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us on Facebook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Twitter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sina.com's microblogging site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Douban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Chinese Text Project
Simplified Chinese version
-> -> -> -> 训门人二

《训门人二》

Library Resources
1 训门人二:
先生问:“看甚文字?”曰:“看论语。”“看得论语如何?”曰:“自看论语后,觉得做工夫紧,不似每常悠悠。”曰:“做甚工夫?”曰:“只是存养。”曰:“自见住不得时,便是。某怕人说‘我要做这个事’。见饭便吃,见路便行,只管说‘我要做这个事’,何益!”文蔚又言:“近来觉有一进处:畏不义,见不义事不敢做。”曰:“甚好。但亦要识得义与不义。若不曾睹当得是,颠前错后,依旧是胡做。”又曰:“须看大学。圣贤所言,皆是自家元有此理,但人不肯著意看。若稍自著意,便自见得,却不是自家无此理,他凿空撰来。”以下训文蔚。

2 训门人二:
问:“私意窃发,随即锄治;虽去枝叶,本根仍在,感物又发,如何?”曰:“只得如此,所以曾子‘战战兢兢,如临深渊,如履薄炼’!”

3 训门人二:
一日侍食,先生曰:“只易中‘节饮食’三字,人不曾行得。”

4 训门人二:
“子融才卿是许多文字看过。今更巡一遍,所谓‘温故’;再巡一遍,又须较见得分晓。如人有多田地,须自照管,曾耕得不曾耕得;若有荒废处,须用耕垦。”子融曰:“每自思之:今亦不可谓不知,但知之未至;不可谓不诚,但其诚未至;不可谓不行,但行之未至。若得这三者皆至,便是了得此事。”曰:“须有一个至底道理。”

5 训门人二:
因说僧家有规矩严整,士人却不循礼,曰:“他却是心有用处。今士人虽有好底,不肯为非,亦是他资质偶然如此。要之,其心实无所用,每日闲慢时多。如欲理会道理,理会不得,便掉过三五日、半月日不当事,钻不透便休了。既是来这一门,钻不透,又须别寻一门。不从大处入,须从小处入;不从东边入,便从西边入;及其入得,却只是一般。今头头处处钻不透,便休了。如此,则无说矣。有理会不得处,须是皇皇汲汲然,无有理会不得者。譬如人有大宝珠,失了,不著紧寻,如何会得!”

6 训门人二:
谓文蔚曰:“公却是见得一个物事,只是不光彩。”一日,呈所送崇甫序。观毕,曰:“前日说公不光彩,且如这般文字,亦不光彩。”

7 训门人二:
问:“‘色容庄’最难。”曰:“心肃则容庄,非是外面做那庄出来。”陈才卿亦说“九容”。次早,才卿以右手拽叙衫,左袖口偏于一边。先生曰:“公昨夜说‘手容恭’,今却如此!”才卿赧然,急叉手鞠躬,曰:“忘了。”先生曰:“为己之学有忘耶?向徐节孝见胡安定,退,头容少偏,安定忽厉声云:‘头容直!’节孝自思:‘不独头容要直,心亦要直。’自此便无邪心。学者须是如此始得。”友仁

8 训门人二:
次日相见,先生偶脚气发。因苏宜久欲归,先生蹙然曰:“观某之疾如此,非久于世间者,只是一两年间人。亦欲接引后辈一两人,传续此道;荷公们远来,亦欲有所相补助。只是觉得如此苦口,都无一分相启发处。不知如何,横说竖说,都说不入。如昨夜才卿问程先生如此谨严,何故诸门人皆不谨严?因隔夜说程门诸弟子及后来失节者。某答云:‘是程先生自谨严,诸门人自不谨严,干程先生何事?’某所以发此者,正欲才卿深思而得,反之于身,如针之札身,皇恐发愤,无地自存!思其所以然之故,却再问某。李先生资质如何,全不相干涉。非惟不知针之札身,便是刀锯在身,也不知痛了!每日读书,心全不在上,只是要自说一段文义便了。如做一篇文义相似,心中全无所作为。恰似一个无图之人,饱食终日,无所用心。若是心在上面底人,说得话来自别,自相凑合。敢说公们无一日心在上面。莫说一日,便十日心也不在!莫说十日,便是数月心也不在!莫说数月,便是整年心也不在!每日读书,只是读过了,便不知将此心去体会,所以说得来如此疏。”先生意甚不乐。

