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Facebook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Twitter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新浪微博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豆瓣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中國哲學書電子化計劃
檢索內容:
檢索範圍: 檢索類型: 段落
條件1: 提到 「汎彼柏舟在彼中河,髧彼兩髦實維我儀」 符合次數:4.
共4段落。第1頁,共1頁。

先秦兩漢

相關資源

經典文獻

相關資源

詩經

[西周 (公元前1046年 - 公元前771年)]
提到《詩經》的書籍 電子圖書館
資料來源
相關資源
[又名:《詩》]

國風

提到《國風》的書籍 電子圖書館

鄘風

提到《鄘風》的書籍 電子圖書館

柏舟

電子圖書館
1 柏舟:
汎彼柏舟、在彼中河。
髧彼兩髦、實維我儀。
之死矢靡它。
母也天只、不諒人只。

2 柏舟:
汎彼柏舟、在彼河側。
髧彼兩髦、實維我特。
之死矢靡慝。
母也天只、不諒人只。

漢代之後

宋明

太平御覽

[北宋] 977年-984年 電子圖書館

人事部八十

電子圖書館

貞女上

電子圖書館
1 貞女上:
《毛詩》曰:《漢廣》,德廣所及也。文王之道,被于南國,美化行乎江漢之域,無思犯禮,求而不可得。「南有喬木,不可休息。漢有游女,不可求思。漢之廣矣,不可泳思。江之永矣,不可方思。」
又曰:《行露》,召伯聽訟也。衰亂之俗微,貞信之教興,強暴之男不能侵陵貞女也。「誰謂雀無角,何以空我屋?誰謂女無家,何以速我獄?雖速我獄,室家不足。」
又曰:《柏舟》,共姜自誓也。衛世子共伯早死,其妻守義,父母欲奪而嫁之。誓而弗許,故作是詩以絕之也。「泛彼柏舟,在彼中河。髡彼兩髦,實惟我儀。之死矢靡它!母也天只,不諒人只。

