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Facebook上关注我们,随时得到最新消息 在Twitter上关注我们,随时得到最新消息 在新浪微博上关注我们,随时得到最新消息 在豆瓣上关注我们,随时得到最新消息
中国哲学书电子化计划
简体字版
检索内容:
检索范围: 检索类型: 段落
条件1: 提到 “白鱼入于王舟” 符合次数:21.
共21段落。第1页,共3页。 跳至页1 2 3

先秦两汉

相关资源

儒家

相关资源

论衡

[东汉] 80年 王充著
提到《论衡》的书籍 电子图书馆

初禀

电子图书馆
11 初禀:
吉人举事,无不利者。人徒不召而至,瑞物不招而来,黯然谐合,若或使之。出门闻告,顾睨见善,自然道也。文王当兴,赤雀适来;鱼跃乌飞,武王偶见,非天使雀至、白鱼来也,吉物动飞,而圣遇也。白鱼入于王舟,王阳曰:“偶适也。”光禄大夫刘琨,前为弘农太守,虎渡河,光武皇帝曰:“偶适自然,非或使之也。”故夫王阳之言“适”,光武之曰“偶”,可谓合于自然也。

史书

相关资源

史记

[西汉] 公元前109年-公元前91年 司马迁著
提到《史记》的书籍 电子图书馆
资料来源
相关资源

本纪

电子图书馆

周本纪

提到《周本纪》的书籍 电子图书馆
13 周本纪:
九年,武王上祭于毕。东观兵,至于盟津。为文王木主,载以车,中军。武王自称太子发,言奉文王以伐,不敢自专。乃告司马、司徒、司空、诸节:“齐栗,信哉!予无知,以先祖有德臣,小子受先功,毕立赏罚,以定其功。”遂兴师。师尚父号曰:“总尔众庶,与尔舟楫,后至者斩。”武王渡河,中流,白鱼跃入王舟中,武王俯取以祭。既渡,有火自上复于下,至于王屋,流为乌,其色赤,其声魄云。是时,诸侯不期而会盟津者八百诸侯。诸侯皆曰:“纣可伐矣。”武王曰:“女未知天命,未可也。”乃还师归。

汉书

[新 - 东汉] 36年-111年
提到《汉书》的书籍 电子图书馆
[又名:《前汉》]

电子图书馆

董仲舒传

提到《董仲舒传》的书籍 电子图书馆
9 董仲舒传:
臣闻天之所大奉使之王者,必有非人力所能致而自至者,此受命之符也。天下之人同心归之,若归父母,故天瑞应诚而至。书曰“白鱼入于王舟,有火复于王屋,流为乌”,此盖受命之符也。周公曰“复哉复哉”,孔子曰“德不孤,必有邻”,皆积善絫德之效也。及至后世,淫佚衰微,不能统理群生,诸侯背畔,残贼良民以争壤土,废德教而任刑罚。刑罚不中,则生邪气;邪气积于下,怨恶畜于上。上下不和,则阴阳缪盭而妖孽生矣。此灾异所缘而起也。

严朱吾丘主父徐严终王贾传

电子图书馆

严朱吾丘主父徐严终王贾传下

电子图书馆
10 严朱吾丘... :
夫人命初定,万事草创,及臻六合同风,九州共贯,必待明圣润色,祖业传于无穷。故周至成王,然后制定,而休徵之应见。陛下盛日月之光,垂圣思于勒成,专神明之敬,奉燔瘗于郊宫,献享之精交神,积和之气塞明,而异兽来获,宜矣。昔武王中流未济,白鱼入于王舟,俯取以燎,群公咸曰“休哉!”今郊祀未见于神祇,而获兽以馈,此天之所以示飨,而上通之符合也。宜因昭时令日,改定告元,苴以白茅于江淮,发嘉号于营丘,以应缉熙,使著事者有纪焉。

前汉纪

[东汉] 198年-200年
提到《前汉纪》的书籍 电子图书馆
[又名:《汉纪》]