9 训门人二:
陈才卿说诗。先生曰:“谓公不晓文义,则不得,只是不见那好处。正如公适间说穷理,也知事事物物皆具此理,随事精察,便是穷理,只是不见所谓好处。所谓‘民生日用而不知’,所谓‘小晓得而大不晓得’,这个便是大病!此句厉声说。某也只说得到此,要公自去会得。”久之,又曰:“大凡事物须要说得有滋味,方见有功。而今随文解义,谁人不解?须要见古人好处。如昔人赋梅云:‘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这十四个字,谁人不晓得?然而前辈直恁地称叹,说他形容得好,是如何?这个便是难说,须要自得言外之意始得。须是看得那物事有精神,方好。若看得有精神,自是活动有意思,跳踯叫唤,自然不知手之舞,足之蹈。这个有两重:晓得文义是一重,识得意思好处是一重。若只是晓得外面一重,不识得他好底意思,此是一件大病。如公看文字,都是如此。且如公看诗,自宣王中兴诸诗至此。至节南山。公于其他诗都说来,中间有一诗最好,如白驹是也,公却不曾说。这个便见公不曾看得那物事出,谓之无眼目。若是具眼底人,此等诗如何肯放过!只是看得无意思,不见他好处,所以如此。”又曰:“须是踏翻了船,通身都在那水中,方看得出!”僩。建别录。文蔚录云:“文蔚一日说太极、通书,不说格物、致知工夫,先生甚讶之。后数日,文蔚拈起中间三语。先生曰:‘趯翻却船,通身下水里去!’文蔚始有所悟。”今池录却将文蔚别话头合作一段,记者误矣。

10 训门人二:
袁州临别请教。先生曰:“守约兄弟皆太拘谨,更少放宽。谨固好,然太拘则见道理不尽,处事亦往往急迫。道理不只在一边,须是四方八面看,始尽。”训闳祖

11 训门人二:
“邵武人个个急迫,此是气禀如此。学者先须除去此病,方可进道。”先生谓方子曰:“观公资质自是寡过。然开阔中又须缜密;宽缓中又须谨敬。”训方子

12 训门人二:
又问:“如孟子言‘勿忘,勿助长’,却简易。而今要细碎做去,怕不能贯通?”曰:“孟子言‘勿忘,勿助长’处,自是言养气。试取孟子说处子细看,便见。大凡为学,最切要处在吾身心,其次便是做事,此是的实紧切处。学者须是把圣人之言来穷究,见得身心要如此,做事要如此。天下自有一个道理在,若大路然。圣人之言,便是一个引路底。”

13 训门人二:
李公晦问“忠恕”。曰:“初读书时,且从易处看。待得熟后,难者自易理会。如捉贼,先擒尽弱者,则贼魁自在这里,不容脱也。且看论语前面所说分晓处。”盖卿

14 训门人二:
前日得公书,备悉雅意。圣贤见成事迹,一一可考而行。今日之来,若舍六经之外,求所谓玄妙之说,则无之。近世儒者不将圣贤言语为切己之事,必于上面求新奇可喜之论,屈曲缠绕,诡秘变怪,不知圣贤之心本不如此。既以自欺,又转相授受,复以欺人。某尝谓,虽使圣人复生,亦只将六经语孟之所载者,循而行之,必不更有所作为。伏羲再出,依前只画八卦;文王再出,依前只衍六十四卦;禹再出,依前只是洪范九畴。此外更有甚诧异事?如今要紧,只是将口读底便做身行底,说出底便是心存底。居父相聚几一年,觉得渠只怕此事有难者,某终晓渠意不得。以下训贺孙。

15 训门人二:
问在卿:“如何读书?”贺孙云:“少失怙恃,凡百失教。既壮,所从师友,不过习为科举之文,然终不肯安心于彼,常欲读圣贤之书。自初得先生所编论孟精义读之,至今不敢忘。然中间未能有所决择,故未有定见。”先生曰:“大凡人欲要去从师,然未及从师之时,也须先自著力做工夫。及六七分,到得闻紧切说话,易得长进。若是平时不曾用力,终是也难一顿下手。”

16 训门人二:
今须先正路头,明辨为己为人之别,直见得透,却旋旋下工夫;则思虑自通,知识自明,践履自正。积日累月,渐渐熟,渐渐自然。若见不透,路头错了,则读书虽多,为文日工,终做事不得。比见浙间朋友,或自谓能通左传,或自谓能通史记;将孔子置在一壁,却将左氏司马迁驳杂之文钻研推尊,谓这个是盛衰之由,这个是成败之端。反而思之,干你身己甚事?你身己有多多少少底事合当理会,有多多少少底病未曾去,却来说甚盛衰兴亡治乱,这个直是自欺!

