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Facebook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Twitter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新浪微博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豆瓣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中國哲學書電子化計劃
-> -> 尹文子

《尹文子》

提到《尹文子》的書籍 電子圖書館
資料來源

大道上

提到《大道上》的書籍 電子圖書館
1 大道上:
大道無形,稱器有名。名也者,正形者也。形正由名,則名不可差,故仲尼云:「必也正名乎!名不正,則言不順也。」

2 大道上:
大道不稱,眾有必名,生於不稱,則群形自得其方圓,名生於方圓,則眾名得其所稱也。

3 大道上:
大道治者,則名、法、儒、墨自廢,以名、法、儒、墨治者,則不得離道。老子曰:「道者,萬物之奧,善人之寶,不善人之所寶。」是道治者,謂之善人,藉名、法、儒、墨者,謂之不善人,善人之與不善人,名分日離,不待審察而得也。

4 大道上:
道不足以治,則用法;法不足以治,則用術;術不足以治,則用權;權不足以治,則用勢。勢用,則反權;權用,則反術;術用,則反法;法用,則反道;道用,則無為而自治。故窮則徼終,徼終則反始,始終相襲,無窮極也。

5 大道上:
有形者,必有名;有名者,未必有形。形而不名,未必失其方圓白黑之實。名而不可不尋,名以檢其差,故亦有名以檢形。形以定名,名以定事,事以檢名,察其所以然,則形名之與事物,無所隱其理矣。

6 大道上:
名有三科,法有四呈。一曰命物之名,方圓白黑是也;二曰毀譽之名,善惡貴賤是也;三曰況謂之名,賢愚愛憎是也。一曰不變之法,君臣上下是也;二曰齊俗之法,能鄙同異是也;三曰治眾之法,慶賞刑罰是也;四曰平準之法,律度權量是也。

7 大道上:
術者,人君之所密用,群下不可妄窺。勢者,制法之利器,群下不可妄為。人君有術,而使群下得窺非術之奧者;有勢,使群下得為非勢之重者,大要在乎先正名分,使不相侵雜,然後術可秘、勢可專。

8 大道上:
名者,名形者也;形者,應名者也。然形非正名也,名非正形也,則形之與名,居然別矣!不可相亂,亦不可相無。無名,故大道無稱;有名,故名以正形。今萬物具存,不以名正之,則亂;萬名具列,不以形應之,則乖。故形名者,不可不正也。

9 大道上:
善名命善,惡名命惡,故善有善名,惡有惡名。聖賢仁智,命善者也;頑嚚凶愚,命惡者也。今即聖賢仁智之名,以求聖賢仁智之實,未之或盡也;即頑嚚凶愚之名,以求頑嚚凶愚之實,亦未或盡也。使善惡盡然有分,雖未能盡物之實,猶不患其差也。故曰:名不可不辨也。

10 大道上:
名稱者,何彼此而檢虛實者也。自古至今,莫不用此而得,用彼而失。失者,由名分混;得者,由名分察。今親賢而疏不肖,賞善而罰惡,賢、不肖、善、惡之名,宜在彼,親、疏、賞、罰之稱宜屬我。我之與彼,各得1一名,名之察者也。名賢不肖為親疏,名善惡為賞罰,合彼我之一稱,而不別之,名之混者也。故曰名稱者,不可不察也。

1. 各得 : 原作「又復」。

11 大道上:
語曰:好牛,又曰:不可不察也。「好」則物之通稱,「牛」則物之定形,以通稱隨定形,不可窮極者也。設復言「好馬」,則復連於「馬」矣,則「好」所通,無方也。設復言「好人」,則彼屬於人矣,則「好」非人,「人」非好也。則「好牛」、「好馬」、「好人」之名自離矣,故曰:名分不可相亂也。

12 大道上:
五色、五聲、五臭、五味,凡四類,自然存焉天地之間,而不期為人用。人必用之,終身各有好惡而不能辨其名分,名宜屬彼,宜屬我。我愛白而憎黑,韻商而舍徵,好膻而惡焦,嗜甘而逆苦,白黑、商徵、膻焦、甘苦,彼之名也;愛憎、韻舍、好惡、嗜逆,我之分也。定此名分,則萬事不亂也。

