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Facebook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Twitter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新浪微博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豆瓣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中國哲學書電子化計劃 維基
-> -> 卷六事實

《卷六事實》[查看正文] [修改] [查看歷史]

1
○江總還宅詩
2
「紅顏辭鞏洛,白首入に轅。乘春行故里,徐步采芳蓀。逕毀悲求仲,林殘憶巨源。見桐猶識井,看柳尚知門。花落空難遍,鶯啼靜易喧。無人訪浯默,何處敘寒溫?百年獨如此,傷心豈復論。」乃江總《自梁南還尋草市宅》詩。杜子美《曉行口號》斷章云:「市朝今日異,喪亂幾時休?遠愧梁江總,還家尚黑頭。」據總詩「白首入に轅」,則非黑頭矣,不知子美將有別本邪?
3
○槎頭縮項扁
4
孟浩然《檀溪別業詩》云:「梅花殘臘月,柳色半春天。鳥泊隨陽雁,魚藏縮項扁。」又《峴山》作云:「試垂竹竿釣,果得槎頭扁。美人騁金錯,纖手膾紅鮮。」又《送王昌齡詩》云:「土毛無縞海鄉味有槎頭。」故杜子美《解悶詩》云:「復憶襄陽孟浩然,清詩句句盡堪傳。即今耆舊無新語,漫釣槎頭縮項扁。」按杜田作《杜詩補遺正謬》云:「槎頭,一說為襄陽郡地名,一說為釣磯上枯木。及見曾繹云:『皆非也。《爾雅》云:參謂之涔。穆音滲,涔音岑。孫炎釋云:積柴木水中養魚曰參。襄陽俗謂魚參為槎頭,言所積柴木槎丫也。』」予以杜、曾二公所說皆非,蓋二公不讀習鑿齒所撰《襄陽耆舊傳》,所以為此之紛紛也。蓋傳云:「漢水中,扁魚甚美。常禁人捕,以槎斷水,因謂之槎頭扁。宋張敬兒為刺史,作六櫓船置獻齊高帝曰:『奉槎頭縮項扁一千八百頭。』」子美耆舊之說,槎頭之義,乃渙然可曉。
5
對揚手元士卒
6
杜子美《贈李校書詩》:「對揚手元士卒,乾沒費倉儲。勢藉兵雖用,功無禮忽諸。御鞍金〓ⅲ宮研玉蟾蜍。」初不曉對揚手元士卒為何等語,讀《上林賦》,方悟。手元,挫也,五官切。手元士卒之精,費府庫之財。蓋李方入對,宜論蜀中兵老財匱也。又王褒《四子講德論》曰:「驚邊手元士,屢犯芻蕘。」
7
○白露團
8
杜子美《初月詩》云:「庭前有白露,暗滿菊花團。」又《白露詩》云:「白露團甘子。」又《江月》詩:「玉露團清影。」又絕句:「玉座應悲白露團。」按,謝惠連詩:「團團滿葉露。」謝玄暉:「猶霑餘露團。」庾信《挹得胥臺露》詩:「惟有團階露,承睫共沾衣。」杜詩所本也。
9
生男墮地要膂力
10
傅玄《豫章行》云:「苦相身為女,卑陋難具陳。男兒當門戶,墮地自生神,雄心志四海,萬里望風雲。女育無欣慶,不為家所珍。玉顏隨年改,丈夫多好新,昔為形與影,今為胡與秦。」故杜子美云:「生男墮地要膂力,一生富貴傾家國。莫愁父母少黃金,天下風塵兒亦得。」
11
○畫者楊契丹
12
翰林學士吳郡朱景玄《畫斷》云:「楊契丹,隋、唐間人。官至上儀同。六法備該,甚有骨氣,在閻立本之下。」餘乃悟杜子美《奉先劉少府新畫山水障歌》「豈但祁岳與鄭虔,筆跡遠過楊契丹」之句。
13
シ子
14
杜田《杜詩補遺正謬》云:「杜子美最能行云:『富豪有錢駕大舸,貧窮取給行シ子。」按,揚雄《方言》:『南楚江湖湘,凡船大者謂之舸。』牒,小舟名,音葉,言輕如小葉也。《切韻》、《玉篇》,並不載シ字。」余按,王智深《宋記》曰:「司空劉休範舉兵,潛作艦シ。」則字不為無所本也。
15
○淡沲潭陀
16
杜子美《醉歌行》云:「春光淡沲秦東亭。」淡沲當是潭ヌ,見富嘉謨《明水篇》曰:「陽春二月朝始暾,春光潭ヌ度千門,明水時出御至尊。」而富又本梁簡文《和湘東王陽雲樓簷柳》詩曰:「潭ヌ青帷閉,玲瓏朱扇開。」第ヌ一字不同。《文選江賦》:「隨風猗萎,與波潭沲。」注曰:「潭沲,隨波之貌。沲,徒我切。」簡文與富,皆本乎此。
17
○定昆池
18
唐劉食束撰《隋唐嘉話》云:「中宗朝,安樂公主請昆明池。帝曰:『前代以來,不以與入。』公主不悅,因大役人徒,別掘一池,號曰定昆池,言勝昆明池。既成,而中宗往觀,令公卿賦詩,李日知詩云:『但願暫思居者逸,無使當時作者勞。』」故杜子美《陪鄭廣文遊何將軍山林》詩云:「憶過楊柳渚,走馬定昆池。」
19
○將軍樹
20
杜子美有《過宋之問莊斷章》云:「更識將軍樹,悲風日暮多。」自注云:「之問弟執金吾。」舊注引後漢「馮異每所止舍,獨在樹下,軍中呼為大樹將軍。」餘以為事雖本此,亦自周庾信、隋元行恭二人詩發之。庾麟趾毆校書《和劉儀同》云:「月落將軍樹,風驚御史烏。」元行恭《過故宅》云:「頹城百戰後,荒邑四鄰通。將軍樹已折,步兵途轉窮。」子美意取此。
21
○星劍玉琴
22
杜子美《暝詩》云:「正枕當星劍,收書動玉琴。」按,《越絕書》:「越王取糸車鉤示薛燭曰:『光乎如屈陽之華,沈沈如芙蓉。往觀於湖,觀其文如列星之行,觀其光如水溢于塘。』」李嶠《寶劍篇》:「背上名為萬年字,胸前點作七星文。」又晉嵇康《琴賦》有云:「弦以園客之絲,徽以荊山之玉。」故杜子美取之以為詩。
23
○芳塵
24
石虎起四十丈樓,結珠為簾,垂五色玉佩,雜寶異香為屑,風作則揚之,名芳塵。塵甚,以酒灑之,名粘雨。按陸雲《喜霽賦》曰:「戢流波於桂水兮,起芳塵於沉泥。」雲生於虎之前,則芳塵之說,不始於石虎也。司空曙《送高勝謁曹王》詩云:「想君登舊樹,重喜掃芳塵。」
25
○張旭草聖
26
杜子美《飲中八仙歌》云:「張旭三盃草聖傳,脫帽露頂王公前,揮毫落紙如雲煙。」又楊監見示張旭草書圖詩云:「嗚呼東吳精,逸氣感清識。」按,唐書本傳止言旭每大醉,呼叫狂走,乃下筆,或以頭濡墨而書,世呼張顛。不言其詳。惟李頎有詩贈之,其言:「皓首窮草隸,時稱太湖精。」則足以見杜所謂東吳精之意。其言:「露頂據胡床,長叫三五聲。」則足以見所謂脫帽露頂之意。
27
○高舂下舂
28
《淮南子》:「日經于泉隅,是謂高舂。頓于連石,連音爛是謂下舂。」乃悟梁元帝《游後園詩》:「暮春多淑氣,斜景落高舂」;又《納涼》詩:「高舂斜日下,佳氣滿欄楹」;唐薛能詩:「隔溪遙見夕陽春。」然山谷《夢伯兄》詩云:「相攜猶聽隔溪舂。」此豈誤也哉?
