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us on Facebook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Twitter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sina.com's microblogging site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Douban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Chinese Text Project
Simplified Chinese version
-> -> -> -> 第十二章

《第十二章》

Library Resources
1 第十二章:
费,道之用也;隐,道之体也。用则理之见于日用,无不可见也。体则理之隐于其内,形而上者之事,固有非视听之所及者。

2 第十二章:
问:“或说形而下者为费,形而上者为隐,如何?”曰:“形而下者甚广,其形而上者实行乎其间,而无物不具,无处不有,故曰费。费,言其用之广也。就其中其形而上者有非视听所及,故曰隐。隐,言其体微妙也。”

3 第十二章:
“费是形而下者,隐是形而上者。”或曰:“季丈谓,费是事物之所以然。某以为费指物而言,隐指物之理而言。”曰:“这个也硬杀装定说不得,须是意会可矣。以物与理对言之,是如此。只以理言之,是如此,看来费是道之用,隐是道之所以然而不可见处。”

4 第十二章:
问:“形而上下与‘费而隐’,如何?”曰:“形而上下者,就物上说;‘费而隐’者,就道上说。”人杰

5 第十二章:
“君子之道费而隐。”和亦有费有隐,不当以中为隐,以和为费。“得其名”处,虽是效,亦是费。“君子之道四”,亦是费。

6 第十二章:
“费而隐”,只费之中理便是隐。费有极意,至意。自夫妇之愚不肖有所能知能行,以至于极处。圣人亦必有一两事不能知不能行,如夫子问官名、学礼之类是也。若曰理有已上难晓者,则是圣人亦只晓得中间一截道理,此不然也。端蒙

7 第十二章:
问:“至极之地,圣人终于不知,终于不能,何也?不知是‘过此以往未之或知’之理否?”曰:“至,尽也。论道而至于尽处,若有小小闲慢,亦不必知,不必能,亦可也。”

8 第十二章:
或问“圣人不知不能”。曰:“至者,非极至之‘至’。盖道无不包,若尽论之,圣人岂能纤悉尽知!伊川之说是。”去伪

9 第十二章:
圣人不能知不能行者,非至妙处圣人不能知不能行。天地间固有不紧要底事,圣人不能尽知。紧要底,则圣人能知之,能行之。若至妙处,圣人不能知,不能行,粗处却能之,非圣人,乃凡人也。故曰:“天地之大也,人犹有所憾。”

10 第十二章:
“及其至也”,程门诸公都爱说玄妙,游氏便有“七圣皆迷”之说。设如把“至”作精妙说,则下文“语大语小”,便如何分?诸公亲得程子而师之,都差了!

11 第十二章:
问:“以孔子不得位,为圣人所不能。窃谓禄位名寿,此在天者,圣人如何能必得?”曰:“中庸明说‘大德必得其位’。孔子有大德而不得其位,如何不是不能?”又问:“‘君子之道四,丘未能一。’此是大伦大法所在,何故亦作圣人不能?”先生曰:“道无所不在,无穷无尽,圣人亦做不尽,天地亦做不尽。此是此章紧要意思。侯氏所引孔子之类,乃是且将孔子装影出来,不必一一较量。”

12 第十二章:
问:“‘语小天下莫能破’,是极其小而言之。今以一发之微,尚有可破而为二者。所谓‘莫能破’,则足见其小。注中谓‘其小无内’,亦是说其至小无去处了。”曰:“然。”

13 第十二章:
“莫能破”,只是至小无可下手处,破他不得。

14 第十二章:
问“至大无外,至小无内”。曰:“如云‘天下莫能载’,是无外;‘天下莫能破’,是无内。谓如物有至小,而尚可破作两边者,是中著得一物在。若云无内,则是至小,更不容破了。”

15 第十二章:
问:“‘其大无外,其小无内’二句,是古语,是自做?”曰:“楚词云:‘其小无内,其大无垠。’”

16 第十二章:
“鸢飞鱼跃”,胡乱提起这两件来说。人杰

17 第十二章:
问:“鸢有鸢之性,鱼有鱼之性,其飞其跃,天机自完,便是天理流行发见之妙处。故子思姑举此一二,以明道之无所不在否?”曰:“是。”

18 第十二章:
问“鸢飞鱼跃”之说。曰:“盖是分明见得道体随时发见处。察者,著也,非‘察察’之‘察’。去伪录作:“非审察之‘察’。”诗中之意,本不为此。中庸只是借此两句形容道体。诗云:‘遐不作人!’古注并诸家皆作‘远’字,甚无道理。记注训‘胡’字,最妙。”