13 大道上:
故人以度審長短,以量受多少,以衡平輕重,以律均清濁,以名稽虛實,以法定治亂,以簡治煩惑,以易御險難,以萬事皆歸於一,百度皆準於法。歸一者,簡之至;準法者,易之極。如此,頑、嚚、聾、瞽,可與1察慧聰明,同其治矣2

1. 與 : 原作「以」。
2. 矣 : 原作「也」。

14 大道上:
天下萬事不可備能,責其備能於一人,則賢聖其猶病諸。設一人能備天下之事能,左右前後之宜,遠近遲疾之問。必有不兼者焉;苟有不兼,於治闕矣。全治而無闕者,大小多少各當。其分,農商工仕不易其業。老農長商、習工舊仕莫不存焉,則處上者何事哉?

15 大道上:
故有理而無益於治者,君子弗言;有能而無益於事者,君子弗為。君子非樂有言,有益於治,不得不言;君子非樂有為,有益於事,不得不為。故所言者,不出於名法權術;所為者,不出於農稼軍陣。周務而已,故明主任之1

1. 任之 : 原作「不為」。

16 大道上:
治外之理,小人
之所
1必言事外之能
,小人之所必為
2。小人亦知言損於治,而不能不言;小人亦知能損於事,而不能不為。故所言者,極於儒墨是非之辨;所為者,極於堅偽偏抗之行;求名而已,故明主誅之。

1. 之所 : 舊脫。
2. ,小人之所必為 : 舊脫。

17 大道上:
古語曰:不知無害於君子,知之無損於小人。工匠不能,無害於巧;君子不知,無害於治,此信矣。

18 大道上:
為善使人不能得從,此獨善也;為巧使人不能得從,此獨巧也。未盡善巧之理,為善與眾行之,為巧與眾能之,此善之善者、巧之巧者也。所貴聖人之治,不貴其獨治,貴其能與眾共治;貴工倕之巧,不貴其獨巧,貴其能與眾共巧也。

19 大道上:
今世之人,行欲獨賢,事欲獨能,辨欲出群,勇欲絕眾。獨行之賢,不足以成化;獨能之事,不足以周務;出群之辨,不可為戶說;絕眾之勇,不可與征陣。凡此四者,亂之所由生。是以,聖人任道以夷其險,立法以理其差,使賢愚不相棄,能鄙不相遺。能鄙不相遺,則能鄙齊功;賢愚不相棄,則賢愚等慮,此至治之術也。

20 大道上:
名定,則物不競;分明,則私不行。物不競,非無心,由名定,故無所措其心;私不行,非無欲,由分明,故無所措其欲。然則心欲人人有之,而得同於心無欲者,制之有道也。

21 大道上:
田駢曰:「天下之士,莫不處其門庭,臣其妻子,必遊宦諸侯之朝者,利引之也。遊於諸侯之朝,皆志為卿大夫,而不擬於諸侯者,名限之也。」彭蒙曰:「雉兔在野,眾人逐之,分未定也。雞豕滿市,莫有志者,分定故也。」

22 大道上:
物奢,則仁、智相屈;分定,則貪、鄙不爭。圓者之轉,非能轉而轉,不得不轉也;方者之止,非能止而止,不得不止也。因圓之自轉,使不得止;因方之自止,使不得轉,何苦物之失分。故因賢者之有用,使不得不用;因愚者之無用,使不得用。用與不用,皆非我用,因彼所用,與不可用,而自得其用,奚患物之亂乎?

