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Facebook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Twitter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新浪微博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豆瓣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中國哲學書電子化計劃
檢索內容:
檢索範圍: 檢索類型: 段落
條件1: 提到 「致虛極,守靜篤」 符合次數:9.
共9段落。第1頁,共1頁。

先秦兩漢

相關資源

道家

相關資源

道德經

[戰國 (公元前475年 - 公元前221年)]
提到《道德經》的書籍 電子圖書館
資料來源
相關資源
[又名:《老子》]

16 道德經:
致虛極,守靜篤。萬物並作,吾以觀復。夫物芸芸,各復歸其根。歸根曰靜,是謂復命。復命曰常,知常曰明。不知常,妄作凶。知常容,容乃公,公乃王,王乃天,天乃道,道乃久,沒身不殆。

文子

[東漢 - 晉] 212年-231年
提到《文子》的書籍 電子圖書館
相關資源
[又名:《通玄真經》]

道原

提到《道原》的書籍 電子圖書館
4 道原:
老子曰:聖人忘乎治人,而在乎自理。貴忘乎勢位,而在乎自得,自得即天下得我矣;樂忘乎富貴,而在乎和,知大己而小天下,幾於道矣。故曰:「至虛極也,守靜篤也,萬物並作,吾以觀其復。」夫道者,陶冶萬物,終始無形,寂然不動,大通混冥,深閎廣大不可為外,折毫剖芒不可為內,無環堵之宇,而生有無之間也。真人體之以虛無、平易、清靜、柔弱、純粹素樸,不與物雜,至德天地之道,故謂之真人。真人者,大己而小天下,貴治身而賤治人,不以物滑和,不以欲亂情,隱其名姓,有道則隱,無道則見,為無為,事無事,知不知也,懷天道,包天心,噓吸陰陽,吐故納新,與陰俱閉,與陽俱開,與剛柔卷舒,與陰陽俯仰,與天同心,與道同體;無所樂,無所苦,無所喜,無所怒,萬物玄同,無非無是。夫形傷乎寒暑燥濕之虐者,形究而神杜,神傷於喜怒思慮之患者,神盡而形有餘。故真人用心,杖性依神,相扶而得終始,是以其寢不夢,覺而無憂。孔子問道。老子曰:正汝形,一汝視,天和將至;攝汝知,正汝度,神將來舍,德將為汝容,道將為汝居。瞳子,若新生之犢,而無求其故,形若枯木,心若死灰,真其實知而不以曲故自持,恢恢無心可謀,「明白四達,能無知乎?」

老子河上公章句

電子圖書館

道經

電子圖書館

歸根

電子圖書館
1 歸根:
致虛極,得道之人,捐情去欲,五內清靜,至於虛極。守靜篤,守清靜,行篤厚。萬物並作,作,生也。萬物並生也。吾以觀復。言吾以觀見萬物無不皆歸其本也。人當念重其本也。夫物芸芸,芸芸者,華葉盛也。各復歸其根,言萬物無不枯落,各復反其根而更生也。歸根曰靜,靜謂根也。根安靜柔弱,謙卑處下,故不復死也。是謂復命。言安靜者是為復還性命,使不死也。復命曰常。復命使不死,乃道之所常行也。知常曰明;能知道之所常行,則為明。不知常,妄作凶。不知道之所常行,妄作巧詐,則失神明,故凶也。知常容,能知道之所常行,去情忘欲,無所不包容也。容乃公,無所不包容,則公正無私,眾邪莫當。公乃王,公正無私,可以為天下王。治身正則形一,神明千萬,共湊其躬也。王乃天,能王,德合神明,乃與天通。天乃道,德與天通,則與道合同也。道乃久。與道合同,乃能長久。沒身不殆。能公能王,通天合道,四者純備,道德弘遠,無殃無咎,乃與天地俱沒,不危殆也。

