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Facebook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感謝各位的支持! 在Twitter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感謝各位的支持! 在新浪微博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感謝各位的支持! 在豆瓣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感謝各位的支持!
中國哲學書電子化計劃

《卜下》

電子圖書館
1 卜下:
《晉書》曰:郭公者,客居河東,精於卜筮。郭璞從之授業,公以青囊中書九卷與之,由是遂洞五行、天文、卜筮之術,禳災轉禍,通致無方,雖京房、管輅,不能過也。璞門人趙載嘗竊青囊書,未及讀而為火所焚。
又曰:宣城邊洪以四月中就韓友卜家中安否,友曰:「卿家有兵殃,其禍甚重。可伐七十束柴積於庚地,至七月丁酉放火燒之,咎可消也。不爾,其凶難言。」洪即聚柴。至日大風,不敢發火。洪后為廣陽領校,遭母喪歸家。友來投之,時日己暮,告從者:「速裝束,吾當夜去。」從者曰:「今日己朐,數十里,何急復去?」友曰:「非汝所知也。此間血覆地,寧可復住。」洪苦留之,不待食而去。其夜洪欻發狂,絞煞兩子,并煞婦人,斫父妾二人,皆被創,因出亡走。明日,其族往收殯亡者,尋索洪數日,於宅前林中得之,己自經死。宣城太守殷祐疾,友筮之曰:「七月晦日,將有太鸛鳥來集廳事上,宜勤伺取,若獲者為善,不獲將成禍。」祐乃謹為其備。至日果有大鸛,束尾九尺,來集廳事上,掩捕得,祐乃遷石頭督護,后為吳郡太守。友卜占神效甚多,而消殃轉禍,無不皆驗。

2 卜下:
王隱《晉書》曰:步熊字叔羆,陽平人。少好卜筮術數,門徒甚盛。熊學舍側有燒死人,吏疑是熊諸生失火,持諸生急。熊曰:「吾己為卜得其人矣。使從道南行,當有一人來,問得火主,來者,便縛之。」吏如熊言,果是耕人。自言草惡難耕,故燒之。忽風起延燒,實不知草中有人。又鄰人兒遠行,或告己死,其父母號哭制服。熊為卜,克日當還。如期果至。

3 卜下:
《宋書》曰:蔡興宗初為郢府參軍,彭城顏敬以式卜曰:「亥年當作某官,有大字者不可授也。」及有開府之授,而太歲在亥,果薨於光祿大夫。
又曰:荀伯玉為晉安王子勛鎮軍行參軍。泰始初卉骷,賣卜自業。

4 卜下:
《齊書》曰:王敬則少時於草中射獵,有蟲如烏豆,集其身。擿去乃脫,其處皆流血。敬則惡之,詣道士卜。道士曰:「此封侯瑞也。」敬則聞之喜,故出都自效。
又曰:柳世隆善卜,別龜甲,價至萬。永明初,世隆曰:「永明九年我亡,後三年丘山崩,齊亦於此季矣。」屏人,命典簽李黨取筆及高齒屐,題簾箔旌曰:「永明十一年。」因流涕謂黨曰:「汝當見,吾不見也。」

5 卜下:
《梁書》曰:吉士瞻年逾四十,忽忽不得志,乃就江陵卜者王先生計祿命。王生曰:「君擁旄仗節非一州。後一年當得戎馬大郡。」

6 卜下:
《三國典略》曰:梁武昌太守朱賈臣聞元帝議遷都,入勸梁主云:「建鄴舊都,塋陵攸在。荊鎮邊疆,非王者宅。愿陛下勿疑,致后悔也。臣家在荊州,豈不愿陛下?但恐是臣富貴,非陛下富貴耳。」乃召卜者杜景豪決去留,遇兆不吉,答云:「未去。」景豪退而言曰:「此兆為鬼賊所留也。」事具《京都部》。
又曰:周文育隨盧安興征俚獠有功,除海南令。監州王勵深委任之,勵被代,文育與俱下。至大庾嶺,詣卜者,卜者曰:「君北下不過作令長,南入則為公侯。」文育曰:「足錢便可,誰望公侯之事!」卜人曰:「君須臾當暴得銀至二千兩。若不見信,以此為驗。」其夕宿逆旅,有賈人求與文育博,文育勝之,得銀二千兩。且辭勵,勵問其故,文育以告,勵乃遣之。
又曰:東魏相齊王澄以舟師還,次於小平津北岸。古冢崩,骨見,銘曰:「今卜,高原千秋之後化為下泉,當逢霸主,必為改遷。」王曰:「古人之卜,其何至也!」令更葬之。
又曰:齊害其廢主濟南王也,長廣王湛懼,高元海為畫三策,湛不能斷,令鄭道謙、吳導世等卜以決之。道謙等曰:「不利舉事,靜則吉。」
又曰:初,鄴有賣卜者,相趙隱當大貴。及隱自黃門侍郎遷秘書監,崔肇師呼卜者而問己焉。卜者對曰:「公令望雖高,爵位難進。」肇師不悅。終如其言。