23 大道上:
物皆不能自能,不知自知。智非能智而智,愚非能愚而愚,好非能好而好,醜非能醜而醜。夫不能自能,不知自知,則智、好何所貴?愚、醜何所賤?則智不能得夸愚,好不能得嗤醜。此為得之道也。

24 大道上:
道行於世,則貧賤者不怨,富貴者不驕,愚弱者不懾,智勇者不陵,定於分也。法行於世,則貧賤者不敢怨富貴,富貴者不敢陵貧賤;愚弱者不敢冀智勇,智勇者不敢鄙愚弱,此法之不及道也。

25 大道上:
世之所貴,同而貴之,謂之「俗」;世之所用,同而用之,謂之「物」。苟違於人,俗所不與;苟忮於眾,俗所共去。故心皆殊而為行若一,所好各異而資用必同,此俗之所齊、物之所飾。故所齊,不可不慎;所飾,不可不擇。

26 大道上:
昔齊桓好衣紫,闔境不鬻異采;楚莊愛細腰,一國皆有饑色。上之所以率下,乃治亂之所由也。故俗苟沴,必為治以矯之;物苟溢,必立制以檢之。累於俗,飾於物者,不可與為治矣。

27 大道上:
昔晉國苦奢,文公以儉矯之,乃衣不重帛,食不兼肉,無幾時,人皆大布之衣,脫粟之飯。越王勾踐,謀報吳,欲人之勇,路逢怒蛙而軾之,比及數年,民無長幼,臨敵雖湯火不避。居上者之難,如此之驗。

28 大道上:
聖王知民情之易動,故作樂以和之,制禮以節之。在下者不得用其私,故禮樂獨行。禮樂獨行,則私欲寢廢;私欲寢廢,則遭賢之與遭愚均矣。

29 大道上:
若使遭賢則治,遭愚則亂,是治亂係於賢愚,不係於禮樂。是聖人之術,與聖主而俱沒。治世之法,逮易世而莫用,則亂多而治寡;亂多而治寡,則賢無所貴,愚無所賤矣。

30 大道上:
處名位,雖不肖,
不患物不親己;在貧賤,雖仁賢,
1不患2物不疏己。親疏係乎勢利,不係於不肖與仁賢,吾亦不敢據以為天理,以為地勢之自然者爾。

1. 不患物不親己;在貧賤,雖仁賢, : 舊脫。
2. 不患 : 原作「下愚」。

31 大道上:
今天地之間,不肖實眾,仁賢實寡。趨利之情,不肖特厚;廉恥之情,仁賢偏多。今以禮義招仁賢,所得仁賢者,萬不一焉;以名利招不肖,所得不肖者,觸地是焉。故曰:禮義成君子,未必須禮義;名利治小人,小人不可無名利。

32 大道上:
慶賞刑罰,君事也;守職效能,臣業也。君科功黜陟,故有慶賞刑罰;臣各慎所任,故有守職效能。君不可與臣業,臣不可侵君事,上下不相侵與,謂之名正。名正而法順也。

33 大道上:
接萬物使分,別海內使不雜,見侮不辱,見推不矜,禁暴息兵,救世之闘,此仁君之德,可以為主矣。守職分使不亂,慎所任而無私,飢飽一心,毀譽同慮,賞亦不忘,罰亦不怨,此居下之節,可為人矣。

34 大道上:
世有違1名以得實,亦因名以失實者。

1. 違 : 原作「因」。

35 大道上:
宣王好1射,說人之謂己能用強也,其實所用不過三石,以示左右,左右皆引試之,中闕而止,皆曰:「不下九石,非大王孰能用是?」宣王悅之。然則宣王用不過三石,而終身自以為九石。三石,實也;九石,名也。宣王悅其名而喪其實。

1. 好 : 原作「如」。

36 大道上:
齊有黃公者,好謙卑。有二女,皆國色。以其美也,常謙辭毀之,以為醜惡。醜惡之名遠布,年過而一國無聘者。衛有鰥夫,時冒娶之,果國色,然後曰:「黃公好謙,故毀其子不姝美。」於是爭禮之,亦國色也。國色,實也;醜惡,名也。此違名而得實矣。

