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us on Facebook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Twitter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sina.com's microblogging site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Douban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Chinese Text Project
Simplified Chinese version

《叙刑上》

Library Resources
1 叙刑上:
《易·蒙卦》曰:初六发蒙,利用刑人。《象》曰:利用刑人,以正法也。刑人之道,道所恶也。以正法制,故刑人也。

2 叙刑上:
又《豫卦》曰:顺以动,豫。圣人以顺动,则刑罚清而民服。

3 叙刑上:
又《噬嗑卦》曰:噬嗑亨,利用狱。噬,啮也。嗑,合也。凡物之不亲,由有间也,物之不齐,由有过也。有间与过,啮而合之,所以通也。刑克以通,狱之利也。《象》曰:雷电噬嗑,先王以明罚勒法。

4 叙刑上:
又曰《丰卦·象》曰:雷电皆至丰,《丰》君子以折狱致刑。文明以动,不失清理也。

5 叙刑上:
《尚书·舜典》曰:象以典刑,象,法也。法用常刑,用不越法。流宥五刑,宥,宽也。以流放之法宽五刑。鞭作官刑,以鞭为治官事之刑。朴则教刑,朴,夏楚也。不勤道业,则挞之。金作赎刑,金,黄金。误而入刑,出金以赎罪。眚灾肆赦,怙终贼刑。眚,过也。灾,害也。肆,缓也。贼,煞也。过而有害,当缓赦之。怙奸自终,当型煞之。钦哉钦哉,惟刑之恤哉。舜陈典刑之义,敕天下使敬之,忧欲得中。

6 叙刑上:
又《舜典》曰:帝曰:“皋陶!蛮夷猾夏,寇贼奸宄,猾,乱也。夏,华夏。群行攻劫曰寇,煞人曰贼。在外曰奸,在内曰宄。言无教之致。汝作士,五刑有服,士,治狱官也。五刑,墨劓剕宫大辟。服,从也。言刑得轻重中正之法也。五服三就;既从五刑,谓服罪也。行刑当就之处:大罪于原野、大夫于朝,士于市。五流有宅,五宅三居。谓不忍加刑则流放之,若四凶则有五刑之流,各有所居。五居之差有三等之居;大罪四裔,次九州之外,次千里之外也。惟明克允。”言皋陶能明信五刑,施之远近。蛮夷猾夏,使咸信服,无敢犯之者。

7 叙刑上:
又《大禹谟》曰:帝曰:“皋陶!惟兹臣庶,罔或干予正。无有干我正,言顺耳。汝作士,明于五刑,以弼五教,期于予治,弼,辅也。期,当也。叹其能以刑辅教,当于治体。刑期于无刑,民协于中,时乃功,懋哉。”虽成行刑以煞,止煞经无犯者。刑期于无所刑,民皆合于大中之道,是汝之功勉之。皋陶曰:“帝德罔愆,临下以简,御众以宽。罚弗及词,赏延于世。宥过无大,刑故无小。罪疑惟轻,功疑惟重。邢疑附轻,赏疑从重,忠厚之至。与其煞不辜,宁失不经,好生之德,洽于民心。兹用不犯于有司。”辜,罪也。经,常也。司,主也。皋陶因帝勉己,遂称帝之德,所以期民不犯上也。宁失不常之罪,不枉不辜之善,仁爱之道。

8 叙刑上:
又《皋陶谟》曰:天讨有罪,五刑五用哉。言天以五刑罚有罪,用五刑宜必当。

9 叙刑上:
又《吕刑》曰:穆王训夏赎刑,吕侯以穆王命作书,训畅夏禹赎刑之法,更从轻矣。布告天下。作《吕刑》。吕刑,后为甫侯,故或称甫刑。惟吕命。王享国百年,耄荒,言吕侯见命为卿时,穆王以享国百年,耄乱荒忽,穆王即位,过四十矣。言百年大期,虽志而能用贤以扬名。度作刑以诘四方。度时世所宜,训作赎刑,以治天下四方之民。

