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us on Facebook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Twitter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sina.com's microblogging site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Douban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Chinese Text Project
Simplified Chinese version
-> -> -> -> -> 右第四章

《右第四章》

Library Resources
1 右第四章:
“天下何思何虑”一句,便是先打破那个“思”字,却说“同归殊涂,一致百虑”。又再说“天下何思何虑”,谓何用如此“憧憧往来”,而为此朋从之思也。日月寒暑之往来,尺蠖龙蛇之屈伸,皆是自然底道理;不往则不来,不屈则亦不能伸也。今之为学,亦只是如此。“精义入神”,用力于内,乃所以“致用”乎外;“利用安身”,求利于外,乃所以“崇德”乎内。只是如此做将去。虽至于“穷神知化”地位,亦只是德盛仁熟之所致,何思何虑之有!

2 右第四章:
问:“‘天下同归殊涂,一致百虑’,何不云‘殊涂而同归,百虑而一致’?”曰:“也只一般。但他是从上说下,自合如此。”学蒙

3 右第四章:
乾乾不息者体;日往月来,寒来暑往者用。有体则有用,有用则有体,不可分先后说。

4 右第四章:
“天下何思何虑”一段,此是言自然而然。如“精义入神”,自然“致用”;“利用安身”,自然“崇德”。

5 右第四章:
问:“‘天下同归而殊涂’一章,言万变虽不同,然皆是一理之中所自有底,不用安排。”曰:“此只说得一头。尺蠖若不屈,则不信得身;龙蛇若不蛰,则不伏得气,如何存得身?‘精义入神’,疑与行处不相关,然而见得道理通彻,乃所以‘致用’。‘利用安身’亦疑与‘崇德’不相关,然而动作得其理,则德自崇。天下万事万变,无不有感通往来之理。”又曰:“‘日往则月来’一段,乃承上文‘憧憧往来’而言。往来皆人所不能无者,但憧憧则不可。”学蒙

6 右第四章:
“尺蠖之屈以求信,龙蛇之蛰以藏身,精义入神以致用,利用安身以崇德。”大凡这个,都是一屈一信,一消一息,一往一来,一阖一辟。大底有大底阖辟消息,小底有小底阖辟消息,皆只是这道理。

7 右第四章:
或问:“‘尺蠖之屈,以求信也’,伊川说是感应,如何?”曰:“屈一屈便感得那信底,信又感得那屈底,如呼吸、出入、往来皆是。”

8 右第四章:
尺蠖屈,便要求伸;龙蛇蛰,便要存身。精研义理,无毫厘丝忽之差,入那神妙处,这便是要出来致用;外面用得利而身安,乃所以入来自崇己德。“致用”之“用”,即是“利用”之“用”。所以横渠云:“‘精义入神’,事豫吾内,求利吾外;‘利用安身’,素利吾外,致养吾内。”“事豫吾内”,言曾到这里面来。渊。至录略

9 右第四章:
且如“精义入神”,如何不思?那致用底却不必思。致用底是事功,是效验。

10 右第四章:
“入神”,是到那微妙人不知得处。一事一理上。

11 右第四章:
“利用安身。”今人循理,则自然安利;不循理,则自然不安利。升卿

12 右第四章:
“未之或知”,是到这里不可奈何。“穷神知化”,虽不从这里面出来,然也有这个意思。

13 右第四章:
“穷神知化,德之盛也。”这“德”字,只是上面“崇德”之“德”。德盛后,便能“穷神知化”,便如“聪明睿知皆由此出”,“自诚而明”相似。

14 右第四章:
“穷神知化”,化,是逐些子挨将去底。一日复一日,一月复一月,节节挨将去,便成一年,这是化。神,是一个物事,或在彼,或在此。当在阴时,全体在阴;在阳时,全体在阳。都只是这一物,两处都在,不可测,故谓之神。横渠云:“一故神,两故化。”又注云:“两在,故不测。”这说得甚分晓。

15 右第四章:
问:“‘非所困而困焉,名必辱’,大意谓石不能动底物,学蒙录作:“挨动不得底物事。”自是不须去动他。若只管去用力,徒自困耳。”学蒙录云:“‘且以事言,有著力不得处。若只管著力去做,少间做不成,他人却道自家无能,便是辱了。’或曰:‘若在其位,则只得做。’曰:‘自是如此。’”曰:“爻意,谓不可做底,便不可入头去做。”学履。学蒙录详

