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us on Facebook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Twitter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sina.com's microblogging site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Douban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Chinese Text Project Wiki
-> -> 第十七回裕都司崛強辭婚 土耳其借兵助戰

《第十七回裕都司崛強辭婚 土耳其借兵助戰》[View] [Edit] [History]

1 話說餘潤之以為此等親事一定成功,所以居之不疑,自請做媒。當下一直來到裕周營盤裡,兵丁通報,裕周連忙請進相見。餘潤之道:「現有一件天大的喜事,特來報知將軍。大將軍有一位公子,名喚年德燦,年方二十,滿腹文章錦繡,有班馬之才,大將軍甚喜歡他,所以帶他隨營,所有奏章都是他一人擬稿。今日在薩菩喇地方,幾被賊人所害,幸得女公子相救,回來訴知他父親,大將軍也久仰女公子的威名,所以十分歡喜,說他們兩人不期而遇,正是天緣湊合,況且男女文武恰配,當世美談,故特委兄弟前來求親。如荷允諾,即日便可成親,想將軍處自必允從的。」裕周道:「承大將軍如此鍾愛,先生又如此照顧,卑職萬分感激。但小女性情古怪,況自幼失教,嫁出去一定惹人笑話,所以卑職意思,只願他嫁一個村夫俗子,若大將軍的門第,實實不敢仰攀。」原來裕周並無子息,只有一個女兒,所以格外鍾愛。他的意思要想贅婿在家,靠其承奉香煙。今見大將軍來求親,他也不敢說謊,老老實實的說了。
2 他若說謊,說小女早已定與某旗的旗人,到也無事,不料他真實說了,反弄出事來。餘潤之道:「將軍說那裡話來,大將軍的門第如此赫耀,反不願意,豈有將女兒倒嫁村夫俗子的,將軍還要三思。」裕周道:「既如此說,待與女兒商量過,再行奉稟。」說完,向帳內進去,細細的向十三妹說了一遍。十三妹道:「父親,若把我許了年小雜種,女兒情願當堂服劍而死。」裕周道:「你何必性急,我知這年賡堯怙惡殘忍,久後必定敗滅。因為在他手下,由他調遣,所以不得不來與你商議。你既決意不肯,不若你先進關,免致他們時來算計。」十三妹道:「父親說得有理,但我若回去,他必來謀害父親的。不若我假意回去,仍舊暗中跟隨父親前進,方為妥當。」裕周道:「求親不遂,那有謀害之理,但你既想如此做法,為父的也覺放心。」主意已定,便出對餘潤之道:「卑職剛才去與女兒商議,奈他的性情十分古怪,見我說要嫁他,他已賭氣即刻回轉北京去了。先生你想,這樣的孩子,可惡不可惡?」餘潤之見他如此說,少不得發話道:「將軍,你的前程都在元帥手裡,他好意來求親,你反推卻,豈不自取其禍?如能相從,富貴功名真有不可限量,你還須三思。」裕周道:「先生原是金玉之言,爭奈小女性情固執,做父母的也難挽回。大將軍如能原諒,則卑職感恩不淺,若不能原諒,也只好付之無可如何了。」餘潤之知難成事,便冷笑而回。這裡裕周來到後營,十三妹已經出營,不知那裡去了。
3 餘潤之回來,把這件事情訴與年德燦,德燦道:「爭耐裕周如此可惡,先生有何計較。」潤之道:「待我回稟大將軍,再作道理。」便來告訴了大將軍。大將軍大怒道:「這裕周屢次得罪我,我還沒有罪他,今我好意去求親,他反推宕,可惡已極。」傳令將他斬了,再作道理。潤之道:「大將軍且息雷霆之怒,晚生有一計較在此。裕周才破了金川兵,今無辜將他斬首,不但他死不甘心,旁人看見也不舒服。現在正當軍務緊急之時,朝晚尋些事務斬他,豈不大妙。」大將軍依允再作商議,不表。
4 話說策妄阿拉布坦逃到土魯番,與軍師胡用商量道:「不料清兵如此利害,壞了我的大將,又奪了我的土爾扈特的要隘,我在大王前說下大話,如今將何處置?況我金川的地方已失去一半,言之令人寒心。」胡用道:「元帥何必如此滅自己威風?古人匹夫起義,尚能成王成霸,何況我金川雖曰失去一半地土,尚有數千里險要之地,大可奮發有為。依我愚見,莫若往土耳其求救,他那邊兵精糧足,況且他的洋槍兵名聞鄰國,元帥若去求救,說以利害,他一定肯來。」策妄道:「此計甚妙,但何人可去?」胡用道:「我頗通土耳其的言語,元帥修起書來,待我帶去,保不辱命。」策妄從言,即行修好了請兵的文書,加了印交與胡用,胡用星夜起程前行,不日到了土耳其,通報了國王,國王便傳胡用進見,問了詳細,便道:「官兵如此利害,恐我們去也是無用。」胡用道:「素仰貴國洋槍兵最為利害,且敝國與貴邦壤地相連,真所謂唇齒之邦,俗話說得好,唇亡則齒寒,若敝國亡了,恐貴邦未必可以逍遙自在,況年賡堯黷武無厭,得了敝國,一定來打貴邦,莫若暫行往救,一來為敝國解厄,二來貴邦也布些威名。」土耳其王見說得有理,便道:「既如此說,我委大將一員,稗將十員,帶領精兵二萬,即日同你前去罷了。」胡用大喜,拜謝而回。