10 叙刑上:
《尚书大传》曰:子张曰:“尧舜之王,一人刑而天下治,何则h嗵诚而爱深也。今一夫而被此五刑。”子龙子曰:“未可谓能为书。”二人俱罪吕侯之说刑也。被此五刑,喻犯数罪也。孔子曰:“不然也。五刑有此教。”教然耳。犯数罪犹以上一罪刑也。
又曰:子夏曰:“昔者三王悫然欲错刑遂罚,错,处也。遂,行也。平心而应之,和然后行之。然且曰:‘吾意者以不平虑之乎?吾意者以不和平之乎?’如此者三,然后行之。此之谓慎罚。”
又曰:孔子曰:“古之刑者省之,今之刑者繁之。其教,古者有礼然后有刑,是以刑省也。今也反是,无礼而齐之以刑,是以繁也。”

11 叙刑上:
《书》曰:伯夷降典礼,折民惟刑。谓有礼然后有刑也。
又曰:兹殷罚有伦,今也反是,诸侯不同听,每君异法。听,设狱也。听无有伦,是故知法难也。
又曰:有过,赦。小罪勿增,大罪勿累。延罪无辜曰累。老弱不授刑,有过不授罚。故老而授刑谓之悖,弱者授之不克,不赦有过谓之贼。

12 叙刑上:
《诗·小雅》曰:《菀柳》,刺幽王也。暴虐无亲,而刑罚不中也。

13 叙刑上:
《诗含神雾》曰:烨烨震电,不宁不令。此应刑政之大暴,故震雷惊人,使天下不安。

14 叙刑上:
《周礼·地官上·大司徒》曰:以乡八刑纠万民。一曰不孝之刑,二曰不睦之刑,三曰不姻之刑,四曰不悌之刑,五曰不任之刑,六曰不恤之刑,七曰造言之刑,八曰乱民之刑。纠犹割祭也。不弟不敬,况师长也。造言,讹言惑众。乱民,乱名改作,执左道以乱政也。任谓朋友相任也。恤谓相忧。

15 叙刑上:
又《地官下·司市》曰:市刑:小刑宪罚,中刑徇罚,大刑朴罚。其附于刑者归于士。徇,举以示其地之众也。朴,挞也。国君过市,则刑人赦;大人过市,罚一幕;世子过市,罚一帟;命夫过市,罚一盖;命妇过市,罚一帷。谓诸侯及夫人世子过其国之市,大夫内子过其都之市也。市者,人所交利而行刑之处,君子无故不游观焉,若游观则拖惠以为说。
又曰:《秋官上》曰:大司寇掌建邦之三典,以佐王刑邦国诘四方。典,法也。诘,谨也。《书》曰:穆王耄荒、度作详刑以诘四方也。一曰刑新国用轻典;新国,新辟地立君之国也。用轻法者,为其民之未习于教。二曰刑平国用中典;平国,承平守成之国。用中典者,常行之法。三曰刑乱国用重典。乱国,篡煞叛逆之国。用重典者,以其化恶,伐灭之也。以五刑纠万民:一曰野刑,上功纠力;功,农。功力,勤力也。二曰军刑,上命纠守;命,将命也。守,不失部伍也。三曰卿刑,上德纠孝;德,六德也。善父母为孝也。四曰官刑,上能纠职;能,能其事也。职,职事修理也。五曰国刑,上愿纠暴。愿,悫慎也。暴为当恭,字文误也。

16 叙刑上:
《礼》曰:刑不上大夫,礼不下庶人。
又曰:九十曰耄,七年十曰悼。悼与耄虽有罪,不加刑焉。
又曰:刑者,侀也。刑者,成也。一成而不可蜂,故君子尽心焉。

