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Facebook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感謝各位的支持! 在Twitter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感謝各位的支持! 在新浪微博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感謝各位的支持! 在豆瓣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感謝各位的支持!
中國哲學書電子化計劃

《使酒》

電子圖書館
1 使酒:
《史記》曰:季布為河東守。孝文時,人有言其賢者。孝文召,欲以為御史大夫。復有言其勇,使酒難近。至留邸一月,見罷。布因進曰:「臣無功竊寵,待罪河東,陛下無故召臣,此人必有以臣欺陛下者。今臣至,無所事罷去,此人必有毀臣者。夫陛下以一人之譽而召臣,以一人之毀而去臣,臣恐天下有識聞之,有以窺陛下也!」上嘿然,慚,良久曰:「河東,吾股肱郡,故特召君耳。」布辭之官。
又曰:孝武建元元年,灌夫入為太仆。二年,夫與長樂衛尉竇甫飲,輕重不得,飲酒輕重不得其平。夫醉搏甫。甫,竇太后昆弟也。上恐太后誅夫,徙為燕相。數歲,坐法去官,家居長安。灌夫為人剛直使酒,不好面諛。貴戚諸有勢在己之右,不欲加禮,必陵之;諸士在己之左,愈貧賤尤益敬。灌夫家居雖富,然失勢,賓客益衰。及魏其侯失勢,亦欲倚夫引繩排根生平慕之後棄之者,夫亦倚魏其而通列侯宗室為名高。兩人相為引重,其游如父子然,相得歡甚,恨相知晚也。夫有服,過丞相,丞相從容曰:「吾欲與仲孺過魏其侯,會仲孺有服。」夫曰:「將軍乃肯幸臨況魏其侯,夫安敢以服為解!請語魏其侯帳具,將軍旦日早臨。」武安許諾。夫具語魏其侯,如所謂武安侯。魏其與其夫人益市牛酒,夜灑掃,早帳具,至旦平明,令門下侯伺。至日中,丞相不來。魏其謂夫曰:「丞相豈忘之哉?」夫不懌,曰:「夫以服請,宜往!」乃駕自往迎丞相。丞相特前戲許灌夫,殊無意往。及夫至門,丞相尚臥。於是夫入見,曰:「將軍昨日幸許過魏其,魏其夫妻治具,自旦至今,未敢嘗食。」武安愕謝曰:「吾昨日醉,忽忘與仲孺言。」乃駕往。及飲酒酣,夫起舞屬丞相。丞相不起,夫從坐上語侵之。魏其扶灌夫去,謝丞相。丞相卒飲至夜,極歡而去。丞相嘗使籍福請魏其城南田,不得,由此怨灌夫、魏其。后丞相娶燕王女為夫人,有太后詔,召列侯宗室皆往賀。魏其侯過灌夫,與俱。夫謝曰:「夫數以酒失,得過丞相。丞相今者又與夫有郄。」魏其曰:「事已解。」強與俱。飲酒酣,武安起為壽,皆避席伏。已,魏侯為壽,獨故人避席耳,余半膝席。夫不悅,起,行酒。至武安,武安膝席,曰:「不能滿觴。」夫怒,因嘻笑曰:「將軍貴人也!」屬之,時武安不肯。行酒次至臨汝侯,灌嬰孫,名賢。臨汝侯方與程不識耳語,又不避席。夫無所發怒,乃罵臨汝侯曰:「生平毀程不識不直一錢,今日長者為壽,乃效女兒咕囁耳語!」武安謂灌夫曰:「程、李俱東、西宮衛尉,今眾辱程將軍,仲孺獨不為李將軍地乎?」灌夫曰:「今日斬頭陷胸,何知程、李乎!」坐乃起更衣稍稍去。

2 使酒:
《續漢書》曰:時聖公聚客,家有酒,請游徼飲。賓客醉,歌言:「朝烹兩都尉!游徼后來,用調羹味!」游徼大怒,縛捶數百。

3 使酒:
《魏志》曰:吳質黃初五年朝京師,詔大將軍及特進以下皆會質所,太官給供具。酒酣,質欲盡歡。時上將軍曹真性肥,中領軍朱鑠性瘦,質召優使說肥瘦。真負其貴恥見賤,怒謂質曰:「卿欲以部曲將遇我耶?」驃騎將軍曹洪、輕車將軍王忠言:「將軍必欲使上將軍肥,即自宜為瘦。」真愈恚,拔刀睜目,言:「俳敢輕說,吾斬爾!」遂罵坐。質案劍曰:「曹子丹,汝非屠機上肉?吳質吞爾不嚙喉,咀汝不嚙牙!何敢恃勢驕耶!」鑠因起,曰:「陛下使吾等來樂卿耳。乃至此耶?」質顧叱之曰:「朱鑠,敢壞坐!」諸將軍皆還坐。鑠愈恚,還拔劍斬地。遂使罷也。

