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us on Facebook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Twitter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sina.com's microblogging site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Douban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Chinese Text Project Wiki
-> -> 第二十七回年大將軍誤走瀚海 癩頭和尚指引迷途

《第二十七回年大將軍誤走瀚海 癩頭和尚指引迷途》[View] [Edit] [History]

1 話說年大將軍與軍師張仁謀、奮威將軍岳鍾琪商議道:「適才軍師所言暗渡瀚海之法,此計甚妙。」岳公心中不信,便道:「此計雖妙,但恐難渡,反為不美。」大將軍道:「兄弟休得如此說法,諺云: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從前都司裕周用鄧艾陽平之計成了大功,今日暗渡瀚海也是此意。若畏難不進,在此地久持,甚屬非計。依我主意,定用軍師之計為高。」岳將軍道:「將軍既要如此,我何敢不依從。但事貴萬全,方為上策。據吾所見,不必全軍暗渡,暫留一半在此,俟過了翰海,掃平瀚海西邊金川營之後,其餘一半官兵再行渡過。倘有疏虞,尚可補救,未知將軍意下何如?」大將軍道:「如此甚妙。」當下商議已定。
2 過了兩天,大將軍看了地圖,就在薩哈克東北百餘里相近之瀚海渡過去。照地圖算來,那處沙漠約有八十餘里,快則一日能過,遲亦不到兩日。年大將軍叫提督陳國亮、總兵瞿德明,副將徐元栻三人帶兵先行,自己卻與張仁謀、南國泰在後陸續進發,留下提督陸景雲、參將福興、游擊何長慶與岳將軍等,仍舊駐薩哈克地方。官兵渡瀚海之處,好在離俄羅斯的營盤甚遠,並無一人知覺。是日天氣晴朗,況且夏末秋初天氣,不甚炎熱,官兵人人得意,說是天助官兵進得瀚海。走了半日,平安無事,年大將軍道:「照此天氣,再走了半日,便可渡過澣海了。可笑岳將軍瞻前顧後,膽子太小,不然失此機會,何日能退俄兵呢?」 
3 話猶未了,忽然間一陣怪風瞥面而起,吹得昏天黑地,日色無光,那黃沙竟卷上半天,吹過後,但見人馬都被風吹得目蔽口凝,口都張不開。怪風定後,四方一看,一時景色頓覺與來時大不相同,東西南北都分辨不出,官兵叫苦不絕。大將軍忙叫南國泰打開指南針,辨定方向,再作行止。南國泰打開指南針一看,即刻面無人色,說道:「不好了,吾們遇著罡風了。」
4 大將軍道:「什麼叫罡風,你何以得知?」國泰道:「罡風即是炭氣,人馬遇著,如三日之內不能避開,即要喪命。其餘動植物遇著罡風,便成無用之物。現這指南針不能動彈,連東南西北都分辨不出,所以知道是遇著罡風了。如何是好呢?」說話方畢,又一陣風吹過,比前一陣風更加利害。官兵俱低頭閉眼,遮口攝鼻躲避。此風過後一看,各處地方又變成另外一番景象。來時見海中無高山在此,忽然一座山豎在當前。大將軍膽雖極大,到此時候也不能不驚。張仁謀道:「事已至此,各由天命,不如吩咐軍兵暫行駐紮,張起蓬帳,猶幸身帶乾糧可以充飢,俟風靜再作道理。」大將軍即傳令紮營,剛剛營盤紮好,又是一陣狂風吹過,前面高山忽然不見,後面又長起四座大山。眾人莫不詫異,不知什麼鬼怪。那知澣海之中風力甚猛,把沙吹起,聚時平地即變成高山,沙散時高山又化為平地。官兵不曾經過,所以驚怕異常。當時大將軍在此瀚海中,進又不能,退又不得,弄得無法可施。況且瀚海之中並沒有水的,來時雖有預備,然卻不多,不能久住。看看到晚,那風越吹越大,火又點不著,四處昏黑,猶如到鬼門關一般。忽然間,又聽得一聲喊叫,原來兩營官兵被風吹去,連人帶馬不知吹往那裡去了。眾官兵聽此消息,個個痛哭起來。年大將軍尋思無計,只得與張仁謀、南國泰及諸將官跪在地下,禱天相救。眼巴巴望著天亮,一望四處,卻又不知什麼地方了。
5 其時風色略定,年大將軍又叫南國泰仍打開指南針觀看,國泰道:「凡指南針遇著罡風,針裡面的水銀是死的了,必須三日之後,其針方活,乃能察看得出方向來。」張仁謀聽見,長歎一聲道:「悔不聽岳公之言,以至於此。」大家愁眉不展,坐以待斃而已。忽然間,聽見半天中一聲鶴唳,眾人驚訝起來,往上一望,只見一隻白鶴上面坐著一個人。南國泰眼力最好,往上一望,便認得此人是師父來了。便說道:「恭喜恭喜,師伯前來搭救我們了。」那人乘著白鶴冉冉而下,年大將軍與眾人慌忙跪接。那癩頭和尚道:「你們還拘什麼禮貌,快退回去罷,再遲兩個時辰,便逃不出這大難了。」大將軍便吩咐快拔營而走。癩頭和尚道:「待我乘鶴先行,你們望著我跟來。」
