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us on Facebook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Twitter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sina.com's microblogging site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Douban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Chinese Text Project
Simplified Chinese version

《洪范》

Library Resources
1 洪范:
江彝叟畴问:“洪范载武王胜殷杀纣,不知有这事否?”曰:“据史记所载,虽不是武王自杀,然说斩其头悬之,亦是有这事。”又问“血流漂杵”。曰:“孟子所引虽如此,然以书考之,‘前徒倒戈,攻于后以北’,是殷人自相攻,以致血流如此之盛。观武王兴兵,初无意于杀人,所谓‘今日之事,不愆于六伐、七伐,乃止齐焉’,是也。武王之言,非好杀也。”

2 洪范:
问:“‘胜殷杀受’之文是如何?”曰:“看史记载纣赴火死,武王斩其首以悬于旌,恐未必如此。书序,某看来煞有疑。相传都说道夫子作,未知如何。”贺孙

3 洪范:
问:“‘鲧则殛死,禹乃嗣兴。’禹为鲧之子,当舜用禹时,何不逃走以全父子之义?”曰:“伊川说,殛死只是贬死之类。”德明

4 洪范:
问:“鲧既被诛,禹又出而委质,不知如何?”曰:“盖前人之愆。”又问:“禹以鲧为有罪,而欲盖其愆,非显父之恶否?”曰:“且如而今人,其父打碎了个人一件家事,其子买来填还,此岂是显父之过!”自修

5 洪范:
说洪范:“看来古人文字,也不被人牵强说得出。只自恁地熟读,少间字字都自会著实。”又云:“今人只管要说治道,这是治道最紧切处。这个若理会不通,又去理会甚么零零碎碎!”道夫

6 洪范:
问洪范诸事。曰:“此是个大纲目,天下之事,其大者大概备于此矣。”问“皇极”。曰:“此是人君为治之心法。如周公一书,只是个八政而已。”

7 洪范:
凡数自一至五,五在中;自九至五,五亦在中。戴九履一,左三右七,五亦在中。又曰:“若有前四者,则方可以建极:一五行,二五事,三八政,四五纪是也。后四者却自皇极中出。三德是皇极之权,人君所向用五福,所威用六极,此曾南丰所说。诸儒所说,惟此说好。”又曰:“皇,君也;极,标准也。皇极之君,常滴水滴冻,无一些不善。人却不齐,故曰‘不协于极,不罹于咎’。‘天子作民父母,以为天下王’,此便是‘皇建其有极’。”又曰:“尚书前五篇大概易晓。后如甘誓胤征伊训太甲咸有一德说命,此皆易晓,亦好。此是孔氏壁中所藏之书。”又曰:“看尚书,渐渐觉晓不得,便是有长进。若从头至尾解得,便是乱道。高宗肜日是最不可晓者,西伯戡黎是稍稍不可晓者。太甲大故乱道,故伊尹之言紧切;高宗稍稍聪明,故说命之言细腻。”又曰:“读尚书有一个法,半截晓得,半截晓不得。晓得底看;晓不得底且阙之,不可强通,强通则穿凿。”又曰:“‘敬敷五教在宽’,只是不急迫,慢慢地养他。”

8 洪范:
洛书本文只有四十五点。班固云六十五字,皆洛书本文。古字画少,恐或有模样,但今无所考。汉儒说此未是,恐只是以义起之,不是数如此。盖皆以天道人事参互言之。五行最急,故第一;五事又参之于身,故第二;身既修,可推之于政,故八政次之;政既成,又验之于天道,故五纪次之;又继之皇极居五,盖能推五行,正五事,用八政,修五纪,乃可以建极也;六三德,乃是权衡此皇极者也;德既修矣,稽疑庶徵继之者,著其验也;又继之以福极,则善恶之效,至是不可加矣。皇极非大中,皇乃天子,极乃极至,言皇建此极也。东西南北,到此恰好,乃中之极,非中也。但汉儒虽说作“中”字,亦与今不同,如云“五事之中”,是也。今人说“中”,只是含胡依违,善不必尽赏,恶不必尽罚。如此,岂得谓之中!可学