29
○桃花水
30
陳張正《見公無渡河》詩:「棹折桃花水,風橫赤箭流。」乃隋薛道衡《渡北河》詩「桃花長新浪,竹箭下奔流」所本也。桃花水見《溝洫志》:「河決而桃花水漾溢。」又見《韓詩外傳》。竹箭流水,慎子曰:「河下龍門流駛,竹箭駟馬,追之不及。」故杜子美《南征》詩:「春岸桃花水,雲帆楓樹林。」
31
○灌嬰井
32
張僧鑒《尋陽記》云:「湓口城,漢灌嬰所築。漢建安中,孫權經此城,命鑿井,適中古妗5檬函,銘曰:『漢六年潁陰侯開。」下云:『三百年當塞,塞後不滿百年,當為應運者所開。』權欣然以為己瑞。井極深,湓江有風浪,井水輒動,邦人因號浪井。」故李白《下尋陽城泛彭蠡詩》云:「浪動灌嬰井,尋陽江上風。」今井在衙城內之西圃。又記云:「上有三石梁,長數丈,廣不盈尺,杳然無底。吳猛與弟子緣石梁而渡,見金闕玉房,地皆五色文石。」故李白詩云:「金闕前開三峰長,銀河倒掛三石梁。」劉刪詩亦用此事,故云「危梁耿大壑,瀑布洩中天」。太白本之耶?
33
張平叔贓吏
34
東坡云:「白樂天《行張平叔戶部侍郎判度支制誥》云:『坐而決事,丞相以下,不過四五,而主計之臣在焉。』以此知唐制主計,蓋坐而論事也。不知四五者悉何人?平叔議鹽法至為割剝,事見《退之集》。今樂天《制誥》亦云:『計能析秋毫,吏畏如夏日。』其人必小人也。」以上皆東坡語。余讀唐《柳氏家訓》載:「柳公綽為中丞日,張平叔以僥倖承寵。及罪發,鞫于憲司,吏引曰張侍郎公。綽叱曰:『贓吏豈可呼官!』據案復引曰:『囚張平叔,繫于別圄。』遂窮竟其失官錢四萬緡,以具獄聞。」此事東坡蓋未之見耶?
35
○月隨灰而暈闕
36
梁朱超《舟中望月詩》:「入風先繞暈,排霧急移輪。」梁庾肩吾《望月詩》:「圓隨漢東蛤,暈逐淮南灰。」庾信《望月詩》:「灰飛重暈缺,肼潿纜中薄!敝芡醢《關山月詩》:「灰寒光轉白,風多暈欲生。」蓋用《淮南子》所謂「月隨灰而暈闕」。杜子美《晚月》詩云:「欲得淮南術,風吹暈已生。」
37
○《關山月》
38
周王褒有《關山月》詩云:「關山夜月明,愁色照孤星。半形同漢陣,全影逐胡兵。灰寒光轉白,風多暈欲生。寄言亭上吏,遊客解雞鳴。」唐德宗朝,長孫公輔亦有《關山月》詩,略云:「淒淒還切切,戍客多離別。何處最傷心,關山見秋月。」故杜子美詠月,凡使關山者五。《初月》云:「關山空白寒。」《晚月呈漢中王》云:「關山同一照。」《吹笛》云:「月傍關山幾處明。」又《寄張彪》詩云:「關山信月明。」又《十六夜玩月》詩:「關山隨地闊,河漢近人流。」
39
○玉花驄照夜白
40
《明皇雜錄記》:上所乘馬,有玉花驄、照夜白。又《異人錄》云:「玉花驄者,以面白,故又謂之玉面花騁。」故杜子美《丹青引》云:「先帝天馬玉花騁,畫工如山貌不同。」《觀曹將軍畫馬圖歌》云:「曾貌先帝照夜白,龍池十日飛霹靂。」
41
○薛稷畫鶴
42
《南部新書》云:「祕省內落星石,薛稷畫鶴,賀知章草書,郎餘令畫鳳,相傳號四絕。」故杜子美有《通泉縣署屋壁薛少保畫鶴》詩,所謂:「薛公十一鶴,皆寫青田真。」
43
字舞
44
「羅衫葉葉繡重重,金鳳銀鵝各一叢。每遇舞頭分兩向,太平萬歲字當中。」王建《宮辭》也。按《唐樂府雜錄》云:「舞有健舞、軟舞、字舞、花舞、馬舞。字舞者,以舞人亞身于地,布成字也。」故建有「太平萬歲字」之句。
45
○白玉堂金華省
46
《古樂府》詩:「君家誠易知,易知復難忘。黃金為君門,白玉為君堂。堂上羅酒樽,使作邯鄲倡。」故杜子美詩云:「上君白玉堂,倚君金華省。」
47
○水晶宮
48
任稹妒平旒恰吩疲骸拔饌蹉劂淘燜晶宮。」又《魏略》曰:「大秦國以水晶為屋柱。」故杜子美《曲江對酒》云:「水精春殿轉霏微。」
49
○三受降城
50
杜子美《諸將詩》云:「韓公本意築三城,擬絕天驕拔漢旌。」按,唐中宗時,張仁愿取漠北地。于河北築三受降城,絕南寇,封韓國公。故杜云耳。
51
○臘日賜口脂
52
《景龍文館記》:「三年臘日,帝于苑中,召近臣賜臘。晚自北門入,於內殿賜食,加口脂。臘脂盛以翠碧鏤牙筒。」故杜子美《臘日》詩云:「口脂面藥隨恩澤,翠管銀罌下九霄。」王建《宮辭》云:「月冷天寒近臘時,玉街金瓦雪漓漓。浴堂門外抄名入,公主家人謝口脂。」皆言臘日賜口脂也。
53
○○
54
《爾雅》注:「○茫似鳧而小,膏可瑩刀。」《續英華》詩有:「馬銜苜蓿葉,劍瑩○酶唷!憊識拋用饋恫涮常張卿均》詩云:「健筆凌鸚鵡。擠嬗ㄖ圇謾!庇幀洞笫車陡琛吩疲骸幫源聿腆看紳酶啵伙梢延ㄐ榍鍰巍!