19 第十二章:
鸢飞鱼跃,道体随处发见。谓道体发见者,犹是人见得如此,若鸢鱼初不自知。察,只是著。天地明察,亦是著也。君子之道,造端乎夫妇之细微,及其至也,著乎天地。至,谓量之极至。去伪

20 第十二章:
“鸢飞鱼跃”两句。问曰:“莫只是鸢飞鱼跃,无非道体之所在?犹言动容周旋,无非至理;出入语默,无非妙道。‘言其上下察也’,此一句只是解上面,如何?”曰:“固是。”又曰:“恰似禅家云‘青青绿竹,莫匪真如;粲粲黄花,无非般若’之语。”端蒙

21 第十二章:
皆是费,如鸢飞亦是费,鱼跃亦是费。而所以为费者,试讨个费来看。又曰:“鸢飞可见,鱼跃可见,而所以飞,所以跃,果何物也?中庸言许多费而不言隐者,隐在费之中。”

22 第十二章:
问“鸢飞鱼跃”集注一段。曰:“鸢飞鱼跃,费也。必有一个甚么物使得它如此,此便是隐。在人则动静语默,无非此理,只从这里收一收,谓心。这个便在。”

23 第十二章:
问:“‘鸢飞鱼跃’如何与它‘勿忘、勿助长’之意同?”曰:“孟子言‘勿忘、勿助长’本言得粗。程子却说得细,恐只是用其语句耳。如明道之说,却不曾下‘勿’字,盖谓都没耳。其曰‘正当处’者,谓天理流行处,故谢氏亦以此论曾点事。其所谓‘勿忘、勿助长’者,亦非立此在四边做防检,不得犯著。盖谓俱无此,而皆天理之流行耳。钦夫论语中误认其意,遂曰:‘不当忘也,不当助长也。’如此,则拘束得曾点更不得自在,却不快活也。”必大

24 第十二章:
“活泼泼地。”所谓活者,只是不滞于一隅。德明

25 第十二章:
邠老问:“‘鸢飞戾天,鱼跃于渊’,诗中与子思之言如何?”曰:“诗中只是兴‘周王寿考,遐不作人’!子思之意却是言这道理昭著,无乎不在,上面也是恁地,下面也是恁地。”曰:“程子却于‘勿忘、勿助长’处引此,何也?”曰:“此又是见得一个意思活泼泼地。”曰:“程子又谓‘会不得时,只是弄精神’,何也?”曰:“言实未会得,而扬眉瞬目,自以为会也。‘弄精神’,亦本是禅语。”端蒙

26 第十二章:
子合以书问:“中庸‘鸢飞鱼跃’处,明道云:‘会得时活泼泼地,不会得只是弄精神。’惟上蔡看破。先生引君臣父子为言此吾儒之所以异于佛者,如何?”曰:“鸢飞鱼跃,只是言其发见耳。释氏亦言发见,但渠言发见,却一切混乱。至吾儒须辨其定分,君臣父子皆定分也。鸢必戾于天,鱼必跃于渊。”可学

27 第十二章:
“鸢飞鱼跃”,某云:“其飞其跃,必是气使之然。”曰:“所以飞、所以跃者,理也。气便载得许多理出来。若不就鸢飞鱼跃上看,如何见得此理?”问:“程子云‘若说鸢上面更有天在,说鱼下面更有地在’,是如何?”先生默然微诵曰:“‘天有四时,春秋冬夏,风雨霜露,无非教也。地载神气,神气风霆,风霆流形,庶物露生,无非教也。’便觉有悚动人处!”

28 第十二章:
“鸢飞鱼跃。”上文说天地万物处,皆是。“洋洋乎发育万物,峻极于天”也,道体无所不在也。又有无穷意思,又有道理平放在彼意思。上鸢下鱼,见者皆道,应之者便是。明道答横渠书意是“勿忘、勿助长”,即是私意,著分毫之力是也。○“弄精神”,是操切做作也,所以说:“知此,则入尧舜气象。”○“不与天下事”,“对时育物”意思也。○理会“鸢飞鱼跃”,只上蔡语二段、明道语二段看。○上蔡言“与点”意,只是不矜负作为也。五峰说妙处,只是弄精神意思。○“察”字亦作“明”字说。钦夫却只说飞跃意,与上文不贯。

29 第十二章:
问:“先生旧说程先生论‘子思吃紧为人处,与“必有事焉,而勿正心”之意同,活泼泼地’,只是程先生借孟子此两句形容天理流行之妙,初无凝滞倚著之意。今说却是将‘必有事焉’作用功处说,如何?”曰:“必是如此,方能见得这道理流行无碍也。”