17 训门人二:
仁父味道却是别,立得一个志趋却正,下工夫却易。

18 训门人二:
先生因学者少宽舒意,曰:“公读书恁地缜密,固是好。但恁地逼截成一团,此气象最不好,这是偏处。如一项人恁地不子细,固是不成个道理;若一向蹙密,下梢却展拓不去。明道一见显道,曰:‘此秀才展拓得开,下梢可望。’”又曰:“于辞气间亦见得人气象。如明道语言,固无甚激昂,看来便见宽舒意思。龟山,人只道恁地宽,看来不是宽,只是不解理会得,不能理会得。范纯夫语解比诸公说理最平浅,但自有宽舒气象,最好。”

19 训门人二:
问:“看大学,觉得未透,心也尚粗在。”曰:“这粗便是细,只是恁地看熟了,自通透。公往前在陈君举处,如何看文字?”曰:“也只就事上理会,将古人所说来商量,须教可行。”曰:“怕恁地不得。古人见成法度不用于今,自是如今有用不得处。然不可将古人底析合来,就如今为可用之计。如郑康成所说井田,固是难得千里平地,如此方正,可疆理沟洫之类。但古人意思,必是如此方得,不应零零碎碎做得成。古人事事先去理会大处正处,到不得已处方有变通。今却先要去理会变通之说。”

20 训门人二:
问:“初学心下恐空闲未得。试验之平日,常常看书,否则便思索义理,其他邪妄不见来;才心下稍空闲,便思量别所在去。这当柰何?”曰:“才要闲便不闲,才要静便不静,某向来正如此。可将明道答横渠书看。”因举其间“非外是内”之说

21 训门人二:
问:“前日承教辨是非,只交游中便有是有非,自家须分别得,且不须诵言。这莫是只说寻常泛交?若朋友,则有责善琢磨之义。”曰:“固是。若是等闲人,亦自不可说。只自家胸次,便要得是非分明,事事物物上,都有个道理,都有是有非。所以‘舜好问,而好察迩言’。虽浅近闲言语中,莫不有理,都要见得破。‘隐恶而扬善’,自家这里善恶便分明。然以圣明昭鉴,才见人不好,便说出来,也不得。只是扬善,那恶底自有不得掩之理。才说扬善,自家已自分明,这亦圣人与人为善之意。”又云:“一件事走过眼前,匹似闲,也有个道理,也有个是非。缘天地之间,上蟠下际,都无别事,都只是这道理。”

22 训门人二:
如今理会道理,且要识得个头。若不识得个头,只恁地散散逐段说,不济事。假饶句句说得,段段记得,有甚精微奥妙?都理会得,也都是闲话。若识得个头上有源,头下有归著,看圣贤书,便句句著实,句句为自家身己设,如此方可以讲学。要知这源头是甚么,只在身己上看。许多道理,尽是自家固有底。仁义礼智,“知皆扩而充之,若火之始然,泉之始达”。这个是源头,见得这个了,方可讲学,方可看圣贤说话。恰如人知得合当行,只假借圣贤言语作引路一般。不然,徒记得说得,都是外面闲话。圣贤急急教人,只在这些子。才差过那边去,便都无些子著身己,都是要将去附合人,都是为别人,全不为自家身己。才就这边来,便是自工夫。这正是为己为人处。公今且要理会志趣是要如何。若不见得自家身己道理分明,看圣贤言语,那里去捉摸!又云:“如今见得这道理了,到得进处,有用力悫实紧密者,进得快;有用力慢底,便进得钝。何况不见得这源头道理,便紧密也徒然不济事。何况慢慢地,便全然是空!如今拽转亦快。如船遭逆风,吹向别处去,若得风翻转,是这一载不问甚么物色,一齐都拽转;若不肯转时,一齐都不转。见说‘毋不敬’,便定定著‘毋不敬’始得;见说‘思无邪’,便定定著‘思无邪’始得。书上说‘毋不敬’,自家口读‘毋不敬’,身心自恁地怠慢放肆;诗上说‘思无邪’,自家口读‘思无邪’,心里却胡思乱想:这不是读书。口即是心,心即是口。又如说‘足容重’,须著重,是天理合下付与自家,便当重;自家若不重,便自坏了天理。‘手容恭’,须著恭,是天理合下付与自家,便当恭;自家若不恭,便自坏了天理。‘目容端,口容止,声容静,头容直,气容肃,立容德,色容庄’云云,把圣贤说话将来学,便是要补填得元初底教好。又如说‘非礼勿视’,自是天理付与自家双眼,不曾教自家视非礼;才视非礼,便不是天理。‘非礼勿听’,自是天理付与自家双耳,不曾教自家听非礼;才听非礼,便不是天理。‘非礼勿言’,自是天理付与自家一个口,不曾教自家言非礼;才言非礼,便不是天理。‘非礼勿动’,自是天理付与自家一个身心,不曾教自家动非礼;才动非礼,便不是天理。”