55
○日亭午
56
《天台賦》曰:「羲和亭午。」《纂要》曰:「日光曰景,日景曰晷,日氣曰晷。日初出曰旭,日昕曰塚日溫曰照。在午曰亭午,在末曰魘В日晚曰旰,日將暮曰薄暮。」故杜子美《晨雨詩》云:「麝香山一半,亭午未全分。」又《通泉驛詩》云:「溪行衣自濕,亭午氣始散。」
57
○廚人
58
劉楨《瓜賦序》曰:「在曹植座,廚人進瓜,植命為賦,立成。」其辭云云。故杜子美《山館詩》云:「廚人語夜闌。」《戰國策》:「張儀引廚人曰。」乃知廚人已具《戰國策》。
59
○水精域
60
江總《大莊嚴寺碑》:「俯看驚電,影徹琉璃之道;遙拖宛虹,光遍水精之域。」故杜宿贊公房詩云:「身在水精域。」
61
○雲閣
62
《甘泉賦》:「乘雲閣而上下兮,紛蒙籠以混成。」李善曰:「雲閣,言高連雲也。」杜子美詩:「散騎未知雲閣處。」玉戶金鋪,門首也。[此處似有脫誤,或應另為一條)璇題玉英,題頭也。榱椽之頭,皆以玉飾,英華相屬也。
63
○地平如掌
64
沈科淞凍ぐ猜貳肥:「秦地平如掌,層城出雲漢。」故杜子美《樂遊園》歌云:「公子華筵勢最高,秦川對酒平如掌。」
65
○蒼玉佩翠雲裘
66
《禮記》曰:「天子佩白玉,公侯佩山元玉,大夫佩水蒼玉,世子佩瑜玉,士佩瑤玫。」又宋玉《風賦》曰:「主人之女,翳承日之華,被翠雲之裘。」故杜子美《更題》詩云:「群公蒼玉佩,天子翠雲裘。」
67
○蓴為露葵
68
顏之推《家訓》:「有蔡郎者,諱純,遂專呼蓴為露葵。面牆之徒,遞相仿效。承聖中,士人聘齊,主客郎李恕問曰:『江南有露葵否?』答曰:『露葵是蓴,水鄉所出。今食者綠葵耳。』」故杜子美《茅堂檢校收稻》詩云:「秋葵煮復新。」又《寄杜佐》詩云:「味豈同金菊,香宜配綠葵。」
69
○教坊內人
70
「忽看金輿向月陂,宮人接著便相隨。恰從中尉門前過,當處教看臥鴨池。」王建《宮詞》也。按,唐著作佐郎崔令欽《教坊記》云:「左右兩教坊,右多善歌,左多工舞。坊外有水泊,俗號月陂,陂形如偃月也。」故王建述此。又言:「妓女入宜春院,謂之內人,亦曰前頭人,常在上前頭也。其家在教坊內,謂之內人家,四季給米。得幸者,謂之十家。」故王建《宮詞》云:「內人對御疊花箋」,「內人唱好龜茲急」,「內人相續報花開」,「內人籠脫繫紅絛」,「內人恐要秋衣著」,「內人爭乞洗兒錢。」
71
○集弦膠
72
仙傳拾遺》云:「漢武天漢三年,帝巡北海,王母遣使獻靈膠四兩,乃集弦膠也。出鳳麟洲,洲上多鳳麟,數萬為群。煮鳳喙及麟角合煎作膠,名之曰集弦膠,一名連金[A10e]。弓弩已斷之弦,刀劍已斷之鐵,以膠連續,遂不脫也。」故杜子美《病後過王倚飲歌》云:「麟角鳳觜世莫識,煎膠續弦奇自見。」
73
○銀床
74
杜子美詩:「風箏吹玉柱,露井凍銀床。」潘子真《詩話》以杜用晉史樂志淮南篇。淮南王自言:「百尺高樓與天連,後園鑿井銀作床,金瓶素綆汲寒漿。」潘引此未盡也。按,《山海經》曰:「海內崑崙墟,在西北,帝之下都。高萬仞,面有九井,以玉為檻。」郭璞注曰:「檻,欄也。」故梁簡文《雙桐生空井》詩云:「銀床繫轆轤。」庾肩吾《九日》詩云:「銀床落井桐。」蘇味道《井》詩:「澄澈瀉銀床。」陸龜蒙《井上桐》詩:「獨立傍銀床,碧桐風裊裊。」蓋銀床者,以銀作欄,猶《山海經》所謂以玉為欄耳。洪覺範《冷齋夜話》不知出此,乃引嘉討校許彥周知澶州,河濱漁網,得一小石。刻詩云:「雨滴空階曉,無心換夕香。井桐花落盡,強半在銀床。」
75
○五夜
76
衛宏《漢舊儀》曰:「五夜者,甲夜、乙夜、丙夜、丁夜、戊夜。」又《渾天儀制》曰:「以左手把箭,右手指刻,以別天時早晚。」故杜子美《早朝詩》云:「五夜漏聲催曉箭。」
77
○松花酒
78
《唐原化》記:「有老人訪崔希真,希真飲以松花酒。老人云:『花澀無味。』以一丸藥投之:酒味頓美。」裴鍘《傳奇》載酒名松醪春。故《杜子美集》載《杜員外》詩云:「松醪酒熟傍看醉。」劉長卿《送從兄之淮南》詩云:「溯沿隨桂楫,醒醉任松華。」又《至華陽洞》詩云:「蘿月延步虛,松花醉間宴。」
79
○浮蟻
80
周庾信《謝賜酒詩》云:「浮蟻對春開。」蓋用曹子建《七啟》:「盛以翠尊,酌以雕觴。浮蟻鼎沸,酷烈馨香。」故杜子美《贈汝陽王詩》曰:「仙醴求浮蟻。」《江樓夜宴詩》:「尊蟻添相續。」《簡院內諸公》詩云:「蟻浮仍臘味,鷗泛已春聲。」