9 洪范:
天下道理,只是一个包两个。易便只说到八个处住。洪范说得十数住。五行五个,便有十个:甲乙便是两个木,丙丁便是两个火,戊己便是两个土,金、水亦然。所谓“兼三才而两之”,便都是如此。大学中“明明德”,便包得“格物、致知、诚意、正心、修身”五个;“新民”,便包得“齐家、治国、平天下”三个。自暗室屋漏处做去,到得无所不周,无所不遍,都是这道理。自一心之微,以至于四方之远,天下之大,也都只是这个。义刚

10 洪范:
箕子为武王陈洪范,首言五行,次便及五事。盖在天则是五行,在人则是五事。儒用

11 洪范:
自“水曰润下”,至“稼穑作甘”,皆是二意:水能润,能下;火能炎,能上;金曰“从”,曰“革”,从而又能革也。德明

12 洪范:
忽问:“如何是‘金曰从革’?”对曰:“是从己之革。”曰:“不然,是或从,或革耳。从者,从所锻制;革者,又可革而之他,而其坚刚之质,依旧自存,故与‘曲直’、‘稼穑’皆成双字。‘炎上’者,上字当作上声;‘润下’者,下字当作去声,亦此意。”大雅

13 洪范:
“金曰从革”,一从一革,互相变而体不变。且如银,打一只盏,便是从;更要别打作一件家事,便是革。依旧只是这物事,所以云体不变。

14 洪范:
“从革作辛”,是其气割辣。“曲直作酸”,今以两片木相擦则齿酸,是其验也。夔孙

15 洪范:
问:“视听言动,比之洪范五事,动是‘貌’字否?如‘动容貌’之谓。”曰:“思也在这里了。‘动容貌’是外面底,心之动便是思。”又问五行比五事。曰:“曾见吴仁杰说得也顺。它云,貌是水,言是火,视是木,听是金,思是土。将庶徵来说,便都顺。”问:“貌如何是水?”曰:“它云,貌是湿润底,便是水,故其徵便是‘肃,时雨若’。洪范乃是五行之书,看得它都是以类配得。到五福、六极,也是配得,但是略有不齐。”问:“皇极五福,即是此五福否?”曰:“便只是这五福。如‘敛时五福,用敷锡厥庶民’,敛底,即是尽得这五事。以此锡庶民,便是使民也尽得此五事。尽得五事,便有五福。”夔孙

16 洪范:
问五行所属。曰:僩录云:“问:‘形质属土?’曰:‘从前如此说。’”“旧本谓雨属木,旸属金,及与五事相配,皆错乱了。吴斗南说雨属水,旸属火,燠属木,寒属金,风属土。看来雨只得属水自分晓,如何属木?”问:“寒如何属金?”曰:“他讨得证据甚好。左传云:‘金寒玦离。’又,貌言视听思,皆是以次相属。”问:“貌如何属水?”曰:“容貌须光泽,故属水;言发于气,故属火;眼主肝,故属木;金声清亮,故听属金。”问:“凡上四事,皆原于思,亦犹水火木金皆出于土也。”曰:“然。”又问:“礼如何属火?”曰:“以其光明。”问:“义之属金,以其严否?”曰:“然。”胡泳

17 洪范:
“视曰明”,是视而便见之谓明;“听曰聪”,是听而便闻之谓聪;“思曰睿”,是思而便通之谓睿。道夫

18 洪范:
伯模云:“老苏著洪范论,不取五行传;而东坡以为汉儒五行传不可废。此亦自是。既废,则后世有忽天之心。”先生曰:“汉儒也穿凿。如五事,一事错,则皆错,如何却云听之不聪,则某事应?貌之不恭,则某事应。”道夫

19 洪范:
“五皇极”,只是说人君之身,端本示仪于上,使天下之人则而效之。圣人固不可及,然约天下而使之归于正者,如“皇则受之”,“则锡之福”也。所谓“遵王之义”,“遵王之道”者,天下之所取法也。人君端本,岂有他哉?修于己而已。一五行,是发原处;二五事,是总持处;八政,则治民事;五纪,则协天运也;六三德,则施为之撙节处;七稽疑,则人事已至,而神明其德处;庶徵,则天时之徵验也;五福、六极,则人事之徵验也。其本皆在人君之心,其责亦甚重矣。“皇极”,非说大中之道。若说大中,则皇极都了,五行、五事等皆无归著处。又云:“便是‘笃恭而天下平’之道。天下只是一理;圣贤语言虽多,皆是此理。如尚书中洛诰之类,有不可晓处多。然间有说道理分晓处,不须训释,自然分明。如云‘王敬作所不可不敬德’,‘肆惟王其疾敬德’,‘不敢替厥义德’等语是也。”人杰。㽦录详见下。

