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us on Facebook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 thanks for your support! Follow us on Twitter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 thanks for your support! Follow us on sina.com's microblogging site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 thanks for your support! Follow us on Douban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 thanks for your support!
Chinese Text Project

《畫上》

Library Resources
1 畫上:
《釋名》曰:畫,掛也,以五色掛物上也。

2 畫上:
《周禮》曰:畫繪之事,雜五色:東方謂之青,南方謂之赤,西方謂之白,北方謂之黑,天謂之玄,地謂之黃。青與白相次也,赤與黑相次也,玄與黃相次也。此言畫繪六色所象,及布彩之次第。凡畫繪之事,后素功。素,白彩也。后布之,為其易以漬污之也。

3 畫上:
《論語》曰:繪事后素。

4 畫上:
《史記》曰:武帝,衛太子廢后,上居甘泉宮,召畫周公負成王圖。於是左右群臣知上意欲立少子也。少子,即昭帝也。
又曰:甘露三年,單于始入朝。宣帝思股肱之美,圖畫其人於騏麟閣,法其狀貌,署官爵姓名。
又曰:李夫人早卒,帝圖畫其形於甘泉宮。
又曰:金日磾母教誨兩子甚有法度,武帝聞而嘉之。病死,詔圖於甘泉宮,曰:「休屠王閼氏。日磾每見畫常拜,向之涕泣。」

5 畫上:
《東觀漢記》曰:馬援還,誡兄子曰:「畫虎不成反類狗也。」
又曰:宋弘嘗燕見,御座新施屏風,圖畫列女,世祖數顧視之。弘曰:「未見好德如好色者。」帝撤之。

6 畫上:
范曄《後漢書》曰:光和元年,置酒鴻都門,畫孔子及七十二弟子之像。
又曰:明帝遣使天竺,問佛道法,遂於中國圖畫形象焉。
又曰:顯宗圖畫建武中名臣列將於雲臺,以椒房故,謂馬后。獨不及馬援。東平王蒼觀圖,言於帝曰:「何故不畫伏波像?」帝笑而不言。
又曰:陳紀,字元方,遭父憂,殆將滅性。豫州刺史嘉其至行,上書畫像,百城以厲俗。

7 畫上:
《魏書》曰:曹休祖父嘗為吳郡太守。休見壁上祖父畫,下榻拜而涕泣。

8 畫上:
《魏氏春秋》曰:徐邈善畫,作走水獺,標於水濱,群獺集焉。

9 畫上:
《晉書》曰:顧愷之尤善丹青,謝安深重之,謂有蒼生已來,未之有也。愷之每畫人成,數年不點目睛。人問其故,答曰:「四體妍蚩,本無關於妙處;傳神寫照,正在阿堵物中。」嘗悅一鄰女,挑之弗從。乃圖其形於壁,以棘針釘其心,女遂患心痛。愷之因致其情,女從之,遂密。每重嵇康四言詩,因為之圖。常云:「手揮五弦易,目送歸鴻難。」每寫人形,妙絕於時。嘗圖裴楷像,頰上加三毛,觀者覺神明殊勝。又為謝鯤像,在石巖里,云「此子宜著丘壑中。」欲圖殷仲堪,堪有目疾,固辭,愷之曰:「明府正為眼耳。若明點瞳子,飛白拂上,使如輕雲之蔽月,豈不美乎?」顧愷之嘗以一廚畫糊題其前,寄桓玄所,皆其深所珍者。玄乃發其廚,后竊取畫,而緘閉如舊,以還之,紿云未開。愷之見封題如初,但失其畫,直云「妙畫通靈,變化而去,亦猶人之登仙」,了無怪色。
又曰:王獻之,桓溫常使書扇,筆誤落,因畫作為烏駮特牛,甚妙。

10 畫上:
《劉毅傳》曰:毅平桓玄,入建康。初,桓玄於南州起齋,悉畫盤龍於其上,號為盤龍齋。毅小字盤龍,至是遂居之。

11 畫上:
《晉書》曰:韓支,字景先。鄧林婦病積年,垂死,醫巫皆息意。支為筮之,使畫作野豬,著臥處屏風上,一宿覺佳,於是遂差。

12 畫上:
《齊書》曰:滎陽毛惠遠善畫馬,彭城劉瑱善畫婦人,當世并為第一。
又曰:齊王秀之,字伯奮,仕至侍中。時宗測優游,秀之彌所欽慕,乃令陸探微畫其形,與已相對。
又曰:王亮,字叔奉,臨沂人也。齊竟陵王良開西邸,延賢俊,使工畫其像,亮亦豫焉。