17 叙刑上:
《传》曰:先君周公作誓命曰:毁则为贼,掩贼为藏,窃藏为盗,盗器为奸。主藏之名,赖奸之用,为大凶德,有常刑无赦,在九刑不忌。暂命己下,皆九刑之书。
又曰:晋侯之弟阳干乱行于曲梁,行,陈。曲梁,地名。魏绛戮其仆。仆御。晋侯怒,谓羊舌职曰:“合诸侯以为荣,阳干为戮,何辱如之?必煞魏绛。”对曰:“绛无二志,事君不避难,有罪不逃刑。其将来辞,何辱命焉?”言终,魏绛至。
又曰:声子谓楚令尹子木曰:“善为国者,赏不僭而刑不滥赏。僭则惧及淫人,刑滥则惧及善人。若不幸而过,宁僭无滥。与其失善,宁其利淫。无善人则国从之。从之亡也。古之治民者,劝赏而畏刑,恤民而不倦。赏以春夏,刑以秋冬。是以将赏,为之加膳,则饫赐,以此知其劝赏也;将刑,为之不举,不举则彻乐,以此知其畏刑也。”
又曰:初,景公欲更晏子之宅,曰:“子之宅近市,湫隘嚣尘,不可以居。湫,下;隘,小;嚣,声;尘,土。请更诸爽垲者。”塽,明;蓊,燥。辞曰:“君之先臣容焉,先臣,晏子之先人。臣不足以词之。于臣巢簵。”公笑曰:“子近市,识贵贱乎?”对曰:“既利之,敢不识乎?”公曰:“何贵何贱?”于是景公繁于刑,有鬻踊者。故对曰:“踊贵屦贱。”景公为是省于刑。君子曰:“仁人之言,其利博哉!晏子一言而齐侯省刑。”
又曰:郑人铸刑书。铸刑书于鼎,以为国之常法。叔向使谓子产曰:“昔先王议事以制,不为刑辟,惧民之有争心也。夏有乱政,而作《禹刑》,商有乱政,而作《汤刑》,夏商之乱者,禹汤之法。言不能议事以制。周有乱政,而作《九刑》。周之衰,亦为刑书,谓之九刑。三辟之兴,皆叔世也。言制书不起于始全盛之世。今吾子相郑国,作封洫,立谤政,制三辟,铸刑书,制三辟,谓用三代之末法。将以靖民,不亦难乎!”
又曰:为刑罚威狱,使民畏忌,以类其震曜煞戮。云电震曜,天地咸也,刑狱以象类之。

18 叙刑上:
《论语》曰:导之以政,齐之以刑,民免而无耻。
又曰:礼乐不兴,则刑罚不中;刑罚不中,则民无所措手足。

19 叙刑上:
《孝经》曰:五刑之属三千,而罪莫大于不孝。

20 叙刑上:
《家语》曰:闵子骞问政于孔子。孔子对曰:“以德以法。夫德法者,御民之具,犹御马之有衔勒也。君者,人也;吏者,辔也;刑者,策也。夫人君之政,执其辔策而己乎。”闵子骞曰:“敢问古之为政。”孔子曰:“古者天子以内史为左右手,以德法为衔勒,以百官为辔,以刑罚为策,以万人为马,以御天下,数百年而不失也。”又曰:有父子讼者。孔子同狴执之,三月不别,其父请止。夫子赦焉,曰:“上失其道,狱犴不治,不可刑也。

21 叙刑上:
《书》曰:义刑义煞勿庸,以即汝心。三尺之限,空车不能登者何?峻故也。百刃之山,重载陟焉何?陵迟也。俗之陵迟久矣。虽有刑法,人能勿逾乎?“

22 叙刑上:
《国语》曰:臧文仲曰:“大刑用兵甲,次刑用斧钺,中刑用刀锯,薄刑用鞭朴,以威民也。”

23 叙刑上:
《孔丛子》曰:仲弓问古之刑教与今之刑教。孔子曰:“古之刑教省,今之刑教繁。古教有礼,然后有刑,是以刑省。今无礼以教,而齐之以刑,是以刑繁。”

24 叙刑上:
《史记》曰:胡亥立,以赵高为郎中令。令更变律,有罪者相坐收族。又群盗起,胡亥责李斯。斯惧,上书请行督责,刑者相半。其后赵高谮斯,具五刑,腰斩,夷三族。
又曰:申不害、韩非好刑名法术之学,以为儒者以文乱法,侠者以武犯禁。