20 洪范:
“皇极”二字,皇是指人君,极便是指其身为天下做个样子,使天下视之以为标准。“无偏无党”以下数语,皆是皇之所建,皆无偏党好恶之私。天下之人亦当无作好作恶,便是“遵王之道”,“遵王之路”,皆会归于其极,皆是视人君以为归。下文“是彝是训,于帝其训”,“是训是行,以近天子之光”,说得自分晓。“天子作民父母,以为天下王”,则许多道理尽在此矣。但缘圣人做得样子高大,人所难及,而不可以此尽律天下之人,虽“不协于极”,但“不罹于咎”者,皇亦受之。至于“而康而色”,自言“好德”者,亦锡之福。极,不可以“大中”训之,只是前面五行、五事、八政、五纪是已,却都载在人君之身,包括尽了。五行是发源处;五事是操持处;八政是修人事;五纪是顺天道;就中以五事为主。视明听聪,便是建极,如明如聪,只是合恁地。三德,亦只是就此道理上为之权衡,或放高,或捺低,是人事尽了。稽疑,又以卜筮参之。若能建极,则推之于人,使天下皆享五福;验之于天,则为休徵。若是不能建极,则其在人事便为六极,在天亦为咎徵。其实都在人君身上,又不过“敬用五事”而已,此即“笃恭而天下平”之意。以是观之,人君之所任者,岂不重哉!如此,则九畴方贯通为一。若以“大中”言之,则九畴散而无统。大抵诸书初看其言,若不胜其异,无理会处;究其指归,皆只是此理。如召诰中,其初说许多言语艰深难晓,却紧要处,只是“惟王不可不敬德”而已。

21 洪范:
问:“先生言‘皇极’之‘极’不训中,只是标准之义。然‘无偏无党’,‘无反无侧’,亦有中意。”曰:“只是个无私意。”问:“‘准标之义’如何?”曰:“此是圣人正身以作民之准则。”问:“何以能敛五福?”曰:“当就五行、五事上推究。人君修身,使貌恭,言从,视明,听聪,思睿,则身自正。五者得其正,则五行得其序;以之稽疑,则‘龟从,筮从,卿士从,庶民从’;在庶徵,则有休徵,无咎徵。和气致祥,有仁寿而无鄙夭,便是五福;反是则福转为极。陆子静荆门军晓谕乃是敛六极也!”德明

22 洪范:
先生问曹:“寻常说‘皇极’如何?”曹云:“只说作‘大中’。”曰:“某谓不是‘大中’。皇者,王也;极,如屋之极;言王者之身可以为下民之标准也。貌之恭,言之从,视明听聪,则民观而化之,故能使天下之民‘无有作好,而遵王之道;无有作恶,而遵王之路’;王者又从而敛五者之福,而锡之于庶民。敛者,非取之于外,亦自吾身先得其正,然后可以率天下之民以归于正,此锡福之道也。”

23 洪范:
中,不可解做极。极无中意,只是在中,乃至极之所,为四向所标准,故因以为中。如屋极,亦只是在中,为四向所准。如建邦设都以为民极,亦只是中天下而立,为四方所标准。如“粒我蒸民,莫匪尔极”,来牟岂有中意!亦只是使人皆以此为准。如北极,如宸极,皆然。若只说中,则殊不见极之义矣。

24 洪范:
“皇极”,如“以为民极”。标准立于此,四方皆面内而取法。皇,谓君也;极,如屋极,阴阳造化之总会枢纽。极之为义,穷极极至,以上更无去处。闳祖

25 洪范:
“极,尽也。”先生指前面香桌:“四边尽处是极,所以谓之四极。四边视中央,中央即是极也。尧都平阳,舜都蒲阪,四边望之,一齐看著平阳蒲阪。如屋之极,极高之处,四边到此尽了,去不得,故谓之‘极’。宸极亦然。至善亦如此。应于事到至善,是极尽了,更无去处。‘故君子无所不用其极’。书之‘皇极’,亦是四方所瞻仰者。皇,有训大处,惟‘皇极’之‘皇’不可训大。皇,只当作君,所以说‘遵王之义,遵王之路’,直说到后面‘以为天下王’,其意可见。盖‘皇’字下从‘王’。”

