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Facebook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Twitter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新浪微博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豆瓣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中國哲學書電子化計劃

《節》

電子圖書館
1 節:
《說文》曰:節,信也。象相合之形

2 節:
《釋名》曰:節者,號令賞罰之節也。

3 節:
《後漢書注》曰:節所以為信,以竹為之,長八尺,以旄牛尾為眊三重。

4 節:
《周禮·地官下·掌節》曰:掌守邦節而辯其用,以輔王命。邦節者,鎮圭、牙璋、穀圭也。王有命、則別其節之用,以授使者,輔王命,執以行為信。守邦國者用玉節,守都鄙者用角節。角,用犀角,其制未聞。凡邦國之使節,山國用虎節,土國用人節,澤國用龍節,皆金也,以英蕩輔之。杜子春云:函器盛此節。或曰:英蕩,書函也。關門用符節,貨賄用璽節,道路用旌節,皆有期以反命。門關,司門、司關也。貨賄者主通貨。符節,宮中諸官府也。璽節者,今之印章也。旌節者,今使者所權也。凡通達於天下者,必有節以傳輔之。無節者有幾則不達。

5 節:
《禮記·玉藻》曰:凡君召以三節,二節以走,一節以趨。節,所以明信輔君命也。使使召臣,急則持二,緩則持一。

6 節:
《傳》曰:宋襄夫人,襄王之娣也。昭公不禮焉。昭公適祖母。夫人因戴氏之族華東皇皆族戴。以煞襄王之孫孔叔、公孫鍾離及大司馬公子卬,皆昭公黨也。司馬握節以死,故書以官。節,國之符信也。握之以死,示不廢命。

7 節:
《公羊傳·哀公》曰:齊景公謂陳乞曰:「吾欲立舍,何如?」陳乞曰:「君欲立,請立之。」陽生謂陳乞曰:「聞子將不立我也。」陳乞曰:「夫千乘之主將廢正而立不正,必煞正者。吾不立子者,所以生也。」與之玉節而走之。節,信也。折玉與陽生,留其半為后,當迎之合以信,防稱矯也。景公死而舍立,陳乞使人酉恤生。

8 節:
《史記》曰:袁盎使吳,吳王囚之。盎解節毛懷之,遂歸報吳楚己破。

9 節:
《漢書》曰:劉章己煞呂產。帝令謁者持節勞章,章欲奪節,謁者不肯。章乃從與載,因節信持斬長樂衛尉呂更始。因謁者所持之節,用為信。還入北軍,復報太尉勃。勃賀章曰:「所患獨產,今己誅,天下定矣。」
又曰:吳王反。周丘者,下邳人,亡命於吳,酤酒無行。王薄不任,周丘乃上說王曰:「臣以無能,不得待罪行間,臣非敢求有所將也,愿請王以一漢節,必有以報。」王乃與之。周丘得節,夜持入下邳,至傳舍,召令斬之。遂召昆弟所善豪吏,一夜得三萬人。

10 節:
又《西域傳》曰:初,公主侍者馮嫽音繚能史書習事,常持節為公主使,行賞賜於城郭。諸國敬信之,號曰「馮大夫」。
又曰:蘇武使匈奴,單于乃徙武北海上。武仗節牧羊,臥起操持,節毛盡落。
又曰:戾太子誅江充。初,漢節純赤。以太子持赤節,故更為黃毛加上以相別。
又曰:拯喂使月氏,匈奴得之,謂曰:「吾欲使越,漢肯聽我乎?」留騫十餘歲,予妻有子,然騫持漢節不失。
又曰:諸葛豐字少季,為司隸校尉,刺舉無所避。侍中許章以外屬貴幸,賓客犯事,與章相連。豐案劾章,欲奏其事,適逢許侍中私出。豐駐車舉節詔章曰:「下!」欲收之。章馳車去,豐追之。許因得入宮門,自歸奏。於是收豐節。司隸去節自豐始也。

11 節:
又《南越傳》曰:遣韓千秋入越,越以兵擊千秋等,滅之,函封漢節置塞上,好為慢辭謝罪。

12 節:
又《匈奴傳》曰:漢使王烏等窺匈奴。匈奴曰:「漢使不去節,不以墨黥其面,不得入穹廬。」王烏,北地人,習胡俗,去其節,黥面入穹廬。單于愛之。
又曰:王莽篡位,皇孫功崇公宗被誅。宗娣妨為衛將軍王興夫人,祝詛姑煞婢以絕口,事發覺,事連及司命孔仁妻,亦自煞。仁見莽,免冠謝。莽使尚書劾仁「乘乾車、駕坤馬,左蒼龍,右白虎,前朱鳥,後玄武,右仗威節,左負威斗,號曰赤星。非以驕,仁乃以尊新室之威命也。仁擅免天文冠,大不敬。」有詔勿劾,更易新冠。其怪如此。

