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Facebook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Twitter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新浪微博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豆瓣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中國哲學書電子化計劃

《輅》

電子圖書館
1 輅:
《釋名》曰:天子所乘曰輅。輅亦車也。謂之輅,言行路也。金輅,以金玉飾車也。象輅、革輅、木輅,各隨所名也。

2 輅:
《書》曰:大輅在賓階面,綴輅在阼階面,大路,玉;綴輅,金。面,前,皆南鄉。先輅在左塾之前。先輅象,次輅木。金、玉、象皆以飾車,木則無飾。皆以在路寢門內左右墊前北面。凡陳列,皆象成王生時。

3 輅:
《禮》曰:大輅者,天子之車也。
又曰:鸞車,有虞氏之輅也。𨊵車,夏后氏之輅也。
又曰:天子居青陽左個,乘青輅,駕蒼龍。天子居明堂左個,乘朱輅,駕赤騮。天子居太廟太室,乘黃輅,駕黃龍。天子居總章左個,乘白輅,駕白駱。天子居玄堂左個,乘玄輅,駕鐵驪。

4 輅:
《周禮》曰:有虞氏上陶,夏后上匠,殷人上梓,周人上輅。
又曰:王之五路:一曰玉路,錫,樊纓十有再就,建大常,十有二斿,以祀;金路,鉤,樊纓九就,建大旂,以賓,同姓以封;象路,朱,樊纓七就,建大赤,以朝,異姓以封;革路,龍勒,條纓五就,建大白,以即戎,以封四衛;木輅,前樊鵠纓,建大麾,以田,以封蕃國。
又曰:王后之五路:重翟,錫面朱總;厭翟,勒面繢總;安車,雕面鹥總,皆有容蓋;翟車,貝面組總,有握;輦車,組挽,有翣,羽蓋。

5 輅:
《左傳》曰:清廟茅屋,大路越席,大羹不致,粢音寺。食不鑿,昭其儉也。
又曰:賜之大輅之服,戎輅之服。

6 輅:
《論語》曰:行夏之時,乘殷之輅,服周之冕。

7 輅:
《說苑》曰:晏子朝,乘弊車,駕駑馬。景公見之,曰:「嘻!天子之祿寡耶?何乘不佼古巧切。之甚也?」晏子對曰:「賴君之賜,得以壽;三族及國交游,皆得生焉;臣得暖衣飽食。弊車駑馬,以奉其身,於世足矣!」晏子出,公使梁丘據遺之輅車乘馬,三反不受。公不悅,趣音促。召晏子,曰:「夫子不受,寡人亦不乘!」晏子對曰:「君使臣臨百官之吏,節其衣服食飲之養,以先齊國之民。然猶恐其侈靡,而不顧其行也。今輅車乘馬,君乘之上;臣亦乘之,下民之無義,侈其衣食,而不顧其行者,臣無以禁之。」遂讓不受也。

8 輅:
董巴《輿服志》曰:殷瑞山車,金根之色,殷人以為大輅。於是秦皇作金根之車。漢承秦制,為乘輿,即孔子所謂乘殷之輅也。

9 輅:
《鹵簿令》曰:玉輅,駕六馬,太仆卿馭,駕士三十二人,并平巾幘、青衫、大口褲。千牛衛將軍一人陪乘,執金裝長刀,御乘輦。其輅衫腰輿后行。次金輅、象輅、革輅、木輅,以次相隨,并駕六馬,各駕士三十二人,并平巾幘、大口褲,衫色各從輅色。次五副輅,駕士各二十人,衣服同正輅。次耕根車,駕六馬,士三十二人,服同玉輅。
又曰:皇太子金輅,駕四馬,仆寺令馭,左右率府卒,一人執儀刀陪乘,駕士二十二人,并平巾幘、緋帔衫、大口褲。
又曰:王公已下象輅,駕四馬,佐二人:立侍一人武弁、朱衣革帶,在左;一人緋裲襠,大口褲,執刀在右。駕士十二人,平巾幘,緋衫,大口褲。
又曰:玉輅,青質,以玉飾諸末,重輿,左青龍,右白虎,金鳳翅,畫苡文鳥獸。黃屋左纛,金鳳一在軾前,十二鑾在衡,正輅、耕根鑾數皆準此,其副則八。二鈴在式,龍辀設鄣塵,青蓋,繡飾黃里。博山鏡子,樹羽輪。金根,朱班重牙。左建旂,十有二旒,旒皆畫升龍,其長曳地。右載闟許及切。戟,長四尺,廣三尺,黻文。旂首金龍,頭銜結綬,及鈴緌。駕蒼龍,金緵亡黯切。方釳許乞切。插翟尾五,焦鏤。錫鞶纓,十有二就。錫,馬當顱,金為之。鞶,馬大帶。纓,馬決。皆以五彩罽飾之。就,成也。祭祀納后則供之。金輅,赤質,以金飾諸末,餘與玉輅同。駕赤騮。饗射祀還飲至則供之。象輅,黃質,以象飾諸末,餘同玉輅。駕黃騮,行道則供之。革輅,白質,挽之以革,餘同玉輅。駕白駱,巡狩臨兵事則供之。木輅,黑質,以漆飾諸末,餘與玉輅同。駕黑騮,田獵則供之。諸蓋旌旗及鞶纓,皆從輅色,黃里,俱用黃其鏤。錫與五輅同。耕根車,青質,蓋三重,餘同玉輅,籍田則供之。
又曰:皇太子金輅,赤質,以金飾諸末,重輅箱。畫苡文鳥獸,黃屋,伏鹿軾,龍辀金鳳,一在軾前。設鄣塵,朱蓋黃里。輪畫朱牙。左建旂,九旒。右載闟戟。旂首金龍頭銜結綬,及鈴緌。駕赤騮,四鑾在衡,二鈴在軾。金緵方釳。插翟尾五。焦鏤錫、鞶纓九就。從祀享正、冬大朝、納妃,則供之。
又曰:王公以下象輅,以象飾諸末。朱班輅,八鸞在衡。左建旗,旗畫龍,外一降。升一,右載闟戟。革輅,以革飾諸末。左建旃。通帛為旃。餘同象輅。木輅,以漆飾之,餘同革輅。諸輅皆朱質、朱蓋、朱旂旃,一品九旒,二品八旒,三品七旒,四品六旒。其鞶、纓就數皆準此。

10 輅:
張子平《東京賦》曰:天子乃撫玉輅,乘時龍。
又曰:乘鑾輅而駕蒼龍。
又曰:奉引既睪,先輅乃發。
又曰:龍輅充庭,雲旗拂霓。

URN: ctp:n3992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