81
○獨酌謠
82
陳沈炯《獨酌謠》曰:「獨酌謠,獨酌獨長謠。智者不我顧,愚夫餘不邀。不愚復不智,誰當餘見招?所以成獨酌,一酌傾一瓢。」白樂天以吳祕監有美酒,多獨酌,但蒙書報,不以飲招,故云:「君稱名士誇能飲,我是愚夫肯見招?」蓋用王孝伯「讀《離騷》,痛飲酒」,對此事也。
83
○龍鳳膏為燈
84
王子年《拾遺記》:「海人乘霞舟,以赤囊盛數升龍膏,獻燕昭王。王坐通雲之堂,然龍膏為燈。火色曜百里,煙色如丹。」《洞冥記》:「漢武帝以丹豹髓、白鳳膏,磨青錫為屑,以淳蘇油和之,照於神壇。夜暴雨,火光不滅。」餘乃知李長吉歌:「烹龍い鳳玉脂泣,羅屏繡幕圍香風。」非鑿空語也。
85
○八舍
86
唐沈科謐鑰脊υ蓖飫砂莞事中,作詩云:「旭日千門起,初春八舍歸。」又《酬楊給事廉見贈省中》詩云:「分曹八舍斷,解袂五時空。」按,應劭《漢官儀》曰:「侍中舍有八區,論者言員本八人。」
87
○巴渝曲
88
《樂府解題》載《武王伐紂歌》,使工習之,號曰巴渝之曲。美其地因巴渝以取名。杜子美《暮春題暈韃萏謾肥以「萬里巴渝曲,三年實飽聞」。今世所傳印注杜詩,乃引前漢《禮樂志》:「巴渝鼓員三十六人。」殊不知巴渝之歌,自武王伐紂始。
89
○浮楂
90
杜子美《觀李固詣司馬第山水圖》詩,末章云:「浮楂並坐得,仙老暫相將。」前輩多引張騫為證,非也。余按,王子年《拾遺記》:「堯時有巨楂,浮於四海。楂上有光若星月,常繞四海。十二年一周天,名貫月楂。又名掛星楂,羽仙棲息其上。」
91
○子美笛詩引胡騎武陵事
92
杜子美《吹笛》七言詩云:「胡騎中宵堪北走,武陵一曲想南征。」上句取陳周宏讓《長笛吐清氣》詩:「胡騎爭北歸,遍知別鄉苦」;下句取陳賀徹《長笛吐清氣》詩:「方知出塞客,不憚武陵深。」舊注下句引桓伊三弄之事,非也。不見武陵意耳。
93
○笛詩清商欲盡奏
94
杜子美五言《吹笛詩》云:「清商欲盡奏。」宋玉《笛賦》云:「吹清商,進流徵。」又云:「奏苦血沾衣。」又王徽謂桓伊曰:「聞君善吹笛,試為一奏。」又云:「故作發聲微。」向秀《思舊賦序》曰:「山陽鄰人有吹笛者,發聲嘹亮。」
95
○滿壁畫滄洲
96
杜子美:「何年顧虎頭,滿壁畫瀛洲。」瀛字乃滄字,故王介甫詩云:「畫史雖非顧虎頭,還能滿壁寫滄洲。」蓋杜有《山水障歌》云:「聞君掃卻赤縣圖:乘興遣畫滄洲趣。」
97
○短轅車
98
晉《王導傳》:「蔡謨曰:『但見短轅犢車,長柄麈尾。』」:按,後漢《馬援傳》:「乘下澤車。」注云:「行澤者欲短轂,行山者欲長轂。短轂則利,長轂則安。」短轂者,短轅也。蓋本於《周禮冬官》,《車人為車》云。
99
○賦日五色
100
唐書《李程傳》:「擢進士宏辭,賦日五色。造語警拔,士流推之。」其後浩虛舟亦試此題。按,《田俅子》云:「少昊金天氏,邑於窮桑,天開日五色,丕照窮桑。」賦題本此。然前漢《五行志》、晉《天文志》皆云:「人君乘土而王,其政太子,則日五色。」
101
○桑榆桃李
102
前輩稱李邸逗投牌罟詩》:「收得桑榆歸物外,種成桃李滿人間。」按,日西垂景在樹端,謂之桑榆,具諸《淮南子》。至若種成桃李,則本狄仁傑與裴耀卿事耳。按,《仁傑家傳》云:「薦張柬之、袁恕己、桓彥範、崔元唷⒕搓汀N騫咸出公門下,皆由州縣官拔置顯位。外以為五公一代之盛,桃李也。」又,《談藪》:「王泠然《上裴耀卿書》曰:『拾遺補闕,寧有種乎?僕不佞,亦相公一株桃李也。』」
103
○都盧尋ㄅ緣竿也
104
新唐書元載傳》及李肇《國史補》載:「客有《賦都盧尋ㄅ篇》諷其危,載泣下而不知悟。」夫都盧尋幢,緣竿之伎也,見《西京雜記》。又傅玄《西都賦》云:「緣竿之伎,有都盧尋ㄅ,跟掛腹旋」也。唐人王建有《尋ㄅ歌》云:「人間百戲皆可學,尋ㄅ不比諸餘樂。重梳短髻下金鈿,紅帽青巾各一邊。身輕足捷勝男子,繞竿四面爭先緣。習多倚附欺竿滑,上下蹁躚皆著襪。翻身搖頸欲落地,卻住把煙初似歇。大竿百夫擎不起,裊裊半在青雲裏。纖腰女兒不動容,戴行直舞一曲終。回頭但覺人眼見,矜難恐畏天無風。險中更險何曾失,山鼠懸頭猿挂膝。小垂一手當舞盤,斜慘雙蛾看落日。斯須改變曲解新,貴欲歡他平地人。散時滿面生顏色,行步依前無氣力。」《漢書》曰:「武帝享四夷之客,作巴俞都盧。」《音義》曰:「體輕善緣。」張衡《西京賦》:「都盧尋幢。」《唐書音訓》曰:「尋幢,盧會山名。其土人善緣ㄅ竿。」然不著所出。予按,《漢書》曰:「自合浦南,有都盧國。」《太康地志》曰:「都盧國,其人善緣高。」