23 训门人二:
贺孙请问,语声末后低,先生不闻。因云:“公仙乡人何故声气都恁地?说得个起头,后面懒将去。孔子曰:‘听其言也厉。’公只管恁地,下梢不好。见道理不分明,将渐入于幽暗,含含胡胡,不能到得正大光明之地。说话须是一字是一字,一句是一句,便要见得是非。”

24 训门人二:
先生谓贺孙:“也只是莫巧。公乡间有时文之习,易得巧。”

25 训门人二:
问:“往前承诲,只就穷理说较多。此来如‘尊德性、致广大、极高明’上一截,数数蒙提警,此意是如何?”曰:“已前也说了,只是夹杂说。如大学中亦自说。但觉得近日诸公去理会穷理工夫多,又自渐渐不著身己。”

26 训门人二:
尝见陆子静说:“且恁地依傍看。”思之,此语说得好。公看文字,亦且就分明注解依傍看教熟。待自家意思与他意思相似,自通透。也自有一般人敏捷,都要看过,都会通晓。若不恁地,只是且就晓得处依傍看。如公读论语,还当文义晓得了未?若文义未晓得,又且去看某家如此说,某家如彼说,少间都搅得一综没理会。尹和靖只是依傍伊川许多说话,只是他也没变化,然是守得定。

27 训门人二:
辞先生,同黄敬之归乡赴举。先生曰:“仙里士人在外,孰不经营伪牒?二公独迳还乡试,殊强人意。”

28 训门人二:
先生问:“赴试用甚文字?”贺孙以春秋对。曰:“春秋为仙乡陈蔡诸公穿凿得尽。诸经时文愈巧愈凿,独春秋为尤甚,天下大抵皆为公乡里一变矣!”

29 训门人二:
先生问时举:“观书如何?”时举自言:“常苦于粗率,无精密之功,不知病根何在?”曰:“不要讨甚病根。但知道粗率,便是病在这上,便更加仔细便了。今学者亦多来求病根,某向他说,头痛灸头,脚痛灸脚。病在这上,只治这上便了,更别讨甚病根也!”以下训时举。

30 训门人二:
又读“回也三月不违仁”一段,曰:“工夫既能向里,只要常提醒此心。心才在这里,外面许多病痛,自然不见。”

31 训门人二:
问“管仲之器小哉”处,说及王伯之所以异。先生曰:“公看文字,好立议论。是先以己意看他,却不以圣贤言语来浇灌胸次中,这些子不好。自后只要白看,乃好。”

32 训门人二:
先生历言诸生之病甚切。谓时举:“看文字也却细腻亲切,也却去身上做工夫。但只是不去正处看,却去偏傍处看。如与人说话相似,不向面前看他,却去背后寻索,以为面前说话皆不足道,此亦不是些小病痛。想见日用工夫,也只去小处理会。此亦是立心不定故尔,切宜戒之!”