4 使酒:
《吳志》曰:權既為吳王,歡宴之末,自起行酒。虞翻伏地,佯醉不起。權去,翻起坐。權於是大怒,手拔劍欲擊之,侍坐者莫不惶遽。惟大司農劉基起抱權,諫曰:「大王以三爵后,手殺善士,雖翻有罪,天下孰知之?且大王以能容賢畜眾,故海內望風;今一朝棄之可乎?」權曰:「曹孟德殺孔文舉,孤於虞翻何有哉!」基曰:「孟德輕言士人,天下非之;大王躬行德義,欲與堯、舜比隆,曾何自喻於彼乎?」翻由是得免。權因敕左右:「自今酒后言殺,皆不得殺也。」
又曰:胡綜性愛酒,酒後歡呼極意,或推引杯觴,搏擊左右。權愛其才,不備責也。
又曰:凌統當擊賊圍,先期,統與督將陳勤會飲酒。勤剛勇任氣,因督酒際,陵轢一坐,舉罰不以其道。統疾其侮慢,面折不為具酒。勤怒,詈統及其父操。統流涕不答,眾因罷坐。勤乘酒凶悖,又於道路辱統。統不忍,引刀斫勤,數日死。及當攻屯,統曰:「非死無以謝罪!」乃率厲士卒,身當矢石,所攻一面,應時破壞。諸將乘勝,遂大破之。還,自拘於軍正。權壯其果毅,許以功贖罪。

5 使酒:
《晉書》曰:庾純為河南尹,以賈充奸佞,與任愷共舉充西鎮關中。充由是不平。充嘗宴朝士,而純后至。充謂曰:「尹行嘗居人前,今何以在后?」純曰:「且有小市,事不了,是以來后。」世言純之先嘗有五百者,充之先有市魁者,故充、純以此相譏焉。充自以功隆望重,意殊不平,及純行酒,充不時飲。純曰:「長者為壽,何敢爾乎!」充曰:「父老不歸供養,將何言也?」純因發怒曰:「賈充,天下凶凶,由爾一人!」充曰:「輔佐二世,蕩平巴、蜀,有何罪而天下謂之凶凶?」純曰:「高貴鄉公何在?」眾坐因罷,充左右欲執純,中護軍羊琇,侍中王濟佐之,因得出。充慚怒,上表解職。純懼,上河南尹、關中侯印綬,上表自劾。

6 使酒:
《晉書·裴楷傳》曰:石崇以功臣子,有才氣,與裴楷志趣各異,不與之交。長水校尉孫季舒常酣燕,慢傲過度,欲表免之。楷聞之,謂崇曰:「足下飲人狂藥,責人正禮,不亦乖乎?」乃止。
又曰:裴遐嘗在平東將軍周馥坐與人圍棋。馥司馬行酒,遐不即飲。司馬醉,怒,因曳遐墮地。遐徐起還坐,顏色不變,復棋如故。其性和如是。

7 使酒:
《宋書》曰:謝超宗為人恃才使酒,多所陵忽。在直省常醉。上召見,語及北方事,超宗曰:「虜動來二十年矣,佛出亦無如之何!」以失儀,出為南郡王中軍司馬。

8 使酒:
《梁書》曰:肖穎達出為豫章內史,意甚憤憤。未發前,預華林宴。酒后,於座辭氣不悅。沈約因勸酒,欲以觀之,穎達大罵約曰:「我今日形容,正是汝老鼠所為,何忽復勸我酒!」舉坐驚愕。帝謂之曰:「汝是我家阿五,沈公宿望,何意輕脫?若以法繩汝,汝復何理?」達竟無一言,惟大涕泣,心愧之。
又曰:謝善勛飲酒數升,醉后則張眠大罵,雖復貴賤親疏,無所擇也。時謂之謝方眼。

9 使酒:
《陳書》曰:柳盼為散騎常侍,性愚戇使酒。因醉乘馬入殿門,為有司劾免於家。

10 使酒:
《風俗通》曰:陳國有趙祐者,酒后自相署,或稱亭長督郵。祐復於外騎馬,將絳幡,云:「我,使者也!」司徒鮑昱決獄,云:「騎馬將幡,起於戲耳,無他惡意。
又曰:汝南張妙酒後相戲,遂縛捶二十下;又縣足指,遂至死。鮑昱決事云:「原其本意,無賊心,宜減死。」

11 使酒:
《風俗通》曰:巴郡宋遷母名靜,往阿奴家飲酒,遷母坐上失氣。奴謂遷曰:「汝母在坐上,何無儀適?」遷曰:「腸痛誤耳。人各有氣,豈止我?」遷罵,奴乃持木枕擊遷,遂死。

URN: ctp:n4040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