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Facebook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Twitter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新浪微博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豆瓣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中國哲學書電子化計劃
檢索內容:
檢索範圍: 檢索類型: 段落
條件1: 提到 「楚子將圍宋」 符合次數:14.
共14段落。第1頁,共2頁。 跳至頁1 2

先秦兩漢

相關資源

史書

相關資源

春秋左傳

[戰國] 公元前468年-公元前300年
提到《春秋左傳》的書籍 電子圖書館
相關資源
[又名:《左傳》, 《左氏傳》, 《春秋傳》, 《左》]

僖公

電子圖書館

僖公二十七年

電子圖書館
2 僖公二十... :
二十七年,春,杞桓公來朝,用夷禮,故曰子,公卑杞,杞不共也。
夏,齊孝公卒,有齊怨,不廢喪紀,禮也。
秋,入杞,責無禮也。
楚子將圍宋,使子文治兵於睽,終朝而畢,不戮一人,子玉復治兵於蒍,終日而畢,鞭七人,貫三人耳,國老皆賀子文,子文飲之酒,蒍賈尚幼,後至,不賀,子文問之,對曰,不知所賀,子之傳政於子玉,曰以靖國也,靖諸內而敗諸外,所獲幾何,子玉之敗,子之舉也,舉以敗國,將何賀焉,子玉剛而無禮,不可以治民,過三百乘,其不能以入矣,苟入而賀,何後之有。
冬,楚子及諸侯圍宋,宋公孫固如晉告急,先軫曰,報施救患,取威定霸,於是乎在矣,狐偃曰,楚始得曹,而新昏於衛,若伐曹衛,楚必救之,則齊宋免矣,於是乎蒐于被廬,作三軍,謀元帥,趙衰曰,郤縠可,臣亟聞其言矣,說禮樂而敦詩書,詩書,義之府也,禮樂,德之則也,德義,利之本也,夏書曰,賦納以言,明試以功,車服以庸,君其試之,乃使郤縠將中軍,郤溱佐之,使狐偃將上軍,讓於狐毛而佐之,命趙衰為卿,讓於欒枝,先軫,使欒枝將下軍,先軫佐之,荀林父御戎,魏犨為右,晉侯始入而教其民,二年,欲用之,子犯曰,民未知義,未安其居,於是乎出定襄王,入務利民,民懷生矣,將用之,子犯曰,民未知信,未宣其用,於是乎伐原以示之信,民易資者,不求豐焉,明徵其辭,公曰,可矣乎,子犯曰,民未知禮,未生其共,於是乎大蒐以示之禮,作執秩以正其官,民聽不惑,而後用之,出穀戍,釋宋圍,一戰而霸,文之教也。

宣公

電子圖書館

宣公十四年

電子圖書館
1 宣公十四... :
十有四年,春,衛殺其大夫孔達,夏,五月,壬申,曹伯壽卒。
晉侯伐鄭。
秋,九月,楚子圍宋。
葬曹文公。
冬,公孫歸父會齊侯于穀。

2 宣公十四... :
十四年,春,孔達縊而死,衛人以說于晉,而免,遂告于諸侯曰,寡君有不令之臣達,構我敝邑于大國,既伏其罪矣,敢告,衛人以為成勞,復室其子,使復其位。
夏,晉侯伐鄭,為邲故也,告於諸侯,蒐焉而還,中行桓子之謀也,曰,示之以整,使謀而來,鄭人懼,使子張代子良于楚,鄭伯如楚,謀晉故也,鄭以子良為有禮,故召之。
楚子使申舟聘于齊,曰,無假道于宋,亦使公子馮聘于晉,不假道于鄭,申舟以孟諸之役惡宋,曰,鄭昭,宋聾,晉使不害,我則必死,王曰,殺女,我伐之。見犀而行。及宋,宋人止之,華元曰,過我而不假道,鄙我也,鄙我,亡也,殺其使者,必伐我,伐我,亦亡也,亡一也,乃殺之,楚子聞之,投袂而起,屨及於窒皇,劍及於寢門之外,車及於蒲胥之市,秋,九月,楚子圍宋。
冬,公孫歸父會齊侯于穀,見晏桓子,與之言魯樂,桓子告高宣子,曰,子家其亡乎,懷於魯矣,懷必貪,貪必謀人,謀人,人亦謀己,一國謀之,何以不亡。
孟獻子言於公曰,臣聞小國之免於大國也,聘而獻物,於是有庭實旅百,朝而獻功,於是有容貌,采章,嘉淑,而有加貨,謀其不免也,誅而薦賄,則無及也,今楚在宋,君其圖之,公說。