37 大道上:
楚人擔山雉者,路人問:「何鳥也?」擔雉者欺之曰:「鳳凰也。」路人曰:「我聞有鳳凰。今直見之,汝販之乎?」曰:「然。」則十金,弗與;請加倍,乃與之。將欲獻楚王,經宿而鳥死,路人不遑惜金,惟恨不得以獻楚王。國人傳之,咸以為真鳳凰,貴,欲以獻之,遂聞楚王。感其欲獻於己,召而厚賜之,過於買鳥之金十倍。

38 大道上:
魏田父有耕於野者,得寶玉徑尺,弗知其玉也。以告鄰人,鄰人陰欲圖之,謂之曰:「怪石也。畜之,弗利其家,弗如復之。」田父雖疑,猶錄以歸,置於廡下。其夜玉明,光照一室,田父稱家大怖。復以告鄰人,曰:「此怪之徵,遄棄,殃可銷。」於是遽而棄於遠野。鄰人無何盜之,以獻魏王,魏王召玉工相之。玉工望之,再拜而立,敢賀曰:「王得此天下之寶,臣未嘗見。」王問價,玉工曰:「此無價以當之。五城之都,僅可一觀。」魏王立賜獻玉者千金,長食上大夫祿。

39 大道上:
凡天下萬里,皆有是非,吾所不敢誣,是者常是,非者常非,亦吾所信。然是雖常是,有時而不用;非雖常非,有時而必行。故用是而失有矣,行非而得有矣。是非之理不同,而更興廢,翻為我用,則是非焉在哉?

40 大道上:
觀堯、舜、湯、武之成,或順或逆,得時則昌。桀、紂、幽、厲之敗,或是或非,失時則亡。五伯之主亦然。

41 大道上:
宋公以楚人戰於泓,公子目夷曰:「楚眾我寡,請其未悉濟而擊之。」宋公曰:「不可。吾聞不鼓不成列,寡人雖亡之餘,不敢行也。」戰敗,楚人執宋公。

42 大道上:
齊人弒襄公,立公孫無知。召忽、夷吾奉公子糾奔魯,鮑叔牙奉公子小白奔莒。既而無知被殺,二公子爭國,糾宜立者也;小白先入,故齊人立之。既而,使魯人殺糾,召忽死之,徵夷吾以為相。

43 大道上:
晉文公為驪姬之譖,出亡十九年,惠公卒,賂秦以求反國,殺懷公子而自立。

44 大道上:
彼一君正,而不免於執;二君不正,霸業遂焉。己是而舉世非之,則不知己之是;己非而舉世是之,亦不知己所非。然則是非,隨眾賈而為正,非己所獨了。則犯眾者為非,順眾者為是,故人君處權乘勢,處所是之地,則人所不得非也。居則物尊之,動則物從之,言則物誠之,行則物則之,所以居物上御群下也。

45 大道上:
國亂有三事:年飢民散,無食以聚之,則亂;治國無法,則亂;有法而不能用,則亂。有食以聚民,有法而能行,國不治,未之有也。

大道下

電子圖書館
1 大道下:
仁、義、禮、樂,名、法、刑、賞,凡此八者,五帝三王治世之術也。故仁以道之,義以宜之,禮以行之,樂以和之,名以正之,法以齊之,刑以威之,賞以勸之。故仁者,所以博施於物,亦所以生偏私;義者,所以立節行,亦所以成華偽;禮者,所以行恭謹,亦所以生惰慢;樂者,所以和情志,亦所以生淫放;名者,所以正尊卑,亦所以生矜篡;法者,所以齊眾異,亦所以乖名分;刑者,所以威不服,亦所以生陵暴;賞者,所以勸忠能,亦所以生鄙爭。凡此八術,無隱於人,而常存於世;非自顯於堯湯之時,非自逃於桀紂之朝。用得其道則天下治,失其道則天下亂,過此而往,雖彌綸天地,籠絡萬品,治道之外,非群生所餐挹,聖人錯而不言也。

