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Facebook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感謝各位的支持! 在Twitter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感謝各位的支持! 在新浪微博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感謝各位的支持! 在豆瓣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感謝各位的支持!
中國哲學書電子化計劃

《醫四》

電子圖書館
1 醫四:
《唐書》曰:孫思邈,京兆華原人也。七歲就學,日誦千餘言,弱冠善談莊老及百家之說。周宣帝時,思邈以王室多故,乃隱居太白山。隋文帝輔政,徵為國子博士,稱疾不起。嘗謂所親曰:「過五十年當有聖人出,吾方助之以濟人。」及太宗即位,召詣京師,嗟其容色甚少,謂曰:「故知有道者,誠可尊重。羨門廣成,豈虛言哉?」將授以爵位,固辭不授。顯慶四年,高宗召見,拜諫議大夫,又固辭不授。上元元年,辭疾請歸,特賜良馬及鄱陽公主邑司以居焉。當時知名之士宋令文、孟詵、廬照鄰等,執師資之禮以事焉。照鄰有惡疾,醫所不能愈,乃問思邈:「名醫愈疾,其道如何?」思邈曰:「吾聞善言天丈必質之於人,善言人丈亦本之於天。天有四時五行,寒暑迭代。其轉運也,和而為雨,怒而為風,凝而為雪霜,張而為虹霓,此天地之常數也。人有四肢五藏,一覺一寢,呼吸吐納,精氣往來,流而為榮衛,彰而為氣色,發而為音聲,此人之常數也。陽用其形,陰用其精,天人之所同也。及有失也,蒸則生熱,否則生寒,結而為瘤贅,陷而為癰疽,奔而為喘乏,竭而為焦枯。診發乎面,變動乎形,推此以及天地亦如之。故五緯盈縮,星辰錯行,日月薄蝕,孛彗飛流,此天地之危診也。寒暑不時,天地之蒸否也;石立水踴,天地之瘤贅也;山崩土陷,天地之癰疽也;奔風暴雨,天地之喘乏也;川瀆竭涸,天地之燋枯也。良醫導之以藥石,救之以針齊;聖人和之以至德,輔之以人事,故形體有可愈之疾,天地有可消之災。」又曰:膽欲大而心欲小,智欲圓而行欲方。《詩》曰:「如臨深淵,如履薄冰。」謂小心也。赳赳武夫,公侯干城「,謂大膽也。」不為利回,不為義疚「,仁之方也。見幾而作,不俟終日」,智之圓也。思邈自云:「開皇辛酉歲生,至今年九十三矣。詢之鄉里,咸云數百歲人。話周、齊間事,歷歷如眼見,以此參之,不啻百歲人矣。然猶視聽不衰,神彩甚茂,可謂古之聰明博達不死者也。撰《千金方》三十卷,行於代。
又曰:張文仲,洛州洛陽人也。少與鄉人李虔縱、京兆人韋慈藏并以醫術知名。文仲則天初為侍御醫,時特進蘇良詞於殿庭,因拜跪絕倒。則天令文仲、慈藏隨至宅候之,文仲曰:「此因憂憤邪氣激也。若痛沖脅則劇難救。」自朝候之,未及食時,苦沖脅絞痛。文仲曰:「若入心可不療。」俄頃心痛,不復下藥,日旰而卒。文仲臧善療風疾,其後則天令文仲集當時名醫共撰療風氣諸方,仍令麟臺監王方慶監其修撰。文仲奏曰:「風有一百二十種,氣有八十種。大體醫藥雖同,人性各異。庸醫不達藥之行使,冬夏失節,因此煞人。惟腳氣頭風上氣,常須服藥不絕,自餘則隨其發動,臨時消息之。但有風氣之人,春末夏初及秋暮要得通泄,即不困劇。」於是撰四時常服及輕重大小諸方十八首,表上之。文仲。久年終於尚藥奉御。撰《隨身備急方》三卷,行於代。
又曰:孟詵,汝州梁人也,以進士擢弟。垂拱初,累遷鳳閤舍人。詵學方術,嘗於鳳閤侍郎劉祎音輝之家,見其敕賜金盤,謂祎之曰:「此藥金也。若燒之,上有五色。」試之果然。則天聞之不悅,因事出為臺州司馬,撰《補研藿》《必效方》各三卷。
又曰:王方慶,太原人也。雅有材度,博學多聞,篤好經方,精於藥性。則天令監領尚藥奉御張文仲、侍醫李虔縱、光祿韋慈藏等撰諸藥方,方慶撰《隨身左右百發百中備急方》十卷,大行於代。
又曰:天寶中詔曰:「朕頃者所撰《廣濟方》救人疾患,頒行己久,傳習亦多。猶慮單貧之家未能繕寫,閭閻之內或有不知,倘醫療失時,因致夭橫性命之際,寧忘惻隱?掖庶郡縣長官就《廣濟方》中逐要者於大板上仵錄,當村方要路榜示,仍委彩訪使勾當,無令脫錯。」
又曰:德宗撰《貞元集要廣利方》,親為之制序,敢題於天下通衢。其方總六千三種,五百八十六首。