春秋穀梁傳

[西漢 (公元前206年 - 9年)]
提到《春秋穀梁傳》的書籍 電子圖書館
[又名:《穀梁傳》, 《穀梁》]

宣公

電子圖書館

宣公十四年

電子圖書館
3 宣公十四... :
秋,九月,楚子圍宋。葬曹文公。

春秋公羊傳

[西漢 (公元前206年 - 9年)]
提到《春秋公羊傳》的書籍 電子圖書館
[又名:《公羊傳》, 《公羊》]

宣公

電子圖書館

宣公十四年

電子圖書館
4 宣公十四... :
秋,九月,楚子圍宋。

漢代之後

宋明

太平御覽

[北宋] 977年-984年 電子圖書館

居處部十

電子圖書館

門上

電子圖書館
17 門上:
又《襄二年》王叔之宰曰:「蓽門圭竇之人而皆陵其上,難為上矣。」蓽門,柴門,閨竇小戶穿壁,上銳下方,狀如圭。
又曰:新作南門,書不時也。注:本名稷門,公吏高之,改高門也。
又曰:鄭大水,龍斗於時門之外洧淵。
又曰:公及邾師戰,敗績。邾人獲公胄,懸諸魚門。杜預曰:魚門,邾城門。
又曰:楚子囊圍宋,門于桐門。
又曰:楚子為陳夏氏亂,遂入陳,殺夏徵舒,轘諸栗門。轘,車裂也,栗門,陳城門也。