孝武皇帝纪二

电子图书馆
1 孝武皇帝... :
元光元年冬。初令郡国贡孝廉各一人。董仲舒始开其议。仲舒、广川人也。初景帝时为博士。下帷读书。弟子以次传授其业。或莫见面。盖三年不闚其园。其精专如此。进退容止。非礼不行。学士皆尊师之。后应贤良举。上策曰。夫守文之君。当涂之士。皆欲明先王之道。以戴翼世主者甚众。然犹不能。岂所操持失其统欤。固天降命不可复反欤。必推之于大中而后息欤。三代受命。其符安在。灾异之变。何称而起。性命之情。或夭或寿。或仁或鄙。习闻其号。未昭其理。今欲风流而令行。轻刑而奸改。何修而臻于此。具明以喻朕意。靡有所隐。仲舒对曰。臣谨案春秋。以观天人之际。甚可畏也。国家将有失道之败。而天乃先出灾害以谴告之。不知自省。又降怪异以惊恐之。尚不知变。而后伤败乃至。自非大无道之世。天欲尽扶持而全安之。事在勉强而已。勉强学问。则闻见博而智益明矣。勉强行道。则德日起而大有功矣。诗云。夙夜匪懈。书云懋哉懋哉。皆勉强之谓也。昔周道衰于幽厉。非道亡也。而幽厉不由道也。宣王修文武之业。周道粲然复至矣。非天降命。不可复反也。所操持悖谬。失其统也。臣闻非人力所致而自至者。此受命自然之符也。天下同心归之。若子归父母。是亦受命之符也。夫天瑞应精诚而至。书曰。白鱼入于王舟。有火复于王屋。流为赤乌。此盖受命之符也。及末代衰微。废德义。任刑罚。刑罚不中。则生邪气。邪气积于下。怨恶畜于上。上下不和。则阴阳缪矣。而妖孽生矣。此灾异所缘而起也。臣闻命者。天之令也。性者。生之质也。情者。人之欲也。或夭或寿。或仁或鄙。陶冶而成之。不能纯粹。又治乱之所生。故不能齐一也。尧舜行德则民仁寿。桀纣行暴则民鄙夭。夫下之从上。犹泥之在钧。唯陶者之所为。绥之斯安。动之斯来。此之谓也。臣谨案春秋。求王道之端。得之于正。正次王。王次春。春者。天之所为也。正者。王之所为也。其意曰。上承天之所为。下以正己所为也。然则王者所为。必则于天道。天道之大者在于阴阳。阳为德。阴为刑。刑德不失而岁功成。今废先王德教之官。而独任执法之吏。而欲德化之被四表。固难成也。春秋谓一为元。一者万物所从始也。元者辞之所谓本也。谓一为元者。示太始而欲正其本也。故为人君者。正其本心以正朝廷。朝廷正以正万民。万民正以正四方。四方正远近莫不皆正也。则阴阳调而风雨时。群生和而万民植。福祥毕至而王道成矣。孔子曰。凤鸟不至。河不出图。吾已矣夫。自伤不能致此物。而身卑贱不能致也。今陛下居得致之位。又有能致之资。然而天地未一应瑞者。凡以教化之不立。而万民不正故也。民之从利。如水之走下。非教化堤防之不能禁也。圣人之继乱世。埽除其迹而去之。复修教化而崇起之。夫秦灭先圣之道。为苟且之治。故立十四年而亡。其遗毒馀戾。至今未灭。琴瑟不调。甚者必解而更张之。为政而不行之甚者。必变而更化之。汉承暴秦之后。宜变其迹。乃可善治。三代相救。夏尚忠。商尚敬。周尚文。今汉宜少损周之文。用夏之忠。王者有改制之名。无变道之实。然所祖不同者。救病扶衰。所遭之变然也。又曰。古所谓功者。以任官称职为美。不谓积日累久也。小材虽累日不离于小官。贤才虽未久不害为宰相。是以有司竭其务。治其业。今则不然。累日以取贵。积久以致官。是以贤不肖不得其真。宜勿以日月为功。诚以贤能为实。使郡国各择吏民之贤者。岁贡一人以给宿卫。所贡得贤者有赏。不肖者行罚。如此率天下贤能。可得而官也。又曰。积小者大。慎微者著。积善在身。犹长日加益。人不知也。积恶在身。犹火之消膏。人不见也。非明乎情性。察乎流俗者。孰能识之。天之所分与。与之齿者去其角。傅其翼者两其足。是所受者大。不得取其小也。古之食禄者。不食于民力。是与天意同也。昔公仪休相鲁。去织妇。拔园葵。曰臣也已食禄矣。又夺园夫妻女工之利乎。夫遑遑求财利。常恐匮乏者。庶人之意也。遑遑求仁义。常恐不能化民者。大夫之意也。易曰。负且乘。致寇至。此言处君子之位者。不可以庶人行也。又曰。春秋大一统。一者天地之常经。古今之通义也。今师师异道。人人异论。百家殊方。旨意不同。是以上无以持一统。法制数变。下不知所守。臣愚以为诸不在六艺之科。非孔氏之术者。皆绝其道。勿使并进。邪僻之说灭息。然后统纪可一。法度可明。民知所从矣。仲舒对策。擢为江都相。时易王甚骄而好勇。问仲舒曰。越王与大夫种后庸范蠡谋伐吴。遂灭之。孔子称殷有三仁焉。寡人亦以越有三仁。仲舒对曰。昔鲁君伐齐。问柳下惠曰。吾伐齐何如。对曰不可。归而有忧色。曰吾闻伐国者不可问仁人。此问何为至于我哉。徒见问耳。且犹羞之。况设诈而伐吴乎。由是言之。越曾无一仁矣。仁人者。正其谊不谋其利。明其道不计其功。是故仲尼之门。五尺之童。羞称五伯。为其先诈力而后仁义也。王曰善哉。及其去位居家。绝不问家产业。以修学著书为事。所著凡百三十篇。而说春秋事复数十篇。朝廷有大议。使者就其家而问之。国家大议。多仲舒发之。春二月丙辰晦。日有食之。车骑将军李广屯云中。车骑将军程不识屯雁门。以备匈奴。六月罢。广、陇西人也。为将得士众心。无部曲行阵。善就水草顿舍。人人自便。不击刁斗自卫。幕府少文书。而程不识正行伍部曲营阵。击刁斗自卫。吏治军簿至明。士卒不得自便。而俱为名将。夏四月。赦天下。复七国宗室削绝属籍。五月。诏举贤良。秋七月癸未。先晦一日。日有食之。是岁天星尽动摇。上问候星者。对曰。星摇。民将劳也。