2 醫四:
《莊子》曰:秦王有病召醫,舐痔者得車五乘也。

3 醫四:
《韓子》曰:醫善吮人腸,含人血,非有肌骨之親也,利之所加也。

4 醫四:
《列子》曰:龍叔謂文摯曰:「子之術微矣!吾有疾,子能己乎?」文摯即命龍叔背明而立,文摯從向明望之,既而曰:「嘻!吾見子之心矣!方寸之地虛矣,幾聖人也。子心六孔流通,一孔不達。舊說聖人心七孔。今以聖智為疾者,或由此乎矣。!
又曰:楊朱之友季梁得疾,七日大漸。其子請三醫:一曰矯氏,二曰俞氏,三曰盧氏,脈其所疾。矯氏謂季梁曰:「汝寒溫不節,虛實失度,疾由饑飽色欲,精慮煩散,非人非鬼。雖漸,可攻也。」季梁曰:「眾醫也,亟屏之。」俞氏曰:「汝始則胎氣不足,乳潼有餘。病非一朝一夕之故,其所有由來者漸矣,弗可已也。」季梁曰:「良醫也,且食之。」盧氏曰:「汝病不由天,亦不由人,亦不由鬼。稟生授形,既有制之者,亦有知之者矣。藥石其如汝何?」季梁曰:「神醫也,重貺遣之。」俄而季梁病自瘳。
又曰:魯公扈、趙齊嬰二人有疾,同請扁鵲求治。扁鵲治之,同愈。謂曰:「汝曩之所疾,自外而干腑藏,固藥石之所己。今有偕生之病,與體偕長,為汝攻之何如?」二人曰:「愿先聞其驗。」扁鵲謂公扈曰:「汝志強而氣弱,故足於謀而寡於斷;齊嬰志弱而氣強,故少於慮而傷於專;若換汝之心,則均于善矣。」遂飲二人毒酒,迷死三日,剖胸探心,易而置之,投以神藥,既寤如初。

5 醫四:
《尸子》曰:有醫竘音驅主反者,秦之良醫也。為宣王割痤音在戈反,為惠王療痔,皆愈。張子之背腫,命竘治之,謂醫竘曰:「背非吾背也,任子制焉。」治之遂愈。竘誠善治疾也,張子委制焉。夫身與國亦猶此,必有所委制然後治。「

6 醫四:
《孔叢子》曰:宰我使齊反,見夫子曰:「梁丘據遇虺毒,茸墚而後瘳。朝齊君,齊君會大夫眾賓而慶焉。弟子與在賓列。大夫眾賓并復獻攻療之方,弟子謂之曰:『夫所獻方者,將為病也。今梁丘子己瘳矣,而諸夫子復驟獻方,意欲梁丘大夫后有虺害,當用之乎?』眾座默然無辭。弟子此言何如?」孔子曰:「女說非也。夫三折股而後為醫。梁丘子遇虺害而獲瘳,慮有與之同疾丈必問所以己之方焉。眾人為此之故,各言其方,欲售之以己人疾也。凡言其方者,稱其良也。且以參處所以己之方之優劣也。」

7 醫四:
《公孫尼子》曰:孔子有疾,哀公使醫視之,醫曰:「居處飲食何如?」子曰:「丘春之居葛籠,夏居蜜陽,秋不風,冬不煬。飲食不饋,飲酒不勸。」醫曰:「是良藥也。」

8 醫四:
《鹖冠子》曰:扁鵲兄弟三人并善醫,魏文侯問曰:「子昆弟三人孰最善?」對曰:「長兄視色,故名不出家。仲兄視毫毛,故名不出門。鵲針人血脈,投人毒藥,故名聞諸侯。」