33 训门人二:
先生问云:“子善别后做甚工夫?”时举云:“自去年书院看孟子至告子,归后虽日在忧患中,然夜间亦须看一二章。至今春看了,却看中庸。见读程易。此读书工夫如此。若里面工夫,尚多间断,未接续成片段,将如之何?”先生曰:“书所以维持此心,若一时放下,则一时德性有懈。若能时时读书,则此心庶可无间断矣。”因问:“‘日夜之所息’,旧兼止息之义,今只作生息之义,如何?”曰:“近看得只是此义。”时举云:“凡物日夜固有生长,若良心既放而无操存之功,则安得自能生长?”曰:“放去未远,故亦能生长。但夜间长得三四分,日间所为又做了七八分,却摺转来,都消磨了这些子意思,此所以终至于梏亡也!”

34 训门人二:
早拜朔,先生说:“诸友相聚已半年,光阴易过,其间看得文义分明者,所见亦未能超诣,不满人意。兼是为学须是己分上做工夫,有本领,方不作言语说。若无存养,尽说得明,自成两片,亦不济事,况未必说得明乎?要须发愤忘食,痛切去做身分上功夫,莫荏苒,岁月可惜也!”是日,问时举:“看诗外,别看何书?”时举答:“欲一面看近思录。”曰:“大凡为学有两样:一者是自下面做上去,一者是自上面做下来。自下面做上者,便是就事上旋寻个道理凑合将去,得到上面极处,亦只一理。自上面做下者,先见得个大体,却自此而观事物,见其莫不有个当然之理,此所谓自大本而推之达道也。若会做工夫者,须从大本上理会将去,便好。昔明道在扶沟谓门人曰:‘尔辈在此只是学某言语,盍若行之?’谢显道请问焉,却云:‘且静坐。’”时举因云:“‘雷在地中,复。先王以至日閈关,商旅不行,后不省方。’在学者分上说,便是要安静涵养这些子善端耳。”曰:“若著实做工夫,要知这说话也不用说。若会做工夫,便一字也来这里使不著。此说,某不欲说与人,却恐学者听去,便做虚空认了。且如程门中如游定夫,后来说底话,大段落空无理会处,未必不是在扶沟时只恁地听了。”时举因言平日学问次第云云。先生曰:“此心自不用大段拘束他,他既在这里,又要向那里讨他?要知只是争个醒与睡著耳。人若醒时,耳目聪明,应事接物,便自然无差错处。若被私欲引去,便一似睡著相似,只更与他唤醒。才醒,又便无事矣。”时举因云:“释氏有‘豁然顿悟’之说,不知使得否?不知倚靠得否?”曰:“某也曾见丛林中有言‘顿悟’者,后来看这人也只寻常。如陆子静门人,初见他时,常云有所悟;后来所为,却更颠倒错乱。看来所谓‘豁然顿悟’者,乃是当时略有所见,觉得果是净洁快活。然稍久,则却渐渐淡去了,何尝倚靠得!”时举云:“旧时也有这般狂底时节,以为圣人便即日可到。到后来,果如先生所云,渐渐淡了。到今日,却只得逐旋挨去。然早上闻先生赐教云:‘诸生工夫不甚超诣。’时举退而思之。不知如何便得超诣?”曰:“只从大本上理会,亦是逐旋挨去,自会超诣。且如今学者考理,一如在浅水上撑船相似,但觉辛苦不能乡前。须是从上面放得些水来添,便自然撑得动,不用费力,滔滔然去矣!今有学者在某门者,其于考理非不精当,说得来置水不漏,直是理会得好;然所为却颠倒错缪,全然与所知者相反!人只管道某不合引他,如今被他累却。不知渠实是理会得,某如何不与他说?他凡所说底话,今世俗人往往有全晓不得者。他之所说,非不精明;然所为背驰者,只是不曾在源头上用力故也。往往他一时明敏,随处理会,便自晓得分明。然源头上不曾用功,只是徒然耳。”时举因云:“如此者,不是知上工夫欠,乃是行上全然欠耳。”曰:“也缘知得不实,故行得无力。”时举云:“惟其不见于行,是以知不能实。时举尝谓,知与行互相发明之说,诚不可易之论。”先生又云:“此心虚明,万理具足,外面理会得者,即里面本来有底,只要自大本而推之达道耳。”先生又谓时举曰:“朋友相处,要得更相规戒,有过则告。”时举应喏。先生曰:“然小过只哓哓底说,又似没紧要相似。大底过失,又恐他已深痼,不容易说,要知只尽公之诚意耳。”又云:“本领上欠了工夫,外面都是闲。须知道大本若立,外面应事接物上道理,都是大本上发出。如人折这一枝花,只是这花根本上物事。”