雜家

相關資源

淮南子

[西漢 (公元前206年 - 9年)]
提到《淮南子》的書籍 電子圖書館
資料來源
相關資源
[又名:《淮南》, 《鴻烈》]

道應訓

提到《道應訓》的書籍 電子圖書館
47 道應訓:
尹需學御,三年而無得焉。私自苦痛,常寢想之。中夜,夢受秋駕于師。明日往朝,師望之,謂之曰:「吾非愛道於子也,恐子不可予也。今日教子以秋駕。」尹需反走,北面再拜曰:「臣有天幸,今夕固夢受之。」故老子曰:「致虛極,守靜篤,萬物並作,吾以觀其複也。

出土文獻

郭店

老子甲

13 老子甲:
至虛恒也;守沖篤也。萬物方作,居以顧復也。天道云云,各復其根。

馬王堆

老子甲

老子甲道經

16 老子甲道... :
至虛極也,守情表也。萬物旁作,吾以觀其復也。天物雲雲,各復歸於其□,□□。情,是胃復命。復命,常也;知常,明也;不知常,㠵。㠵作凶。知常容,容乃公,公乃王,王乃天,天乃道,□□□沕身不怠。

老子乙

老子乙道經

16 老子乙道... :
至虛極也,守靜督也。萬物旁作,吾以觀其復也。天物𥘟𥘟,各復歸於其根,曰靜。靜,是胃復命。復命,常也;知常,明也;不知常,芒;芒,作凶;知常容,容乃公,公乃王,□□天,天乃道,道乃沒身不殆。