孝武皇帝纪三

电子图书馆
9 孝武皇帝... :
元狩元年冬十月。行幸雍。祠五畤。获白麟一角。有五号有奇木。众枝旁出。复合于上。上以问群臣。谒者终军对曰。昔武王中流未济。白鱼入于王舟。今郊礼未见于神祇。而获兽以馈。此天所以示飨而上通之符合也。盖六鶂退飞。逆也。白鱼登舟。顺也。夫明暗之徵。上乱飞鸟。下动渊鱼。各以类推。今野兽并角。明同本也。众枝内附。示无外也。若此之应。殆将有解编发。削左衽。袭冠带。要衣裳。而慕化者焉。可恭己而待之。宜因昭时令日。改定告元。苴白茅于江淮。发嘉号于营丘。以应缉熙。使著事者有所纪焉。由是改元朔为元狩。是岁北地匈奴名王率众来降。十一月。淮南王安。衡山王赐谋反。诛之。安好读书。招致宾客方术之士数千人。作内书二十一篇。外书甚众。又有中书八卷。言神仙黄白之事。上以安属诸父。甚尊重之。初。安朝上。使作离骚赋。且受诏。食时毕。上每与燕会。昏暮乃罢。建元六年彗星见。或谓安曰。天下兵当大起。安心以为上未有太子。天下有变。诸侯并争。乃治战攻具。积金钱。赂遗郡国游士。群臣贾客。江淮间多轻薄。妄以妖言阿谀安。又以厉王迁徙感激之后。安坐拥阏求奋击明奴者。雷被等废格明诏。当弃市。官削二县。安由是怨望。反谋益甚。初将作乱。召中郎伍被。欲与计事。呼之曰将军。伍被曰。王安得此亡国之言邪。昔者子胥谏吴王。吴王不用。曰吾今见麋鹿游于姑苏之台。今臣将见王宫中生荆棘。而露沾衣也。于是系被父母囚之。三月。王复召被曰。将军许寡人乎。被曰否。臣将为大王划计耳。王曰。天下治乎乱乎。被曰。窃观朝廷纪纲之叙。皆得其理。上之举错。遵古之道。虽未太平。然犹为治也。王曰。公以为大将军何如人也。被曰。臣闻大将军。遇士大夫以礼。与士卒有恩。众皆乐为用。骑上下山谷若飞。材力绝人。常为士卒先。须休乃敢舍。穿井得水乃敢饮。军罢。士卒已逾河乃渡。上所赐金钱。尽以赏赐。虽古名将不能过也。王不悦。复曰。公以吴王之起兵非也。被曰。吴王赐号为刘氏祭酒。受几杖而不朝。王四郡之众。地方数千里。举兵而西。破败而还。身灭祀绝。为天下笑。夫以吴众不能成功者何。诚逆天违理。而不见时也。王曰。男子之所死者一言耳。且吴王何知反。今我令楼缓轻兵。先要成皋之口。周被下颍川之兵。蹇轘辕守伊阙之道。陈定发南阳之兵守武关。河南太守。独有洛阳耳。何足忧。人言绝成皋之口。天下不通。据大川之险。招天下之兵。公以为何如。被曰。臣见其祸。未见其福。后王恐谋泄。谓被曰。吾欲遂发兵。天下劳苦有间矣。诸侯颇有失行者。皆自疑。我举兵而西向。必有应者。无应则还略衡山。势不得不发。被曰。略衡山以致庐江。有浔阳之船。守下雉之城。结九江之浦。杜豫章之口。强弩临江而守。以禁南郡之下东保会稽。南通劲越。屈强江淮之间。可以延岁月之寿矣。未见其福。王曰。陈胜吴广。奋臂大呼。比至戏。众百二十万。今吾国虽小。精兵可二十万。公何言无福。被曰。臣不敢避子胥之诛。愿王无为吴王之听。往者秦为无道。残贼天下。杀儒术之士。燔诗书。弃礼义。任刑法。转海滨之粟。致乎江西。当此之时。男子疾耕。