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Facebook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Twitter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新浪微博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豆瓣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中國哲學書電子化計劃
檢索內容:
檢索範圍: 檢索類型: 段落
條件1: 提到 「民有七亡而無一得,欲望國安」 符合次數:4.
共4段落。第1頁,共1頁。

先秦兩漢

相關資源

史書

相關資源

漢書

[新 - 東漢] 36年-111年
提到《漢書》的書籍 電子圖書館
[又名:《前漢》]

電子圖書館

王貢兩龔鮑傳

電子圖書館
57 王貢兩龔... :
凡民有七亡:陰陽不和,水旱為災,一亡也;縣官重責更賦租稅,二亡也;貪吏並公,受取不已,三亡也;豪強大姓蠶食亡厭,四亡也;苛吏繇役,失農桑時,五亡也;部落鼓鳴,男女遮迣,六亡也;盜賊劫略,取民財物,七亡也。七亡尚可,又有七死:酷吏毆殺,一死也;治獄深刻,二死也;冤陷亡辜,三死也;盜賊橫發,四死也;怨讎相殘,五死也;歲惡飢餓,六死也;時氣疾疫,七死也。民有七亡而無一得,欲望國安,誠難;民有七死而無一生,欲望刑措,誠難。此非公卿守相貪殘成化之所致邪?群臣幸得居尊官,食重祿,豈有肯加惻隱於細民,助陛下流教化者邪?志但在營私家,稱賓客,為姦利而已。以苟容曲從為賢,以拱默尸祿為智,謂如臣宣等為愚。陛下擢臣巖穴,誠冀有益豪毛,豈徒欲使臣美食大官,重高門之地哉!

前漢紀

[東漢] 198年-200年
提到《前漢紀》的書籍 電子圖書館
[又名:《漢紀》]

