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us on Facebook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Twitter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sina.com's microblogging site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Douban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Chinese Text Project Wiki
-> -> 第二十一回大清營覆轍時虞 徐俠士明珠投暗

《第二十一回大清營覆轍時虞 徐俠士明珠投暗》[View] [Edit] [History]

1 話說年大將軍要屠朝皇城,被岳公苦勸,大將軍道:「不然。方今天下太平,四海無事,家給戶足,國泰民安,凡為百姓者,理宜耕鑿相安,不得別生妄念。不料金川小丑不揣力量,肆意跳粱,迨王師西征,猶敢屢次抗拒,不知悔罪投誠,若不大加殺戳,何以驚反側之心?何以絕覬覦之望?」張仁謀也來苦勸。年公道:「公等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天地則有寒暑,日月則有盈昃,有暑而無寒,不能顯春生夏長之功;有盈而無昃,不能見日精月華之用。所以王者止戈為武,聖人辟以止辟,都是不外殺戮的。從前武侯相蜀,不言赦罪,史家稱其得體。亡國之朝,動言大赦,適以長姦宄之謀。此處人情浮動,若不加以嚴刑,恐大兵去後,依舊故態復作了。況我兵遭他兩次水火之厄,所亡兵士,死在九泉也未瞑目,若不代這死者報仇,也覺於心有愧。我意已定,諸君勿復多言。」眾人默然而退。大將軍當即傳令,叫將朝皇城內的人一齊殺死,雞犬也不許留一個。
2 看官須知,大將軍是天狗星下凡,所以殺戮之重,為亙古所未有。那朝皇城的人口約有百餘萬,不上十日,都殺得乾乾淨淨。
3 話中單表朝皇城內有一個俠士,姓徐名季直,原是甘肅蘭州大通縣人氏。他父親是茶商,年年往朝皇城貿易。西方的茶生意是最大宗的,徐季直的父親因此賺了巨富的家私。他父親死後,這宗生意便由季直接做下去。季直為人性情慷慨,舉止雍和,幼時即喜歡劍俠一流人物。他的父親只有一子,所以十分鐘愛,由他出外遊蕩。季直因此得自由自在,中國十八省,他都游遍了。曾到過廣東羅浮山,遇著一位真仙,傳與他一切劍術,季直所以劍法精通,兼能飛簷走壁,西方一帶,人人都知他是一位英雄。從前葛爾丹及策妄阿拉布坦及租拉等俱知他大名,曾經屢次禮聘他,求他出山相助,但季直知得金川氣數將完,所以決意不肯出來。現在年賡堯屠滅全城,剛剛遇著這季直在城內,當下聞此信息,心想:那年賡堯雖是殘忍,何以他的手下沒一個人勸勸他呢?待我去暗中打聽打聽。主意已定了,就於日間縱上屋脊,打聽去了。
4 那時年大將軍住在租拉大頭目的衙門裡面,季直縱了幾縱,到了衙內庭堂上面,幸在白晝,無人理會。細細聽去,剛剛聽到岳公、張仁謀勸大將軍的說話,再聽年大將軍回的說話,知他是一定要屠城的了。徐季直想:天下有如此忍心的人,他的說話都是強辭奪理,看來是沒有挽回的了,這朝皇城的百姓是該遭劫的了。想罷使將身縱回,仍舊跳到自己鋪裡,預先佈置定當。到了晚間,先將細軟打起包裹,自己拿了出來,然後再將鋪中伙計一齊背出,便在朝皇城西首一個小村名喚翠微村,在那處借了一間房屋,暫行住宿,以聽城內消息。
5 住了兩日,這日徐季直剛在村邊閒看,忽見一個中國模樣的人,也在那裡閒哨,心想:此處也有中國人,莫非也是朝皇城搬來此地避禍的麼?便走上來與這個人扳談起來,說道:「閣下是何處人氏,如何會來此處居住?」那人道:「我本是在城內住的,因遭兵亂,所以預先搬出城來,老兄諒來也是這樣的了。」季直道:「正如兄言,幸我走得快,不然就被殺死了。」那人問什麼緣故呢?季直使把屠城一節事說了一遍。說完,怒髮衝冠,雙眉倒豎,大有不平之意。那人看見季直有些來歷,便道:「此處非說話之所,待到敝居再談罷。」季直從命,便跟這人來到一個小小房子裡坐下。那人道:「閣下尊姓大名?」徐季直把姓名說了,又向那人姓名。那人大驚道:「閣下原來就是徐俠士,久仰,久仰。兄弟不是別人,就是金川王駕前策元帥的軍師,姓胡名用。便是那晚因失了機謀,被官兵賺開城門,所以來到此處。我想清兵如此殘忍,殃及無辜,依老兄高見,將如何設法?」徐季直沈吟道:「弟也曾云游四海,遇著異人,頗通小術。但現在金川氣數當盡,從前葛元帥及現在的策元帥、租將軍曾屢次請我,我也不肯出來。