7 卜下:
《隋書》曰:獻皇后崩,上令蕭吉卜擇葬所。吉歷筮山原,至一處云:「卜年二千,卜世二百。」具圖而奏之。上曰:「吉凶由人,不在於地。高緯父葬,豈不卜乎?國尋滅亡。正如家墓田,若不吉,朕不當為天子;若云不凶,我弟不當戰沒。」然竟從吉言。

8 卜下:
《唐書》曰:王遠知事梁貞白先生陶弘景,隱居茅山,盡傳其廢。隋煬帝為晉王出鎮揚州,遣人迎至。及即位,於東都起玉清觀以處之。太宗之為秦王也,既平王世充,與記室房玄齡往詣之,立枚以問其吉凶。遠知指秦王之枚曰:「此當上應天命,下濟蒼生者。」又指玄齡之枚云:「聖之輔也。」及太宗踐祚,恩禮甚厚。
又曰:城陽公主初適杜如晦之子荷,荷貞觀中為尚衣奉御,坐承乾事伏誅。公主改適饒州刺史薛昱之子瓘。將成婚,太宗使卜之。卜人曰:「兩火俱食,始則同榮,末亦雙悴。若晝日行合巹之禮,則終吉。」太守將從之,馬周諫曰:「臣聞朝謁以朝,思相戒也;講習以晝,思相成也;宴飲以昃,思相歡也;婚合以夜,思相親也。是以上下有威,內外有規,動息有時,吉凶有儀。先王之教,不可黷也。今陛下欲謀其始而亂其終,不可為也。夫卜筮者,所以定猶豫,決嫌疑。若黷亂禮常,先王所不用也。」太宗又從其言而止。
又曰:憲宗嘗謂李絳曰:「卜筮之事,習者罕精,或中或否。近日風俗,尤更崇尚,何也?」對曰:臣聞古先哲王畏天命,示不敢專。邦國有大事可疑者,故謀於卿士、庶人,決於卜筮,俱吉則行之。末俗浮偽,辜以徼福;正行慮危,邪謀覬安;持疑昏惑,謂小數能決之。而愚夫愚婦假時日鬼神者,欲利欺詐,參之見聞,用以刺射,小近其事,神而異之。近者風尚卜筮,此誠弊俗。聖旨所及,實辯邪源。但存而不論,弊斯息矣。「

9 卜下:
《六韜》曰:文王卜田。史偏曰:「卜田渭陽,將大德焉。非熊非羆,非虎非狼。兆曰:『得公侯,天遺汝師,以之化昌,施及三王。』大吉。」
又曰:文王問散宜生:「卜伐殷,吉乎?」鉆龜,龜不兆。祖行之日,雨轖至軫,行之日,幟折為三。散宜生曰:「此凶。四不祥,不可舉事。」太公進曰:「非子之所知也。龜不兆,聖人生天地之間,承衰亂而起。龜者,枯骨;蓍者,朽草;不足以辯吉凶。祖行之日,雨轖至軫,是洗濯甲兵也。行之日,幟折為三,此軍分為三。如此,斬紂首之象。」

10 卜下:
《國語》曰:晉獻公卜伐驪戎,史蘇占之曰:「勝,不吉。」公曰:「何謂也?」遇兆挾以銜骨,齒牙為猾。遇,見也。挾,會也。骨所以鯁刺人。猾,弄也。齒牙謂兆端,左右折,有似齒牙中有從畫,故曰銜骨,骨在口中,齒牙弄之,以象讒口之為害也。《禮》太卜掌龜,大夫占色,史占墨。戎夏交捽。兆有二畫,外象戎,內象諸夏。夏謂晉也。兆端會齒牙交,有似捽。捽,交對也。交捽是交勝也。臣故云言晉勝戎,戎復勝晉。且懼有口,齒牙銜骨,皆在口也。攜人國移心焉。「攜,離。公曰:」何口之有?口在寡人。寡人弗授,誰敢興之?「對曰:」荀可以攜其入也,必甘逞而不知,故胡扣空也。「期何逞快。壅,防也,甘言人耳心以為快,而不知其惡何可止也。公不聽,遂伐,克之。克,勝。獲驪姬以歸。有寵,立為夫人。

11 卜下:
《春秋后語》曰:二世夢白虎嚙其左驂,煞之。心惡,怪之,卜云:「涇水為𥚢。」鬼物為災曰𥚢,音思醉切。
又曰:鄒忌與田忌不相善。公孫閔謂鄒忌曰:「何不詐令人操千金卜於市,曰:『我田忌之人也。吾三戰三勝,聲威天下,欲為大事,亦吉乎?』卜者出,因令人捕焉。」卜者驗其辭於王之所,鄒忌從之。田忌懼,尾馛自白。遂率其徒攻臨淄,欲殺鄒忌,不勝而奔。