2 大道下:
凡國之存亡有六徵:有衰國、有亡國、有昌國、有強國、有治國、有亂國。所謂亂、亡之國者,凶虐殘暴不與焉;所謂強、治之國者,威力仁義不與焉。君年長多媵,少子孫,疏宗疆,衰國也。君寵臣,臣愛君,公法廢,私欲行,亂國也。國貧小,家富大;君權輕,臣勢重,亡國也。凡此三徵,不待凶虐殘暴而後弱也;雖曰見存,吾必謂之亡者也。內無專寵,外無近習,支庶繁字,長幼不亂,昌國也。農桑以時,倉廩充實,兵甲勁利,封疆脩理,強國也。上不勝其下,下不犯其上,上下不相勝犯,故禁令行,人人無私,雖經險易而國不可侵,治國也。凡此三徵,不待威力仁義而後強;雖曰見弱,吾必謂之存者也。

3 大道下:
治主之興,必有所先誅。先誅者,非謂盜,非謂姦,此二惡者,一時之大害,非亂政之本也;亂政之本,下侵上之權,臣用君之術,心不畏時之禁,行不軌時之法,此大亂之道也。

4 大道下:
孔丘攝魯相,七日而誅少正卯。門人進問曰:「夫少正卯,魯之聞人也。夫子為政而先誅,得無失乎?」孔子曰:「居,吾語汝其故。人有惡者五,而竊盜姦私不與焉。一曰心達而險,二曰行僻而堅,三曰言偽而辨,四曰強記而博,五曰順非而澤。此五者,有一於人,則不免君子之誅,而少正卯兼有之,故居處足以聚徒成群,言談足以飾邪熒眾,強記足以反是獨立,此小人雄桀也,不可不誅也。是以,湯誅尹諧,文王誅潘正,太公誅華士,管仲誅付里乙,子產誅鄧析、史付,此六子者,異世而同心,不可不誅也。《》曰:『憂心悄悄,慍於群小。』小人成群,斯足畏也。」

5 大道下:
語曰:「佞辯可以熒惑鬼神。」曰:「鬼神聰明正直,孰曰熒惑者?」曰:「鬼神誠不受熒惑,此尤佞辯之巧,靡不入也。夫佞辯者,雖不能熒惑鬼神,熒惑人明矣。探人之心,度人之欲,順人之嗜好,而不敢逆;納人於邪惡,而求其利。人喜聞己之美也,善能揚之;惡聞己之過也,善能飾之。得之於眉睫之閒,承之於言行之先。」

6 大道下:
語曰:「惡紫之奪朱,惡利口之覆邦家。」斯言足畏而終身莫悟,危亡繼踵焉。

7 大道下:
老子曰:「以政治國,以奇用兵,以無事取天下。」政者,名法是也;以名法治國,萬物所不能亂。奇者,權術是也;以權術用兵,萬物所不能敵。凡能用名法權術,而矯抑殘暴之情,則己無事焉;己無事,則得天下矣。故失治則任法,失法則任兵,以求無事,不以取彊。取彊,則柔者反能服之。

8 大道下:
老子曰:「民不畏死,如何以死懼之。」凡民之不畏死,由刑罰過。刑罰過,則民不賴其生;生無所賴,視君之威末如也。刑罰中,則民畏死;畏死,由生之可樂也。知生之可樂,故可以死懼之,此人君之所宜執,臣下之所宜慎。

9 大道下:
田子讀書,曰:「堯時太平。」宋子曰:「聖人之治以致此乎?」彭蒙在側,越次答曰:「聖法之治以至此,非聖人之治也。」宋子曰:「聖人與聖法,何以異?」彭蒙曰:「子之亂名,甚矣!聖人者,自己出也。聖法者,自理出也。理出於己,己非理也;己能出理,理非己也。故聖人之治,獨治者也;聖法之治,則無不治矣!此萬物之利,唯聖人能該之。」宋子猶惑,質於田子,田子曰:「蒙之言然。」