13 畫上:
《梁書》曰:伏曼容素美風彩,帝常以方嵇叔夜。使吳人陸探微畫叔夜像以賜之。
又曰:昭明太子好士愛文,劉孝綽與陳郡殷蕓、吳郡陸倕、瑯琊王筠、彭城劉洽等同見賓禮。太子起堂,乃使畫工先圖孝綽。

14 畫上:
《後魏書》曰:劉子業廟中皆畫祖父形。入曾祖裕廟,指像曰:「此渠大英雄,生禽數天子。」次入祖義隆廟,指像曰:「此渠不惡。」次入駿廟,曰:「此渠大好色。」顧謂左右曰:「此渠大齄鼻。」即令畫工齄駿像鼻也。

15 畫上:
《北齊書》曰:廣陵王孝珩,於廳上畫蒼鷹,見者以為真焉。
又曰:魏收,字伯起,巨鹿曲陽人也,兼尚書仆射。帝於華林園別起玄洲苑,備極山林樓觀之麗,詔於閣上畫收容像,其見重如此。

16 畫上:
《陳書·顧野王傳》曰:「宣城王為揚州刺史,野王及瑯琊王褒并為賓客,王甚愛其才。野王又好丹青,善圖寫。王於東府起齋,乃令野王畫古賢,命王褒贊之,時人稱為二絕。」

17 畫上:
《唐書》曰:張昌宗嘗命畫工圖寫武三思及納言李嶠、鳳閣侍郎蘇味道、夏官侍郎李迥秀、麟臺少監王紹宗等十八人形像,號為高士圖。
又曰:薛稷善畫,博采古跡。睿宗在藩,留意於小學,稷於是特見招引。
又曰:韓滉尤工書,兼善丹青。以繪事非急務,自晦其能,未嘗傳之。
又曰:王維書畫,特臻其妙,筆蹤措思,參於造化。而創意經圖,即有所缺,如山水平遠,云峰石色,絕跡天機,非繪者之所及也。人有得《奏樂圖》者,不知其名,維視之,曰:「《霓裳》第三疊第一拍也。」好事者進,樂工按之,一無差誤,咸服其精思也。
又曰:閻立本雖有應務之才,而尤善圖畫寫真。秦府十八學士圖,及貞觀中凌煙閣功臣圖,并立本之跡也,時人咸稱其妙。太宗嘗與侍臣、學士泛舟於春苑池中,有異鳥隨波容與。太宗擊賞,數賜詔座者為詠,召立本令寫之。時閣外傳呼,云「畫師閻立本。」時已為主爵郎中,奔走流汗,俯伏池側,手揮丹粉,瞻望座賓,不勝愧赧。及誡其子曰:「吾少好讀書,幸免墻面。緣情染翰,頗及儕流。惟以丹青見知,躬廝役之務,辱莫大焉。汝其深戒,勿習此末伎!」
又曰:裴延齡恃恩,惟顧少連不避延齡。及畫一雕,令群鳥噪之,遂獻焉。
又曰:唐李寶臣為成德軍節度使。寶臣謂朱滔使曰:「吾聞朱公貌如神,得而識之,愿因繪事而觀,可乎?」滔乃圖其形以示之,寶臣懸於射堂,命諸將熟視之,曰:「朱公信神人也!」

18 畫上:
鍾岏《良吏傳》曰:鄭純,字長伯,廣漢人也。為永昌太守,清廉獨絕。及卒,列畫東觀。

19 畫上:
《三齊記略》曰:秦始皇求與海神相見,神云:「我形丑,約莫圖我形,當與帝會。」始皇入海三十里,與神相見。左右有巧者,潛以腳畫神形。神怒帝負約,乃令帝速去。始皇即退馬,前腳猶立,後腳隨陷,僅得登岸,畫者溺死。

20 畫上:
《續齊諧記》曰:魏明帝游洛水,水中有白獺,靡凈可憐,見之輒去。帝顧玩之,終不可得。侍臣徐景山曰:「臣聞獺嗜鯔魚,乃不避死,可以此候之。」乃自畫板,作兩生鯔魚懸岸。於是群獺競赴,遂一時執得。帝嘉之,謂曰:「不聞卿知畫,何其妙也?」答曰:「臣亦未嘗執筆,人之所作者,自可庶幾耳。」帝曰:「是善用所長者也。」