12 卜下:
《說苑》曰:成王卜洛事曰:「昔有周成王之卜居成周也,其命龜曰:『予一人兼有天下,辟就百姓,敢無中土乎?使予有罪,則四方伐之,無難得也。』周公卜居曲阜,其命龜曰:『作邑乎山之陽,賢則茂昌,不賢則速亡。』季孫行父戒其子也,曰:『吾欲室之夾於兩社之間也。使吾後世有不能事上者,使其替之益速。』如是則曰:『賢則茂昌,不賢則速亡』。安有擇地而封哉?示有天固也。」
又曰:孔子問漆雕馬人曰:「子事臧文仲、武仲、孺子容三大夫者,孰為賢?」馬人對曰:「臧文氏家有龜焉,名曰蔡。文仲立,三年為一兆焉;武仲立,三年為二兆焉;孺子容立,三年,為三兆焉。馬人見之矣。若夫三大夫之賢不賢,馬人不識也。」孔子曰:「君子哉,漆雕氏之子!其言人之美也,隱而顯;其言人之過也,又微而著。故智不能及,明不能見,得無數卜乎?」

13 卜下:
《楚辭·卜居》曰:屈原既放,三年不得復見,竭智盡忠,而蔽障於讒。心煩慮亂,不知所從。往見太卜鄭詹尹曰:「余有所疑,愿因先生決之。」詹尹乃端策拂龜曰:「君何以教之?」原曰:「吾寧悃悃款款樸以忠乎?將送往勞來斯無窮乎?寧誅鋤草茅以力耕乎?將游大人以成名乎?寧兆茉不諱以危身乎?將從俗富貴以偷生乎?寧超然高舉以保貞乎?將哫音足訾栗斯,喔吚嚅唲以事婦人乎?寧廉潔正直以自清乎?將突梯滑稽,如脂如韋以潔楹乎?寧昂昂若千里之駒乎?將泛泛若水中之鳧,隨波上下,偷以全吾軀乎?寧與騏驎抗軛乎?將隨駑馬之跡乎?寧與黃鵠比翼乎?將與雞鶩爭食乎?此孰吉孰凶?何去何從?世溷濁而不清,蟬翼為重,千鈞為輕;黃鍾毀棄,瓦釜雷鳴;讒人高張,賢士無名。吁嗟默默兮,誰知吾之廉貞?」詹尹乃釋策而謝曰:「夫尺有所短,寸有所長;物有所不足,知有所不明;數有所不逮,神有所不通。用君之心,行君之意,龜策誠不能知此事。」

14 卜下:
司馬遷《與任安書》曰:仆先人非有丹書剖符之功,依倚卜祝之間,人主以排優遇之。

15 卜下:
《白虎通》曰:乾草稿骨眾多,獨以蓍龜何?龜之言久也,蓍之言耆也。

16 卜下:
《尚書洪范五行傳》曰:此禽獸草木之久而能知吉凶也。

17 卜下:
蔡邕《月令章句》曰:大卜官各以牲祠龜策,涂以牲血,謂之釁者。龜甲所以卜也,蓍草所以筮也。

18 卜下:
《三禮圖》曰:龜以春灼后左,夏灼前左,秋灼前右,冬灼后右。楚焞,他昆切。以荊為然,以灼龜。正以荊者,凡木心皆圓,而荊心方,是以用之。

19 卜下:
《抱樸子》曰:卜者,小數飾福者,謂知來之妙。

20 卜下:
《異苑》曰:會稽餘姚錢祐以元嘉四年五月二日夜出屋後,為虎所取,十八日乃自還。說:「虎初取之時,至一官府,入重門,見一人憑幾而坐,形貌偉莊,左右侍者三十餘人。謂祐曰:『吾欲使汝知術數之法,故令虎迎汝,無懼也。』留十五日,晝夜語諸要術,盡教道之方。祐授法畢,便遣令還。而不知道,即使人送出門,仍見歸路。」既得還家,大知卜占,無幽不驗,經年乃卒。
又曰:北海任詡,字彥期。從軍遠征,十年乃歸。臨還,握粟出,卜師云:「非屋莫宿,非時莫沐。」詡結伴數十共行,遇雷雨,不可蒙冒,相與庇於巖下,想「非屋莫宿」之戒,遂負擔櫛沐。於是巖崩,壓伴死。至家,妻先與外人通,謀共史之,請以濕發為認。婦宵則勸詡令沐,復憶「非時莫沐」之忌,收發而止。婦心慚負詐,乃自沐發而同寢。通者夜來,不知婦也,斬首而去。

21 卜下:
《述異記》曰:宋車騎將軍南譙王劉義宣鎮荊州,府吏蔡鑯善卜,能悉驗,時有妙見,精究如神。公嘗在內齋,見一白鼠緣屋,命左右射之,內置函中。時侍者六人悉驅入齋后小小戶內,別呼人召鑯。鑯至,使卜函中物,謂曰:「中則厚賞,假加重罰。鑯卜,兆成,笑曰:」知之矣。「公曰:」何?「鑯曰:」兌色之鼠,背明向戶,彎弧射之,絕其左股。孕五子,三雄二雌。若謂不信,剖腹立知。「公使剖鼠腹,皆如鑯言,即賜錢一萬。

URN: ctp:n3963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