本玄》,輔嗣之《兩例》,平叔之《二論》,并師心獨見,鋒穎精密,蓋論之英也。至乃李康《運命》,同《論衡》而過之;陸機辨亡,效《過秦》而不及:然亦其美矣!原夫論之為體,所以辨正然否,窮于有數,追于無形,鉆堅求通,鉤深取極,乃百慮之筌蹄,萬事之權衡也。故其義貴圓通,詞忌枝碎也。必使心與理合,彌縫莫見其隙;詞共心密,敵人不知所乘:斯其要也。是以論譬析薪,貴能破理,斤利者,越理而橫斷,詞辨者,反義而取通:覽文雖巧,而檢跡知妄。惟君子能通天下之志,安可以曲論哉?

3 論:
《漢書》曰:班彪遭王莽亂,避地隴右。時隗囂據隴右。囂問彪曰:「往者周亡,戰國并爭,天下分裂。意者縱橫之事,復起於今乎?將承運迭興,在一人也?愿先生論之。」彪既感囂言,又愍狂狡之不息,乃著《王命論》以救其時難。

4 論:
《後漢書》曰:王符耿介,不同於俗,困而憤恚,著書以譏當時。不欲彰名,號曰《潛夫論》。
又曰:仲長統字公理。每論古今世俗行事,恒發憤嘆息。因著論,名曰《昌言》。

5 論:
《晉書·裴頠傳》曰:頠深患時俗放蕩,不尊儒術。何晏、阮籍素有重名於世,口談浮虛,不遵禮法,尸祿耽寵,仕不事事;至王衍之徒,聲譽大盛,位高勢重,不以物務自嬰,遂相放效,風教陵遲。乃著《崇有之論》,以釋其蔽。

6 論:
又《范喬傳》:光祿大夫李銓,嘗論揚雄才學優於劉向。喬以為立一代之書,正群籍之篇,使雄當之,故非所長。遂著《揚劉優劣論》。
又曰:董養字仲道,陳留浚儀人也。泰始初,到洛下,不干榮祿。及楊后廢,養因游太學,升堂嘆曰:「建斯堂也,將何為乎?每見國家赦書,謀反大逆皆赦,至於殺祖父母、父母不赦者,以為王法所不容也。奈何公卿處議,文飾禮典,以至此乎!天人之理既滅,大亂作矣。」因著《無化論》以非之。
又曰:魯褒字元道。元康之後,綱紀大壞。褒傷時貪鄙,乃隱姓名,著《錢神論》。其略曰:「市井便易,不患耗折;親之如兄,字曰孔方;失之則貧弱,得之則富昌;無翼而飛,無足而走,解嚴毅之顏,開難發之口。錢多者處前,錢少者居後。京邑衣冠,疲勞講肆,厭聞清談,對之睡寐。見我家兄,莫不驚視。」又成公綏亦著《錢神論》。

7 論:
《梁書》曰:范縝字子真,南陽舞陰人也。齊竟陵王子良盛招賓客,縝預焉。子良精信釋教,而縝不信因果,著《神滅論》以明之。子良集僧難之而不能屈。王筠難縝曰:「嗚呼!范子,曾不知其先祖神靈所在。」縝答曰:「嗚呼!王子,知其先祖神靈所在,而不能殺身以從之。」
又曰:劉峻見任昉諸子西華等兄弟流離不能自振,平生舊交,莫有收恤。西華冬月葛帔練衣,路逢峻。峻泫然矜之,乃廣朱公叔《絕交論》。到溉見其書抵之於地,終身為恨。

8 論:
《後周書》曰:時人論文體者,有古今之異。虬又以為時有今古,非文有今古,乃為《文質論》。

9 論:
《隋書》曰:開皇之末,國家殷盛,朝野皆以遼東為意。劉炫以為遼東不可伐,作《撫夷論》以諷焉。當時莫有悟者。及大業之年,三征不克,炫言方驗。

10 論:
《典論》曰:余觀賈誼《過秦論》,發周秦之得失,通古今之滯義,洽以三代之風,潤以聖人之化,斯可謂作者矣。

11 論:
《抱樸子》曰:洪造《穹天論》云:天形穹隆,如笠冒地,若謂天北方遠者,視北方星宜細於三方矣。

12 論:
《語林》曰:宋岱為青州刺史,著《無鬼論》,甚精,莫能屈。后有書生詣岱,談論次及《無鬼論》,書生乃拂衣而去,曰:「君絕我輩血食二十餘年,以君有青牛髯奴,所以未得相困。今奴已死,可得相制矣。」言終而去。明日岱亡。

13 論:
又《幽明錄》曰:阮瞻亦著《無鬼論》。俄而鬼見而瞻死。

URN: ctp:n3904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