16 右第四章:
“公用射隼”,孔子是发出言外意。学蒙

17 右第四章:
问:“危者以其位为可安而不知戒惧,故危;亡者以其存为可常保,是以亡;乱者是自有其治,如‘有其善’之‘有’,是以乱。”曰:“某旧也如此说。看来‘保’字说得较牵强,只是常有危亡与乱之意,则可以‘安其位,保其存,有其治’。”

18 右第四章:
易曰:“知几其神乎!”便是这事难。如“邦有道,危言危行;邦无道,危行言孙”。今有一样人,其不畏者,又言过于直;其畏谨者,又缩做一团,更不敢说一句话,此便是不晓得那几。若知几,则自中节,无此病矣。“君子上交不谄,下交不渎。”盖上交贵于恭,恭则便近于谄;下交贵和易,和则便近于渎。盖恭与谄相近,和与渎相近,只争些子,便至于流也。

19 右第四章:
“‘君子上交不谄,下交不渎’,下面说‘几’。最要看个‘几’字,只争些子。凡事未至而空说,道理易见;事已至而显然,道理也易见。惟事之方萌,而动之微处,此最难见。”或问:“‘几者动之微’,何以独于上交下交言之?”曰:“上交要恭逊,才恭逊,便不知不觉有个谄底意思在里;‘下交不渎’,亦是如此。所谓‘几’者,只才觉得近谄近渎,便勿令如此,此便是‘知几’。‘几者,动之微,吉之先见者也。’汉书引此句,‘吉’下有‘凶’字。当有‘凶’字。”

20 右第四章:
盖人之情,上交必谄,下交必渎,所争只是些子。能于此而察之,非‘知几’者莫能。上交著些取奉之心,下交便有傲慢之心,皆是也。

21 右第四章:
“几者动之微”,是欲动未动之间,便有善恶,便须就这处理会。若到发出处,更怎生奈何得!所以圣贤说慎独,便是要就几微处理会。贺孙

22 右第四章:
魏问“几者,动之微,吉之先见者也”。曰:“似是漏字。汉书说:‘几者,动之微,吉凶之先见者也。’似说得是。几自是有善有恶。君子见几,亦是见得,方舍恶从善,不能无恶。”又曰:“汉书上添字,如‘岂若匹夫匹妇之为谅,自经于沟渎,而人莫之知也!”添个‘人’字,似是。”贺孙

23 右第四章:
“知微,知彰,知柔,知刚”,是四件事。学履

24 右第四章:
问:“伊川作‘见微则知彰矣,见柔则知刚矣’,其说如何?”曰:“也好。看来只作四件事,亦自好。既知微,又知彰,既知柔,又知刚,言其无所不知,以为万民之望也。”学蒙

25 右第四章:
“其殆庶几乎!”殆,是几乎之义。又曰:“是近。”又曰:“殆是危殆者,是争些子底意思。”又曰:“或以‘几’字为因上文‘几’字而言。但左传与孟子‘庶几’两字,都只做‘近’字说。”

26 右第四章:
颜子‘有不善未尝不知,知之未尝复行”。今人只知“知之未尝复行”为难,殊不知“有不善未尝不知”是难处。今人亦有说道知得这个道理,及事到面前,又却只随私欲做将去,前所知者都自忘了,只为是不曾知。

27 右第四章:
“有不善未尝不知,知之未尝复行。”直是颜子天资好,如至清之水,纤芥必见。盖卿

28 右第四章:
“天地氤氲”,言气化也;“男女构精”,言形化也。端蒙

29 右第四章:
“天地絪縕,万物化醇。”“致一”,专一也。惟专一,所以能絪縕;若不专一,则各自相离矣。化醇,是已化后。化生,指气化而言,草木是也。

30 右第四章:
“致一”,是专一之义,程先生言之详矣。天地男女,都是两个方得专一,若三个便乱了。三人行,减了一个,则是两个,便专一。一人行,得其友,成两个,便专一。程先生说初与二,三与上,四与五,皆两相与。自说得好。“初、二二阳,四、五二阴,同德相比;三与上应,皆两相与”。学蒙

31 右第四章:
横渠云:“‘艮三索而得男’,乾道之所成;‘兑三索而得女”,坤道之所成;所以损有男女构精之义。”亦有此理

URN: ctp:n5956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