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Facebook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Twitter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新浪微博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豆瓣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中國哲學書電子化計劃
-> -> -> -> 第三十三章

《第三十三章》

電子圖書館
1 第三十三... :
問絅衣之制。曰:「古注以為禪衣,所以襲錦衣者。」又問「禪」與「單」字同異。曰:「同。沈存中謂絅與跃同,是用跃麻織疏布為之,不知是否。」

2 第三十三... :
問:「禪家『禪』字甚義?」曰:「他們『禪』字訓定。」「『尚絅』,注謂『禪衣』,是甚衣?」曰:「此『禪』字訓單。古人朝服必加絅,雖未能曉其制,想只如今上馬著白衫一般。裘以皮為之,袍如今夾襖。」

3 第三十三... :
問:「『衣錦尚絅』章,首段雖是再敘初學入德之要,然也只是說箇存養致知底工夫,但到此說得來尤密。思量來『衣錦尚絅』之意,大段好。如今學者不長進,都緣不知此理,須是『闇然而日章』。」曰:「中庸後面愈說得向裏來,凡八引詩,一步退似一步,都用那般『不言、不動、不顯、不大』底字,直說到『無聲無臭』則至矣。」廣。賀孫錄云:「賀孫云:『到此方還得他本體?』曰:『然。』」

4 第三十三... :
問:「中庸首章只言戒懼慎獨,存養省察兩節工夫而已。篇末『尚絅』一章復發此兩條。然學者須是立心之初,真箇有為己篤實之心,又能知得『遠之近,風之自,微之顯』,方肯做下面慎獨存養工夫。不審『知遠之近,風之自,微之顯』,已有窮理意思否?」曰:『也須是知得道理如此,方肯去慎獨,方肯去持養,故『可與入德矣』。但首章是自裏面說出外,蓋自天命之性,說到『天地位,萬物育』處。末章卻自外面一節收斂入一節,直約到裏面『無聲無臭』處,此與首章實相表裏也。」

5 第三十三... :
子武說「衣錦」章。曰:「只是收斂向內,工夫漸密,便自見得近之可遠,『風之自,微之顯』。黃錄無「近之」以下十字。君子之道,固是不暴著于外。然曰『惡其文之著』,亦不是無文也,自有文在裏。淡則可厭,簡則不文,溫則不理。而今卻不厭而文且理,只緣有錦在裏。若上面著布衣,裏面著布襖,便是內外黑窣窣地。明道謂:『中庸始言一理,中散為萬事,末復合為一理。』雖曰『合為一理』,然自然有萬事在。如云『不動而敬,不言而信』,也是自有敬信在。極而至於『無聲無臭』,然自有『上天之載』在。蓋是其中自有,不是都無也。」賀孫。義剛錄云:「天下只是這道理走不得。如佛老雖滅人倫,然他卻拜其師為父,以其弟子為子,長者謂之師兄,少者謂之師弟,只是護得箇假底。」

6 第三十三... :
問「知風之自」。曰:「凡事自有箇來處,所以與『微之顯』冢對著。只如今日做一件事是,也是你心下正;一事不是,也是你心下元不正。推此類以往,可見。」大雅

7 第三十三... :
人之得失,即己之得失;身之邪正,即心之邪正。「知遠之近,知風之自。」人傑

8 第三十三... :
「知風之自」好看,如孟子所謂「聞伯夷之風」之類是也。

9 第三十三... :
先生檢「知風之自」諸說,令看孰是。伯豐以呂氏略本,正淳以游氏說對。曰:「游氏說,便移來『知遠之近』上說,亦得。呂氏雖近之,然卻是『作用是性』之意,於學無所統攝。此三句,『知遠之近』是以己對物言之,知在彼之是非,由在我之得失;如「行有不得,反求諸己」。『知風之自』是知其身之得失,由乎心之邪正;『知微之顯』又專指心說就裏來。大抵游氏說話全無氣力,說得徒膀浪,都說不殺,無所謂『聽其言也厲』氣象。」

10 第三十三... :
「潛雖伏矣」,便覺有善有惡,須用察。「相在爾室」,只是教做存養工夫。大雅

11 第三十三... :
「亦孔之昭」是慎獨意,「不愧屋漏」是戒慎恐懼意。

12 第三十三... :
李丈問:「中庸末章引詩『不顯』之義,只是形容前面『戒慎不睹,恐懼不聞』,而極其盛以言之否?」曰:「是也。此所引與詩正文之義同。」義剛

13 第三十三... :
「不大聲以色」,只是說至德自無聲色。今人說篤恭了,便不用刑政,不用禮樂,豈有此理!古人未嘗不用禮樂刑政,但自有德以感人,不專靠他刑政爾。學蒙