26 洪范:
今人将“皇极”字作“大中”解了,都不是。“皇建其有极”不成是大建其有中;“时人斯其惟皇之极”,不成是时人斯其惟大之中!皇,须是君;极,须是人君建一个表仪于上。且如北极是在天中,唤作北中不可;屋极是在屋中,唤作屋中不可。人君建一个表仪于上,便有肃、乂、哲、谋、圣之应。五福备具,推以与民;民皆从其表仪,又相与保其表仪。下文“凡厥庶民”以下,言人君建此表仪,又须知天下有许多名色人,须逐一做道理处著始得。于是有“念之”,“受之”,“锡之福”之类,随其人而区处之。大抵“皇极”是建立一个表仪后,又有广大含容,区处周备底意思。尝疑“正人”“正”字,只是中常之人,此等人须是富,方可与为善,与“无常产有常心”者有异。“有能、有为”,是有才之人;“有猷、有为、有守”,是有德之人。“无偏无陂”以下,只是反复歌咏。若细碎解,都不成道理。

27 洪范:
东坡书传中说得“极”字亦好。

28 洪范:
“无有作好”,“无有作恶”,谓好所当好,恶所当恶,不可作为耳。必大

29 洪范:
问:“箕子陈洪范,言‘彝伦攸叙’。见事事物物中,得其伦理,则无非此道。非道便无伦理。”曰:“固是。曰‘王道荡荡’,又曰‘王道平平’;曰‘无党无偏’,又曰‘无偏无党’,只是一个道,如何如此反复说?只是要得人反覆思量入心来,则自有所见矣。”大雅

30 洪范:
“会其有极,归其有极”,“会”、“归”字无异义,只是重叠言之。与既言“无偏无党”又言“无党无偏”,无别说也。

31 洪范:
符叙舜功云:“象山在荆门,上元须作醮,象山罢之。劝谕邦人以福不在外,但当求之内心。于是日入道观,设讲座,说‘皇极’,令邦人聚听之。次日,又画为一图以示之。”先生曰:“人君建极,如个标准。如东方望也如此,西方望也如此,南方望也如此,北方望也如此。莫不取则于此,如周礼‘以为民极’,诗‘维民之极’,‘四方之极’,都是此意。中固在其间,而极不可以训中。汉儒注说‘中’字,只说‘五事之中’,犹未为害,最是近世说‘中’字不是。近日之说,只要含胡苟且,不分是非,不辨黑白,遇当做底事,只略略做些,不要做尽。此岂圣人之意!”又云:“洪范一篇,首尾都是归从‘皇极’上去。盖人君以一身为至极之标准,最是不易。又须‘敛是五福’,所以敛聚五福,以为建极之本。又须是敬五事,顺五行,厚八政,协五纪,以结裹个‘皇极’。又须乂三德,使事物之接,刚柔之辨,须区处教合宜。稽疑便是考之于神,庶徵是验之于天,五福是体之于人。这下许多,是维持这‘皇极’。‘正人’,犹言中人,是平平底人,是有常产方有常心底人。”又云:“今人读书粗心大胆,如何看得古人意思。如说‘八庶徵’,这若不细心体识,如何会见得。‘肃,时雨若。’肃是恭肃,便自有滋润底意思,所以便说时雨顺应之。‘乂,时旸若。’乂是整治,便自有开明底意思,所以便说时旸顺应之。‘哲,时燠若。’哲是普照,便自有和暖底意思。‘谋,时寒若。’谋是藏密,便自有寒结底意思。‘圣,时风若。’圣则通明,便自有爽快底意思。”符云:“谋自有显然著见之谋,圣是不可知之妙,不知于寒于风,果相关否?”曰:“凡看文字,且就地头看,不可将大底便来压了。箕子所指‘谋’字,只是且说密谋意思;‘圣’,只是说通明意思;如何将大底来压了便休!如说吃枣,固是有大如瓜者;且就眼下说,只是常常底枣。如煎药合用枣子几个,自家须要说枣如瓜大,如何用得许多!人若心下不细,如何读古人书。洪范庶徵固不是定如汉儒之说,必以为有是应必有是事。多雨之徵,必推说道是某时做某事不肃,所以致此。为此必然之说,所以教人难尽信。但古人意精密,只于五事上体察是有此理。如荆公,又却要一齐都不消说感应,但把‘若’字做‘如似’字义说,做譬喻说了,也不得。荆公固是也说道此事不足验,然而人主自当谨戒。如汉儒必然之说固不可,如荆公全不相关之说,亦不可。古人意思精密,恐后世见未到耳。”因云:“古人意思精密,如易中八字‘刚柔、终始、动静、往来’,只这七八字,移换上下添助语,此多少精微有意味!见得彖、象极分明。”贺孙