漢代之後

宋明

太平御覽

[北宋] 977年-984年 電子圖書館

道部十

電子圖書館

養生

電子圖書館
33 養生:
《集仙錄》曰:凡動作視息,飲食語言,好惡是非,人各有歲月日時,隨其所屬,以定其分,此物理之常數也。身有應敗之患,神有應散之期,命有必盡之勢。夫神在則人,神去則尸,蓋由嗜欲亂心,不能忘色味之適。夫修其道者,在適而無累,和而常通,善惡各報報應之理,毫厘無失。長生之本,惟善為基,人生天地間,各成其性。夫氣清者聰明賢達,氣濁者凶虐癡憨,氣剛者高嚴壯烈,氣柔者慈仁淳篤。夫明者伏其性以延命,闇者恣其欲而傷性。性者命之原,命者生之根,勉而修之,所以營生以養其性,守神以養其命。人之生也,皆由於神,神鎮則生,神斷則死。所以積氣為精,積精為神。故仙者內求,內密則道來;真者修寂,修靜則合真。神者須積感則靈通,常能守一,則仙近矣,則與天地共寄於太無中矣。又能洞靈體無,則太無共寄於寂寥中矣。能洞寂則聽視不聞見,與道冥矣。道者靈通之至真也,術丈變化之伎玄也。道無形,因術以濟人;人之有靈,因修而契道。道之要者,在深簡易之功。術之秘者,惟藥與氣也。上士服之,升為仙官;中士服之,棲集昆侖;下士服之,長生人間。於是太一元君述還丹金液之要,行於世。
又曰:木公金母者,二氣之祖宗,陰陽之原本,仙真之主宰,造化之元先。凝氣成真,與道合體,且氣之彌綸天地,經營動植,在人為人,在物為物,發大蘊,散無窮。性發乎天而命成乎人。立之者天,行之者道。玄老云致虛極,守靜篤,萬物將自復,復謂歸于道而常存也。長久之要者,天保其玄,地守其物,人養其氣。
又曰:商王聞彭祖有道,拜為大夫。每稱疾閑居,不預政事。服云母粉麋鹿角水掛。常有少容,性深靜,不自言有道。王詣問,莫之告。王於掖庭立華屋紫閤,使祖居之。問延年益壽之道,答曰:「欲登天上補仙官者,當服元君太一金丹。此道至大,其次當愛精養神,服食草藥,可以長生;其次陰陽運氣,導養屈伸,使百節氣行,關機無滯,此可以無使病所侵。思神念真,坐忌煉液,皆可以令人長壽。若溯流補腦之要,此甚難行。有懷棘履刃之危,又非王之所為也。吾所聞淺薄,道止於此,不足宣傳,人生於世,但養之得宜,可至百餘歲。不反此者,是皆傷之也。大醉、大喜、大怒、大溫、大寒、大勞、大極,皆傷也。至樂至憂,至畏至怖,至撓至躁,至奢至淫,皆傷也;甚饑甚渴,甚思甚慮,皆傷也;久坐、久立、久臥、久行,皆傷也。寒溫得節,饑飽適宜,無思無為,惟清惟靜,此可與言修身耳。己得其壽,復養之得宜,則宜長壽,但要莫傷也。冬溫夏涼,不失四時之和者,所以適身也。美色曼態,不至思欲之感者,所以通神也。車服威儀,知足不求者,所以一其志也。八音五色,不至耽溺者,所以導心也。凡此之物,本以養人,人之不能斟酌得中,反以為患。故聖賢垂戒,懼下才者溺之流遁忘返,用之失所。故修道之士,皆令禁之,欲以檢制之易也,亦由水火,用之過當反為害耳。人不知經脈損,血氣不足,內理空疏,髓腦不實,體己先病,故為外物所犯,因風寒酒欲以發之。若本充實,豈有病邪?凡遠思羨愿傷人也,憂恚悲哀,人情過樂,忿怒不解,汲汲所愛,戚戚所患,寒溫失節,陰陽不交,皆所傷也。男女相成,猶天地相生也,所以導養神氣,使人不失其和。天地晝離而夜合,一歲三百六十交,故四時均而萬物生,生成不知窮極,所以天不失其動,地不失其和,物不失其生,而能長久也。人不能法天地而有常,減衣絕食,自取死病,愚之甚也。去此修攝節宣之外,則有服元和之氣,得其道則邪不能入,此理身之本也。其餘含景思神,歷藏導引,吞餌服御之事千七百餘條。及四時首月,責己謝過,臥起早晏之法,可以教初學之士,引進向善之門,漸正其心而徐息其罪咎,非便能致人得道也。若血脈枯竭,神氣凋敗,豈鬼神念真而能守之,固未知其益矣。此由凡人為道而求其末,不務其本也。」
又曰:內不養神,外勞其形,元精漸虛,神氣困竭。而晝夜服勤,讀誦經訣,此亦尾嫳也。諸經萬三千首,皆示以始涉之門庭耳。商王具授諸要,行彭祖之亦壽,但不能戒其淫欲耳。