25 叙刑上:
《汉书·刑法志》曰:古人有言曰:天生五材,民并用之,废一不可。鞭朴不可弛于家,刑罚不可废于国,征伐不可偃于天下。用之有本末,行之有逆顺耳。
又曰:孝武即位,徵发烦数,百姓贫穷,民被酷吏,击奸断宄不胜。于是招进张汤、赵禹之属,修定法令。
又曰:古之知法者,能省刑本也。今之知法者,不失有罪,上下相临,以刻为明。深者获功名,平者多后患。谚曰:鬻棺者欲岁之疫,非憎人欲煞之,利在于人死。
又曰:贡禹上言:“孝文皇帝时,贵廉洁,贱贪污,贾人、赘婿及吏坐赃者皆禁锢,不得为吏。无赎罪之法,欲令行禁止,海内大化。武帝始临天下,尊贤用士,开地广境,自见功大,遂纵嗜欲。乃一时之变,使犯法者赎罪,入谷者补吏。是以官乱民贫,盗贼并起。”
又曰:文帝制:“人有己论其父母妻子同产坐之,及收贳律令宜除之,孥,子也。秦法:一有罪,并收其家也。罪疑者与人,”从轻断之。于是刑罚大省,断狱四百。
又曰:秦始皇专任刑罚,躬操文墨,昼断狱,夜理书。
又曰:于定国为廷尉,季秋后请谳。时上常幸宣室,斋而居,决事刑狱,号平反也。反音番。
又曰:董仲舒云:“阳为德,阴为刑。阳常居大夏,而生养育长为事;阴常居大冬,而积于虚空不用之处。以此见天之任德不任刑也。”
又曰:秦用商鞅之法,故帝王之道,刑戮妄行,人不聊生,逃亡山野,并为盗贼,断狱一岁八十万数。
又曰:《刑法志》曰:古人有言:满堂饮酒,有一人向隅而泣,则一堂不乐。王者之于天下,犹一堂之上也。一人不得平,为之凄怆。今郡国被刑,或冤死者多,此和气所以未洽者也。原夫狱刑所以蕃者,《书》曰:“伯夷降典,折民惟刑。”言伯夷示礼法以道,人人习之,礼然后用刑也。言制礼以止刑,犹堤防之溢水也。今堤防陵迟,礼制未立;死刑过制,生刑易犯。饥寒并至,穷斯滥溢。豪杰擅私为之囊橐,言容隐奸刑,若櫜盛物。奸邪所隐,则狃而浸广。狃,串习也。浸,渐。狃音女九切。

26 叙刑上:
《后汉书》曰:光武留心庶狱。然自王莽之后,旧章不存,法纲弛纵,尾馛惩肃。梁统上疏曰:“臣硬馛为刑罚在衷,无取于轻,是以五帝有流殛放煞之诛,三王有大辟刻肌之刑,所以为除去乱也。高帝定法,传之后代。遭世康平,因时施恩,去肉刑相坐之法,天下几平。武帝值中国全盛,征伐远方,百姓罢弊,豪杰犯禁,奸吏弄法,故重首匿之科,著知纵之律。宣帝履要道以御海内,臣下奉宪,不失绳墨,天下称安。孝元、孝哀即位日浅,丞相王嘉等猥以数年之间亏除先帝旧约,穿令断律凡百馀事。臣取其尤妨政者条奏,伏谓择其善而从之,以定不易之典。”时廷尉议以为崇刑峻法,非明王急务,遂罢之。
又曰:梁统对尚书问议刑曰:“圣帝明王制立刑罚,故虽尧舜之盛,犹诛四凶。《经》曰:‘天讨有罪,五刑五用哉。’又曰:爰制百姓于刑之衷,孔子曰:‘刑罚不中,则民无所措手足。’措,置也。衷之为言不轻不重之谓也。《春秋》之诛,不避亲戚,所以防患救乱,全安众庶,岂无仁爱之恩,贵绝残贼之路也。”
又曰:郎顗上书言:“今立春之后,火卦事用,所当温而寒,违反时节,由功赏不至而刑罚必加也。宜须立秋顺气行罚。”

URN: ctp:n3918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