105
○花門
106
杜子美好言花門。按,《唐志》:「甘州有花門山堡,東北千里,至回鶻衙帳。」故有《留花門詩》一首,又云「花門厘面請雪恥」;又云「聞道花門將,論功未肯歸」;又云「聞道花門破,和親事卻非」。楊巨源亦有《送太和公主和番詩》云:「北路古來難,年光獨忍寒。朔雲侵鬢起,邊月向眉殘;蘆井尋沙到,花門度磧看。薰風一萬里,來處是長安。」亦言花門也。又杜復《愁詩》云:「花門小箭好,此物棄沙場。」岑參《送封常清西征序》曰:「天寶中,匈奴回紇寇邊,踰花門。」
107
○錦繒維舟
108
吳甘寧住止,常以錦繒維舟。去輒割棄,以示奢侈。陳張正見《賦得雪映夜舟詩》:「檣風吹影落,纜錦雜花浮。」世言錦纜始於煬帝,非也,吳、陳之間已見矣。故杜子美《秋興詩》云:「錦纜牙檣起白鷗」;又「錦纜回沙磧,蘭橈避荻洲」;又《送二翁還江陵》詩:「火旗還錦纜,白馬出江城。」
109
○雙陸
110
王建《宮詞》:「分明同坐賭櫻桃,攸卻投壺玉腕勞。各把沉香雙陸子,局中鬥疊阿誰高?」按,《狄仁傑家傳》載,「武后語仁傑曰:『朕昨夜夢與人雙陸,頻不勝,何也?』對曰:『雙陸輸者,蓋謂宮中無子。此是上天之意,假此以示陛下,安可虛儲位哉』?」今《新唐史》削去宮中兩字,止云「雙陸不勝,無子也」。余嘗與善博者論之,博局有宮,其宇不可削。蓋削之,則無以見宮中之意,故王建詩亦云。
111
○赤壁棲鶻
112
東坡謫居於黃五年。赤壁有巨鶻,棲於喬木之上,《後賦》所謂「攀棲鶻之危巢,俯馮夷之幽宮」是也。韓子蒼靖康初,守黃州,三月而罷。因游赤壁,而鶻已去,作詩示何次仲迂叟云:「緩尋翠竹白沙遊,更挽藤梢上上頭。豈有危巢尚棲鶻,亦無塵跡但飛鷗。經營二頃將歸老,眷戀群山為少留。百日使君何足道,空餘詩句滿江樓。」次仲和答云:「兒時宗伯寄吾州,諷誦高文至白頭。二賦人間真吐鳳,五年溪上不驚鷗。蟹嘗見水人猶怒,鶻有危巢孰敢留。珍重使君尋故迹,西風悵望古城樓。」二詩皆及鶻巢,蓋推賦而云也。
113
○灰心忍事、霜鬢論兵
114
唐人詩:「有意效承平,無功答盛明。灰心緣忍事,霜鬢為論兵。道直身還在,恩深命轉輕。鹽梅非擬議,葵藿是平生。白日長垂照,青蠅謾發聲。嵩陽舊田地,終擬復歸耕。」中書堂北軒西壁,題灰心霜鬢之句者。驗其書,舊相李公迪之筆也。李入相時,邊兵未動。意在忍事之語,晏元獻《中書即事》詩嘗敘其事。晏詩曰:「慘慘高槐落,淒淒餘菊殘。粉牆多記墨,聊為拂塵看。」正謂此也。前詩乃裴晉公《中書即事》詩,見《又玄集》。
115
○太液池網索
116
元微之詩:「蕊珠深處少人知,網索西臨太液池。浴殿曉聞天語後,步郎騎馬笑相隨。」注:「網索,在太液池上。學士候制,每歇於此。」故晏元獻《和宋子京召還學士院》有云:「網索軒窗邃,鑾坡羽衛重。嘀芻瓜落,星駟出飛龍。賦待三英集,辭須五吏供。會看邊燧息,橫霈紫泥封」者,為此也。又一篇云:「暮召三山峻,晨趨一節回。乍維青雀舫,還直右銀臺。陟降丹塗密,論思武帳開。欲談當世務,元藉軼群才。」
117
○孟諸
118
東坡有《去杭十五年復遊西湖詩》,斷章云:「誰憐寂寞高常侍,老去狂歌憶孟諸。」高適有兩詩言孟諸,其一云:「朝臨孟諸上,忽見芒碭間。赤帝終已矣,白雲長不還。」其後又有《封丘縣詩》云:「我本漁樵孟諸野,一生自是悠悠者。乍可狂歌草澤中,寧堪作吏風塵下。」東坡所用,乃後一篇也。
119
○一日十二憶
120
唐朱晝《喜陳懿至詩》云:「一別一千日,一日十二憶。苦心無閒時,今夕見玉色。」乃知山谷「五更歸夢三千里,一日思親十二時」之句,蓋取此。
121
○醉眼曰纈
122
人皆以「眼纈」為出李賀「龜甲屏開醉眼纈。」殊不知出《庾信集》:「醉眼曰纈。」
123
飛蓬
124
晉左思《賦白髮》云:「髮乃辭盡,誓以固窮。昔臨玉顏,今從飛蓬。髮膚至暱,尚不克終,聊用擬辭,比之國風。」王荊公詩:「久應飄轉作蓬飛。」
125
○赤霄行
126
《文選七命》:「掛歸翮於赤霄之表。」故杜子美《薛少保畫鶴》詩:「赤霄有真骨,恥飲ㄜ池津。」《送覃二判官》詩云:「肺肝若稍愈,亦上赤霄行。」又有《赤霄行》詩。