不足于粮馈。女子纺绩。不足以盖形。遣蒙恬筑长城。东西数千里。暴兵露师。尝致千百万。僵尸满野。流血千里。于是百姓力屈。欲为乱者十室而五。又使徐福入海求神仙。多赍童男女三千馀人。五种百工而行。徐福至平原大泽。止王不来。于是百姓怨痛。欲为乱者十室而六。又使尉佗逾五岭。攻百越。佗知中国劳极。乃止王南越。行者不还。往者莫返。于是百姓心离瓦解。欲为乱者十室而七。兴百万之众。作阿房之宫。收大半之赋。发闾左之戍。父不宁子。兄不安弟。政苛刑惨。民皆引领而望。侧耳而听。悲号仰天。叩心怨上。欲为乱者十室而八。于是胜广大呼。刘项并会。天下响应。百姓愿之。若枯旱之望雨。故能起行阵之间。以成帝王之业。今大王见高祖得之易。独不见近世之吴楚乎。当今陛下临制。海内一。齐天下。口虽未言。声疾雷电。令虽未发。行化如神。心有所怀。威动千里。下之应上。犹影响也大将军材能。非直章邯杨熊也。且大王之兵众。未能十分吴楚之一。天下安宁。又万倍于秦时。王以陈胜论之。臣窃以为过矣。臣闻箕子过故国而悲泣。作麦秀之歌。痛纣之不用比干也。孟子曰。纣贵为天子。死曾不如匹夫。是纣先自绝于天下矣。非死之日。天去之也。臣窃悲大王弃千乘之君。将赐绝命之书。为群臣先。身死于东宫也。被因流涕而起。后复召被曰。苟如公言。不可徼幸邪。被曰。必不得已。被有愚计。方今诸侯无异心。百姓无怨气。朔方之地广美。徙者不足以实其地。可伪为丞相御史诈书。诏徙郡国豪杰及耏罪已上赦令。除家产五十万已上。皆徙朔方郡。益发兵卒。急其会日。又伪为左右都尉司空上林都中官诏狱官书。罪诸侯太子及幸臣。如此则民怨。诸侯惧。因使辩士随而说之。傥可以徼幸。王曰。如此可也。然吾以为不至于此。诈作皇帝玉玺。丞相御史大夫中二千石、将军都官令丞相旁近郡太守相都尉印绶。因汉使持节法官。欲如伍被计。又使人伪得罪而西。使大将军丞相一旦发兵。则刺杀大将军卫青。而说丞相弘已下。如发蒙耳。又曰。汲黯喜直谏。守节死义。唯悼黯也。欲发国中兵。恐丞相二千石不听。谋伪失火宫中。丞相二千石救火。因杀之。又欲令人持羽檄从南方来。呼曰南越兵入。又欲因以发兵。后王更以他事。大臣多逮系狱者。无所任。未敢发兵。伍被知事已发觉。诣吏自告。与淮南王谋反踪迹如此。上以被雅辞多称汉美。欲勿诛。廷尉张汤争之曰。被首为反计。罪无赦。遂族被。而淮南王自杀。党与死者数万人。初严助之使南越。淮南王与相结。及淮南王来朝。厚赂遗助。交私论议。廷尉张汤以为助腹心之臣。而外交诸侯。当诛。助坐弃市。有司以衡山王淮南王亲弟。请追捕衡山王。上曰。诸侯各以其国为本。不当相坐。会衡山王谋发觉。初衡山王阴知淮南王谋。畏淮南王并其国。以为淮南王发西。欲起兵江淮间而有之。阴与淮南王约束作反具。公卿诣遣宗正大行治衡山王。王闻之自杀。十有二月大雨雪。民冻死。夏四月赦天下。乙卯立皇太子据。遣谒者巡行天下。赐民年九十已上。及鳏寡孤独。三老孝悌力田。帛各有差。五月乙巳晦。日有食之。从旁左太史占曰。凡日食。从上失君。从旁失臣。从下失人。匈奴入上谷。杀数百人。