太平廣記

[北宋] 977年-984年 電子圖書館

女仙一

電子圖書館

雲華夫人

電子圖書館
1 雲華夫人:
雲華夫人,王母第二十三女,太真王夫人之妹也。名瑤姬。受徊風混合萬景鍊神飛化之道。嘗東海遊還,過江上,有巫山焉。峯巖挺拔。林壑幽麗,巨石如壇,留連久之。時大禹理水,駐山下。大風卒至,崖振谷隕不可制。因與夫人相值,拜而求助。即敕侍女,授禹策召鬼神之書,因命其神狂章、虞余、黃魔、大翳、庚辰、童律等。助禹斵石疏波。決塞導阨,以循其流。禹拜而謝焉。禹嘗詣之。崇巘之巔。顧盼之際,化而為石。或倐然飛騰。散為輕雲,油然而止,聚為夕雨;或化遊龍,或為翔鶴,千態萬狀,不可親也。禹疑其狡獪怪誕,非真仙也,問諸童律。律曰:「天地之本者道也,運道之用者聖也,聖之品次,真人仙人也。其有禀氣成真,不修而得道者,木公、金母是也。蓋二氣之祖宗、陰陽之原本、仙真之主宰、造化之元光。雲華夫人,金母之女也。昔師三元道君,受上清寶經,受書於紫清闕下,為雲華上宮夫人。主領教童真之士,理在玉英之臺,隱見變化,蓋其常也。亦由凝氣成真,與道合體,非寓胎禀化之形,是西華少陰之氣也。且氣之彌綸天地,經營動植,大包造化,細入毫髮。在人為人,在物為物,豈止於雲雨龍鶴,飛鴻騰鳳哉。禹然之,後往詣焉,忽見雲樓玉臺,瑤宮瓊闕森然,既靈官侍衛,不可名識。獅子抱關,天馬啟塗,毒龍電獸,八威備軒,夫人宴坐于瑤臺之上。禹稽首問道。召禹使坐而言曰。夫聖匠肇興,剖大混之一樸,發為億萬之體。發大蘊之一苞,散為無窮之物。故步三光而立乎晷景,封九域而制乎邦國,刻漏以分晝夜,寒暑以成歲紀,兌離以正方位,山川以分陰陽,城廓以聚民。器械以衛衆。輿服以表貴賤,禾黍以備凶歉。凡此之制,上禀乎星辰,而取法乎神真,以養有形之物也。是故日月有幽明,生殺有寒暑,雷震有出入之期,風雨有動靜之常。清氣浮乎上。而濁衆散于下。廢興之數,治亂之運,賢愚之質,善惡之性,剛柔之氣,壽夭之命,貴賤之位,尊卑之叙,吉凶之感,窮達之期,此皆禀之於道,懸之于天,而聖人為紀也。性發乎天而命成乎人。立之者天,行之者道。道存則有,道去則非。道無物不可存也,非修不可致也。玄老有言,致虛極,守靜篤,萬物將自復。復謂歸於道而常存也。道之用也,變化萬端而不足其一,是故天參玄玄,地參混黃,人參道德。去此之外,非道也哉。長久之要者,天保其玄,地守其物,人養其氣,所以全也。則我命在我,非天地殺之,鬼神害之,失道而自逝也。志乎哉,勤乎哉,子之功及於物矣,勤逮於民矣,善格乎天矣,而未聞至道之要也。吾昔於紫清之闕受書,寶而勤之,我師三元道君曰,上真內經,天真所寶,封之金臺。佩入太微,則雲輪上往,神武抱關,振衣瑤房,遨宴希林,左招仙公,右棲白山,而下眄太空。汎乎天津,則乘雲騁龍,遊此名山,則真人詣房,萬人奉衛,山精伺迎。動有八景玉輪,靜則宴處金堂。亦謂之太上玉佩金璫之妙文也。汝將欲越巨海而無飈輪。渡飛砂而無雲軒。陟阨塗而無所轝。涉泥波而無所乘,陸則困於遠絕,水則懼於漂淪,將欲以導百谷而濬萬川也。危乎悠哉,太上愍汝之至,亦將授以靈寶真文,陸策虎豹,水制蛟龍,斷馘千邪,檢馭群凶,以成汝之功也。其在乎陽明之天也。吾所授寶書,亦可以出入水火,嘯叱幽冥,收束虎豹,呼召六丁。隱淪八地。顛倒五星,久視存身,與天相傾也。」因命侍女陵容華出丹玉之笈,開上清寶文以授,禹拜受而去,又得庚辰、虞余之助,遂能導波決川,以成其功,奠五岳,別九州,而天錫玄珪,以為紫庭真人。其後楚大夫宋玉,以其事言於襄王,王不能訪道要以求長生。築臺於高唐之舘。作陽臺之宮以祀之,宋玉作神仙賦以寓情,荒淫穢蕪。高真上仙,豈可誣而降之也。有祠在山下,世謂之大仙,隔岸有神女之石,即所化也。復有石天尊神女壇,側有竹,垂之若篲。有稿葉飛物着壇上者。竹則因風掃之,終瑩潔不為所污。楚人世祀焉。出《集仙錄》

共9段落。第1頁,共1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