13 節:
荀悅《漢記》曰:征和二年,長安擾亂,言太子反。任安授太子節,懷二心,腰斬。

14 節:
《續漢書》曰:鮑永為更始大將,將兵安集河東。赤眉害更始,三輔道絕。世祖即位,遣諫議大夫儲大伯持節征永,永疑為不審,收系大伯,封節傳舍壁中。遣人持至長安,知更始審亡,即發喪出降。

15 節:
《東觀漢記》曰:光武拜岑彭為刺奸大將軍,督察營眾,授以常所持節,從平河北。
又曰:郭丹為更始諫議大夫。更始敗,諸將軍悉歸上,普獲封爵。丹無所歸節傳,以敝布纏裹節合如擔,晝伏夜行,詣更始妻子,奉還節傳,因歸鄉里。
又曰:永平中,遣鄭眾北使匈奴。眾因上言:「臣前奉使,不為匈奴拜。單于恚恨,遣兵圍臣。今復銜命,必見凌折。臣誠不忍持大漢節對氈裘獨拜,如今匈奴遂能服臣,將有損大漢之強。」上不聽。
又曰:溫序字次房,遷護羌校尉,為隗囂別將荀宇所拘劫。序素氣力大,怒叱宇等曰:「虜何敢脅迫漢!」因以節撾煞數人。宇曰:「此義士,可賜以劍。」序授劍,銜須於口,顧左右,曰:「既為賊所迫煞,無令須污地。」遂伏劍而死。

16 節:
張璠《漢記》曰:董卓謂袁紹曰:「劉氏種不足復遺。」紹勃然曰:「天下健者,豈惟董公?」橫刀長揖,徑出,懸節於東門而奔冀州。

17 節:
《獻帝春秋》曰:太傅司馬日磾假階森撫州郡,袁術在壽春,借節觀之,因奪不還。日磾失節,憂恚而死。

18 節:
《魏書》曰:鎮北將軍劉靜卒,朝廷以許允代靜。己授節傳,出止外舍,大將軍與允書曰:「鎮北雖少事而都典一方,念足下震華鼓、建朱節,歷本州,此所謂著繡晝行也。」允心甚悅。
又曰:桓范,黃初中為洛陽典農中郎將,使持節都督青徐諸軍事,治下邳。與徐州刺史芻歧爭屋,引節欲斬歧,為歧奏不直,坐免。

19 節:
《吳書》曰:婁圭字子伯,初依劉表,后歸曹公。曹公向荊州,表子琮降,以節迎曹公,諸將皆疑。曹公以問子伯,子伯曰:「天下擾攘,皆貪王命以自重。今以節來,必至誠。」公善之。

20 節:
《晉書》曰:石苞遷徐州刺史。文帝之敗於東關也,苞獨全軍而返,帝指所持節,謂苞曰:「恨不以此授卿,以究大事。」
又曰:京師危逼,王澄率眾軍將赴國難,而飄風折其節柱。
又曰:何無忌自豫章拒盧循,軍敗,握節授害。

21 節:
王隱《晉書》曰:段匹磾降石勒,常著朝服,持晉節。勒亦不問。

22 節:
《晉中興書》曰:廣州人背刺史郭訥迎王機,遂入廣州。訥乃持節出,機就訥求節。訥曰:「昔蘇武不失節,人以為美。今寧可以與賊乎?義不可得相與,自可遣兵來取之。」機慚而止。
又曰:王機篡廣州,懼王敦來討。杜弢在郁林,與機結好,機勸㢰取交州。㢰至,機執節曰:「節當相與迭持,何可獨捉?」機遂以節與㢰。后并為陶侃所煞。

23 節:
《晉永昌起居注》曰:元帝使司空王導距王敦,詔曰:「以吾征東時節給司空。」

24 節:
《晉令》曰:使信節皆鳥書之。

25 節:
《唐書》曰:穎王璬為劍南節度大使,時玄宗將幸蜀。璬赴藩卒遽不遑授節。或曰:「假大槊油囊蒙之。」璬曰:「但為真王,何用假節?」

26 節:
《漢武內傳》曰:西王母降殿前,有五十大仙童執彩旄之節。

27 節:
《俗說》曰:殷伯悌為何無忌參軍,宰砂陽與何共樗蒲,得何百便住,何守請求贖決,不聽。何大怒,罵殷曰:「戇子敢爾,取節來!」殷猶傲然謂何曰:「朝廷授將軍三千羸兵、狗頭節以威蠻獠,乃復擬議國士,異事!」何便令百人收殷付獄中兵,歌嘯自若,經一日遂置恚。

URN: ctp:n3936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