127
○打球唱好
128
唐楊巨源《觀打球詩》云:「入門百拜瞻雄勢,動地三軍唱好聲。」乃悟王建《宮辭》所謂:「對御難爭第一籌,殿前不打背身球。內人唱好龜茲急,天子龍輿過玉樓。」
129
○梅詩用月落參橫事
130
秦少游《和黃法曹梅花詩》:「月落參橫畫角哀,暗香銷盡令人老。」世謂少游用古。《善哉行》云:「月沒參橫,北斗闌干。親友在門,忘寢與餐。」按《異人錄》載:「隋開皇中,趙師雄遊羅浮。一日,天寒日暮,于松林間酒肆旁舍見美人,淡妝素服出迎。時已昏黑,殘雪未消,月色微明。師雄與語,言極清麗,芳香襲人。因與之叩酒家門共飲,少頃,一綠衣童來,笑歌戲舞。師雄醉寢,但覺風寒相襲。久之,東方已白,起視乃在大梅花樹下。上有翠羽啾嘈,相顧月落參橫,但惆悵而已。」乃知少游實用此事。
131
○九江千歲龜歌
132
張文潛有二石龜,晁無咎名其大者為九江,小者為千歲。文潛因作《九江千歲龜歌》一首贈無咎,略云:「老龍洞庭怒,蕩覆堯九州。」謂半山老人也。又云:「禹咄嗟,水平流。」謂司馬君實也。
133
○修網銀刀
134
蘇詩云:「往年京國厭蓬蒿,長羨淮魚壓楚糟。今日橐駝橋下泊,恣看修網出銀刀。」觀顏魯公《放生池碑》,方悟此詩湖州所作。
135
○融
136
唐元澄撰《秦京雜記》,載融橐雜忝賴妹。故杜子美《融槲髂咸ā肥:「空捅嬗閫А!弊用烙鐘小洱融樾小罰及《合卦創笱琮融槭》。《廣韻》五旨,美字下有茸鄭注云:「融椋在京兆認亍!憊げ慷詩,皆言終南,在武功縣,與鄂縣北近。
137
○銀盤海底出
138
東方朔《神異經》,記北荒有異國,銀盤大五丈,中有明珠數丈,照千里。乃悟盧仝《月蝕》詩:「爛銀盤從海底出」之語。
139
○書畫賤肥貴瘦
140
山谷《次韻子瞻和子由觀韓幹馬,因論伯時畫天馬詩》云:「曹霸弟子沙苑丞,喜作肥馬人笑之。李侯論幹獨不爾,妙畫骨相遺毛皮。翰林評書乃如此,賤肥貴瘦人未知。」蓋謂東坡嘗與《孫莘老求墨妙亭詩》云:「嶧山傳刻典刑在,千載筆法留陽冰。杜陵評書貴瘦硬,此論未公吾不憑。短長肥瘠各有態,玉環飛燕誰敢憎。」意屬此也。
141
撥剌跋剌
142
杜子美詩:「沙頭宿鷺連拳靜,船尾跳魚拔刺鳴。」按,拔刺兩字,張衡《思玄賦》云:「彎威弧之撥刺兮,射れ冢之封狼。」注曰:「撥音方割反,刺音力達反。撥刺,張弓聲,而非魚也。唯李太白用意與杜子美同。李《酬小吏贈雙魚》詩云:「雙鰓呀呷鰭鬣張,跋剌銀盤欲飛去。」惟李以撥為跋。
143
○金尼園
144
臨川郡圃,舊名金尼,今則沒其名。徐鉉鼎臣《送從兄赴臨川幕》詩云:「石頭城下春潮滿,金尼亭邊綠樹繁。」謂此也。荊公集句,《送吳顯道詩》亦云:「臨川樓上尼園中。」
145
○作音佐
146
張文潛《明道雜志》:「韓退之作《方橋詩》云,『可居兼可過』,後乃云,『方橋如此作』,是讀作作佐也。」余考唐文,不止退之。皮日休《松陵集》,有《胥口即事》六言詩:「鴛鴦一處兩處,舴艋三家五家。會把酒船隈荻,共君作個生涯。」注:「作,去音。」乃知唐以作音佐,舊矣。《廣韻》佐字下有作字,並子賀切,造也。
147
○足下黑子大貴
148
袁天綱《相書》云:「足下有龜文黑子,並大貴,一品宰輔之相。」唐《北夢瑣言》:「吳行魯少事內官西門軍容,一日為洗足,中尉以腳下文理示之曰:『如此文理,爭教不作十軍軍容。』行魯曰:『某亦有之。』乃脫屨呈。中尉歎曰:『我為汝成之。』後假以軍職,有功,除西川節度。《制》云:『為命代之英雄,作人中之祥瑞。』」唐《開元傳信記》云:「安祿山初為張韓公帳下走使之吏,韓公嘗令祿山洗足。韓公腳下有黑點子,祿山因洗腳而竊視之。韓公顯笑曰:『黑子吾貴相也。獨汝窺之,亦能有之乎?』祿山曰:『某賤人也。不幸兩足皆有,比將軍黑而加大,竟不知是何祥也?』韓公奇而觀之,益親厚之。約為義兒,而加薦寵。」餘以二事推考,益知天綱之言可信。
149
○坐隱手談
150
豫章《弈棋詩》:「坐隱不知巖穴樂,手談勝與俗人言。」按《世說》:「王中郎以圍棋是坐隱,支公以圍棋為手談。」又《語林》曰:「王以圍棋為手談。在哀制中,祥後,客來,方幅為會戲。」然唐《杜陽編》云:「大中間,日本國貢玉棋子。云:『本國南有集真島,島上有手譚池,池中出棋子。』」此又何耶?