兵部十三

電子圖書館

機略一

電子圖書館
2 機略一:
《左傳》曰:齊侯登巫山以望晉師,晉人使司馬斥山澤之險,雖所不至,必旆而疏陣之。使乘車者左實右偽,以旆先,輿曳而從之以揚塵。齊侯見之,畏其眾也,乃脫歸。齊師夜遁。師曠告晉侯曰:「鳥烏之聲樂,齊師其。」邢伯告中行伯曰:「有班馬之聲,齊師其遁。」邢伯,楚中行伯之。
又曰:吳從楚師,及清發,將擊之。夫概謂王曰:「困獸猶斗,況人乎?若知不免而致死,必敗我。使先濟者知免,後者慕之,蔑有斗心,半濟而後可擊也。」從之。又敗之。楚人為食,吳人及之,奔,食而從之。
又曰:鄭人侵衛牧,以報東門之役。衛人以燕師伐鄭。鄭將祭足、原繁、泄駕以三軍軍其前,使曼伯子元潛軍軍其後。燕人畏鄭三軍而不虞制人。鄭二公子以制人敗燕師于北制。君子曰:「不備不虞,不可以師。」
又曰:宋襄公及楚人戰于泓。宋人既成列,楚人未既濟。未盡渡泓水也。司馬子魚曰:「彼眾我寡,及其未既濟也請擊之。」公曰:「不可。」既濟而未成列,又以告。公曰:「未可。」既陣而後擊之,宋師敗績。公傷股,門官殲焉。國人皆咎公。公曰:「君子不重傷,不擒二毛。二毛,頭白有二色者也。古之為軍也,不以阻隘也。不因阻擊以求勝。寡人雖亡國之余,宋,商紂之後也。不鼓不成列。」子魚曰:「君未知戰。勍敵之人隘而不成列,天贊我也。勍,強也。言楚在險隘,不得陳列,天所以佐宋也。阻而鼓之,不亦可乎?猶有懼焉。雖因阻隘之,猶恐不勝也。且今之勍者,皆吾敵也。雖及胡耇,獲則取之,何有於二毛?今之勍者,謂與吾競者也。胡耇,元老之稱也,耇音茍。明恥教戰,求殺敵也,」明設刑戮,以恥不果也。傷未及死,如何勿重?言尚能害已也。若愛重傷,則如勿傷;愛其二毛,則如服焉。言茍不欲傷殺敵人,則本可不須斗也。三軍以利用也,為利興也。金鼓以聲氣也,鼓以佐士眾之聲氣也。利而用之,阻隘可也,聲盛致志,鼓儳可也。「儳,巖未整陣也,儳,音讒。《通典》曰:宋公違之而敗也。
又曰:越伐吳,吳子御于笠澤,夾水而陣,越為左右勾卒,勾卒伍伍相,著別為左右屯也。勾音鉤。使夜或左或右,鼓噪而進。吳師分以御之。越以三軍潛涉,當吳中軍而鼓之,吳師大亂,遂敗之。左右勾卒為聲勢以分吳,而三軍精卒并力擊其中軍,故得勝。《吳越春秋》:越伐吳,起軍於江南,乃分兵為左右軍將,有私卒六千人為中軍,日昏,乃令左軍含枚,泝江五里;右軍含枚,沿江五里。夜半鳴鼓,吳師聞之,大駭曰:「越人來攻我乎?」因分其軍為二陣拒越。越王乃以其以中軍銜枚潛涉,不鼓不噪,以襲攻之,吳師大敗。此與左氏傳事同小異,故附于此。
又曰:吳子闔廬問於伍員曰:「初,而言伐楚,余知其可也,而恐其使余往也。又惡人之有余之功也。今余將自有之矣,伐楚何如?」對曰:「楚執政眾而乖,莫適任患。適音的。若為三師以隸焉,隸,猶勞也。一師至,彼必皆出。彼出則歸,彼歸則出,楚必道敝。罷弊于道。亟隸以罷之,亟,數也,音器。肄音羊至切。多方以誤之,既罷音疲。而後以三軍繼之,必大克之。」闔廬從之。楚於是乎始病,終於吳師入郢。郢,楚都也。
又曰:吳伐越,越子勾踐御之,陣于槜李。槜,將遂切。勾踐患吳之整也,使死士再擒焉,不動。使敢死之士往,輒為吳師所擒,欲使吳師亂取之,而吳不動。使罪人三行,屬劍於頸,以劍注勁。行,戶郎切。而辭曰:「二君有理,理,軍旅也。臣幹旗鼓,犯軍令也。不敏於君之行前,不敢逃刑,將歸死。」遂自剄也。師屬之目,越子因而伐之,大敗吳師。
又曰:楚子圍宋,晉侯將救之,大夫先軫曰:「報施救患,取威定霸,於是乎在矣。」狐偃曰:「楚始得曹而新婚於衛,若伐曹、衛,楚必救之,則宋免矣。」從之而解。
又曰:晉楚戰于城濮,楚將子玉從晉師。晉師陣于莘北,胥臣以下軍之佐當陳、蔡。子玉以若敖之六卒將中軍,曰:「今日必無晉矣。」斗宜申將左,斗勃將右。晉裨將胥臣蒙馬以虎皮,先犯陳、蔡。陳、蔡奔,楚右師潰。陳、蔡屬楚右師。狐毛設二旆而退之。旆,大旆也。又建一旆而退,使若大將稍卻也。欒枝使輿曳柴而偽遁,曳柴起塵,詐為眾走。楚師馳之。原軫、郤溱以中軍公族橫擊之。公族,公所師之軍。狐毛、狐偃以上軍夾攻子西,楚左師潰。楚師敗績。子玉收其卒而止,故不敗。晉師三日館穀。館,舍也。食楚軍谷三日也。
又曰:楚將斗廉帥師及巴師圍鄾。音憂。鄧養甥𨈭甥,音男。帥師救鄾。三逐巴師,不克。斗廉衡陣其師于巴師之中,以戰,而北。衡,橫也。分巴師為二部,斗廉橫陣于其間,以與鄧師戰而偽北。北,走。鄧人逐知,背巴師而夾攻之。楚師偽走,鄧師逐之,背巴師。巴師攻之,楚師自前與戰也。鄧師大敗,鄾人宵潰。宵,夜。
又曰:晉師伐秦,秦人毒涇上流,師人多死。
又曰:楚師伐吳,鍼音針。尹固與王同舟,王使執燧象以奔吳師。燒火燧系象尾,使赴吳師驚之。鍼,職深切。
又曰:時邾人城翼,翼,邾邑也。還,將自離姑。離姑,邾邑也。從離姑則道經魯之武城也。大夫公孫鉏曰:「魯將御我。」欲自武城還,循山而南。至武城而還,依山南行不欲過武城。鉏,助魚切。大夫徐鉏、丘弱、茅地二子邾大夫。曰:「道下遇雨,而將不出,是不歸也。」謂此道下山濕。遂自離姑。遂過武城。武城人塞其前,以兵塞其前道。斷其後之木而弗殊。邾師過之,乃推而蹶之。遂取邾師。推,士追切。蹶其月切。
又曰:晉將陽處父侵蔡,父,音甫。楚將子上救之,與晉師夾泜而軍。泜,直利切。處父患之,使謂子上曰:「吾聞之,文不犯順,武不違敵。子若欲戰,則吾退舍,子濟而陣,欲避楚,使渡成陣而後戰。遲速惟命,不然紓我。紓,緩。老師費財,亦無益也。」乃駕以待。子上欲涉,大孫伯曰:「不可。晉人無信,半涉而薄我,悔敗何及,不如紓之。」乃退舍。楚退欲使晉渡。陽子宣言曰:「楚師遁矣。」遂歸楚師亦歸。太子商臣譖子上曰:「受晉賂而避之,楚之恥也,罪莫大焉。」王殺子上。