9 醫四:
《呂氏春秋》曰:齊王疾,使人之宋迎文摯。文摯至,視王疾,謂太子曰:「非怒則王疾不可治,怒王則文摯死。」太子曰:「荀已王疾,臣與母以死爭之,愿先生勿患也。」文摯曰:「諾。」與太子期而將往不者三,齊王固己怒。文摯至,不解履,登床履王衣問疾,王怒,不與言,摯因出,固辭以重怒王,王吐而起,疾乃遂己。王不悅,果以鼎生烹摯。太子與母合爭之,不得。夫忠於平世易,忠於濁世難也。
又曰:魯有公孫綽者,告人曰:「我能治偏枯,今吾倍為偏枯之藥,則可以起死人矣。」
又曰:用藥者,得良藥則活人,得惡藥則煞人。

10 醫四:
《楚辭·九章》曰:九折臂而成醫兮,吾今而知其信然。

11 醫四:
《神仙傳》曰:李少君與議郎董仲舒相親,見仲舒宿有固疾,體枯氣少,少君乃與其成藥二劑并方。用戊己之草,後土服黃,良獸沈肪,先義之根,百卉華釀,亥月上旬合煎銅鼎中,童男沭浴潔凈,調其湯火。合藥成,服如雞子三劑,齒落更生。服盡五劑,命不復傾。
又曰:鳳綱者,漁陽人也。常彩百藥華,以水漬封泥之,自正月始,盡五月末,埋之百日煎丸之。卒死者以此藥內口中,皆立生。綱服此藥,得數百歲不老。
又曰:士燮為交州刺史,得毒病死,經三日。董奉時在南方,乃往,以三丸藥內死人口中,以寒水含之,令人舉死人頭搖道之。食頃,士燮開目動手足,半日能起坐,遂活。活後四日能語,云:「死時奄然有數十馬卒收之,將載輅車上,去入大赤門,住以付獄。獄中人各一戶,戶才容一人。以燮內一戶中,以土從外封之,不復見外,恍惚聞人言:『太一遣使者來召士燮,急開出之。』聞人以鏵堀其居戶,良久引之,見外有馬赤蓋,三人共坐車上,一人持節,呼燮上車,將還,至門而活。」奉還廬山,了不田作。為人治病亦不取錢,重病愈者,令種杏五株,輕者一株。數年之間,杏樹成林。縣令親故有女病,醫療不差,令謂奉曰:「若能治之,便以妻君。」奉使敕召鬼魅,有大白鼉長數尺,陸行詣病者門,奉使人斬之,女病即愈。遂以妻之。
又曰:封居達,年百餘歲,往來鄉里,視之年三十許人。常騎青牛行,聞有疾病死者,識與不識,遇便以藥治之,應手皆愈。不以姓字語人,能騎乘青牛,故號青牛道士。

12 醫四:
《列仙傳》曰:負局先生者,吳郡人,莫知姓名,負石磨鏡,局循吳中磨鏡,輒問人得無有疾苦乎。有即出紫丸、赤丸與之服,服藥,病無不差。如此數年,后吳有大疫,先生家至戶到,與藥,活數萬許人。後上吳山絕崖,懸藥與人。欲去時,語人曰:「吾欲還蓬萊山,為汝曹下神水。」崖頭一日有水,色白,從石間流下,服之疾愈。

13 醫四:
《玉匱針經序》曰:呂博少以醫術知名,善診脈論疾,多所著述。吳赤烏二年為太醫令。撰《玉匱針經》及注《八十一難經》,大行於代。

14 醫四:
《千金序》曰:沙門支法存,嶺表人。性敦方藥。自永嘉南渡,士大夫不襲水土,多患腳弱,惟法存能拯濟之。
又曰:仰道人,嶺表僧也。雖以聰惠入道,長以醫術開懷。因晉朝南移,衣纓士族不襲水土,皆患腳軟之疾,染者無不斃踣。而此僧獨能療之,天下知名焉。
又曰:僧深,齊、宋間道人。善療腳弱氣之疾,撰錄法在存等諸家醫方三十餘卷,經用多效,時人號曰「深師方」焉。

15 醫四:
襲慶《鬼遺方序》曰:劉涓子,不知何許人也。晉末於丹陽郊外照射,忽見一物,高二丈許,因射而中之,走如電激,聲若風雨,夜不敢追。明旦,率門人弟子鄰伍數十人,尋其縱跡。至山,見一小兒,問之何姓,小兒云:「主人昨夜為涓子所射,今欲取水以洗瘡。」因問小兒主人是誰,答曰:「是黃父鬼。」乃將小兒還來,至聞搗藥聲,遙見三人:一人臥,一人開書,一人搗藥。比及齊叫突而前,三人并走,遺一帙《癰疽方》并一臼藥。人有云癰者,涂之,隨手而愈。

URN: ctp:n3962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