孝哀皇帝紀下

電子圖書館
2 孝哀皇帝... :
荀悅曰。夫臣之所以難言者。何也。其故多矣。言出於口。則咎悔及身。舉過揚非。則有干忤之禍。勸勵教誨。則有刺上之譏。下言而當。則以為勝己。不當。賤其鄙愚。先己而明。則惡其奪己之明。後己而明。則以為順從。違下從上。則以諂諛。違上從下。則以為雷同。與眾共言。則以為專。美言而淺露。則簡而薄之。深妙弘遠。則不知而非之。特見獨知。則眾以為蓋己。雖是而不見稱。與眾同之。則以為附隨。雖得之不以為功。據事不盡理。則以為專必。謙讓不爭。則以為易窮。言不盡則以為懷隱。盡說竭情。則為不知量。言而不效。則受其怨責。言而事效。則以為固當。或利於上。不利於下。或便於左。不便於右。或合於前而忤於後。或應事當理。決疑定功。超然獨見。值所欲聞。不害上下。無妨左右。言立策成。終無咎悔。若此之事。百不一遇。其知之所見。萬不及一也。且犯言致罪。下之所難言也。怫旨忤情。上之所難聞也。以難言之臣。干難聞之主。以萬不及一之時。求百不一遇之知。此下情所以不得上通。非但君臣。而凡言百姓亦如之。是乃仲尼所以憤歎予欲無言也。三月。光祿勳賈延為御史大夫。夏四月天雨血。山陽湖陵。廣三丈。長五丈。大者如錢。小者如麻子。京房易傳曰。佞人祿。功臣戮。厥妖天雨血。上欲封董賢。乃下詔曰。孫寵息夫躬。本因賢告東平王。遂封賢為高安侯。孫寵為防陽侯。躬為宜陽侯。右師譚賜爵關內侯。董賢字聖卿。雲陽人。少為太子舍人。美顏自喜。上即位見幸。出則參乘。入侍左右。旬日之間。賞賜巨萬。貴震朝廷。上嘗與晝寢。偏籍上袖。上欲起。賢未覺。不欲動賢。乃斷袖而起。又召賢女弟為昭儀。及賢妻並旦夕侍左右。賜賢父恭爵關內侯。為衛尉。賢妻父為將作大匠。為賢起大第北闕下。重殿洞門。土木之功。窮極伎巧。楹梁衣以錦繡。下至賢家僮僕。皆受上賜。及武庫禁兵。尚方珍寶。其選上等。並在賢家。乘輿所服。乃其副也。乃至東園祕器。珠襦玉匣。皆以賜賢。無不備者。又令將作大匠為賢起廝義陵。傍內為便房。剛柏題湊。外為徼道。周亙數里。門闕罘罳甚盛。詔書罷苑。而以賜賢二千餘頃。賢第新成。無故門自壞。又上乳母王阿聖。亦多受恩賜。及武庫兵器。執金吾東海毌丘隆諫曰。春秋之義。家不藏甲。所以抑臣威。損私力也。不以本藏給無用。不以民力供浮費。所以別公私。示正路也。賢等便僻弄臣。恩私微妾。陛下以天下公用。給其私門。舉國威器。供其家備。民力分於弄臣。武兵護其微妾。非所以正四方也。孔子曰。奚取於三家之堂。臣請收還武庫。上不悅。諫議大夫鮑宣上書曰。今朝廷無耆艾之臣。厚外親小僮。及董賢等。皆在公門省戶。陛下欲以共承天地。安四海甚難。今國家空虛。用度不足。賊盜並起。吏為殘虐。歲增於前。民凡有七亡。水旱為災。一亡也。縣官重賦。二亡也。貪吏取受。三亡也。豪強大姓。蠶食無厭。四亡也。苛吏徭役。農桑失時。五亡也。部落鳴鼓。男女遮列。六亡也。賊盜劫掠。七亡也。七亡尚可。又有七死。酷吏毆殺。一死也。治獄深刻。二死也。冤陷無罪。三死也。盜賊橫殺。四死也。怨仇相殘。五死也。歲惡饑饉。六死也。時氣疾病。七死也。民有七亡而無一得。欲望國富誠難。民有七死而無一生。欲望刑措誠難。陛下不能安之。民將安歸乎。柰何獨私外親與董賢。夫官爵非陛下之官爵。乃天下之官爵。陛下取非其官。官非其人。而欲望天悅民服。豈不難哉。孫寵息夫躬。辯足以移眾。權足以獨立。姦人之雄。宜時罷退。外親幼童。未精通經術者。宜就師傅。急徵故大司馬傅喜。使領外戚。故大司空何武。故丞相孔光。故將軍彭宣。可任以政。龔勝為司直。郡國皆慎選舉。三輔委輸。大官不敢為姦。可大任委也。陛下前以小過退武等。海內失望。陛下尚能容無功德者甚眾。不能忍武等邪。治天下者。當用天下之心。不得自專快意而已。上之皇天見譴。下之眾元怨恨。次有諫諍之臣。陛下雖欲自薄而厚惡臣。天地不聽也。上以鮑子都名儒。遂優容之。深納其言。後徵武等為三公。拜宣為司隸校尉。後丞相光行園陵。行馳道中。宣出逢之。使吏拘止丞相。吏沒入其車馬。宣坐摧辱宰相。事下御史。至司隸欲召捕宣。從事閉門不內。宣以拒使者不敬。下廷尉。博士弟子濟南王咸等。舉幡太學下。曰欲救鮑司隸者立此幡下。會者千餘人。守闕上書。遂免宣抵罪。減死一等。既免。乃適上黨。以為其地宜畜牧。少強豪。因家焉。息夫躬上言災異屢發。法為兵。恐有非常之變。可遣大將軍行邊。勒武備。斬一郡守以威四夷。用以厭異。上然之。以問丞相嘉。嘉曰。臣聞動民以行。不以言。應天以實。不以文。下民細微。猶不可詐。上天神明而可欺哉。辨士見一端而妄措意。謀動干戈。設為權變。非應天之道也。夫議政者苦其諂諛傾險辯慧深刻也。諂諛則上德毀。傾險則下怨恨。慧辯則破正道。深刻則傷恩惠。唯陛下深察之。上不聽。遂欲出兵。會董賢沮躬議。以為不可。上乃免躬官就國。未有第舍。寄居丘亭。姦人數守之。躬恐。每立亭中咒盜。人有告躬咒詛上者。逮躬繫獄。仰天大呼。因僵地絕咽而死。躬母聖棄市。家屬徙合浦。四月。山陽方與女子田母臺懷子。先未生三月。兒啼腹中。及生不舉。藏之陌上。三日。人過聞啼聲。母掘出收養之。是時豫章男子化為女人。嫁為婦。生一子。本志以為陽變為陰。上變為下。生一子。將復一世乃絕也。夏六月。尊帝太后為皇太后。秋八月。恭皇后園北闕災。