人事部二十五

電子圖書館

幼智上

電子圖書館
3 幼智上:
《左傳·僖下》曰:楚子將圍宋,使子文治兵于暌,終朝而畢,不戮一人。子玉復治兵于蒍,終日而畢,鞭七人,貫三人耳。國老皆賀子文,子文飲之酒。蒍賈尚幼,後至,不賀。子文問之,對曰:「不知所賀。子之傅政于子玉,曰:以靖國也。靖諸內而敗諸外,所獲幾何?子玉之敗,子之舉也。舉以敗國,將何賀焉?且子玉剛而無禮,不可以治民。過三百乘,其不能以入矣。茍入而賀,何后之有?」
又曰:秦師過周北門,左右免胄而下。超乘。王孫滿尚幼,觀之曰:「秦師輕而無禮,必敗。輕則寡謀,無禮則脫。脫,易也。入險而脫,又不能謀,能無敗乎?」

人事部一百二十四

電子圖書館

電子圖書館
6 怒:
《左傳》曰:公孫閼與潁考叔爭車,潁考叔挾辀以走,辀,車轅也。子都拔棘以逐之。子都,公孫閼也。及大逵弗及,子都怒。
又曰:齊侯游于姑焚,遂田于貝丘。枯棼、貝丘,皆齊地也。見大豕,從者曰:「公子彭生也。」怒曰:「彭生敢見!」射之,豕人立而啼。公懼,墜于車,傷足喪屨。
又曰:齊侯蔡姬乘舟于囿,蕩公。公懼,變色。禁之,不可。公怒,歸之,未絕之也。蔡人嫁之。齊侯以諸侯之師侵蔡,蔡潰。
又曰:先軫朝,問秦囚。公曰:「夫人請之,吾舍之矣。」先軫怒曰:「武夫力而拘諸原,婦人暫而免諸國。墮軍實而長寇讎,亡無日矣。」不顧而唾。公使陽處父追之,及諸河,則在舟中矣。
又曰:楚子使申舟聘于齊,曰:「無假道于宋。」及宋,華玄曰:「過我而不假道,鄙我也。鄙我,亡也。殺其使者必伐我,伐我必亡。亡一也。」乃殺之。楚子聞之,投袂而起,屨及於窒皇,劍及於寢門之外,車及於蒲胥之市。秋九月,楚子圍宋。
又曰:眾怒不可犯。
又曰:衛獻公戒孫文子、寧惠子食,皆服而朝。日旰不召,而射鴻於囿。二子從之,不釋皮冠而與之言。二子怒而逐獻公。
又曰:邾莊公與夷射姑飲酒,私出。閽乞肉焉,奪之杖以敲之。公在門臺,臨廷。閽以瓶水沃庭。邾子望見之,怒。閽曰:「夷射姑旋焉。」旅,小便也。命執之。弗得,滋怒,自投於床。

禮儀部二十二

電子圖書館

電子圖書館
3 賀:
《左傳·僖下》曰:楚子將圍宋,使子文治兵於暌,終朝而畢,不戮一人。子玉復治兵于蒍,終日而畢,鞭七人,貫三人耳。國老皆賀子文。子文飲之酒。蒍賈尚幼,後至,不賀。子文問之。對曰:「不知所賀。子之傳政于子玉,曰『以靖國也』。靖諸內而敗諸外,所獲幾何?子玉之敗,子之舉也。舉以敗國,將何賀焉?」

共14段落。第1頁,共2頁。 跳至頁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