151
○烏鬼
152
元微之《酬樂天詩》:「病賽烏稱鬼,巫占瓦代龜。」注云:「南人染病,並賽烏鬼。」因悟杜子美詩「家家養烏鬼,頓頓食黃魚」之意。沉存中以烏鬼為鸕鶿,不知又何所據也?
153
○分種越人田
154
唐戴叔倫有《撫州對事後,送外甥宋垓歸饒州覲侍,呈上姊夫詩》云:「淹留三十年,分種越人田。」按《嚴助傳》:「淮南王安上書諫武帝擊南越云:『越人欲為變,必先田餘干界中。』」韋昭注云:「越邑,令鄱陽縣也。」然前漢志皆以乾為汗。應劭云:「汗音干。」《舊唐書地里志》云:「干,隋朝去水。」
155
好漢長史
156
東坡《餞顧子敦詩》:「人間一好漢,誰似張長史。」舊史:「張柬之為荊州長史。則天謂狄仁傑曰:『安得一好漢用之?』狄因薦柬之。」新史易「好漢」為「奇男子」。
157
○洗盞開嘗對馬軍
158
韓持國《謝邵堯夫九日遠寄新酒詩》云:「有客忽傳龍阪至,開樽如對馬軍嘗。」自注云:「錦屏山題名,有記河南府使馬軍送新酒。」餘乃知杜詩「洗盞開嘗對馬軍」。
159
○裴二端公
160
鮑彪《杜詩譜論》第十卷:「大歷十四年己酉,年五十八。有《次湘江宴餞裴二端公赴道州》詩,又有《暮秋枉裴道州手札詩》,又有《暮秋枉裴道州手札率爾遣興》詩,又有《湘江宴餞裴二端公赴道州》詩。」彪皆不著裴二端公為何人。余偶讀蔣參政之奇《武昌怡亭序》云:「《怡亭銘》,乃永泰元年李陽冰篆,李莒八分,而裴虯作銘。」又云:「因過浯溪,觀唐賢題名。有河東裴虯,字深源。大歷四年為著作郎、兼侍御史道州刺史。」始知杜甫所謂裴二端公者,為虯也。餘因著此,以補鮑氏之闕。裴虯《怡亭銘》曰:「崢嶸怡亭,盤薄江汀。勢壓西塞,氣涵東溟。風雲自生,日月所經。眾木成幄,群山作屏。故餘逃世,於此忘形。」歐公《集古錄》亦著《怡亭》本末甚詳。
161
○昭靈夫人
162
東萊先生呂居仁記,晁伯字載之,學問精確,少見其比。嘗作《昭靈夫人祠詩》云:「殺翁分我一盃羹,龍種由來事杳冥。安用生兒作劉季,暮年無骨葬昭靈。」《高祖紀》止云:「漢王即皇帝位於汜水之陽,追尊先媼曰昭靈夫人。」其詳見於《陳留風俗傳》,云:「小黃縣者,宋地黃鄉也。沛公起兵野戰,喪皇妣於黃鄉。天下平定,乃使使者,以梓宮招魂幽野。於是有丹蛇在水,自灑濯入於梓宮。其浴處有遺髮,故謚曰昭靈夫人。」
163
○別酒莫留殘
164
周庾信《舞媚歌》六言云:「少年唯有歡樂,飲酒那得留殘。」《豫章長短句》云,「一盃別酒莫留殘」,出此。
165
○一頓食
166
杜詩:「頓頓食黃魚。」頓頓字亦有所本。晉謝僕射、陶太常同詣吳領軍,坐久,吳留客作食。日已中,使婢賣狗供客。客比得一頓食,殆元氣可語。
167
○臨無地
168
杜詩:「草閣臨無地,柴扉永不關。」今世注本無說。王原叔云,「他本又為荒蕪之蕪」,遂兩存之。然《文選》云:「飛閣下臨於無地。」
169
○玉魚鐵馬
170
王原叔又言:「杜詩多用當時事。如云『玉魚蒙葬地』者,事見韋述《兩京記》。『鐵馬汗常趨』者,昭陵石馬助戰是也。」
171
○禁酒國
172
東坡《次韻趙明叔碧香酒詩》:「先生未出禁酒國。」蓋用盧仝「何時得出禁酒國」。
173
木上座
174
東坡詩:「留我同行木上座,贈君無語竹夫人。」按,慧日至夾山,夾山問:「與甚麼人同行?」日云:「有箇木上座。」蓋謂拄杖也。
175
○金叵羅
176
東坡詩:「歸來笛聲滿山谷,明月正照金叵羅。」按,《北史》,「祖蕕遼裎浣鷺下蕖保蓋酒器也。韓子蒼詩云:「勸我春風金叵羅。」
177
○別駕別乘
178
別駕始後漢,州置別駕治中。然則別駕者,官之名也。若別乘則別駕之義,非官名也。晉庾亮《與郭游書》云:「別駕舊與別乘同,流王化於萬里,任居刺史之半。」東坡《答田國博》詩:「風流別乘多才思。」
179
無垢洗更輕
180
東坡《宿海會寺》詩:「本來無垢洗更輕。」《樂府》云:「居士本來無垢。」按《維摩詰經偈》云:「八解之浴池,定水湛然滿。布以七淨華,浴此無垢人。」
181
○煩惱睡蛇
182
東坡《石臺長老脅不至席二十年贈詩》云:「誰信吾師非不睡,睡蛇已死得安眠。」按,《遺教經》:「煩惱毒蛇,睡在汝心。睡蛇既出,乃可安眠。」坡取此。
183
○何遜《早梅詩》
184
杜子美《和裴迪早梅詩》:「還如何遜在揚州。」舊注云:「《梁史何遜傳》,不見揚州事。前輩多引遜《早梅詩》云:『兔園標物序,驚時最是梅。衝霜當路發,映雪擬寒開。枝橫卻月觀,花繞凌風臺。知應早飄落,故逐上春來。』」按,此詩見《初學記》,不見在揚州意耳。予按,《三輔決錄》云:「遜在揚州,見官梅亂發,賦四言詩,人得傳寫。」乃知杜指此事。