漢代之後

隋唐

群書治要

[唐] 631年 電子圖書館

卷十九

電子圖書館

漢書七

電子圖書館

電子圖書館
20 傳:
凡民有七亡,陰陽不和,水旱為灾,一亡也。縣官重責,更賦租税,二亡也。貪吏并公,受取不已,三亡也。豪强大姓姓下舊有家字,删之蠶食無厭,四亡也。苛吏繇役,失農桑時,五亡也。部落鼓鳴,男女遮列,六亡也。盗賊劫略,取民財物,七亡也。七亡尚可,又有七死,酷吏敺殺,一死也。治獄深刻,二死也。寃陷無辜,三死也。盗賊横發,四死也。怨讎相殘,五死也。歲惡飢餓,六死也。時氣疾疫,七死也。民有七亡,而無一得,欲望國安誠難,民有七死,而無一生,欲望刑措誠難,此非公卿守相貪殘成化之所致邪,羣臣幸得居尊官,食重禄,豈有肯加惻隱於細民,助陛下流教化者邪,志但在營私家,稱賓客,為奸利而已,以苟容曲從為賢,以拱默尸禄為智,謂如臣宣等為愚,陛下擢臣巖穴,誠冀有益豪毛,豈徒欲使臣美食大官,重高門之地哉。高門,殿名。