21 畫上:
《西京雜記》曰:元帝後宮既多,不得常見,乃使畫工圖其形,按狀幸之。諸宮人皆賂畫工,多者十萬。王昭君不肯,遂不得見。後匈奴求美女,帝按圖以昭君行。及召見,貌為第一。帝悔之,而名籍已去。乃按其事,畫工棄市籍貲。畫工有桂陵毛延壽,寫人好丑老少,必得其真;安陵陳敞、新豐劉白、龔寬,并工牛馬人形;杜楊望亦善畫,尤善布色;樊育亦善布色,同日棄市。京師畫工於是差稀。

22 畫上:
《拾遺記》曰:周靈王時,有韓房者,自渠胥國來獻玉駝。房長一丈,垂發至膝,周人見之如神明矣。以丹砂畫左右手,為日月盈缺之勢,不異真焉,可照百餘步;又噴水為云,蔽虧其側。靈王視之忽不知所在,或云升天。
又曰:秦始皇二年,謇涓國獻善畫者,名烈商。口含丹黑,噴壁即成龍云之像;以指歷地,若繩分矣;轉手若規。方寸之內,四瀆五岳列國,莫不悉備。畫為鳳鸞,皆軒軒若行也。

23 畫上:
《韓子》曰:客有為齊王畫者,王問曰:「畫孰最難?」對曰:「狗馬最難。」「孰曰最易?」對曰:「鬼魅最易。夫狗馬,人之所知也,旦暮睹於前,不可類之,故難也;鬼魅無形,無形者不可睹,故易也。」

24 畫上:
《淮南子》曰:畫西施之面者,美而可悅;規孟賁之目者,大而可畏。
又曰:宋畫吳冶,其為微妙,堯、舜之聖不能及也。

25 畫上:
《抱樸子》曰:衛協、張黑有畫聖之名。

26 畫上:
《華陽國志》曰:漢嘉郡以御雜夷,宜炫曜之,乃雕飾城墻,華畫府寺,及諸門作山神海靈,窮奇鑿齒。夷人初出入恐,騾馬或憚之,趑趄。

27 畫上:
《說苑》曰:齊起九重之臺,國中有能畫者,則賜之錢。狂卒敬君,居常饑寒,其妻端正。敬君工畫,貪賜畫臺。去家日久,思念其婦,遂畫其像,向之喜笑。旁人見以白王,王以錢百萬請妻,敬君惶怖許聽。

28 畫上:
《世說》曰:戴安道為范宣畫《南都賦圖》,范宣看而咨嗟焉。

29 畫上:
《俗說》曰:顧虎頭為人畫扇,作阮籍、嵇康,都不點眼精,送還扇主曰:「點眼精便欲能語。」

30 畫上:
《論衡》曰:人好觀圖畫,上所畫古之死人也。見死人之面,孰與視其言行?古賢之遺文,竹帛之所載粲然,豈徒墻壁之畫哉?

31 畫上:
《世本》曰:史皇作圖。史皇,黃帝臣也。謂畫物像也。

32 畫上:
《新序》曰:葉公子高好龍,門亭軒牖皆畫龍形。一旦,真龍垂頭於窗,掉尾於戶,葉公驚走失措焉。

33 畫上:
《風俗通》曰:按《百家書》云:公輸般之水上見蠡,謂蠡曰:「開汝匣,見汝形。」蠡適出頭,般以足畫圖之。缺。

34 畫上:
《古今名畫錄》曰:晉有史道碩,畫《田家十月圖》,為世所珍。

35 畫上:
孫暢之《述畫》曰:漢靈帝詔蔡邕圖赤泉侯楊喜五世將相形像於省中,又詔邕為贊,仍令自書之。邕文、畫、書,于時獨擅,可謂備三美矣。
又曰:劉裒,漢靈帝時作《云漢圖》,人見之自然覺熱;更畫《北風圖》,熱者還覺涼。

36 畫上:
魏陳思王《畫贊序》曰:蓋畫者,鳥書之流也。昔明德馬后,美於色,厚於德,帝用喜之。嘗從觀畫,過虞舜之像,見俄皇、女英,帝指之戲后曰:「恨不得如此人為妃。」又前見陶唐之像,后指堯曰:「嗟乎!群臣百僚恨不戴君如是。」帝顧而咨嗟焉。

37 畫上:
晉傅咸《畫像賦序》曰:先有畫卞和之像者,以為臧文仲知柳下惠之賢,而不與立,卞子自刖以有證,相去遠矣,戲畫其像於卞子之旁,特赤其面,以示猶有慚色。

38 畫上:
宋炳山《畫敘》曰:豎畫三寸,實當千仞之高;橫墨數尺,實體百里之迥。

39 畫上:
晉王彪之《詩序》曰:余自求致仕,詔累不聽。因扇上有二疏畫,作詩一首,以述其美。

URN: ctp:n3973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