30 第十二章:
问“中庸言‘费而隐’”。文蔚谓:“中庸散于万事,即所谓费;惟‘诚’之一字足以贯之,即所谓隐。”曰:“不是如此,费中有隐,隐中有费。凡事皆然,非是指诚而言。”文蔚曰:“如天道流行,化育万物,其中无非实理。洒埽应对,酬酢万变,莫非诚意寓于其间,是所谓‘费而隐’也。”曰:“不然也。鸢飞鱼跃,上下昭著,莫非至理。但人视之不见,听之不闻,分将出来不得,须是于此自有所见。”因谓:“明道言此,引孟子‘必有事焉而勿正心,勿忘勿助长’为证。谢上蔡又添入夫子‘与点’一事。”且谓:“二人之言,各有著落。”文蔚曰:“明道之意,只说天理自然流行;上蔡则形容曾点见道而乐底意思。”先生默然。又曰:“今且要理会‘必有事焉’,将自见得。”又曰:“非是有事于此,却见得一个物事在彼。只是‘必有事焉’,便是本色。”文蔚曰:“于有事之际,其中有不能自已者,即此便是。”曰:“今且虚放在此,未须强说。如虚著一个红心时,复射一射,久后自中。子思说鸢飞鱼跃,今人一等忘却,乃是不知它那飞与跃;有事而正焉,又是迭教它飞,捉教它跃,皆不可。”又曰:“如今人所言,皆是说费;隐元说不得。所谓‘天有四时,春秋冬夏,风雨霜露,无非教也。地载神气,神气风霆,风霆流行,庶物露生,无非教也’。孔子谓‘天何言哉?四时行焉,百物生焉’,‘吾无行而不与二三子’是也。”文蔚

31 第十二章:
问:“‘必有事焉’,在孟子论养气,只是谓‘集义’也。至程子以之说鸢飞鱼跃之妙,乃是言此心之存耳。”曰:“孟子所谓‘必有事焉’者,言养气当用工夫,而所谓工夫,则集义是也,非便以此句为集义之训之。至程子则借以言是心之存,而天理流行之妙自见耳,只此一句已足。然又恐人大以为事得重,则天理反塞而不得行,故又以‘勿正心’言之,然此等事易说得近禅去。”广云:“所谓‘易说得近禅’者,莫是如程子所谓‘事则不无,拟心则差’之说否?”曰:“也是如此。”广云:“若只以此一句说,则易得近禅,若以全章观之,如‘费而隐’与‘造端乎夫妇’两句,便自与禅不同矣。”曰:“须是事事物物上皆见得此道理,方是。他释氏也说‘佛事门中,不遗一法’,然又却只如此说,看他做事,却全不如此。”广云:“旧来说,多以圣人天地之所不知不能及鸢飞鱼跃为道之隐,所以易入于禅。唯谢氏引夫子‘与点’之事以明之,实为精切。故程子谓:‘“浴乎沂,风乎舞雩,咏而归”,言乐而得其所也。盖孔子之志在于“老者安之,朋友信之,少者怀之”,要使万物各得其性。曾点知之,故孔子喟然叹曰:“吾与点也!”曰:“曾点他于事事物物上真个见得此道理,故随所在而乐。”广云:“若释氏之说,鸢可以跃渊,鱼可以戾天,则反更逆理矣!”曰:“是。他须要把道理来倒说,方是玄妙。”广云:“到此已两月,蒙先生教诲,不一而足。近来静坐时,收敛得心意稍定,读书时亦觉颇有意味。但广老矣,望先生痛加教诲!”先生笑曰:“某亦不敢不尽诚。如今许多道理,也只得恁地说。然所以不如古人者,只欠个古人真见尔。且如曾子说忠恕,是他开眼便见得真个可以一贯。忠为体,恕为用,万事皆可以一贯。如今人须是对册子上安排对副,方始说得近似。少间不说,又都不见了,所以不济事。”正淳云:“某虽不曾理会禅,然看得来,圣人之说皆是实理。故君君臣臣,父父子子,夫夫妇妇,皆是实理流行。释氏则所见偏,只管向上去,只是空理流行尔。”曰:“他虽是说空理,然真个见得那空理流行。自家虽是说实理,然却只是说耳,初不曾真个见得那实理流行也。释氏空底,却做得实;自家实底,却做得空,紧要处只争这些子。如今伶利者虽理会得文义,又却不曾真见;质朴者又和文义都理会不得。譬如撑船,著浅者既已著浅了,看如何撑,无缘赛得动。此须是去源头决开,放得那水来,则船无大小,无不浮矣。韩退之说文章,亦说到此,故曰:‘气,水也;言,浮物也。水大,则物之小大皆浮。气盛,则言之短长与声之高下皆宜。’”广云:“所谓‘源头工夫’,莫只是存养修治底工夫否?”曰:“存养与穷理工夫皆要到。然存养中便有穷理工夫,穷理中便有存养工夫。穷理便是穷那存得底,存养便是养那穷得底。”广