14 第三十三... :
問:「卒章引詩『不大聲以色』,云:『聲色之於化民,末也。』又推至『德輶如毛』,而曰『毛猶有倫』,直至『無聲無臭』,然後為『至矣』!此意如何?」曰:「此章到『篤恭而天下平』,已是極至結局處。所謂『不顯維德』者,幽深玄遠,無可得而形容。雖『不大聲以色』,『德輶如毛』,皆不足以形容。直是『無聲無臭』,到無跡之可尋,然後已。他人孰不恭敬,又不能平天下。聖人篤恭,天下便平,都不可測了。」問:「『不顯維德』,按詩中例,是言『豈不顯』也。今借引此詩,便真作『不顯』說,如何?」曰:「是箇幽深玄遠意,是不顯中之顯。此段自『衣錦尚絅』,『闇然日章』,漸漸收斂到後面,一段密似一段,直到聖而不可知處,曰:『無聲無臭,至矣!』」德明

15 第三十三... :
中庸末章,恐是說只要收斂近裏如此,則工夫細密。而今人只是不收向裏,做時心便粗了。然而細密中卻自有光明發出來。中庸一篇,始只是一,中間卻事事有,末後卻復歸結於一。義剛

16 第三十三... :
問:「末章自『衣錦尚絅』,說至『無聲無臭』,是從外做向內;首章自天命之性說至『天地位,萬物育』,是從內做向外?」曰:「不特此也。『惟天下聰明睿知』,說到『溥博淵泉』,是從內說向外;『惟天下至誠經綸天下之大經』至『肫肫其仁』,『聰明聖智達天德』,是從外說向內。聖人發明內外本末,大小巨細,無不周遍,學者當隨事用力也。」

17 第三十三... :
因問孔子「空空」、顏子「屢空」與中庸所謂「無聲無臭」之理。曰:「以某觀論語之意,自是孔子叩鄙夫,鄙夫空空,非是孔子空空。顏子簞瓢屢空,自對子貢貨殖而言。始自文選中說顏子屢空,空心受道,故疏論語者亦有此說。要之,亦不至如今日學者直是懸空說入玄妙處去也。中庸『無聲無臭』,本是說天道。彼其所引詩,詩中自說須是『儀刑文王』,然後『萬邦作孚』,詩人意初不在『無聲無臭』上也。中庸引之,結中庸之義。嘗細推之,蓋其意自言慎獨以修德。至詩曰『不顯維德,百辟其刑之』,乃『篤恭而天下平』也。後面節節贊歎其德如此,故至『予懷明德』,以至『「德輶如毛」,毛猶有倫,「上天之載,無聲無臭」,至矣!』蓋言天德之至,而微妙之極,難為形容如此。為學之始,未知所有,而遽欲一蹴至此,吾見其倒置而終身述亂矣!」大雅

18 第三十三... :
公晦問:「『無聲無臭』,與老子所謂『玄之又玄』,莊子所謂『冥冥默默』之意如何分別?」先生不答。良久,曰:「此自分明,可子細看。」廣云:「此須看得那不顯底與明著底一般,方可。」曰:「此須是自見得。」廣因曰:「前日與公晦論程子『鳶飛魚躍,活潑潑地』。公晦問:『畢竟此理是如何?』廣云:『今言道無不在,無適而非道,固是,只是說得死撘撘地。若說「鳶飛戾天,魚躍于淵」,與「必有事焉,而勿正,心勿忘,勿助長」,則活潑潑地。』」曰:「也只說得到這裏,由人自看。且如孔子說:『天何言哉?四時行焉,百物生焉。』如今只看『天何言哉』一句耶?唯復是看『四時行焉,百物生焉』兩句耶?」又曰:「『天有四時,春夏秋冬;風雨霜露,無非教也。地載神氣,神氣風霆,風霆流形,庶物露生,無非教也。』聖人說得如是實。」廣。賀孫錄別出。

19 第三十三... :
公晦問:「中庸末章說及本體微妙處,與老子所謂『玄之又玄』,莊子所謂『冥冥默默』之意同。不知老莊是否?」先生不答。良久,曰:「此自分明,可且自看。某從前汚口答將去,諸公便更不思量。」臨歸,又請教。曰:「開闊中又著細密,寬緩中又著謹嚴,這是人自去做。夜來所說『無聲無臭』,亦不離這箇。自『不顯維德』引至這上,豈特老莊說得恁地?佛家也說得相似,只是他箇虛大。凡看文字,要急迫亦不得。有疑處,且漸漸思量。若一下便要理會得,如何會見得意思出!」賀孫

URN: ctp:n5938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