10 大道下:
莊里丈人,字長子曰「盜」。少子曰「毆」。盜出行,其父在後,追呼之曰:「盜!盜!」吏聞,因縛之。其父呼毆喻吏,遽而聲不轉,但言「毆,毆」,吏因毆之,幾殪計。康衢長者,字僮曰「善搏」,字犬曰「善噬」,賓客不過其門者三年。長者怪而問之,乃實對。於是改之,賓客往復。

11 大道下:
鄭人謂玉未理者為璞,周人謂鼠未腊者為璞。周人懷璞,謂鄭賈曰:「欲買璞乎?」鄭賈曰:「欲之。」出其璞視之,乃鼠也,因謝不取。

12 大道下:
父之於子也,令有必行者,有必不行者。「去貴妻,賣愛妾」,此令必行者也。因曰:「汝無敢恨,汝無敢思!」令必不行者也。故為人上者,必慎所令。

13 大道下:
凡人富,則不羨爵祿;貧,則不畏刑罰。不羨爵祿者,自足於己也;不畏刑罰者,不賴存身也。二者,為國之所甚,而不知防之之術,故令不行而禁不止。若使令不行而禁不止,則無以為治。無以為治,是人君虛臨其國,徒君其民,危亂可立而待矣。

14 大道下:
今使由爵祿而後富,則人必爭盡力於其君矣;由刑罰而後貧,則人咸畏罪而從善矣。故古之為國者,無使民自貧富。貧富皆由於君,則君專所制,民知所歸矣。

15 大道下:
貧則怨人,賤則怨時,而莫有自怨者,此人情之大趣也。然則不可以此是人情之大趣,而一槩非之,亦有可矜者焉,不可不察也。今能同算鈞而彼富我貧,能不怨則美矣;雖怨,無所非也。才鈞智同,而彼貴我賤,能不怨則美矣;雖怨,無所非也。其敝在於不知乘權藉勢之異,而雖曰智能之同,是不達之過,雖君子之郵,亦君子之怒也。

16 大道下:
人貧則怨人,富則驕人。怨人者,苦人之不祿施於己也,起於情所難安而不能安,猶可恕也。驕人者,無苦而無故驕人,此情所易制而弗能制,弗可恕矣。

17 大道下:
眾人見貧賤,則慢而疏之;見富貴,則敬而親之。貧賤者,有請賕於己,疏之可也;未必損己,而必疏之,以其無益於物之具故也。富貴者,有施與己,親之可也;未必益己,而必親之,則彼不敢親我矣。三者獨立,無致親致疏之所,人情終不能不以貧賤富貴易慮,故謂之大惑焉。

18 大道下:
窮獨貧賤,治世之所共矜,亂世之所共侮。治世非為矜窮獨貧賤而治,是治之一事也;亂世亦非侮窮獨貧賤而亂,亦是亂之一事也。每事治則無亂,亂則無治。視夏商之盛,夏商之衰,則其驗也。

19 大道下:
貧賤之望富貴甚微,而富貴不能酬其甚微之望。夫富者之所惡,貧者之所美;貴者之所輕,賤者之所榮,然而弗酬、弗與,同苦樂故也。雖弗酬之,於物弗傷。今萬民之望人君,亦如貧賤之望富貴,其所望者,蓋欲料長幼,平賦斂,時其飢寒,省其疾痛,賞罰不濫,使役以時,如此而已,則於人君弗損也。然而弗酬、弗與,同勞逸故也。故為人君,不可弗與民同勞逸焉。故富貴者,可不酬貧賤者;人君不可不酬萬民。不酬萬民,則萬民之所不願戴;所不願戴,則君位替矣!危莫甚焉!禍莫大焉!