185
○看朱成碧
186
李太白《前有樽酒行》云:「催弦拂柱與君飲,看朱成碧顏始紅。」按梁王僧孺《夜愁示諸賓》詩云:「誰知心眼亂,看朱忽成碧。」又云:「看朱成碧思紛紛,憔悴支離為憶君。不信比來長下淚,開箱看取石榴裙。」武則天詩也,見郭茂倩《樂府》。
187
○和戎如樂和
188
孔融《與常休甫書》曰:「西士之人,解仇崇好,以順風化。萬里雍穆,如樂之和。雖為國家威靈感應,亦實士憧笆輪效也。」按《左氏傳》:「晉悼公語魏絳曰:『子教寡人和諸戎狄,以正諸華。八年之中,九合諸侯。如樂之和,無所不諧。請與子樂之。』」乃知融用此語。
189
○闕門銀榜
190
杜詩:「曲江翠幕排銀榜。」按《神異經》曰:「東方有宮,青石為牆,高三仞,左右闕高百丈。畫以五色,門有銀榜。」
191
○孔子志在《春秋》
192
元碳洌國學出「孔子志在《春秋》論」,時學官止引何休《公羊序》文。殊不知出《孝經鉤命訣》曰:「孔子曰:『吾志在《春秋》,行在《孝經》。以春秋屬商,以孝經屬參。』」
193
天洗兵
194
杜詩有《洗兵行》,末章云:「安得壯士挽天河,淨洗甲兵長不用。」按《說苑》:「武王伐紂,風霽而乘以大雨。散宜生入諫曰:『此非妖歟?』王曰:『非也,天洗兵也。』」
195
○煙生遙岸隱、月落半崖陰
196
唐太宗《遼東山夜臨秋》詩:「煙生遙岸隱,月落半崖陰。」蓋取沈、庾詩。沈約《登元暢樓》詩云:「雲生片嶺黑,日下半溪陰。」庾肩《吾漢高廟》詩云:「塵飛遠騎沒,日徙半峰寒。」
197
○黃鶴樓下仙人洞
198
《東坡集》有《李公擇求黃鶴樓詩》,其詩云:「黃鶴樓前月滿川,抱關老卒饑不眠。夜聞三人笑語言,羽衣著屐響山前。非鬼非人意其仙,石扉三扣聲清圓。洞中鏗金宏落門關,縹緲入石如飛煙。雞鳴月落風馭還,迎拜稽首願執鞭。汝非其人骨腥膻,黃金乞得重莫肩。持歸包裹弊席氈,夜穿茅屋光射天。里閭來觀已變遷,似石非石鉛非鉛。或取而有眾忿喧,訟歸有司今幾年。無功暴得喜欲顛,神人戲汝真可憐。願君為考然不然,此語可信馮公傳。」按,鄂州黃鶴樓下,有石光徹,名曰石照。其右巨石,世傳以為仙人洞也。一守關老卒,每晨起即拜洞下。一夕,月明如晝,見三道士自洞中出,吟嘯久之。將復入,洞卒即從之。道士曰:「汝何人邪?」卒具言其所以,且乞富貴。道士曰:「此洞間石,速抱一塊去。」卒持而出,石合,無從而入。明日視石,黃金也。鑿而貸之,衣食頓富。為隊長所察,執之,以為盜也。卒以實告。官就取其石至郡,則金化矣。非金非玉,非石非鉛,因藏於軍資庫中。蓋馮當世所言如此,故東坡詩用其事。
199
○鶴料符
200
宋景文筆記著闕疑一條云:「吳郡有鶴料符,未詳其義。王洙、李淑,最為博識,亦各未喻。」已上皆宋說。予按,唐《松陵集》,載皮日休《新秋詩》云:「酒坊吏到長相見,鶴料符來每探支。」注云:「吳郡有鶴料符。」案,不知宋偶忘此,何耶?
201
○絃管作離聲
202
歐陽公詩:「我亦只如常日醉,莫教弦管作離聲。」按,《吳越春秋》:「句踐伐吳,乃命國中與之訣。而國人悲哀,皆作離別之聲。」
203
○祭以鬼宿渡河為候
204
葉少蘊《避暑錄話》記,「近見翟公巽云:『作祭儀十卷,而未之見』。問其大約,謂如或祭於昏,或祭於旦,皆非是,當以鬼宿渡河為候。而鬼宿渡河,常在中夜,必使人仰占以俟之。其他大抵類此,援證皆有據。公巽博學多聞,不肯碌碌同眾,所見必過人也。」予按,錢希白《洞微志》,《返魂香傳》云:「司天主簿徐肇,少失父母,常念不面庭闈。有蘇德哥者,語肇曰:『子聞古之返魂香乎?』肇曰:『聞之。』德哥善合此物,員外或有求見,必置之。肇泣言父母事。曰:『後三日夜,於此堂中,借緋幕二條遮之,一如召客。』仍曰:『夜半可至。』蓋候鬼宿渡河之後。逡巡夜漏已半,遂命肇於幕外見之。」然則翟公巽祭儀以鬼宿渡河為候者,蓋本蘇德哥之事耳,豈少蘊偶忘之耶?
205
軟語
206
杜子美詩:「夜闌聽軟語。」本《法華經》,又以軟語。一云言詞柔軟。
URN: ctp:ws109694

喜歡我們的網站請支持我們的發展網站的設計與内容(c)版權2006-2018如果您想引用本網站上的内容,請同時加上至本站的鏈接:http://ctext.org/zh。請注意:嚴禁使用自動下載軟体下載本網站的大量網頁,違者自動封鎖,不另行通知。沪ICP备09015720号-3若有任何意見或建議,請在此提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