35 训门人二:
问:“久侍师席,今将告违。气质偏蔽,不能自知,尚望赐以一言,使终身知所佩服。”曰:“凡前此所讲论者,不过如此,亦别无他说,但于大本上用力。凡读书穷理,须要看得亲切。某少年曾有一番专看亲切处,其他器数都未暇考。此虽未为是,却与今之学者泛然读过者,似亦不同。”

36 训门人二:
丙午四月五日见先生,坐定,问:“从何来?”某云:“自丹阳来。”问:“仙乡莫有人讲学?”某说:“乡里多理会文辞之学。”问:“公如何用心?”某说:“收放心。慕颜子克己气象。游判院教某常收放心,常察忘与助长。”曰:“固是。前辈煞曾讲说,差之毫厘,缪以千里!今之学者理会经书,便流为传注;理会史学,便流为功利;不然,即入佛老。最怕差错。”问:“公留意此道几年?何故向此?”某说:“先妣不幸,某忧痛无所措身。因读西铭,见说‘乾父坤母’,终篇皆见说得是,遂自此弃科举。某十年愿见先生,缘家事为累。今家事尽付妻子,于世务绝无累,又无功名之念,正是侍教诲之时。”先生说:“公已得操心之要。”问:“公常读何书?”答云:“看伊川易传语孟精义程氏遗书近思录。”先生说:“语孟精义皆诸先生讲论,其间多异同,非一定文字,又在人如何看。公毕竟如何用心?”某说:“仰慕颜子,见其气象极好,如‘三月不违仁’,‘得一善则拳拳服膺’,如克己之目。某即察私心,欲去尽,然而极难。顷刻不存,则忘;才著意,又助长,觉得甚难。”先生云:“且只得恁地。”先生问:“君十年用功,莫须有见处?”某谢:“资质愚钝,未有见处,望先生教诲。”先生云:“也只是这道理,先辈都说了。”问:“仙乡莫煞有人讲学?”某说:“乡里多从事文辞。”先生说:“早来说底,学经书者多流为传注,学史者多流为功利,不则流入释老。”某即说:“游判院说释氏亦格物,亦有知识,但所见不精。”先生说:“近学佛者又生出许多知解,各立知见,又却都不如它佛元来说得直截。”问:“都不曾见谁?”某说:“只见游判院。薛象先略曾见。”先生说:“闻说薛象先甚好,只是不相识,曾有何说?”某说:“薛大博教某‘居仁由义’,‘仁者人之安宅,义者人之正路’。”“别有何说?”某说:“薛大博论颜子克己之目,举伊川四箴。”某又说:“薛大博说:‘近多时不闻人说这话。’谓某学问实头,但不须与人说。退之言不可公传。道之在孟子,己私淑诸人。”先生云:“却不如此。孟子说‘君子之教者五’,上四者皆亲教诲之。如‘私淑艾’,乃不曾亲见,私传此道自治,亦犹我教之一等。如私淑诸人,乃孟子说,我未得为孔子徒也,但私传孔子之道淑诸人。”又说与同座二客:“如窦君说话与公别,池录作“此公却别”。不用心于外。”晚见先生,同坐廖教授子晦敬之。先生说:“向来人见尹和靖云:‘诸公理会得个“学”字否?只是学做个人。人也难做,如尧舜方是做得个人。’”某说:“天地人谓之三极,人才有些物欲害处,便不与天地流通,如何得相似?诚为难事。”先生曰:“是。”问:“镇江耿守如何?”某说:“民间安土乐业。”云:“见说好,只是不相识。”先生说与廖子晦:“适间文卿说:‘明道语学者:要鞭辟近里,切问而近思,仁在其中矣。’”又曰:“‘言忠信,行笃敬,虽蛮貊之邦行矣;言不忠信,行不笃敬,虽州里行乎哉?立则见其参于前也,在舆则见其倚于衡也,夫然后行。’只此是学。质美者明得尽,渣滓便浑然,却与天地同体;其次庄敬持养,及其至则一也。明得尽时,渣滓已自化了;庄敬持养,未能与己合。”以下训从周。