6 說罷,依舊騎著白鶴飛上半天,慢慢而行。官兵便跟住他走,雖是退回,卻並不是來路,約走了兩個時辰,癩頭和尚仍冉冉下來,對眾將說道:「好了,脫此難了。此處雖是瀚海,卻不緊要的了。」張仁謀道:「請問瀚海罡風何以如此利害?」癩頭和尚道:「瀚海之中,罡風一起,不要說是凡人,就是神仙,也難辨出方向來的。但此罡風只起在平地百丈之內,過了百丈之外,就沒有這罡風了。所以剛才我也要騎鶴上行,就為避此罡風起見。」說話之間,聽見後面風聲甚猛,癩頭和尚指與眾人說道:「此風就是罡鳳,其力最大,無論人畜當著此風,定被他吹散,我叫你們快走,就為此故。大凡罡風初起,風不甚大,過了一晝夜,風力更猛。」張仁謀道:「此處也是瀚海,何以偏能無事?」癩頭和尚道:「罡風原起瀚海之中,此地乃是海邊,將近平地,風吹到此,也是無力。譬如大海風濤一樣,海中風波必大,海邊雖有風波,也屬無妨。這瀚海只有一處可以往來,就是現在金川紮營的地方,那處是瀚海最狹之處,東西不過二十餘里,但有時也有罡風的,此處土人所慣,往來有法,可以避得這風。將來大將軍過去,必須走此路,方保無虞,別處是萬不能過去的。」仁謀諾諾稱是。
7 說話之間,已經出了瀚海,一直望著大營前來。癩頭和尚便要辭回,大將軍再三挽留,求他暫住一兩天,不敢請商軍務,只是略敘師弟之情。癩頭和尚方才依允。來幾,到了營中,岳將軍出來迎接,問起情節,年大將軍一五一十的說了一回,且道:「悔不聽公言,致有此失。」岳公又與癩頭和尚見禮,問起師父雲穀子現在何處。癩頭和尚道:「令師上年回山之後,至今仍隱伏不出,我與他常常見面,來時曾囑寄語:將軍將來大功成後,作速急流勇遇,宦海風波是最危險。」岳公道:「自當謹依師訓,但目下俄羅斯守住瀚海,難於過去,師伯有何妙策?」癩頭和尚道:「如有邪法阻撓王師,貧道自當助一臂之力;若兩軍相對,摧鋒折敵,有大將軍與將軍們既掌兵權,自有妙計,不須問及老僧了。老僧本不應再蒞塵世,因念小徒受此無妄之災,數萬官兵遭此奇厄,一時不忍,所以前來相救,其餘的事,貧道一概不知。」說罷,又要告辭。年大將軍道:「師父既不談兵事,何敢相強,但在此住一兩天,稍盡追隨圅丈之誠,難道也不肯俯如所請麼?」眾將及張仁謀也來苦勸,癩頭和尚只得住下。
8 當夜,年大將軍置酒與師父接風。又與眾將壓驚。飲到半酣,癩頭和尚不肯多飲,要先吃飯。吃飯之間,偶然飯中有一粒糠秕,癩頭和尚順手拈出,放在桌上,大將軍看見,便問侍候的人道:「師父的飯中如何有了糠秕,那些燒飯的人如此可惡,還不快去收拾了他。」侍候的人答應一聲就出去了。眾將默然。
9 癩頭和尚不知是收拾些什麼,不上一刻,只見獻上鮮血淋漓三顆人頭來。營官稟道:「奉命斬燒飯不慎火軍一名,監廚校尉一名,監理酒席校尉一名。」年大將軍把頭一點,營官便把三顆人頭拿了出去號令。癩頭和尚看見大驚,心想:「這孽是我造的!但些小過失,何至於殺人三個。年賡堯雖是殺星下凡,但我屢次勸他止殺,非但不從,近來更覺尤甚,這真是作孽了。」便無意無味的呆想了一回。眾人是見慣的,到不以為意。看官,你知世傳年大將軍為了一粒谷,殺了三個將,便是此事。當下年大將軍便問癩頭和尚,自己終身何如?癩頭和尚道:「徒弟前程萬里,一言難盡,吾有四句偈語,你須緊記。」隨口念道:
10 西湖山水,絕妙風景。
11 朝夕之間,倍宜恭敬。
12 年大將軍道:「這四句偈語想是叫徒弟及早掛冠,往西湖歸隱麼?」和尚道:「天機不能預洩,到時自然知道,不須預問。」談論一回,收了酒席,請了安置,各自歸寢去了。
13 到來朝,軍士來報導:「昨夜師父不見了。」年大將軍歎道:「吾師來無蹤去無跡,真如神龍一般,吾年賡堯若能如此,雖王侯之貴,也棄如敝屣。」正在慨歎之間,軍政司報導:「昨日瀚海之中失去馬兵一營,步兵一營,另有營帳、輜重、器械失去若干件。」年大將軍道:「人說瀚海沙漠利害,吾卻不在意,張軍師也與我同心,做那行臉僥倖之事。獨岳將軍持重老成,少受一番驚恐,且不致全軍失色,真有先見之明。猶幸師父前來搭救,以致保全性命。但吾師所說也以設法敗俄為上策,所見與岳公相同,而俄羅斯如此強盛,所設炮台定然堅固,炮台上大炮定然致遠命中,這樣看來,還要一番慘淡經營了。」正是:
14 身世剛才離虎口,雄心又要作狼吞。
15 後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URN: ctp:ws681677

Enjoy this site? Please help.Site design and content copyright 2006-2017. When quoting or citing information from this site, please link to the corresponding page or to http://ctext.org. Please note that the use of automatic download software on this site is strictly prohibited, and that users of such software are automatically banned without warning to save bandwidth. 沪ICP备09015720号-3Comments? Suggestions? Please raise them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