太平廣記

[北宋] 977年-984年 電子圖書館

雜傳記九

電子圖書館

靈應傳

電子圖書館
1 靈應傳:
涇州之東二十里,有故薛舉城,城之隅有善女湫,廣袤數里,蒹葭叢翠。古木蕭踈。其水湛然而碧,莫有測其淺深者,水族靈怪,往往見焉,鄉人立祠於旁。曰九娘子神。歲之水旱祓禳,皆得祈請焉。又州之西二百餘里。朝那鎮之北,有湫神。因地而名。曰朝那神。其肸蠁靈應。則居善女之右矣,乾符五年,節度使周寶在鎮日,自仲夏之初。數數有雲氣,狀如奇峰者,如美女者,如鼠如虎者,由二湫而興,至於激迅風,震雷電,發屋拔樹,數刻而止。傷人害稼,其數甚多。寶責躬勵己,謂為政之未敷,致陰靈之所譴也。至六月五日,府中視事之暇,昏然思寐,因解巾就枕。寢猶未熟,見一武士冠鍪被鎧,持鉞而立於階下,曰:「有女客在門,欲申參謁,故先聽命。」寶曰:「爾為誰乎。曰:「某即君之閽者,效役有年矣。」寶將詰其由,已見二青衣歷階而昇,長跪於前曰:「九娘子自郊墅特來告謁,故先使下執事致命於明公。」寶曰:「九娘子非吾通家親戚,安敢造次相面乎。言猶未終,而見祥雲細雨,異香襲人。俄有一婦人,年可十七八,衣裙素淡,容質窈窕,憑空而下,立庭廡之間。容儀綽約,有絕世之貌。侍者十餘輩。皆服飾鮮潔,有如妃主之儀。顧步徊翔,漸及臥所。寶將少避之。以候其意。侍者趨進而言曰:「貴主以君之高義,可申誠信之託,故將冤抑之懷,訴諸明公。明公忍不救其急難乎。寶遂命昇階相見,賓主之禮,頗甚肅恭。登榻而坐,祥煙四合,紫氣充庭,歛態低鬟,若有憂戚之貌。寶命酌醴設饌,厚禮以待之。俄而歛袂離席,逡巡而言曰:「妾以寓止郊園,綿歷多祀,醉酒飽德,蒙惠誠深。雖以孤枕寒床,甘心沒齒。㷀嫠有託。負荷逾多。但以顯晦殊途,行止乖互。今乃迫於情禮,豈暇緘藏。倘鑒幽情,當敢披露。」寶曰:「願聞其說。所冀識其宗系。苟可展分。安敢以幽顯為辭。君子殺身以成仁,狥其毅烈;蹈赴湯火,旁雪不平,乃寶之志也。」對曰:「妾家世會稽之鄮縣,卜築於東海之潭,桑榆墳隴。百有餘代。其後遭世不造,瞰室貽災,五百人皆遭庾氏焚炙之禍。纂紹幾絕,不忍戴天,潛遁幽巖,沈冤莫雪。至梁天監中,武帝好奇,召人通龍宮,入枯桑島,以燒燕奇味,結好於洞庭君寶藏主第七女,以求異寶。尋聞家仇庾毗羅,自鄮縣白水郎,棄官解印,欲承命請行,陰懷不道。因使得入龍宮,假以求貨,覆吾宗嗣,賴杰公敏鑒,知渠挾私請行,欲肆無辜之害,慮其反貽伊戚,辱君之命。言於武帝,武帝遂止,乃令合浦郡落黎縣歐越羅子春代行。妾之先宗,羞共戴天,慮其後患,乃率其族,韜光滅跡,易姓變名,避仇於新平真寧縣安村。披榛鑿穴,築室於茲,先人弊廬,殆成胡越。今三世卜居,先為靈應君,尋受封應聖侯;後以陰靈普濟,功德及民,又封普濟王,威德臨人,為世所重。妾即王之第九女也,笄年配於象郡石龍之少子。良人以世襲猛烈,血氣方剛,憲法不拘,嚴父不禁,殘虐視事,禮教蔑聞。未及朞年。果貽天譴,覆宗絕嗣,削跡除名。唯妾一身,僅以獲免,父母抑遣再行,妾終違命。王侯致聘,接軫交轅,誠願既堅,遂欲自劓。父母怒其剛烈,遂遣屏居於茲土之別邑,音問不通,於今三紀。雖慈顏未復。溫凊久違。離羣索居。甚為得志。近年為朝那小龍,以季弟未婚,潛行禮聘,甘言厚幣,峻阻復來。滅性毀形,殆將不可。朝那遂通好於家君,欲成其事,遂使其季弟權徙居於王畿之西,將質於我王,以成姻好。家君知妾之不可奪,乃令朝那縱兵相逼。妾亦率其家僮五十餘人。付以兵仗,逆戰郊原。衆寡不敵。三戰三北,師徒倦弊,掎角無怙。將欲收拾餘燼。背城借一,而慮晉陽水急,臺城火炎。一旦攻下,為頑童所辱,縱沒於泉下,無面石氏之子。故《詩》云。汎彼栢舟。在彼中河。髮彼兩髦。實維我儀。之死矢靡他。母也天只。不諒人只。此衛世子孀婦自誓之詞。又云。誰謂鼠無牙,何以穿我墉。誰謂女無家,何以速我訟。雖速我訟,亦不女從。此邵伯聽訟,衰亂之俗微。「微」原作「興」,據陳校本改。貞信之教興。「興」原作「微」,據陳校本改。強暴之男,不能侵凌貞女也。今則公之教,可以精通顯晦。晦字原闕。據明鈔本補。貽範古今。貞信之教,故不為姬奭之下者。幸以君之餘力。少假兵鋒,挫彼兇狂,存其鰥寡。成賤妾終天之誓,彰明公赴難之心。輒具志誠,幸無見阻。」寶心雖許之,訝其辨博,欲拒以他事,以觀其詞,乃曰:「邊徼事繁,煙塵在望,朝廷以西郵陷虜。蕪沒者三十餘州。將議舉戈,復其土壤,曉夕恭命,不敢自安。匪夕伊朝,前茅即舉。空多憤悱,未暇承命。」對曰:「昔者楚昭王以方城為城,漢水為池,盡有荊蠻之地。籍父兄之資,強國外連,三良內助。而吳兵一舉,鳥迸雲奔,不暇嬰城,迫於走兔,寶玉遷徙,宗社凌夷,萬乘之靈,不能庇先王之朽骨。至申胥乞師於嬴氏,血淚污於秦庭,七日長號,晝夜靡息。秦伯憫其禍敗,竟為出師,復楚退吳,僅存亡國。況芊氏為春秋之強國,申胥乃衰楚之大夫,而以矢盡兵窮,委身折節,肝腦塗地,感動於強秦。矧妾一女子,父母斥其孤貞,狂童凌其寡弱,綴旒之急,安得不少動仁人之心乎。寶曰:「九娘子靈宗異派,呼吸風雲,蠢爾黎元,固在掌握。又焉得示弱於世俗之人,而自困如是者哉。對曰:「妾家族望,海內咸知。只如彭蠡洞庭,皆外祖也;陵水羅水,皆中表也。內外昆季。百有餘人。散居吳越之間,各分地土。咸京八水,半是宗親。若以遣一介之使,飛咫尺之書,告彭蠡洞庭,召陵水羅水,率維揚之輕銳。徵八水之鷹揚。然後檄馮夷,說巨靈,鼓子胥之波濤,混陽侯之鬼怪,鞭驅列缺,指揮豐隆,扇疾風。飜暴浪。百道俱進,六師鼓行,一戰而成功。則朝那一鱗。立為虀粉。涇城千里,坐變污瀦。言下可觀,安敢謬矣。頃者涇陽君與洞庭外祖,世為姻戚。後以琴瑟不調,棄擲少婦,遭錢塘之一怒,傷生害稼,懷山襄陵,涇水窮鱗。尋斃外祖之牙齒,今涇上車輪馬跡猶在,史傳具存,固非謬也。妾又以夫族得罪於天,未蒙上帝昭雪,所以銷聲避影,而自困如是。君若不悉誠款,終以多事為詞,則向者之言,不敢避上帝之責也。」寶遂許諾,卒爵撤饌,再拜而去。寶及晡方寤,耳聞目覽,恍然如在。

共4段落。第1頁,共1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