37 训门人二:
先生问:“曾理会‘敬’字否?”曰:“程先生说:‘主一之谓敬,无适之谓一。’”曰:“毕竟如何见得这‘敬’字?”曰:“端庄严肃,则敬便存。”曰:“须是将敬来做本领。涵养得贯通时,才‘敬以直内’,便‘义以方外’。义便有敬,敬便有义。如居仁便由义,由义便居仁。”某说:“敬莫只是涵养?义便分别是非。”曰:“不须恁地说。不敬时,便是不义。”

38 训门人二:
学者理会道理,当深沉潜思。又曰:“读书如炼丹,初时烈火锻煞,然后渐渐慢火养。又如煮物,初时烈火煮了,却须慢火养。读书初勤敏著力,子细穷究,后来却须缓缓温寻,反复玩味,道理自出。又不得贪多欲速,直须要熟,工夫自熟中出。文卿病在贪多欲速。”

39 训门人二:
公看道理,失之太宽。譬如小物而用大笼罩,终有转动。又如一物,上下四旁皆有所添引,如此则必不精矣。当如射者,专心致志,只看红心。若看红心,又觑四边,必不能中。列子说一射者悬虱于户,视之三年,大如车轮。想当时用心专一,不知有他。虽实无这事,要当如此,所见方精。

40 训门人二:
某说:“‘克、伐、怨、欲’,此四事,自察得却绝少。昨日又思量‘刚’字,先圣所取甚重,曰:‘吾未见刚者。’某验之于身,亦庶几焉。且如有邪正二人,欲某曲言之,虽死不可。”先生曰:“不要恁地说。惟天性刚强之人,不为物欲所屈。如‘克、伐、怨、欲’,亦不要去寻求胜他。如此,则胸中随从者多,反害事,只此便是‘克、伐、怨、欲’。只是虚心看物,物来便知是与非,事事物物皆有个透彻无隔碍,方是。才一事不透,便做病。且如公说不信阴阳家说,亦只孟浪不信。夜来说神仙事不能得了当,究竟知否?”某对:“未知的当。请问。”先生曰:“伊川曾说‘地美,神灵安,子孙盛’。如‘不为’五者,今之阴阳家却不知。惟近世吕伯恭不信,然亦是横说。伊川言方为至当。古人卜其宅兆,是有吉凶,方卜。譬如草木,理会根源,则知千条万叶上各有个道理。事事物物各有一线相通,须是晓得。敬夫说无神仙,也不消得。便有,也有甚奇异!彼此无相干,又管他什么?却须要理会是与非。且如说闲话多,亦是病;寻不是处去胜他,亦是病;便将来做‘克、伐、怨、欲’看了,一切埽除。若此心湛然,常如明镜,物来便见,方是。如公前日有些见处,只管守著欢喜则甚?如汉高祖得关中,若见宝货妇女喜后便住,则败事矣!又如既取得项羽,只管喜后,不去经画天下,亦败事。正如过渡,既已上岸,则当向前,不成只管赞叹渡船之功!”

41 训门人二:
圣人言语,一重又一重,须入深处看。若只见皮肤,便有差错。须深沉,方有得。夜来所说,是终身规模,不可便要使,便有安顿。

42 训门人二:
先生问:“如何理会致知格物?”从周曰:“涵养主一,使心地虚明,物来当自知未然之理。”曰:“恁地则两截了。”

43 训门人二:
先生问窦云:“寻常看‘敬’字如何?”曰:“心主于一而无有它适。”先生曰:“只是常要提撕,令胸次湛然分明。若只块然独坐,守著个敬,却又昏了。须是常提撕,事至物来,便晓然判别得个是非去。”窦云:“每常胸次湛然清明时,觉得可悦。”曰:“自是有可悦之理,只是敬好。‘敬以直内’,便能‘义以方外’。有个敬,便有个不敬,常如此戒惧。方不睹不闻,未有私欲之际,已是戒惧了;及至有少私意发动,又却慎独,如此,即私意不能为吾害矣。”德明

44 训门人二:
窦问:“读大学章句、或问,虽大义明白,然不似听先生之教亲切。”曰:“既晓得此意思,须持守相称方有益,‘诚敬’二字是涵养它底。”德明

45 训门人二:
窦自言梦想颠倒。先生曰:“魂与魄交而成寐,心在其间,依旧能思虑,所以做成梦。”因自言:“数日病,只管梦解书。向在官所,只管梦为人判状。”窦曰:“此犹是日中做底事。”曰:“只日中做底事,亦不合形于梦。”德明。百一十五

URN: ctp:n599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