然不料年賡堯那廝如此無禮,真真令人氣煞。」胡用道:「弟自那夜敗軍之後,逃到此地,連策元帥、租將軍的下落尚未知悉,閣下頗有所聞否?」徐季直道:「弟在城內時,曾聽見人說,租將軍已經陣亡,策元帥同朱、周兩將軍已奔向青海角去了,未知此說真否?」胡用道:「依弟愚見,閣下懷如此本領,何不同弟一同往尋策元帥,定當重用,或者除這年賡堯,亦可為朝皇城的百姓報報仇,且可以扶助金川,豈不美事?至於說金川氣數當盡,閣下亦聞人定可以勝天麼?譬如漢朝至獻帝時,氣數已盡,後得諸葛亮,便又延了兩代,多了數十年的血食,不是前車之鑒麼?閣下高明,不妨細細一想。」季直聞言,呆了半晌,說道:「待我今夜想過,再作道理。」說完作別而去。季直回來坐在屋內,心想:「我又不與中國作對,我所恨者年賡堯一人而已,今夜待我去把這廝刺殺了,便走他的娘,那有工夫去扶助這賊黨呢?」想罷,立定主意。
6 到了晚上,他便穿好夜行衣,插好劍,出了翠微村,一口氣奔到朝皇城下,將身一縱,已過城牆,看見有一間大屋,他認得是城內著名富戶的人家。他又一縱,已到了這屋上,看見裡面燈燭輝煌,人聲嘈雜,像有宴飲的光景。因往下一張,只見前面庭裡地下,橫七豎八的屍首攤了一地。後面庭中有幾個官兵擁了幾個婦女,在那裡行樂。那些婦女都是愁眉不展,慘慘不樂。獨那些兵丁反快樂異常,高斟低酌。徐季直如何耐得,將身一跳,來到庭中,拔出劍來向那兵丁斬去,那幾個兵丁看見,連忙拔刀而起,只見劍光到處,一個個俱已倒地。那些婦女跪在地下哀求,季直道:「不要害怕,我是來除暴安良的,但這幾日城內景光如何?」婦女道:「男人都已殺盡,只除婦女尚未殺完,那官兵想私留受用,留下幾個女人,奈大將軍號令甚嚴,大約明後日要洗淨的了。」季直聽見,也不答話,又跳上屋脊向大將軍住處而來。不料大將軍自從十三妹行刺之後,每到夜間,不論坐處臥處,帳上帳下,均有心腹校尉守護著。
7 徐季直到了那處,看見防得嚴密。即行退了下來,一連去了三夜,無隙可乘。又聽得屠城已畢,官兵又要動身前進了,只得退回翠微村,心想:如去幫助策妄,看來事必難成,若此罷休,又心不甘服。不一時到了村中,只見胡用已在那裡等候著,問道:「徐兄這幾日往那裡去?我已打聽得策元帥在青海角了,想與吾兄同往,何如?」季直想了一想道:「也罷,只管與軍師去看過如何,再作商議。」說罷,便同胡用收拾行李,悄悄徑青海角而去。
8 再說黑面金剛策妄阿拉布坦與周必達、朱錦南兩將奔到青海角,幸得那處駐有守地方的將官一員,手下有兵五千,連策妄帶來的敗兵,共有二萬人馬。策妄一面把守著要隘,一面甲表金川王,求再舔人馬五萬,便與朱、周兩將商議把守之策。周必達道:「據探子來報,官兵正在屠城,約須一月有餘方能到得此地。現在將近炎夏,他的兵士遠來,一定口渴,取水甚急,吾想青海的水是吃不得的,只有煞羅江的江水可以吃得,依我愚見,等他來時,莫若將煞羅江的上流滲下信石毒物,把他軍士毒死,此為上策。」策妄依計而行。一日,忽報軍師同一英雄回來。策妄大喜,連忙迎接進來,彼此訴說別後的事。胡用道:「不料誤中奸計,致使我們全軍覆沒,但事已至此,也不必說了。」策妄問:「這位何人?」胡用道:「這位就是俠士徐季直,元帥當時思慕他,他都不肯見面。今於無意之中得他前來相助,真是意想不到。」策妄大喜道:「久仰徐將軍的威名,屢請不到,今日得睹尊容,非特策某三生有幸,亦是金川大王之洪福也。」季直一味謙讓。正是:
9 良禽擇木方棲止,名士何堪妄策名。
10 徐季直到底能替金川出力與否?且聽下回分解。
URN: ctp:ws288026

Enjoy this site? Please help.Site design and content copyright 2006-2017. When quoting or citing information from this site, please link to the corresponding page or to http://ctext.org. Please note that the use of automatic download software on this site is strictly prohibited, and that users of such software are automatically banned without warning to save bandwidth. 沪ICP备09015720号-3Comments? Suggestions? Please raise them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