宋明

太平御覽

[北宋] 977年-984年 電子圖書館

人事部九十二

電子圖書館

諫諍一

電子圖書館
10 諫諍一:
《漢書》曰:上朝東宮,趙談參乘:袁盎伏車前曰:「臣聞天子所與共六尺輿,皆天下豪英,今漢雖之人,陛下獨奈何與刀鋸之餘同載?」於是上笑,下趙談。談泣下車。
又曰:吳王謀反,枚乘諫曰:「夫舉吳以訾于漢,譬由虻蜹之脯群牛,腐肉之齒利劍鋒也。」
又曰:南越自相攻,上欲救之。淮南王上書曰:「臣聞越非有城郭邑里也,處谿谷之間,篁竹之中,習于水斗,便于用舟,地深昧而水險。中國之不知其勢阻而入其地,雖百不當其一。夫賴宗廟之靈,方內大寧,戴白之老不見兵革,民得夫婦相守,子孫相保,陛下之德也。陛下方寸之印,丈二之組,鎮撫方外,不勞一卒,不煩一戰,而威德并行。」
又曰:王吉,字子陽,為昌邑中尉。上疏諫曰:「大王不好書術,而樂逸游,口倦乎叱咤,手苦于轡捶,身勞乎車輿;朝則冒霜露,晝則被塵埃,夏則為大暑之所暴炙,冬則為風寒之所侵薄。以軟脆之玉體,犯勤勞之煩毒。夫廣廈之下,細氈之上,明師居前,勸誦在後,上論唐虞之際,下及殷周之盛,考仁聖之風,習治國之道,欣欣焉發憤忘食,日新厥德,其樂豈徒銜橛之間哉!」
又曰:鮑宣每居位,嘗上書諫:民有七亡而無一得。欲望國安,誠難也;民有七死而無一生,欲望刑厝,誠難也。陛下擢臣巖穴,誠冀有益毫毛,豈徒欲臣美食大官,重高門之地哉!
又曰:龔遂,字少卿,山陽人。以明經為昌邑郎中令,事王賀。王動作不正。遂為人忠厚,剛毅有大節,內諫爭于王,外責傅相,引經義,陳禍福,至于涕泣,蹇蹇亡已。面刺王過,王至掩耳起走,曰:「郎中令善愧人。」及國中皆畏憚焉。王嘗與騮奴宰人游戲飲食,過度,遂入見王,涕泣膝行,左右御皆出涕。王曰:「郎中令何為?」遂曰:「臣痛社稷之危也!」
又曰:張敞為膠東相,王太后數出游獵,敞上書諫曰:「臣聞秦王好淫聲,葉陽后為不聽鄭衛之曲;楚莊好畋獵,樊姬為不食鳥獸之肉。口非惡芳甘,耳非憎絲竹也,所以抑心意,絕嗜欲,將以帥二君而全宗祠也。禮,君母出門則乘輜軿,下堂則從傅姆,進退則鳴玉佩,內飾則結綢繆。此言尊貴所以自斂制,不縱恣之宜也。惟觀覽往古,令后姬有所則。」書奏,后不復出。
又曰:成帝起昌陵,數年不成,復還歸延陵,制度奢大。劉向上書諫曰:「闔廬違禮厚葬,十有餘年,越人發之。秦皇帝葬于驪山之阿,下固三泉,高五十餘丈,周五里,水銀為江海,黃金為鳧雁。珍寶之藏,機械之變,棺槨之麗,宮館之盛,不可勝量。工匠計以萬數。數年之間,被項羽之災,離牧豎之禍。丘壟彌高者,發掘必速。竊為陛下羞之。」上甚感向言,而不能從。
又曰:王莽新即位,恃府庫之富,欲立威。乃拜十二部將率,同時十道并出,窮追匈奴,因分其地,立呼韓邪十五子。莽將嚴尤諫曰:「周宣存時,獫狁內侵,至于涇陽,命將征之,盡境而還。其視戎狄之侵,譬猶蚊虻之螫,馳之而已。故天下稱明,是為中策。漢武帝選將治兵,輕糧深入遠戍,雖有克獲之功,胡輒報之,兵連禍結三十餘年,中國罷耗,匈奴亦創,而天下稱武,是為下策。秦始皇不忍小恥,而輕民力,筑長城之固,延袤萬餘里,轉輸之所行,起于負海,疆境既完,中國內竭,以喪社稷,是為無策。」莽不聽,轉兵轂如故,天下騷動。
又曰:王莽新即位,立威而窮追匈奴,莽將嚴尤諫曰:「今天下遭陽九之厄,比年饑饉,此一難也;不能奉軍糧,二難也;胡地沙鹵,多乏水草,三難也;胡地秋冬甚寒,春夏甚風多,此四難也;輜重自隨,虜徐遁逃,五難也。功必不成。」莽不聽。
又曰:成帝時,王氏擅權,群臣莫敢言,梅福上書諫曰:「昔高祖納善若不及,從諫如轉圜,此高祖所以無敵于天下也。」
又曰:梅乘上書諫吳王曰:「夫以一縷之任,系千鈞之重,上縣之無極之高,下垂之不測之泉,雖甚愚之人,猶知其絕也。」
又曰:谷永上疏諫成帝曰:「臣聞三代之所以隕社稷,皆由婦人與群惡,愿陛下追觀夏、商、周、秦所失也。」
又曰:伍被楚人,諫淮南王曰:「昔伍子胥諫吳王,吳王不用,乃曰:臣今見麋鹿游姑蘇之臺也。今臣亦將見宮中生荊棘,露沾衣也。」因流涕而起。

共4段落。第1頁,共1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