汉代之后

魏晋南北朝

金楼子

[南北朝] 554年
提到《金楼子》的书籍 电子图书馆

兴王

电子图书馆
12 兴王:
周武王发,望羊高视𪘀齿,生而有光。太公、周公作辅。武王渡河伐纣,中流,白鱼跃入舟,长一尺四寸。一说云丹鲤,未知孰是。武王俯取以祭。既渡,有火至于王屋,流为乌,其色赤,其声魄云。是时诸侯不期而会盟津者八百,诸侯皆曰:纣可伐也。武王曰未可。乃还归。居二年,闻纣昏乱暴虐滋甚。杀王子比干,囚箕子。太师疵、少师强抱其乐器而奔周。戊午,师渡盟津,诸侯咸会,共行天罚。甲子昧爽,武王朝至于商郊牧野,乃誓。武王左仗黄钺,右秉白旄。纣闻武王来,亦发兵七十万人距武王。纣师虽众,皆无战心,心欲武王亟入。及纣师皆倒兵以战,以开武王,武王驰之,持太白旗以麾。诸侯毕拜武王,王乃揖诸侯。诸侯毕从武王至商国。商百姓待于郊。于是天锡黄鸟之旗,遂入至纣死所,武王身射之,三发而后下车,以轻剑击之,以黄钺斩纣头,悬之大白之旗。肃眘氏献石砮楛矢,苦庭之国献文犀驼。命释百姓之囚,表商容之闾,命南宫括散鹿台之财,发钜桥之粟以赈贫弱。时夷雍之子名伯夷、叔齐,不食周粟,饿于首阳,依麋鹿以为群。叔齐起害鹿,鹿死,伯夷恚之而死。

水经注

电子图书馆

卷五

电子图书馆

河水

电子图书馆
9 河水:
《论衡》曰:武王伐纣,升舟,阳侯波起,疾风逆流,武王操黄钺而麾之,风波毕除,中流,白鱼入于舟,燔以告天,与八百诸侯咸同此盟,《尚书》所谓不谋同辞也。故曰孟津,亦曰盟津。《尚书》所谓东至于孟津者也,又曰富平津。

隋唐

艺文类聚

[唐] 624年 电子图书馆

卷十

电子图书馆

符命部

电子图书馆

符命

电子图书馆
7 符命:
《尚书中候》曰:武王发渡于孟津,中流,白鱼跃入王船,王俯取鱼,长三尺,有文王字。

卷一十六

电子图书馆

储宫部

电子图书馆

储宫

电子图书馆
2 储宫:
《尚书》曰:惟四月,太子发上祭于毕,下至于盟津之上,乃告司马司徒司空。
又曰:太子发升于舟,中流,白鱼入于舟,王跪取出,俟以燎。群公咸曰:休哉。

共21段落。第1页,共3页。 跳至页1 2 3