32 第十二章:
问:“语录云:‘“鸢飞戾天,鱼跃于渊”,此与“必有事焉而勿正心”之意同。’或问中论此云:‘程子离人而言,直以此形容天理自然流行之妙。上蔡所谓“察见天理,不用私意”,盖小失程子之本意。’据上蔡是言学者用功处。‘必有事焉而勿正心’之时,平铺放著,无少私意,气象正如此,所谓‘鱼川泳而鸟云飞’也,不审是如此否?”曰:“此意固是,但他说‘察’字不是也。”德明

33 第十二章:
杨氏解“鸢飞鱼跃”处云:“非体物者,孰能识之?”此是见处不透。如上蔡即云:“天下之至显也。”而杨氏反微之矣!

34 第十二章:
问:“或问中谓:‘循其说而体验之,若有以使人神识飞扬,眩瞀迷惑,无所底止。’所谓‘其说’者,莫是指杨先生‘非体物不遗者,其孰能察之’之说否?”曰:“然。不知前辈读书,如何也恁卤莽?据‘体物而不遗’一句,乃是论鬼神之德为万物之体干耳。今乃以为体察之‘体’,其可耶?”广

35 第十二章:
问:“‘上下察’,是此理流行,上下昭著。下面‘察乎天地’,是察见天地之理,或是与上句‘察’字同意?”曰:“与上句‘察’字同意,言其昭著遍满于天地之间。”

36 第十二章:
问:“‘上下察’与‘察乎天地’,两个‘察’字同异?”曰:“只一般。此非观察之‘察’,乃昭著之意,如‘文理密察’,‘天地明察’之‘察’。经中‘察’字,义多如此。”广。闳祖录云:“‘事地察’,‘天地明察’,‘上下察’,‘察乎天地’,‘文理密察’,皆明著之意。”

37 第十二章:
亚夫问:“中庸言‘造端乎夫妇’,何也?”曰:“夫妇者,人伦中之至亲且密者。夫人所为,盖有不可告其父兄,而悉以告其妻子者。昔宇文泰遗苏绰书曰:‘吾平生所为,盖有妻子所不能知者,公尽知之。’然则男女居室,岂非人之至亲且密者欤?苟于是而不能行道,则面前如有物蔽焉,既不能见,且不能行也。所以孔子有言:‘人而不为周南、召南,其犹正墙面而立也欤!’”壮祖

38 第十二章:
“造端乎夫妇”,言至微至近处;“及其至也”,言极尽其量。端蒙

39 第十二章:
或问:“中庸说道之费隐,如是其大且妙,后面却只归在‘造端乎夫妇’上,此中庸之道所以异于佛老之谓道也。”曰:“须更看所谓‘优优大哉!礼仪三百,威仪三千’处。圣人之道,弥满充塞,无少空阙处。若于此有一毫之差,便于道体有亏欠也。若佛则只说道无不在,无适而非道;政使于礼仪有差错处,亦不妨,故它于此都理会不得。庄子却理会得,又不肯去做。如天下篇首一段皆是说孔子,恰似快刀利剑斫将去,更无些子窒碍,又且句句有著落。如所谓‘易以道阴阳,春秋以道名分’,可煞说得好!虽然如此,又却不肯去做。然其才亦尽高,正所谓‘知者过之’。”曰:“看得庄子比老子,倒无老子许多机械。”曰:“亦有之。但老子则犹自守个规模子去做,到得庄子出来,将他那窠窟尽底掀番了,故他自以为一家。老子极劳攘,庄子较平易。”广

40 第十二章:
公晦问“君子之道费而隐”,云:“许多章都是说费处,却不说隐处。莫所谓隐者,只在费中否?”曰:“惟是不说,乃所以见得隐在其中。旧人多分画将圣人不知不能处做隐,觉得下面都说不去。且如‘鸢飞戾天,鱼跃于渊’,亦何尝隐来?”又问:“此章前说得恁地广大,末梢却说‘造端乎夫妇’,乃是指其切实做去,此吾道所以异于禅、佛?”曰:“又须看‘经礼三百,威仪三千’。圣人说许多广大处,都收拾做实处来。佛老之学说向高处,便无工夫。圣人说个本体如此,待做处事事著实,如礼乐刑政,文为制度,触处都是。缘他本体充满周足,有些子不是,便亏了它底。佛是说做去便是道,道无不存,无适非道,有一二事错也不妨。”贺孙

URN: ctp:n5935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