5 原來這員大將名叫薩得麻,頭大如斗,身長只得四尺,兩隻手反大如蒲扇,面孔黑如濃墨,形容古怪,相貌稀希,生得力大無窮,曾在深山之中一拳打死三隻老虎--看官,這一拳如何打死三隻老虎?內中有一個緣故:因為這薩得麻趕三隻老虎,進一個洞內,一拳向最後這一隻老虎打去,這一隻老虎一跌,撞在第二隻老虎身上,第二隻又撞在第三隻老虎身上,薩得麻氣力不比尋常,莫說打著要死,即撞著也不能生,所以人人都說他一拳打死三隻老虎。用一把開山大斧,斧頭極大,斧柄卻短,是純鋼打成的,約重三百餘斤。他的英名威振土耳其各國。那十員裨將名字甚奇,叫皮大紅,光大賴、蘇菩呵、謀皮山、阿拉巴、都天玉河、黑其關、拖巴龍山、周牛公、爬強法,皆是力敵萬人,名聞鄰國的。二萬精兵都是洋槍純熟,刀法精良,身穿頭髮衣,槍炮都打不進去的。當日胡用偕同薩得麻等,不消十日,已經來到土魯番。策妄阿拉布坦大喜,親自出來迎接,看見薩得麻如此英雄,自然喜悅非常,當晚接風宴待,自不必言了。到了來日,策妄帶同薩得麻,升高來看清營,只見旌旗佈滿,甲仗鮮明,好不威武。薩得麻道:「我看此等兵卒,如穴中之蟻。不是誇口,小將只消一陣,包可退此清兵。」說罷,自己拿著傢伙,叫十員裨將帶同二萬精兵,一直衝入清營去了。
6 卻說清營內探知策妄去土耳其求救,張仁謀道:「素聞土耳其兵甚驍勇,專好蠻戰,毫無陣法,但來勢極猛,須十分戒嚴,以免衝突。」說猶未了,只聽得一聲炮響,人報金川兵殺來了,大將軍忙吩咐緊關寨門,豎起鹿角、鐵蒺藜等類。不料土耳其兵都著皮靴,手帶皮套,是不怕這些東西的。來到寨前,拔起鹿角,丟開鐵蒺藜,官兵看見,連忙施放槍炮。不料土耳其兵是身穿頭髮衣,頭戴鐵盔,槍炮打上去,都彈向別處去了。說時遲,那時真快,土耳其兵已衝開寨門,薩得麻輪起大斧,直擻進來,總兵胡天勇,游擊方國梁慌忙接戰,只一斧,胡天勇倒地,又一斧,方國梁歸天。官兵大亂,丟了營寨,向後退去,大將軍也彈壓不住。官兵一退,土耳其兵隨後追來。岳將軍見勢不佳,忙綽槍戰住薩得麻,提督陳國亮、陸景雲,總兵瞿得明,都司何長慶、裕周等,力戰敵住土耳其的十個將官,官兵方能按隊退去,不至十分狼狽。那時岳公與薩得麻,一面斧,一枝槍,真是棋逢敵手,殺得天昏地黑,足足戰了二百多回台。金川兵見已得了勝仗,又得了許多輜重、軍械、槍炮,也不想窮追,先行鳴金收軍,兩邊方才罷戰。
7 清兵足退了百二十里,方敢下寨。大將軍恐他再來衝突,便在營前掘了一個大塹,約闊二十丈,深四十丈,以備不虞。張仁謀道:「土耳其果然利害,今日幸得岳將軍及諸位將軍死戰,方不至十分吃虧,不然恐全軍都要覆沒矣。但這薩得麻有勇無謀,只可以智取,不可以力戰。」於是與大將軍、岳將軍,暗說如此如此,大將軍與岳將軍大喜,即令裕周帶領五千精兵,前往與金川兵挑戰,不要贏,只要輸,每日須退一百里,日日如此,退到土爾扈特西南哈拖山,看有白燈豎著的地方為止,如有違誤,軍法從事。裕周得令而去。又令提督陳國亮,總兵瞿德明,各帶精兵五千,伏在吐魯番左邊,等金川兵拔營追官兵時,暗暗把他險要奪了來,又令千總徐元栻帶三千兵,押五百輛油車,裝地雷火炮,伏在山口。此山自山口進去,約有十里多路,兩面俱是深林,須將琉璜樟腦黏在樹上,一俟聽見信炮,這三千兵須在樹林周圍放火,不得有誤。又令南國泰預備下地雷、火藥、火車等類,要連夜趕好。又差提督陸景雲,帶五千兵先在哈拖山口等候,金川兵到了,就引他進這東邊的山谷,你轉西邊的山谷出來,那處已有五十輛火藥車在彼,你一出谷口,須把這火藥車橫塞谷口,一面將火藥車點著,一面放起連環信炮,不得有誤。各人得令去訖,便傳令明日等裕周出陣,大營先退一百里等他。各營官亦得令去訖。正是:
8 安排地網天羅計,為捉生龍活虎來。
9 勝負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URN: ctp:ws88926

Enjoy this site? Please help.Site design and content copyright 2006-2017. When quoting or citing information from this site, please link to the corresponding page or to http://ctext.org. Please note that the use of automatic download software on this site is strictly prohibited, and that users of such software are automatically banned without warning to save bandwidth. 沪ICP备09015720号-3Comments? Suggestions? Please raise them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