32 洪范:
三衢夏唐老作九畴图,因执以问。读未竟,至所谓“皆天也,非人之所能为也”,遂指前图子云:“此乃人为,安得而皆天也!洪范文字最难作,向来亦将天道人事分配为之,后来觉未尽,遂已之。直是难以私意安排。若只管外边出意推将去,何所不可,只是理不如此。苏氏以皇极之建,为雨、旸、寒、燠、风之时,皇极不建则反此。汉儒之说尤疏,如以五般皇极配庶徵,却外边添出一个皇极,或此边减却一个庶徵。自增自损,皆出己意。然此一篇文字极是不齐整,不可晓解。如‘五福’对‘六极’:‘一曰寿’,正对‘凶短折’;‘二曰富’,正对‘贫’,‘三曰康宁’对‘疾与弱’,皆其类也。‘攸好德’却对‘恶’,参差不齐,不容布置。如曰‘敛时五福,锡厥庶民’,不知如何敛?又复如何锡?此只是顺五行,不违五事,自己立标准以示天下,使天下之人得以观感而复其善尔。今人皆以‘皇极’为‘大中’,最无义理。如汉儒说‘五事之中’,固未是,犹似胜此。盖皇者,君之称也。如‘皇则受之’,‘皇建其极’之类,皆不可以‘大’字训‘皇’字。‘中’亦不可以训‘极’。‘极’虽有‘中’底意思,但不可便以为‘中’,只训得‘至’字。如‘北极’之‘极’,‘以为民极’之‘极’,正是‘中天下而立’之意。谓四面凑合,至此更无去处。今即以‘皇极’为‘大中’者,更不赏善,亦不罚恶,好善恶恶之理,都无分别,岂理也哉!”

33 洪范:
“强弗友”,以刚克之;“燮友”,柔克之,此治人也。资质沈潜,以刚克之;资质高明,以柔克之,此治己也。

34 洪范:
“沈潜刚克,高明柔克。”克,治也。言人资质沈潜者,当以刚克之;资质高明者,当以柔治之。此说为胜。

35 洪范:
“衍忒。”衍,疑是过多剩底意思;忒,是差错了。

36 洪范:
洪范却可理会天人相感。庶徵可验,以类而应也。秦时六月皆冻死人。

37 洪范:
“一极备凶,一极无凶。”多些子不得,无些子不得。

38 洪范:
“王省惟岁”,言王之所当省者,一岁之事,卿士所省者,一月之事。以下皆然。

39 洪范:
问“王省惟岁,卿士惟月,师尹惟日”。曰:“此但言职任之大小如此。”又问:“‘庶民惟星’一句解不通,并下文‘星有好风,星有好雨’,意亦不贯。”曰:“‘家用不宁’以上,自结上文了,下文却又说起星,文意似是两段云云。”又问“箕星好风,毕星好雨”。曰:“箕,只是簸箕。以其簸扬而鼓风,故月宿之则风。古语云:‘月宿箕,风扬沙。’毕是叉网,漉鱼底叉子;又,鼎中漉肉叉子,亦谓之毕。凡以毕漉鱼肉,其汁水淋漓而下若雨然,毕星名义盖取此。今毕星上有一柄,下开两叉,形状亦类毕,故月宿之则雨。汉书谓月行东北入轸,若东南入箕则风。所以风者,盖箕是南方,属巽,巽为风,所以好风。恐未必然。”

40 洪范:
“庶民惟星”,庶民犹星也。

41 洪范:
问“五福、六极”。曰:“民之五福,人君当向之;民之六极,人君当畏之。”

42 洪范:
“五福六极”,曾子固说得极好。洪范,大概曾子固说得胜如诸人。

43 洪范:
凶:短,折。两事。恶、弱。恶是自暴,弱是自弃。

URN: ctp:n5961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