佚文

電子圖書館
1 佚文:
尹文子見齊宣王,宣王歎國寡賢,尹文子曰:「使國悉賢,孰處王下?」
王曰:「國悉不肖,可乎?」
尹文子曰:「國悉不肖,孰理王朝?」
王曰:「賢與不肖皆無,可乎?」
尹文子曰:「不然,有賢有不肖,故王尊於上,臣卑於下,進賢退不肖,所以有上下也。」
《意林二》、《藝文類聚二〇》、《太平御覽四〇二》

2 佚文:
虎求百獸食之,得狐。狐曰:「子無食我也。天帝令我長百獸,今子食我,是逆天帝命也。子以我言不信,吾為子先行,子隨我后,觀百獸之見我不走乎?」虎以為然,故遂與行。獸見之皆走。虎不知獸之畏己而走,以為為狐也。《太平御覽四九四》

3 佚文:
世俗之人,聞譽則悅,聞毀則戚,此眾人之大情。同己則喜,異己則怒,此人之大情。故佞人善為譽者也,善順從者也。人言是,亦是之;人言非,亦非之。從人之所愛,隨人之所憎。故明君雖能納正直,未必能親正直;雖能遠佞人,未必能疏佞人。故舜、禹者,亦能不佞人,亦未必憎佞人。語曰:「佞辯惑物,舜、禹不能得憎。」可不察乎?《群書治要》

4 佚文:
田子曰:「人皆自為,而不能為人。故君人者之使人,使其自為用,而不使為我用。」魏下先生曰:「善哉,田子之言!古者君之使臣,求不私愛於己,求顯忠於己。而居官者必能,臨陣者必勇。祿賞之所勸,名法之所齊,不出於己心,不利於己身。語曰:『祿薄者,不可與經亂;賞輕者,不可於入難。』此處上者所宜慎者也。」《群書治要》

5 佚文:
瞽者無目,而耳不可以𥉻,察視也,精於聽也。《太平御覽七四〇》

6 佚文:
聾者不歌,無以自樂;盲者不觀,無以接物。《太平御覽七四〇》

7 佚文:
凡數:十、百、千、萬、億。億、萬、千、百、十,皆起於一,推之億億無差矣。《太平御覽七五〇》

8 佚文:
千人曰俊,萬人曰傑。《史記屈原列傳》索引、《時汾沮洳》疏

9 佚文:
以智力求者,喻如奕棋,進退取與,攻劫放舍,在我者也。《藝文類聚七四》、《昭明文選博弈論》注、《太平御覽七五三》

10 佚文:
博者,盡關塞之宜,得周通之路,而不能制齒之大小,在遇者也。《昭明文選策秀才文》注、《藝文類聚七四》、《太平御覽七五四》

11 佚文:
堯為天子,衣不重帛,食不兼味,土階三尺,茅茨不翦。《藝文類聚八二》、《太平御覽九九六》

12 佚文:
堯德化布於四海,仁惠被於蒼生。《昭明文選勸進表》注

13 佚文:
兩智不能相使,兩貴不能相臨,兩辨不能相屈,力均勢敵故也。《意林》

14 佚文:
專用聰明,則功不成;專用晦昧,則事必悖。一明一晦,眾之所載。《意林》

15 佚文:
四方上下曰宇。《後漢書馮衍傳》注

16 佚文:
將戰,有司讀誥誓,三令五申之,既畢,然後即敵。《昭明文選東京賦》注

17 佚文:
鐘鼓之聲,怒而擊之則武,憂而擊之則悲,喜而擊之則樂。其意變,其聲亦變。意誠,感之達於金石,而況於人乎?《北堂書鈔一〇八》

全文檢索
尹文子 中檢索:

高級檢索
電子圖書館
鬻子、尹文子、慎子、公孫龍子、人物志《守山閣叢書》本
尸子尹文子合刻《湖海樓叢書》本
尹文子《四部叢刊初編》本
尹文子《正統道藏》本
[更多(共5項資料)]佚名、(周)尹文、(周)慎到 子華子、尹文子、慎子《墨海金壺》本
相關原典
尹文子
尹文子
多媒體項目
尹文子

參考:《新譯尹文子》徐忠良注譯,三民書局,民國85年

電子底本 [?]

本原典底本的影印本可以在本站電子圖書館中查閱。除有明確註明之外,本站電子版試圖與底本相同;若發現不一致之處,敬請舉報,以便糾正電子版。

[顯示各種版本]

URN: ctp:yin-wen-z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